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這樣,以後我們觀博園賣花草的,集體聘請順子當總技術顧問,任何前來挑釁找茬的人,順子罵走一個,我們出100塊錢!」

「對對,有植物學和農藥學的楊專家在觀博園鎮場,我們也不怕再碰到這些不懂裝懂的二愣子!」 「大家還是饒了我吧,別讓我丟人現眼了……」 眾人笑了很久,雖然貓薄荷沒賣出去,但大家集體打擊了一個口嗨噴子的囂張氣焰,感覺相當解氣! 罵走曾帥之後,貓薄荷也吃完了,吃瓜街坊們也逐漸散去。

「對對,有植物學和農藥學的楊專家在觀博園鎮場,我們也不怕再碰到這些不懂裝懂的二愣子!」

「大家還是饒了我吧,別讓我丟人現眼了……」

眾人笑了很久,雖然貓薄荷沒賣出去,但大家集體打擊了一個口嗨噴子的囂張氣焰,感覺相當解氣!

罵走曾帥之後,貓薄荷也吃完了,吃瓜街坊們也逐漸散去。

楊順端著剛剛泡的貓薄荷茶,小口抿著,心裡放下一塊石頭。

最後一株美金貓薄荷剛剛被自己摧毀,唯一的隱患就在苗芳菲那裡。

重生1978 他拿出手機看了看,這時候還不到2點,苗芳菲終於在五分鐘前回話了,發來一個很可愛的安吉拉歪腦袋錶情,上面配圖寫著「emmmm」,表示她知道了。

「emmmm明明是汪星人撕家的表情,你一個喵星人怎麼能用?種族都不同好嘛!」

不過,折耳貓安吉拉真的好萌啊。

楊順打了一長串調侃人家小姑娘的文字,想了想,不敢有賊心,又刪掉,換成正兒八經的回復:「安吉拉要是有任何不適,可以告訴我,我有許多動醫專業的同學,也認識紅楓動物醫院的獸醫,說不定可以幫助到你。」

等了十分鐘,當然是沒有回復,女神傲嬌著呢,楊順輕嘆一聲,失望地躺在藤椅上,午後小憩時間到了。

其實楊順誤會了,中午吃過海鮮餐,苗芳菲就帶著安吉拉回到自家別墅,在小花園裡找了個小角落,擺上四個花盆種貓草。 兩人之間氣氛一時間有些凝滯下來,只覺得眼下這種情況真的成了進退兩難,回西蕪不是,返回東聖也不是。

就在這時,姜雲卿臉色微變。

她只覺得體內一股炙熱氣息傳來后,身上猛的浮出一抹金光來,那陡然乍現的金芒讓的君璟墨嚇了一跳。

「雲卿?」

君璟墨驚愕出聲。

姜雲卿則是連忙示意他先別開口,反而閉眼感受著體內的情況,就察覺到一直沉寂在她身體之中的涅火金蓮驟然爆發出一陣生機來。

片刻之後,那熟悉的聲音出現在她腦海之中。

「姐姐。」

「焱陽,你醒了?」

姜雲卿大喜出色。

旁邊君璟墨也是罕見的露出一絲高興來。

姜雲卿驅使著金蓮浮出體外,就見他滴溜溜的在半空之中旋轉著,而原本只有淺淺一抹金色的蓮瓣之上已然全是赤金之色,而涅火金蓮的花蕊之中也徹底變成了鮮艷的紅色,如同燃燒的火焰一般。

哪怕未曾靠近,都能感覺到空中傳來的一股炙熱氣息。

「姐姐,我好想你。」

焱陽旋轉著身子,靠近姜雲卿后,那蓮花輕蹭了蹭姜雲卿的臉頰,如同撒嬌一般。

姜雲卿微側了下臉,伸手接著金蓮,看著上面遠比之前要強盛許多的氣息,驚喜道:「焱陽,你身上的氣息……」

「姐姐,我體內第二道封印已經解開了一半了,我現在比之前厲害了許多。」

焱陽的聲音格外的高興。

姜雲卿聞言也是露出喜色來:「真的嗎,那太好了。」

焱陽由金蓮幻化成了一尊巴掌大的小人兒,身上穿著赤金色的衣裳,眉心有著火焰的痕迹,笑起來格外的精緻。

「還要多謝姐姐幫我找到了玉魄石,我如今已經可以化形了。」

小人兒在姜雲卿掌心上轉了一圈,高興道:

「姐姐,這是我本來的樣子,好看嗎?」

姜雲卿瞧著精緻的小娃娃,目光在他眉眼上轉了一圈后,十分的好奇。

君璟墨也是湊上前去,見姜雲卿掌心上的小人兒仰著小臉乖巧模樣,忍不住失笑道:「好看倒是挺好看的,就是太小了一些。」

焱陽這才發現君璟墨也在,他對君璟墨身上的氣息十分喜歡,而且也發現君璟墨身上的靈力能夠幫助他恢復。

焱陽直接從姜雲卿的掌心上飄到了君璟墨的肩頭,一手揪著他的長發,坐在他肩膀上甩了甩腳:「我封印還沒完全解開,等我徹底解除封印之後,我就能幻化人形啦。」

「到時候能和君哥哥一樣高,而且我們活靈至寶幻化出來的人形,就算是破虛境的強者也是看不出來的。」

君璟墨被揪著頭髮也沒動怒,焱陽力氣不大,半點都不會扯痛他,而且落在肩頭時也沒什麼重量。

他只是聽到焱陽的話后,心中一動,突然想起了他們眼下的困境來。

君璟墨伸著兩根手指拎著焱陽的衣領將人提了下來,放在手心裡問道:「你說你解開封印之後,幻化人形能瞞過破虛境的強者,那現在呢?」 苗芳菲沒有讓保姆阿姨幫忙,堅持自己搗弄這些,覺得自己動手更有成就感,折騰了好半天,根本就沒看到楊順的第二條留言。

「小老闆說三周之內貓草就能長出來,希望沒騙我吧!」

苗芳菲放下小鏟子,將埋好大麥種子的花盆放在斑駁照射的陽光下,擺成一排,滿意地自言自語。

她取XHY區手套和園丁圍裙,洗手之後進屋,看到趴在客廳貓架上小憩的安吉拉,眼中都是溫柔的笑意。

保姆阿姨端來一大盤水果放在沙發邊,苗芳菲開心地拿起手機,歪在沙發上,一邊吃,一邊玩自己的,追追劇,刷刷微博和朋友圈,煩躁的夏日下午就這樣慢慢度過,相當愜意。

在家裡吃過晚飯,苗芳菲做完消食運動,躺在沙發上和朋友互發語音聊天。

安吉拉變得活潑多了,黏在苗芳菲的身邊,扭來扭去,又在沙發上蹦來蹦去。

喵嗚~~~

安吉拉在苗芳菲身上踩著奶,從她舉起的兩手中間露出毛茸茸的小腦袋,折起來的貓耳朵頂著手機,萌萌大眼盯著苗芳菲,一個勁叫著。

研究貓語其實挺有趣的,比如突然的單獨「喵」聲,就是「嗨,你好」的意思,但那只是真客氣,喵了不會再理你,又自個兒跑去玩了。

「喵嗚~~」則帶著長長的撒嬌音,比如此時此刻,再配上盯著主人看的表情,安吉拉100%是想要抱抱了。

咯咯咯咯……

苗芳菲感覺哅口被踩的太癢了,空出一隻手,笑著撫摸安吉拉的毛髮,嘴裡說著:「別鬧,乖啦~~」

踩奶是喵星人的本能,剛出生的時候,小貓嘴巴里沒什麼吮吸的力氣,吃奶都是一口叼著乃頭,然後用兩隻前爪去擠壓,將奶擠壓出來喝。

所以即使長大斷奶了,它還是沒法忘記貓咪的本能,只要碰到柔軟的東西,比如被子,枕頭,或者人的小腹,哅口,它都會喜歡踩上幾腳,小爪子揉捏不停。

呼嚕,呼嚕,喵~~嗚~~~嗚~~~~

按的爽啊,安吉拉眯著眼,一臉的滿足,前爪擠壓揉搓的頻率變得更高了。

只是這個觸感隔著衣服,傳遞到肌膚,再到敏感的神經細胞,安吉拉將苗芳菲逗得面紅耳赤,她只感覺哅前酥麻,癢的不行,一種異樣的愉悅感覺漸漸產生。

可她又不敢呵斥或驅趕,害怕嚇著安吉拉,喵星人最害怕主人的呵斥,激烈動作,大的響聲,那樣它會害怕,以為主人會傷害自己,產生戒備。

「討~~討厭~~」

苗芳菲嬌嫩一聲輕斥,輕喘著,乾脆放下手機,抓住安吉拉的兩隻前爪,輕輕將它抬起來,對視著眼睛,嘟起嘴,嚴肅教育道:「你這個女流邙~~小小年紀不學好,越來越大膽了喲,這些都是從哪裡學的呀?」

旁邊做清潔的保姆阿姨看到,笑著道:「這是貓咪的天性,我十幾年前也養過一隻貓,一到冬天,床上的被子,毯子,枕頭,被它給抱著踩來踩去,咬來咬去,口水嘀嗒一地,它舔的地方全都濕了。」

安吉拉被苗芳菲抱起來,向下挪動放在肚子上,踩肚子沒有踩哅口那麼敏感,苗芳菲感覺好多了,不斷撫摸它的背脊和肚子,看著它眯起小眼,發出滿足的呼嚕和嗚嗚聲,寵溺的要命。

「舒服吧?嗯,安公主是需要媽媽的安慰,還有寵愛,對不對?好的,媽媽滿足你,媽媽最喜歡安公主了~~」

苗芳菲低下頭,一邊撫摸安吉拉的下巴和脖子,一邊絮絮念叨著,交流感情,一人一貓,場面相當和諧。

喵星人和汪星人在面對主人時,態度是截然不同的。

對汪星人來說,主人就是BOSS,它一定要聽從主人的命令,主人想要,汪星人就要配合。

而喵星人不需要主人,和主人的關係一般被說成是母子關係,老媽幫孩子擦屁股那是天經地義,所以才有鏟屎官的說法,雙方保持親密,又帶著一點距離最好,只有孩子主動求親昵的時候,媽媽才能配合愛撫,反過來是絕對不行的。

拖地的保姆阿姨抿嘴而笑,她看得出來苗芳菲是真愛這隻折耳貓,而且特別有耐心,不像某些嬌貴懶惰的女孩子,連自己的衣服襪子都懶得洗,還想養貓?像苗芳菲這樣的女孩子,真的不多見了。

保姆阿姨剛剛拖了一遍客廳的地,也才半個小時不到,就被苗芳菲叫住,從她的聲音中聽得出緊張。

「唉?怎麼啦?安吉拉你怎麼啦?阿姨,您過來看看,安吉拉這是怎麼啦?它是生病了嗎?」

她趕快走過去,看見安吉拉躺在沙發上,一個勁扭動,滾來滾去,不斷嗷嗷叫著,像個小嬰兒一樣,焦灼不安,隔幾秒鐘就叫一次,聲音和平常撒嬌的溫柔叫聲完全不同,有點像嬰兒的哭聲。

「啊,這個是……」

保姆阿姨覺得好笑,看見苗芳菲疑惑的眼神,笑著建議:「苗小姐,你摸摸它的屁股看看。」

苗芳菲不明就裡,伸手摸了摸安吉拉的尾巴,發現小傢伙特別配合,立刻趴下身體,撅起屁股,搖晃著尾巴,同時嘴裡發出「嗯嗯」,「嗯哇唔」的哼唧聲,和剛才的嗷嗷叫又不相同了,一副特別爽的樣子。

保姆阿姨笑得掩嘴,苗芳菲覺得奇怪:「它究竟怎麼啦?您別賣關子了,直接告訴我唄。」

「安吉拉這是想找男朋友了!」

「啊?」

苗芳菲愣住,看到保姆阿姨抑制不住的笑臉,一下子就紅了臉,結結巴巴道:「您是說它……它……發清了?」

保姆阿姨笑道:「它已經一歲了,發清很正常啊,貓咪基本上都是從半歲就陸續開始發清了,你沒有給它做絕育手術吧?」

「呀,絕育手術……都怪我都怪我,以前獸醫確實提醒過,可是我以為它還小,結果忘記了!我的天哪~~現在怎麼辦?」

保姆阿姨不好說什麼,一個勁偷笑,繼續做其他地方的清潔。

苗芳菲看著撅著屁股,等她撫摸的安吉拉,還有它臉上滿足迷醉的表情,聽著它嗯嗯啊啊的哼唧聲音,悄悄啐了一口。

安吉拉剛進家門的時候,帶著一份CFA證書,上面沒有寫「絕育」,也就是說,安吉拉不是貓舍里賣出去的那種普通絕育貓,需要由主人自己決定是否給它做絕育手術。

她揉揉著安吉拉的小腦袋,再撥弄兩下它折起來的小耳朵,紅著臉低聲埋怨:「哼,你這個小腦袋裡在想些什麼呢?喂,你才1歲呢~~才1歲你就想男朋友了呀?可是媽媽還沒準備好把你嫁出去,怎麼辦呀?」 把安吉拉嫁出去那是在說笑,一想到折耳貓的遺傳病,苗芳菲又嘆氣了。

安吉拉肯定是要絕育的,否則它的後代也要被折耳基因影響,繼續承受軟骨症的痛苦。

不過絕育可以稍後再說,關鍵是這時候安吉拉發清了,炫邁無比,根本就停不下來它魔鬼的步伐。

平常多乖巧的喵星人,今天除了嚶嚶嚶不停,還圍著苗芳菲的手和腿一個勁磨蹭。

一旦她停下撫摸屁股和尾巴的動作,它就開始嗷嗚慘叫,怎麼都安靜不下來,真的是低吼,是沒有得到滿足的那種痛苦,發自貓魂深處,讓人聽起來很難受的那種。

苗芳菲手足無措,保姆阿姨也給不出更好的建議:「我們土貓沒那麼多講究哦,一般這種情況,放它出去過一夜就好了。」

安吉拉可是淑女,怎麼能讓它出去浪?誰知道會碰上哪只公貓,萬一它吃虧了怎麼辦?

夜不歸宿不是乖孩子,苗芳菲不同意。

她先給常去的那家大寵物醫院打電話,結果在電話里,對方說絕育獸醫下班了,貓咪發清很正常,硬扛著讓它叫一夜就好了。

值班護士說道:「要想做貓咪絕育手術,要提前一周預約哦,而且做手術前,需要提前48小時給貓咪洗澡,提前12小時斷食斷水,手術時間是半個小時,術后修養是3-7天。我們醫院有全市最好的獸醫,貓咪絕育手術的水平是最高的,保證……」

寵物醫院的回答一點作用都沒有,給再多的保證都沒用,而且預約手術要等一周?怎麼可能,人等的了,可貓等不了呀!

「這怎麼行?它這麼嚶嚶叫一夜,多難受啊,算了,我自己想辦法。」

這款游戲絕對有問題 苗芳菲掛斷電話,去微信上問林欣,在等對方回復的時候,順便上網搜了一下,關鍵字「貓咪發清該怎麼辦」。

不搜不知道,隨便一搜,苗芳菲嚇了一跳。

就這麼十幾分鐘,苗芳菲感覺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竟然看到那麼多鏟屎官幫貓咪解慰的方法,文字,圖片,GIF動畫,甚至還有UP主上傳的解慰視頻,全程高能解說!

苗芳菲的臉全程保持通紅狀態,咬著嘴唇,羞不可耐。

她也是沒男朋友的單身少女好不好,為什麼會看到這麼污的東西?真羞恥!

「這些……老污龜們……一整袋去污粉都治不了你們……哼!」

微信響了,紅臉的苗芳菲趕緊拿手機,是林欣的回復。

幾句語音一聊,林欣哈哈大笑起來:「菲兒,你是想臨時解決問題呢,還是想一勞永逸?一勞永逸就聽獸醫的,明天帶安吉拉去做絕育,臨時解決的話,你現在就去準備一次性的手套,以及嬰兒油,要是沒有嬰兒油,凡士林之類的潤滑油也可以,藥店都有賣。」

一次性手套,嬰兒油……

苗芳菲腦子一嗡,明白林欣的意思,差點羞死過去:「姐,求別說了。」

林欣知道小姑娘臉皮薄,沒有繼續聊這個話題,她相信苗芳菲肯定在網上搜過具體方法,留了一句言:「我給我家妮妮幫過忙,有經驗。你要是還不懂,再問我。」

謝過林欣后,苗芳菲思前想後,決定去閨蜜群里問一問,

這個閨蜜群的核心就是苗芳菲,她讀高中時結交的三個好同學,她的兩個發小,再加上一個大學室友,七人都是紅楓本地土著,在本地兩所不同的985大學,家境都還不錯,經常一起出去聚會K歌吃飯的那種,弄了個【七仙女下凡臉部先著地】的姐妹淘群體小組織。

像給貓咪解慰這種事情,閨蜜們應該各有想法吧?苗芳菲記得有幾個人家裡都養了寵物,可能有經驗。

【人間四月芳菲盡】:「要命了,半個小時前,安吉拉莫名其妙就發清了,怎麼辦啊姐妹們,在線等,挺急的。」

很快,【芸卉】回復,打了一大串的憨笑:「不好意思,雖然很無情,但請允許我先笑三分鐘。」

【人間四月芳菲盡】:「[皺眉]卉卉,你就別笑了,我都要煩死了呢!找獸醫做絕育手術說要等好幾天,我問了不少人,都說摸它屁股就可以了,可我摸了它好久,它哼哼唧唧還挺滿足,可只要我的手一放開,它又開始浪叫起來。」

你是我的盛世豪賭 【美少女壯士】:「喵哈哈哈~~~~浪叫這個詞,當真神韻,我正看著你拍的安吉拉嗨草圖片,瞬間腦補出它浪叫起來的動作,喵喵喵哈哈哈~~~苗芳菲你碰到問題女兒了,知道媽媽不好當了吧?」

【人間四月芳菲盡】:「[氣鼓鼓]劉壯士你討厭,別說風涼話,快幫我想辦法呀!李晨在不在?@李晨半夜磨石頭,快點出來救命呀,當年你家豆包發清,你是怎麼處理的?」

【李晨半夜磨石頭】:「出來啦出來啦,別@我,我剛剛在笑,差點沒氣兒了~~~~」

接著,一群閨蜜全都挨個冒泡,全都是大笑或者掩嘴偷笑的表情包。

苗芳菲鬱悶了:「唉事情不發生在你們身上,全都打算看我笑話對吧?還是不是好閨蜜們呀~~~李晨快告訴我怎麼辦。」

【李晨半夜磨石頭】:「[攤手]抱歉菲兒,我家豆包發清還是在讀高二的時候,丟到天台的籠子里嚎了一夜沒管,第二天我媽就抱她去絕育了,我還真沒經驗。」

【芸卉】:「就是,[得意]李晨那時候才17歲,花季少女,什麼都不懂呢,對吧?」

【李晨半夜磨石頭】:「[偷笑]貌似卉卉你17歲時懂很多?」

【芸卉】:「[害羞]人家現在也不懂嘛~~~」

【美少女壯士】:「大家都憋說了,菲兒,直接用你的手指,戴上一次性手套,擦上嬰兒油,滿足它![憨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