「嘭!!」屍鬼的頭顱瞬間炸開!

羅格微微晃了晃手,右臂裝甲上陰影之火燃起,裝甲表面的冰渣子快速消融。 羅格甩了甩,將冰渣迅速甩掉。 羅格微微點點頭,對現在的屍鬼實力也有了個底。 除去屍鬼本身『寒冰屬性』的異種能量,其體質強度已經是一階巔峰,不過還沒達到二階,就不算太棘手。 當然,不排除現在已經有二階甚至三

羅格微微晃了晃手,右臂裝甲上陰影之火燃起,裝甲表面的冰渣子快速消融。

羅格甩了甩,將冰渣迅速甩掉。

羅格微微點點頭,對現在的屍鬼實力也有了個底。

除去屍鬼本身『寒冰屬性』的異種能量,其體質強度已經是一階巔峰,不過還沒達到二階,就不算太棘手。

當然,不排除現在已經有二階甚至三階的屍鬼了。

隨後,羅格身形一閃,就奔向旁邊其他的屍鬼,幫忙迅速將其他屍鬼解決了。

「你們…都要…」最後一隻屍鬼,在死前,以一種嘶啞的,彷彿玻璃摩擦的刺耳聲音說著…

「嘭!」然而,屍鬼的話還沒說完就直接被一隻石像鬼踩爆了頭!

石像鬼可不會管你的臨終遺言。

屍鬼已經有一定智慧,但他們對活物有一種本能的厭惡、抵觸,就像羅格看到屍鬼時,也會本能的產生一種厭惡。這是銘刻在基因中的本能!

羅格接過石像鬼遞過來的屍鬼晶核,手裡把玩著四顆晶核,石像鬼和四個裝甲戰士正在料理收尾工作。

把玩了一會兒,羅格掌心的噬骨裂開,直接將屍鬼晶核吞進去。

….. 而那梅劍卻是站起身來,從一旁的書桌中取出一個玉瓶,走到豹子屍身前,將瓶子口的塞子拔開,然後微微傾斜,瓶口中頓時灑出一股猩紅的液體,帶著微微的腥臭,灑在了豹子的屍身之上。

「嘶嘶!」只聽得一陣響聲,那豹子的身體竟然舒展開來,然後屍體的表面竟然多了一層紅毛,樣子十分的詭異!

「嘻嘻,看你的體質還算不錯,就廢物利用一下,讓你繼續為公子出力吧!」梅劍微微一笑說道。

梅劍的話音一落,那地上豹子的屍身竟然直直地站了起來,身子看上去很是僵硬,而且最為詭異的是,豹子的一雙眸子毫無感情,便似是冷血動物一般!

「豹子,咬下自己左手的小指!」梅劍夷然不懼,淡淡地吩咐道。

那豹子頓時抬起右手,然後張開嘴,「咔擦」一聲就將自己左手的小指咬了下來,就在嘴裡咀嚼起來,發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

而那豹子左手上的斷指處,卻是一滴血液都沒有流出來。

「哈哈哈,又一個成功了,跟公子報喜去!」梅劍哈哈笑著,沒有再管那變成了殭屍一般的豹子,而是轉身離開了房間,找東方漸白彙報情況去了!

……

三元閣頂樓的一處靜室之中,一個長著鷹鉤鼻的中年人坐在地上的蒲團之上,身前的低矮茶几上卻是躺著一個渾身赤^裸的妙齡少女,容顏十分的艷^麗,只是赤^裸的嬌^軀上卻是擺了幾個盤子,裡面盛放著精美的食物。

而在低矮茶几的另一邊,則是跪坐著一名男子,手裡拿著一個飛天茅台的酒瓶子,正沖著那鷹鉤鼻子中年人諂笑著,一臉的討好,看那模樣,卻正是這三元閣的老闆劉良。

那個鷹鉤鼻子中年人拿著筷子夾著盤子裡面的飯菜,慢悠悠地吃著,劉良在一旁卻是等那鷹鉤鼻子中年人的酒杯空了之後,就趕緊上前斟滿,但是不敢說話,只能是一旁陪著笑臉,伺候對方用餐!

半個小時之後,那個鷹鉤鼻子中年人這才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淡淡地說了一聲:「嗯,今天的飯菜還算不錯,吃完了,撤下吧!」

劉良連忙站起身來,開始將那赤^裸少女身上的盤碗都撤到了一旁,只是那少女卻是不敢動彈,依舊舒展著嬌^軀躺在那低矮茶几之上。

那個鷹鉤鼻子中年人伸手在那赤^裸少女的胸前高聳處抓^捏了幾下,然後順著平坦的小腹一路下滑,摩挲著那光潔筆直的大^腿,口裡淡淡地問道:「劉良,你打電話不是說有什麼事情讓我幫忙嗎?今天的飯菜不錯,這個小妞兒更不錯,那你就說事吧!」

劉良聞言頓時大喜,連忙出言說道:「前輩,今天還真有件棘手的事情,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這才只好驚動您老人家,還請前輩您出手幫忙啊!」

富貴盈香 那鷹鉤鼻子中年人聞言淡淡地笑道:「哦?什麼棘手事情啊?你劉良如今在這京華市的道上也算是小有名氣了,莫不成還有人敢找你的麻煩不成?」

劉良聞言,頓時陪著笑臉回答道:「前輩,這些年仰仗前輩的威風,京華市黑白兩道確實也很少有人敢招惹小的,可是今天卻是來了幾個京華大學報名的新生,聽口音都是外地人,來我們這裡吃飯,點的都是最貴的飯菜,完了結賬的時候,卻是嫌貴,不僅沒有結賬,還將我以及一眾手下給揍了一頓,最後還勒索走了小的一百萬,實在是太過丟人,所以這才斗膽請前輩出來援手!」

那鷹鉤鼻子中年人一隻手摩挲著那赤^裸少女的大^腿,另一隻手卻是探上了那少女胸前的一座峰巒,一邊揉^捏著,一邊口裡輕笑道:「我說劉良啊,你這是越混越回去了吧,幾個外地的學生就把你逼成這樣,你的手下不是不少嗎?難道都是飯桶不成?」

劉良彷彿沒有看見對方魔掌下微微戰慄的赤^裸少女,苦笑著說道:「前輩有所不知啊,那個小子倒是沒什麼,一塊來的幾個學生也都稀鬆平常,但是那小子手下有三個看上去只有十五六的小女孩,看上去好像是那小子的跟班,這些小女孩個個功夫了得,我的那些手下打架也都算是狠手了,可是五六個大漢,竟然一分鐘之內,被那三個小女孩全都打趴下了,我剛剛才都送去了醫院,好幾個都骨折了!」

「呃?十五六的小女孩? 非娶勿擾 身手不錯?」 美味仙姬 那鷹鉤鼻中年男子聞言,頓時雙手微微一頓,停下了動作,微微沉吟著說道。

「對,起初小的也沒有在意,以為不會有什麼事情,所以被那三個小女孩襲擊了個正著,我們連手都沒來得及還,都被打趴下了,身手實在是不錯!」劉良臉色微微發白地點了點頭補充道,想起當時的情形,劉良都還有些后怕。

那鷹鉤鼻子中年男子點了點頭接著問道:「哦,那個小子既然能夠有這麼三個身手不錯的小女孩作為跟班,那說明這個小子還是有些勢力的,說不定家裡是那個地方的豪強呢,這樣的話,若是你自己對付的話,還真是有些棘手!」

劉良聽到這裡,卻是又想起了一件事情,趕緊出言說道:「對了,前輩,之前那小子一群人在飯店裡面吃飯的時候,街面上混的豹子還帶著幾個小弟進去找他們的麻煩去了!」

「呃?豹子?這又是什麼人?」鷹鉤鼻子中年男人卻是不知道這豹子的來歷,微微一蹙眉,出言問道,只是雙手卻是絲毫不停,在那赤^裸少女的嬌^軀上不斷地遊走著,那赤^裸少女已然似乎有些忍不住了,口裡微微地發出喘息的聲音。

劉良卻是目不斜視,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前輩,這個豹子倒是無關緊要,只是這一帶比較出名的一個混混頭兒,不過這廝最近搭上了一個不小的后~台,所以變得狂妄了不少!」

「哦?什麼后~台啊?」鷹鉤鼻子中年男子並沒有特別在意,依舊是淡淡地出言問道。

劉良微微沉吟了一下,出言回答道:「據說是在京華大學讀書的一名公子哥兒,是明珠市東方家族的人!」

「呃?東方家族?」那鷹鉤鼻子中年男子頓時吃了一驚,捏著那少女胸前的手微微一緊,那少女吃痛,頓時發出了一聲痛呼。

劉良卻是沒有說話,對於東方家族,他只是耳聞,他相信,以自己這位前輩的背~景,對東方家族的了解自然會遠遠地超過自己!

「看來這個小子果然有些不凡,竟然能夠惹得東方家族中的人派人找麻煩,不過,派出的不過是些小混混,說明這應該只是那個公子哥兒的私人恩怨,應該不是涉及到東方家族本身的,不然的話,不會派那個叫豹子的小混混出頭了!」鷹鉤鼻子中年男子微微沉吟道,要說此人的推測還真是有幾分道理,東方漸白找吳賴的麻煩,還真的只是私人恩怨而已,東方家族本身自然不會知道,自己家裡的這個子弟為自己的家族招來這麼牛叉的一個強敵。

「前輩英明!」劉良及時地為鷹鉤鼻子中年男子送上了馬屁!

而那鷹鉤鼻子中年男子卻是繼續淡淡地發問道:「好,看在你一向孝敬有加的份上,這件事情我答應下你了,你要我怎麼做?」

劉良聞言頓時大喜,急忙出言說道:「就請前輩將那個小子好好地教訓一頓,出一口惡氣就行了,不然的話,這小子才剛剛來京華大學讀大一,還有整整的四年時間,不給他個教訓的話,四年裡還指不定要怎麼欺負小的呢!」

「呵呵,好說,好說,不過,我這樣身份的人,可是不適合上門去找一個學生的麻煩,你可以將他引到三元閣,然後我出面幫你好好收拾一下這小子,不就行了?」鷹鉤鼻中年男子淡淡地說道,興趣卻是已經開始轉向了面前赤^裸的少女,上^下^其^手,不停地在那少女赤^裸的嬌^軀上遊走著。

劉良見狀,目的已經達到,人家要辦愛做的事情了,自己也該撤出去了,便起身倒退著朝門外行去,口裡還恭聲呼道:「那前輩自便,小的就先行告退了,前輩就在三元閣小住幾天,小的一定將那小子引來!」

「嗯,去吧,對了,那小子的來歷你一點兒也沒有掌握嗎?」鷹鉤鼻中年男子隨意地揮了揮手,示意那劉良離開,口裡隨意地問了一句,當然,這一句問話,隨意的很,畢竟在這個鷹鉤鼻中年男子看來,無論對方是什麼來路,自己用得著擔心嗎?真是笑話,對方的家裡即便是什麼省里的官員,自己也可以說是毫無忌憚,自己的身份,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官員可以比擬的!

劉良自然也不會覺得這是個多麼嚴重的問題,便停下腳步沉吟著回答道:「對方是什麼來路倒是沒有打聽清楚,當時的情況之下也小的也沒敢多問,不過那小子倒是狂妄的很,臨走的時候還留下了姓名,說是讓我以後想要找回場子的話,可以到京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去找他算賬,他隨時恭候!」

「咦?這小子也太狂妄了吧,真是不知死活,那他到底叫什麼?說不定我還可以通過名字推測出他的來歷呢!」鷹鉤鼻子微微感覺到有些詫異,再聯想起東方家族中有人也找這小子的麻煩,心中似乎隱隱地升起了一絲兒不妙的感覺。

劉良卻是不知道鷹鉤鼻中年男子的想法,微微一笑回答道:「那個不知死活的小子說他的名字叫做什麼吳賴,真是人如其名,看他行^事的作風,還真是個無賴,實在是不明白,這樣的無賴怎麼就能夠考上京華大學,真的……」

「什麼?你重說一遍!那人的名字是什麼?」那個鷹鉤鼻子中年男人卻是臉色大變,大喝了一聲道,而且由於這突如其來的緊張,手下微微一使勁,那個赤^裸少女的嬌^軀上頓時多了幾個紅色的印子,使得那少女再一次痛呼出聲,可是那鷹鉤鼻子中年男人彷彿沒有聽見,直勾勾地看著劉良,目光中竟然有了幾分恐懼!

劉良本來都要退出去門外去了,一見這鷹鉤鼻中年男子這麼大的反應,頓時也是大吃了一驚,心中很是詫異自己這位前輩的激烈反應,張口結舌地回答道:「叫……叫……叫吳賴!」

那鷹鉤鼻子這一下終於聽清了名字,臉色微微一白,身形一縱,已然放下了那赤^裸少女,來到了劉良的身前,出手如電,直接抓^住了劉良的衣襟,焦急地問道:「那個吳賴是不是一個長相清秀、還經常一臉壞笑的少年人?」

劉良更是詫異,連連點頭道:「是啊,那小子經常是一臉壞笑的樣子,看上去就欠扁,前輩你怎麼能認識……」

那鷹鉤鼻子一聽劉良確認了吳賴的長相,這才放開了抓^住劉良衣襟的手,退後一步,長嘆一聲道:「唉!劉良,這下完了,這件事情我幫不了你,那吳賴我是認識!」

「您竟然認識,那也好,不出氣也行,那您老居中給調停一下,以後互不侵犯也可以!」劉良聽得鷹鉤鼻中年男子竟然認識吳賴,不由佩服那個小子的好運,竟然也能夠認識這麼一位大人物,這下倒好,自己的仇估計就無從報起了!

那鷹鉤鼻子聞言,卻是一臉譏誚地看著劉良,搖了搖頭說道:「劉良啊,我是認識那吳賴,可是那吳賴不認識我啊!」

「呃?這是什麼意思?」劉良的腦子一時間沒有轉過彎,詫異~地問道。

若非當初這個劉良曾經救過自己一命,鷹鉤鼻子都要撒手離開了,只是由於當初的救命之恩,鷹鉤鼻子只好多指點一下,哭笑不得地說道:「劉良,我的意思你還沒有聽明白啊,那你知道我的來歷吧?」

「知道!」劉良點了點頭說道,他聽鷹鉤鼻子說起過自己來歷,說是來自華夏最為神秘的組織龍組,而且在龍組中還擔任職務,當初這個前輩執行任務的時候,身受重傷,路過三元閣的時候,已經是奄奄一息,眼看就要不支了,劉良當時見到,感覺此人有些來歷,便找人將這個前輩送到了醫院,悉心治療,這才使得這名前輩活了下來,而這名前輩傷愈之後,找到三元閣,對劉良吩咐道,說是為了感謝劉良的救命之恩,劉良今後有什麼麻煩事情儘管去找他便是,並且給劉良留下了聯繫方式。劉良對這話一開始是半信半疑,但是後來自己還真的遇到了幾件棘手的事情,可是那位前輩每次都輕而易舉的解決掉了,尤其是一次劉良得罪了京華市副市長的公子,那也是個在京華市橫著走的主兒,黑白兩道都有人,劉良自忖不可倖免,可是那位前輩出面之後,那個京華市副市長的公子竟然乖乖地上門道歉了,這一下子讓劉良終於明白了自己這位前輩的能量,於是藉助這個前輩的庇蔭,也開始發展自己的勢力,到現在京華市的道上自然也有了「良哥」這個字型大小,不過劉良清楚,自己的這一切都是那個神秘的前輩帶來的,所以一直盡心儘力地伺候這位前輩,絲毫不敢以救命恩人的身份自居,這位前輩喜歡少女人體盛,所以每次來三元閣的時候,劉良便會準備得相當周到!

在一次酒後,這個鷹鉤鼻中年男子便無意說出了自己的身份,是在華夏龍組中,擔任斥候堂的副堂主,在龍組中也算是掌權人物了,所以劉良這才知道了對方的來歷。

「那好,我可以告訴你,這個吳賴比我的地位不知道要高出多少,而且在龍組之中剛剛打出了威風,便是我們的大長老也不敢招惹,更別說我這樣的小人物了,所以我認識他,他不認識我,今天的事情看來你還算走運,不然的話,他計較起來的話,此時的三元閣說不定就成了一片廢墟了!」鷹鉤鼻子中年男子搖了搖頭說道,作為龍組一員,鷹鉤鼻中年男子可是清清楚楚記得吳賴龍組挑戰場上逞凶的事情,自己若是為劉良出頭的話,還不如直接自殺痛快呢!

劉良聽得是膽戰心驚,整個身軀都站不住了,靠著門滑坐在地上,無力地問道:「這……這……前輩,那小的該怎麼辦呢?」

那鷹鉤鼻子中年男子苦笑了一聲道:「他估計也不會和你這小人物計較,不過,你要切記,若是他再來找你麻煩的話,你可千萬不要提我,不然的話,就不要念我不將救命之情了!」

鷹鉤鼻中年男子說完,回頭看了一眼那還躺在低矮茶几上微微發抖的少女,不由惋惜地嘆息了一聲,伸手一點,一道白光擊中那少女的額頭,那少女頓時寂然無聲,而鷹鉤鼻男子卻是身子一縱,躍出窗外,杳然無蹤!

劉良^知道那少女知道得太多了,估計是被鷹鉤鼻中年男子滅口了,倒也不是十分意外,只是強援望風而逃,那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漆黑的森林中,一隻黑色的巨狼無聲的狂奔著。

此時,已經是阿比蓋爾等人撤離的最後一天期限,等到太陽再次升起,撤離點就會關閉。

烏雲在遮住天上的圓月,下方的森林一片漆黑。

「轟隆隆~」不知過了多久,一道閃亮的閃電照亮森林中奔襲的巨狼,緊接著一道巨大的雷聲響起。

「轟隆隆~」

巨大的雷聲接連響起,沒一會兒天空中就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來。

「嘩嘩嘩..」雨水越下越大,沒一會兒大地上就已經出現一個個小小的水窪,地面變得更濕滑了,這無疑為阿比蓋爾等人的逃亡增加了難度。

「下雨了…」阿比蓋爾聲音擔憂的說道。

她聽到外面的聲音,才微微探出一絲精神力出去,感知外界的變化。

曉夜巨狼不喜歡水,更不喜歡下雨。

在不是極度飢餓的情況下,如果夜間下起了雨,它們會放棄獵食,找個地方躲雨。

而現在下起了雨,無疑是對她們非常不利,夜間大雨中,曉夜巨狼奔襲非常顯眼,很容易被搜尋者發現。

曉夜巨狼急速的奔襲著,距離女巫會的撤離點越來越近,然而阿比蓋爾等人的心卻絲毫沒有放鬆下來,每分每秒都在提心弔膽。

「轟隆~」一個漆黑的事物猛地砸下,曉夜巨狼在最後關頭跳起,險之又險的避開,沒有被砸成肉醬。

「嗷嗷…」曉夜巨狼本能的慘叫兩聲,然後緩緩從地上站起來。

阿比蓋爾的精神力探出來,看到那個砸向曉夜巨狼的事物,那是一個直徑超過兩米的巨大金屬球,金屬球表面漆黑,不會反射光芒,明顯是經過啞光處理。

然而,羅格卻通過阿比蓋爾的精神力看到更多,那個金屬球,是煉金造物。

終究是躲不過。羅格微微嘆息了一聲,語氣中莫不遺憾,但本來懸著的心卻在這時迅速平靜下來。

擔心的已經來了,躲不過了。

羅格和阿比蓋爾對視一眼,阿比蓋爾眼中透著擔憂、緊張,但沒有絲毫恐懼,而羅格眼中的平靜,戰意,也安撫著阿比蓋爾,讓她緊張的心緩緩放鬆下來。

身形一閃,阿比蓋爾從巨狼腹內竄出。

阿比蓋爾穩穩的站在地上,雨水浸濕了她的腳踝,雨滴遮蓋了她的視線,然而阿比蓋爾的表情卻絲毫沒有變化,精神力鎖定著不遠處金屬圓球的同時,也發散探查周圍的情況。

剛才她們在曉夜巨狼體內,精神力絲毫不敢探出,唯恐被發現,但現在已經被發現了,她站在大地上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探出精神力,探查周圍是否安全。

曉夜巨狼甩了甩頭,緩緩站在阿比蓋爾身後,泛著綠光的瞳子死死盯著不遠處那顆金屬球,嘴角的獠牙齜出,嘴裡發出沉悶的低吼。

阿比蓋爾身高不足一米七,而曉夜巨狼提高超過三米,體長更是七米多,但任誰看到這一幕,第一感覺都是阿比蓋爾在保護那隻曉夜巨狼,而不是依仗曉夜巨狼。

「走!」阿比蓋爾平靜的說了一聲,聲音不大,但足夠讓曉夜巨狼中的安娜聽到。

曉夜巨狼側過頭看著阿比蓋爾。

「滋滋滋..」阿比蓋爾手掌上冒出絲絲藍色雷光。

「吼!」曉夜巨狼低吼一聲,身體逐漸隱去。

就在這時,對面的藍色金屬球中鑽出兩個拳頭大小的東西,空氣中出現一陣『嗡嗡嗡』的聲音。

兩個拳頭大小的像蜜蜂一樣的東西化作一道黑線,向曉夜巨狼逃跑的方向飛去。

「滋滋!!」兩道藍色雷電從阿比蓋爾掌心射出,雷霆瞬間擊中兩個金屬蜜蜂,直接將其擊落地,一陣焦黑之氣從金屬蜜蜂軀體上冒出。

「敗也雷雨,成也這雷雨!」羅格微微抬頭,他的視線彷彿能透過森林中茂密的樹葉,看到半空中肆虐的雷雲。

「咻咻咻!!!」一連串的黑色箭矢從金屬球中射出,直直朝著羅格射來!

「噗噗噗…」一圈藍色的弧光在羅格周身冒出,射來的黑色箭矢一一被彈飛。

雷霆守護,二階雷系魔法。

如果是羅格的本體,他可以直接躲開這些箭矢,但用阿比蓋爾的身體做不到。他的精神能夠反應過來,但身體反應跟不上。

不得不說,遇到這個追殺者,算是不幸中的萬幸,特別還是在這個天氣。

一波箭矢之後,金屬球就沉寂下來,羅格也靜靜站著,沒有主動進攻,他的首要任務是先給安娜等人爭取盡量多的時間。

如果他能解決這個追擊者自然好,但如果解決不了的話,那他至少也儘力給安娜他們爭取時間了。

……

羅格能感覺到曉夜巨狼逐漸遠離,不得不說,安娜的幻術能力確實非常優秀,轉眼間,羅格已經快要感覺不到曉夜巨狼的存在。

雖然很大部分是依靠她手裡的『尤拉斯之眼』,但她自身的能力也不能忽視。

唯一的缺點就是這個續航的時間太短了,不然她們也不會被發現。

「咔咔咔…」一陣機械扭動的聲音響起,羅格面前的金屬球緩緩發生形變,中間張開一個缺口,一個包裹在金屬盔甲中,渾身漆黑的修長身影走出來,從身形上可以分辨出是女子。

「阿比蓋爾….」一道低沉而年輕的女聲響起。

「我原本還不相信來著…」女聲彷彿自嘲的說道。

「你藏的還真深,所有人都被你騙過了…冰霜魔法、火系魔法、陰影魔法、雷系魔法、聖靈魔法,還有….傀儡鍊金術,你的天賦真是讓人驚訝,萬幸的是,你學而不精,不然現在跑的人就該是我了。」

「阿克萊學姐…」阿比蓋爾語氣複雜的說道,顯然,她從聲音中認出了來人,而且阿比蓋爾和這人之間還有點複雜關係。

「雜而不精,是學習魔法的大忌,連一年級的新生都知道,那麼什麼人會做出這麼愚蠢的決定呢。」女聲沒有理會阿比蓋爾的呼喚,繼續說道。

「只有你們! 盛唐破曉 入侵者!」說道最後,女子的聲音中透出一種悲傷與憤怒的歇斯底里似的嘶吼。

……. 吳賴自然不知道三元閣發生的事情,他回到了別墅之後,程紅芳、莫欣夢和薛婧婧三女也已經回去了,吳賴和四女交談了一陣子,接下來的事情,就不用西風在這裡贅述了,可以省略一千三百五十六個字了!

第二日一大早,吳賴便和任雅嵐兩人朝著學校走去,昨天只是報名,今天才是正式開學,這剛剛開學,還是按時到校的好,畢竟這裡可是京華大學,可不是原來二人呆的應州職業中學!

進了校門之後,今天京華大學的人分明要比昨天多了不少,不過二人還是循著昨天劉瑤瑤的介紹,進入了經濟管理學院的教學樓中,順著指示找到了自己二人所在的

整整一上午,班裡陸陸續續地來了二十多名同學,不過輔導員一直在,不停地和新來的同學強調校內的紀律以及各種注意事項。

吳賴身邊除了任雅嵐之外,甄大福、沈小樣以及任雅嵐宿舍的其他三個女孩,都坐在了吳賴的身側,畢竟吳賴剛剛給每個人帶來了巨大的利潤,所以這也算是形成了一個以吳賴為核心的小圈子了!

冷無涯也在,不過一個人坐在教室里最為角落的地方,不言不語,而且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冷厲的氣勢,別人也不願意接近,只要吳賴在剛剛進門的時候,沖著冷無涯點了點頭微笑了一下,而冷無涯對別人可以冷傲無比,但是對上這個實力分明要超過自己一大截的舍友,卻是不敢太過倨傲,只能是也微微頷首示意了一下,也算是打了招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