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兄弟不願意去,他一直挪動著但是卻沒有向城門走去;突然砰一聲槍響,那兄弟的腳下頓時沙子飛濺,子彈已經打進了他腳下的沙子中,他看著何大拿手裡的槍,只能屈服於他的淫威下了。

那個兄弟戰戰巍巍的向那三個門洞走過去了。 「打開中間那個門····」何大拿大聲喊道。 我可以清楚看到那三個大門上的鉚釘還有兩個銅製的鎖扣,就是專門用來上鎖的;造型也不錯,像是兩個獅子。 就這麼看,根本看不出來什麼異樣;但是我總覺得一面城牆下會有三個一模一樣的門,的確是不對;日過我

那個兄弟戰戰巍巍的向那三個門洞走過去了。

「打開中間那個門····」何大拿大聲喊道。

我可以清楚看到那三個大門上的鉚釘還有兩個銅製的鎖扣,就是專門用來上鎖的;造型也不錯,像是兩個獅子。

就這麼看,根本看不出來什麼異樣;但是我總覺得一面城牆下會有三個一模一樣的門,的確是不對;日過我沒記錯,這在西域諸國中好像僅僅有此一例。

「那這會是出於什麼原因呢?」我心裡暗暗思索道。

那個兄弟已經走進了城門下,他回頭看了我們一眼,然後慢慢抬起胳膊準備推門。

「不要動····」我著急道。我突然感覺到不對勁兒。

「還等什麼,快點開門。」何大拿拿著槍比劃道。

那個兄弟猛然向前一推,就在他的雙手剛觸碰到門扇的一瞬間,突然門洞上面和左右兩側立即射出無數利箭,那個兄弟已經·······

整個兩片門上早已經扎滿了狼牙箭;那門果然有機關,可是一切都已經晚了,就連那個兄弟的屍體也沒人敢去拖出來。 第一百三十六章左門生

「卧槽···這他媽也太厲害了吧,這比機槍都厲害啊;哎,真是可惜那位兄弟了,要不是被硬逼過去,他也不會就這麼白白的丟掉性命。」李震風看著城門下的那個屍體說道。

他話音未落,從進口袋裡摸出一支煙點燃,然後插在了腳下的沙子上,自己又雙手相拱深深的鞠了幾躬。

這小子真是仗義,我最喜歡的就是他這點;只要是朋友,他都仗義;對兄弟兩肋插刀那更是沒說的。

「哪兒都有你,裝的跟人一樣,什麼玩意兒。」何大拿白了李震風一眼嗶嗶道。

何大拿話音未落,李震風直接衝過去,一把揪住何大拿的腦袋瞅准那張滿是肥肉的胖臉就是一拳砸了過去。

我就聽見轟的一聲,何大拿整個肥胖的身體愣是飛出去三四米遠,然後狠狠的砸在了沙子上,那沙層愣是被砸出一個不小的坑來。

「老子早就想收拾你了,我他媽弄死你信不。」李震風歪著腦袋瞪著躺在沙子上的何大拿吼道。

我沒有攔著李震風,雷雲也沒有;何大拿倒下了我連看一眼都沒看,雷雲也沒有去扶他,那六個兄弟也沒有人去扶他,這就是活該。說幾實話,李震風這一拳也是了了我的一塊心病。

何大拿掙扎了半天終於起來了,那傢伙兜著肥胖的身體一手捂著臉一手拿著槍太抬手就是一槍。

「砰····」一聲;再一次打破了沙漠里的寧靜。

何大拿的這一槍就是沖著李震風取得,因為李震風扁了他一頓,他心裡很不痛快。

可是,當我回過頭的時候,李震風依然原原不動的站在哪裡,而他和何大拿之間卻多了一個雷雲。雷雲低著頭,左手提著他的那把烏金寶刀,而右手去橫擋在眼前。

我清楚的看見那顆子彈竟然加在雷雲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間;是他,用手夾住了何大拿打出的子彈。

「發丘派的絕技果然厲害。」我心裡暗暗感嘆道。

「做人,不要太過分了····」雷雲沉聲說道。

而這時不僅僅是那幾個人,何大拿也是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看著雷雲這個刀槍不入的傢伙,他們一萬個沒想到這個世界上居然有人能用手指抓住子彈。這真的電影中演的火雲邪神一樣厲害了。

我一直在觀察著何大拿,他緊張了、害怕了,粗壯而長滿了肉的脖子聳動著將口水吞下,兩條腿慢慢的一點一點向後挪動著。

「我們當下的最棘手的問題應該是打開這個城門,而不是互相傷害。何老闆,你覺得呢?」我看著何大拿低聲說道。

何大拿連連點頭說道:「是的是的,星爺說的沒錯,我們最緊急的任務就是打開城門。」

「好,既然是這樣,那就都聽我指揮,我們一起打開城門,這才是正事。」我淡然說道。

何大拿看了看我們這些人,然後將手裡的槍關了保險別進了褲腰間。控制著自己害怕的情緒開口說道:「這個我們這次的探險極為辛苦,而且條件非常的差,所以我決定在給大家每人加一萬美元的報酬,算是一點條件補助了。」

「何老闆,您客氣了。」我笑著說道。

看樣子何大拿是嘗到苦頭明白了;儘管他手裡拿著硬貨,但是他根本無法傷害到我們,因為李這能和雷雲兩個人隨便一個就能輕易搞定他;要是惹急了李震風,很可能會發神經做了他,那可就真的玩兒完了。

而且他心裡也清楚,沒有我們,就憑他一個人是絕對進不了圓沙古城對的。就連眼前的這三道門都打不開,更別說後面的困難與危險了。

所以,何大拿才會忍氣吞聲的給我們笑臉、給我們加錢;這傢伙到底是老謀深算,滑頭的很。

但是這樣也好,這樣最起碼可以讓何大拿配合我們,少了些許的麻煩,我們也就可以加快速度進入圓沙古城。至於到最後,何大拿如果在耍什麼花招,我們這麼多人就可以輕鬆將他制服;所以當下任務就是想辦法進入圓沙古城。

我站在前面死死的盯著那三道大門看著,最中間的那一道門已經可以排除,因為我們已經犧牲了一個兄弟;那麼在剩下的一左一右兩道門就只有一道生門一道死門,可是究竟那道門才是生門呢?

「雷雲,你覺得哪道門是生門?」我低聲問道。

雷雲看了半天搖搖頭說道:「這個我真的不敢亂講,我實不知。」

「但是,一般中原王朝的城門有三道,中間一道門最大,乃是天子之道;兩邊兩道門則是普通門;但是我們面前的卻是大小一樣三道門,這個我就真不知道了。」雷雲緊接著說道。

「中間一道門是天子之門,乃是真龍天子皇帝及其車帳進入皇城的門;一般人是沒有資格進出中間那道門的;而左右兩邊的兩道門則是除了皇帝以及母儀天下的皇后之外其他的大臣以及普通百姓進出的,所以按照這個禮節來說,我們就是走的左右兩道門。」我心想道。

「星爺,你有沒有發現?」李震風湊過來低聲問道。

說是低聲其實聲音也不低,旁邊的人都聽到了;那幾個兄弟眼睛瞪的圓圓的看著我,好像都在期待我的答案;可是說實話,我是真的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我匜不敢輕易的下結論;畢竟這種情況我是從來都沒遇到過。

我搖搖頭說道:「我有一個推測,但是我也不敢肯定。」

「那你倒是說說啊,我們大家都挺著急的。」李震風追著問道。

我想了想開口說道:「俗話說得好,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我就把我的推測說出來,大家一起在想想。」

「好好好····」眾人附和道。

「如果按照傳統邏輯和傳統的禮節來看,那麼也就是說圓沙古城這三道門中,中間的那一個門也是圓沙古城的君以及有皇家資格的人出入的;而另外兩邊則是其他人出入的;而那兩道一左一右的門則也是有尊卑之分的。在我國古代,大多數朝代都是左尊右卑;但是也有那麼幾個朝代卻是有例外情況,比如在周、秦、漢時,我國傳統均以右為尊,所以當時的皇親國戚都被稱為右戚,世家大族稱為右族或者右姓。不僅僅如此,右尊左卑也表現在建築住宅上,豪門世家必居市區之右,平民百姓則居市區之左。再比如,古時官場座次尊卑也是有區別的,十分嚴格;官高為尊則居上位,官低為卑處下位。古人尚右,以右為尊,「左遷」即表示貶官。綜合這些因素,我覺得左邊的門應該是生門。」我解釋道。

我的話一出,所有的人都靜了下來;李震風看著我,沒有想要說話的意思;那幾個兄弟也是靜靜的站著,看著離我們不遠的那幾道門;只有雷雲那傢伙低著腦袋好像在想著什麼。

近兩分鐘過去了,還是沒有人說話;這時,雷雲突然開口說道:「我同意天星的推測;他說的很對,古時確實有以左為尊的,當然也有以右為尊的;而大多數朝代都是以左為尊,但是周、秦、漢三超確實是以右為尊,而圓沙古城正好處於漢朝時代,況且西域諸國都曾向漢朝學習過,也深受漢朝中原文化的影響,所以圓沙古城應該是以右為尊,所以,我們左邊的就應該是生門。」雷雲摸著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

「那找這麼說,這左邊的門就是生門了?」李震風問道。

「應該是這樣····」我點點頭說道。

「卧槽,那還等什麼,咱們趕緊進去吧。」李震風喊道。

「我說過了這只是猜測,先試試再說。」我說道。

「怎麼個試法兒,這什麼都沒有怎麼試?」李震風說道。

我看了看,這周圍的確沒有石塊之類的,要是有還可以扔進去試試;我找來找去,最終覺得就只有我們帶的工兵鏟可以試試了。

「用工兵鏟扔進去試試。」我指著工兵鏟對李震風說道。

「這玩意兒能行嗎?」李震風不是很相信的問道。

我點點頭道:「試試不就知道了;瞄準那個門的中間扔。」

李震風點點頭拿起一把工兵鏟瞄準左側的門就扔了過去,我們所有人就都那麼睜大眼睛看著。

咣當一聲,那把工兵鏟打在了那兩扇門的中間位置,但是十幾秒鐘過去了,卻依然沒什麼變化,一切都好像很正常。

「還真沒事兒啊,看樣子還真的是左邊啊。」李震風咧著嘴笑著說道。

「沒錯,就是左側的門,咱們進去吧。」我說道。

我和雷雲李震風帶頭,小心翼翼的慢慢摸了過去,走到左側那道門的下面,當我第一腳踩在城門下的時候,我的心都是懸著的,我他媽也怕被萬箭穿心。 第一百三十七章有陰謀?

我心想難不成之自己勁兒使小了;我向後退了一小步,緩了緩然後使出全身的力氣推著那兩扇厚重的木門。可是,我都他媽累的想放屁了,那扇門竟然還是紋絲不動。我不行了,力氣用完了,兩條胳膊酸酸痛痛的,整個人夠感覺渾身都沒勁兒了,我撲通一聲坐在了地上,不管了;心想先休息休息再說。

這一氣兒真是夠累,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覺嗓子都快冒煙兒了,我拿過水壺搖了搖看了看,稍微的抿了那麼小兩口兒,感覺好多了。我摸出一支煙點上,深吸了兩口,這氣兒也順的差不多了。

「星爺,你這咋回事兒啊?」李震風看著我問道;語氣中夾著濃濃對的一股兒藐視小瞧我的意思,他那點兒心思我懂。

我擺擺手說道:「沒事兒,就是打不開唄。」

「我去···不是吧,就這麼區區一扇門你都打不開,你是不是這幾天沒吃飯啊。」李震風趁機數落著我。

「嗯···我這幾天還真是沒吃飽過;你能耐你試試,你要是推開了,我背你走出這片沙漠。」我指著那兩扇門說道。

「好啊,這可是你說的,別到時候說話不算數。」李震風叫囂道。

「我袁天星從來沒有說話不算數,雷雲還有這麼多人看著呢,他們都是證人,你還怕我說話不算數嗎?」我指著旁邊的那些人說道。

「那好,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李震風得意道。

「等等,你如果你推不開呢?」我問道。

「笑話,我會推不開那兩扇破門?我還怕那不夠我推的。」李震風得意道。

「先別說大話,我是如果你推不開怎麼辦?」我接著說道。

李震風想了想開口說道:「如果我推不開,那我就把你從這片沙漠中背出去。」

「哈哈哈哈······好,就這麼決定了。」我大笑一聲說道。

李震風沖我一陣壞笑,然後轉身擼起袖子向那兩扇門走去。

我的女兒你惹不起 雷雲看了我一眼然後嘴角多了一抹笑意,他顯然是猜測到我的意思了;他知道李震風也是絕對不可能打開那扇門的。

不過我認識這傢伙這麼久了,他一直是板著臉的樣子,從來沒笑過;反倒是今天突然這麼一笑讓我覺得有點不太習慣了。

「你們都睜大眼睛看好了啊,這門馬上就要開了。」李震風站穩腳步回過頭朝我們喊道。

「開吧開吧····」我回過頭笑著說道。

那傢伙雙腿下蹲,馬步扎的很穩;開起來也是十分有力量的樣子;然後雙手慢慢平舉,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氣沉丹田吧。

我們所有人都在注視著李震風,想看他到底能不能打開這扇門。

那傢伙突然運功,雙手向後一拉,然後一個旋轉雙掌緊接著就退了出去;只聽見砰的一聲,門道上面的沙土都被震落下來,可是那兩扇門卻依然只是微微的抖了抖,並沒有被打開。

幾乎所有人都傻眼了,因為憑李震風的身手都打不開那兩扇門,那要是想打開那兩扇門可就真的玄乎了。但是,這個結果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李震風看了我們回頭看了我們幾眼,然後往後退了兩步穩了穩身體,重新提起猛然又是兩掌打了出去,還是砰砰兩聲悶響,也是打下來許多的沙塵,但是那兩扇門依然只是抖了幾下而已。

「怎麼樣了,到底能不能打開?我看你是得背著我出這個沙漠了。」我向李震風喊道。

李這能回頭看了看我沒有說話;他拍了拍手耷拉著腦袋向我們走了過來。

「我覺得這門有蹊蹺啊,我是真的打不開;沒脾氣了。」李震風搖搖頭說道。

「那可怎麼辦,這好不容易找到圓沙古城了,可是竟然被一道門就擋在了外邊,這傳出去也不好聽啊。」一個兄弟突然說道。

我突然你覺得他說的也有那麼幾分道理,我們就這樣回去的確是被人嘲笑的;尤其是我,怎也算是行子里的人,就這麼回去傳出丟的可不僅僅是我袁天星一個人的臉,而是我門袁氏的臉面。

「用*炸開····」何大拿突然說道。

「切···說的輕鬆,*子那裡啊,你有嗎?」李震風白了一眼金主兒不屑的說道。

也是,李震風說的確實是實話,確實沒有*啊,拿什麼炸。

何大拿看了李震風兩眼,嘴皮子動了幾下卻沒有說出話來。

而這時雷雲則是一直在看著那扇門,我從他的眼神中已經看出來了,他似乎有什麼辦法。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打開這扇門?」我走過去低聲問道。

雷雲點點頭道:「我覺得這門應該是圓沙古城的人為了防止外部人入侵而在裡面設置了頂門的裝置,要不然不可能打不開,再說了這就是很普通的兩扇木門而已,也不地宮中的那些用來封閉地宮出口的石門。所以,只要我們能相拿掉門後面的東西,這門也就打開了。」

話音剛落,雷雲已經向那道門走去;我就那麼靜靜的看著,因為我有直覺,他可以打開這扇門。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著他,他慢慢向那扇門走去。只見雷雲盯著那門看了許久,然後慢慢舉起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

那是發丘派的絕技;雷雲看了看,瞬間右手擊出,只聽見咔嚓一聲,那門上面已經出現了一條深深的裂縫,而雷雲的手指已經插進了門扇中。

只見他胳膊稍稍一動,砰的一聲響,門後面的神東西似乎掉在了地上;好像是門杠。

雷雲立即拔收回手指,然後雙掌一起推出,只聽見砰的一聲,兩扇門抖了抖卻還是沒有打開。

而這時,雷雲迅速收回雙掌,他微微彎下腰順著門上的那條裂縫看去,似乎又發現了什麼。

我不清楚那門裡面到底有什麼,但是我敢肯定雷雲已經有了打開門的方法。

只見雷雲身子往後一斜,順勢拔出手中的烏金寶刀,然後猛然揮起一刀朝著那扇門就劈了下去。

只聽見咣當一聲響,門後面好像是一個比較沉重的東西倒地了;就在我們還注意著門後面的東西時,咯吱一聲門自己開了。

「行了,都過來吧,我們進城了。」雷雲喊了一句。

我趕緊過去一看,原來那扇門後面不僅僅是一個門杠在起作用,而真正的大boss卻是一塊巨石。日過我沒看錯,那塊石頭就是頂門石,它跟墓葬里地宮的出入口處的石門設置是基本一樣的。

在地宮的出入口出都會有重達萬斤的巨石門封堵地宮入口,而在石門之後則是有一塊千斤重的條石專門用來頂門;這樣就算有人進入地宮,而想要打開石門也是非常難的。

這圓沙古城的城門竟然也採用了這種裝置也是夠先進夠厲害的。

「這門後面果然有條石····」我感嘆了一句。

我們終於是進城了,圓沙古城;進了城門才發現裡面已經是一片廢墟,百分之九十九的建築物都已經殘破不堪,而且被沙海埋藏過,城裡面的道路上已經全是沙子;我彎下腰看了一下,沙層的厚度足足有三十公分,可見這古城被埋藏的不淺那。

不過這城中的路倒是好走,沿著中軸線那條沙路一直走就行了。何大拿的步子邁的很快,他一臉著急的樣子,走的很急很快,似乎前方真有什麼東西在等著他一樣。

我早已經發現了他的不對頭,但是我沒有驚擾他,而是悄悄的跟著他。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走了差不多有十幾分鐘,何大拿突然停下腳步說:「我要去方便一下,你們在這裡等等我。」

他話一剛落就向右邊的一個巷子里走去;他說他是去方便,可是我去也怎麼也不相信。

「星爺,這傢伙疑神疑鬼的,指不定又是去幹什麼了。」李震風湊過來說道。

「噓···不要打草驚蛇,跟著他看他能玩兒出什麼花樣來。」我低聲說道。

而雷雲則是站在路中間看著兩邊以及周圍的倒塌的建築物,在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幾分鐘后,何大拿突然從另外的一個巷子里出來了,他還裝模作樣的提著褲子。我非常納悶兒,他怎麼會從另外一個巷子里出來呢,這裡明明已經倒塌的十分嚴重,是不熟悉這裡的人進去根本分不清方向,可是這傢伙竟然能做到進出自如,難道他非常熟悉這裡的環境?也不可能啊,這圓沙古城是兩千多年前的東西,而且從來沒有人進來過,他怎麼可能會對這個地方那麼熟悉,這裡面一定隱藏著和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此時雷雲也看了我一眼,他向我使了一個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想的跟我考慮的是同一個問題。

「這破地方倒塌的特被嚴重,想找個上廁所的地方都找不到。」何大拿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