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立帶領他們三人從山谷另一側進入,一路上,大小洞內並無噬金鼠出沒,看來都被那玄級七星鼠王帶走。

從山谷向裡面一千米左右才是鼠王巢穴,一路向下全是奇樹並立,基本上都二、三米左右高,沒有任何樹葉,光禿禿的詭秘異常,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空氣中瀰漫著讓人窒息的氣味……很是不暢。 地面潮濕陰冷,濃烈的尿騷味刺鼻難聞,一不小心就踩中一堆噬金鼠的排瀉物。 噬金鼠只是達到玄級才不排凡物(大便)

從山谷向裡面一千米左右才是鼠王巢穴,一路向下全是奇樹並立,基本上都二、三米左右高,沒有任何樹葉,光禿禿的詭秘異常,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空氣中瀰漫著讓人窒息的氣味……很是不暢。

地面潮濕陰冷,濃烈的尿騷味刺鼻難聞,一不小心就踩中一堆噬金鼠的排瀉物。

噬金鼠只是達到玄級才不排凡物(大便),一般半年左右就去排一種特殊金屬物,金屬質地很軟,但密度超強,普通靈寶根本破不開防。

鼠王的洞穴建立在岩石洞中,洞口只能供一人通行,四人必須有人頂在前方去面對未知危險。

小雨軒神識一掃,發現裡面三十米處赫然有個大洞穴,裡面有五隻紅毛噬金鼠,守在一塊金屬石旁,拳頭般大小,散發出一束束紅、紫相間的光芒。

忙開口說:「裡面可能有噬金鼠」。

「肯定有,裡面的噬金鼠應該是留下來看護我們需要的金屬石」。王天立邊說邊拿出一件靈寶,靈寶呈盾形,半人大小,通體烏黑髮亮。

一道真元打入盾中,盾牌發出耀眼黃光,忽然幻化成十多塊碎片飛到王天立身上,鑄成一套盔甲,金燦發亮,看上去相當霸氣威武。

陳玉燕拿出她那柳條靈寶,真元灌入其中,雙手變換了幾個手勢,那柳條靈寶上三片葉子,隨著她的手勢自動鑲嵌在王天立的盔甲上。

看到陳玉燕的雙手不停地變換手勢,小雨軒看的入迷,那個天狐族蒙面女子也曾經靠手勢配合靈寶,難道這也是一種至尊術?

前面突然傳來重重的喘息聲,王天立全身骨骼啪啪響起,面色潮紅,銅目凸起,雙手握的嗗嗗直叫,似有萬千力量要從雙臂爆發。

小雨軒神識一掃,發現原來是玄境三星的王天立,修為一下竄高到四星巔峰左右。

仰著臉,很是不解地盯著陳玉燕。

「是木靈峰的鎮峰之術,《移花接木》」,風靈兒忙向雨軒解釋道。

「移花接木」可以將靈寶內儲存的真元灌入武者體內,此術乃木系武者的獨有術法。而土系武者因抗打擊能力超群,多都選用盾或盔甲做核心靈寶。

「那我們雲靈峰有鎮峰之術嗎」?小雨軒開口問道。

「沒有,聽說每一道至尊術都是神境強者所創,幾千年以前,神境也就那麼幾個,而留傳下來至尊術則更少,木靈峰的《移花接木》也不完整」。風靈兒耐心地講解道,在神武門七峰中,也只有木靈峰有一道輔助至尊術,先輩們正是憑藉此術,才開創了神武門的傳承。

突然,小雨軒神識掃到有三隻噬金鼠衝過來,接連叫道「小心」!

王天立剛到洞口,「砰」的三聲過後,他的黃金盔甲光芒暗淡了五分之一,說時遲來時快,一把鬼頭短刀劈在那還未落地的紅毛鼠身上,火花四濺,那紅毛鼠被劈飛七、八米遠。

剛落在地面,還未來得及翻身的兩隻紅毛鼠,被柳條牢籠層層纏繞,陳玉燕一出手就困住了它們,真元一道接一道地打入籠中。

因洞口太窄,小雨軒一個跟斗從前面陳玉燕的裙底穿過,眼角不經意間掃到一角粉紅青紗,還好年齡太小,只瞄了一眼就衝到牢籠跟前,雙手各抓著一隻鼠頭,運轉神功,「咔嚓」骨頭斷裂聲響了兩下。

回過頭,望了一眼那正收回靈寶的陳玉燕,四目相對,她嘴角勾起一絲壞笑,眼神閃爍,心想,這小子剛剛不會看到什麼了吧!

那被劈飛的紅毛鼠剛落地,就見到兩個同伴慘死,雙目充滿懼意,轉頭就跑。

洞口雖然很窄,但洞中空間還是很寬闊。「追」,陳玉燕率先邁出幾步,六步后雙足促停,側著身子叫道:「天立,快上」。

眾人向里走了十多米,眼前三隻紅毛鼠圍在一塊金屬石旁,另外兩隻舉起足爪向虛空抓刨不停,像在告誡他們不要再向前走,而剛剛逃跑那隻卻埋著頭,噝噝尖叫,似在抗議他們的行為。

王天立這次取出一把厚背樸實大刀,全身真元灌入,大刀迎風幻化成一道黃芒,斬向對面。

「陳師姐,你們誰有靈獸袋」,小雨軒開口問。

「你想把它們當靈獸圈養嗎」?玉燕反問道。

「是,我想抓幾隻」。

「這種像老鼠一樣的靈獸,丑不拉嘰的,你也要養,噁心不」。陳玉燕雖嘴上這麼說,但還是扔給他一個靈獸袋。

風靈兒得知雨軒要養靈鼠,接連道:「軒兒,你要把他們訓服,要它們自願和你簽訂主僕契約才行」。

「啊,我不能簽契約啊,要不,姐你幫我簽,到時我找你幫忙」。小雨軒知道他自已的處境,不能依仗外物來聚集自己的力量。

三人開始收集那未知金屬,而小雨軒卻去虐待那三隻鼠。三隻紅毛鼠被他揍的出氣多進氣少時,風靈兒拿出一枚玉簡,抽取了三鼠精血各一滴,融入玉簡,開始簽訂主僕契約。

山谷外,陸之揚騎著風豹引著浩大的鼠群,東奔西逃地來到一塊巨石前。

巨石後方,四人早已準備好接應隊長。

陸之揚身後一百米左右是那噬金鼠王,鼠王二千米之後才是鼠群。在過去的一柱香左右,他腳下的風豹急速奔跑,帶領著鼠群已繞山谷跑了一個大圈。

此時的風豹哪有剛見時的威猛,舌頭已伸出豹口,氣喘噓噓,尾巴拖在屁股後面,隨著身體來回晃動,雙眼滿是疲憊。

緊隨其後的噬金鼠王早有退意,但一想到自己帶著鼠群就這樣回洞穴,以後定難御統它們。雖妖元消耗了大半,但前面那人,不時一道真元斬劈向鼠群,已徹底激起了眾怒。

前方五十米處一堆雜草堆立,風豹到此,一個飛躍,直接從方圓五米雜草堆躍過。

鼠王緊隨其後,到此,也是一個飛躍而起。

突然一道真元斬劈在它頭上,鼠頭一轉盯在巨石身後的四人,心想:原來他的幫手都在這裡,正靜待鼠群到此,將一網打盡。

由於鼠王身體在空中,受到真元斬的衝擊力,一下墜落在草堆上。草堆似受不起它下落的重力,全部散開落到下面的深坑中。

陷阱,這些狡猾的人族,以為這個陷阱可以困住我鼠王,真的是異想天開…

「砰」的一聲,鼠王墜入深坑,一串柳條在它接近地面時,幻化成牢籠把它困住。

「動手」,陸之楊立馬叫道。

三道真元斬飛出,紅色、黃色、青色在距離鼠王一米處彙集成一點,斬在鼠王頸脖處,一道刀痕顯現,傷口似乎並不深,連血珠都未滲出。

剎那間又是三道真元斬劈來,同時斬在剛剛地傷口上,這次殷紅的血液一下噴在柳條牢籠上。

牢籠吸收了獸血越變越綠,一條柳枝及時插入頸脖傷口,血液也順著柳枝被抽離出來。

鼠王慌了,露出獠牙一口一口地撕咬著牢籠,雙足也不要命地揮動利爪亂抓一通。

傾刻間,滿腔怒意籠罩雙眼,慢慢地又變成絕望。

臨閉眼前,一道撕心長哮,劃破虛空,後方鼠群聽到長哮后,齊齊發出尖叫,刺耳的尖叫聲,刺激的五人全身發顫,牙齒酥麻,連忙鼓動真元罩封閉五識。

陸之揚率先醒悟過來,真元夾雜吼聲叫道:「走」!

五人同時放出風狼,向著外圍揚長而去,身後的鼠群也緊隨其後追趕,嚇得沿路的各種妖獸紛紛逃跑。 幾天後,遠方平原地帶處,十多條雙頭蛇圍著幾名武者。

每條蛇身長二、三米左右,拳頭大小般粗細,周身通紅,其中的一個蛇頭還可以噴出火焰,被圍困的三人方圓百米內,地面全是焦黑,空氣中瀰漫著濃烈的焦糊味。

武者中有一襲白衣,身材較好,婀娜多姿,面蒙薄紗的年輕女子,五官輪廓依稀可見,長長地睫毛下。

一雙丹鳳眼透露出焦慮神情,那柳眉如拱橋般彎曲不下。

她雙手撐著一道水盾結界,把另外兩名武者也包裹在裡面。

雙頭蛇每噴一道火焰吐向那道水盾,結界上空「吭哧嚓嚓」亂響一陣,像極了把水倒在油鍋上,火星亂竄,蹦噠不停。

陸之揚帶著四人經過,見此情形,促停下來,觀悉了一番場中劇勢,臉部神態嚴肅,額頭布上一層陰雲。

「是,沈師姐她們,我們要不要出手相助」。雖大家都是同門,但陸之揚還是要與小隊商討一番。

男神,約不約 背後有聲音急忙叫道!

「我們不出手,他們最多還撐二柱香左右」,可能是同門緣故,陳玉燕也不忍心沈嫣然香消玉殞在此地。

接連說道:「同門有難,我們定當出手相救……」

隊長眼神一一掃向四人,風靈兒神情平淡無常,一副無所謂的表情,似乎除了她弟上次受傷時,她才露出心急如焚的模樣。

於後,無任何變化,就是在鼠群追敢逃亡中,也只有她能洒脫地側坐在風豹背上。

而風雨軒一臉興奮,弓著身做出一副躍躍欲試地姿態。

王師弟與玉燕師妹他們兩人,從外門一路摸滾打爬到內門,對宗門感情最深,對門下弟子在外歷煉能幫助的盡量幫助。

假如,他們將來某一天,自己如若出現此等困境時,也希望會有其他武者出手相助。

「救人!」陸之揚率先做出表率,四人緊跟其後。

距離雙頭蛇群還有五十米時,陸之揚的真元斬已從劍尖噴出,蛇群的攻勢瞬間被打亂。

水盾結界中,三名武者各自鬆了口氣,浮現出一絲劫後餘生的神態,趕緊撤下了水盾,沖入蛇群奮力拚殺突圍。

突然間蛇群中一道青靈飛舞,徹底打破了蛇群的陣行,漫天的青光把雙頭蛇挑飛到十米開外。

三人與陸之揚他們的中間呈現一片真空地帶,相視露出喜色。

忽然,紅芒在空中凝聚了兩秒,一條雙頭蛇的其中一個蛇頭被紅芒砍斷,蛇頭脫離蛇身後,在空中做出翻轉,張開血口,毒牙粘膩一滴晶瑩剔透地綠珠,且濃密透著綠光,寒氣襲人……

青靈在飛舞,根本沒注意到已被砍斷的蛇頭,蛇頭反轉方向正對著青靈飛去。

當反轉的蛇頭張開血口時,小雨軒在風靈兒五十米開外。

他神識感應到,蛇頭口中的毒牙,傳回一陣寒意。

腦海深處一陣顫粟,此毒牙有古怪,太邪乎,盡然可以傷到無根之浮的神識……

蛇頭向姐姐背部撲去,中間只隔一米左右。

頓時,甚感不妙…

風靈兒此刻根本不知道這蛇頭的威脅,她背對著蛇頭,右手青靈一轉,左前方的雙頭蛇被挑飛了數米。

這時,小雨軒好像爆發了洪荒之力,雙腳呈馬步形蹲著,瞬間右拳對向蛇頭,右臂肌肉急速顫抖,青筋根根凸起,經脈內血液像山洪瀉堤似的爆發出來。

眾人耳膜傳來一聲爆炸聲音,如雷鳴般震撼心靈。

雨軒不遠處的王天立聽到雷鳴聲,望向那一隻手臂,似乎在旋轉,但又似乎靜止未動,眼神迷離、模糊不清,迷失在其中,忘乎外界所有。

黃金盔甲傳出「砰砰」聲響,那是他身前的兩條雙頭蛇,在肆無忌憚地攻擊他的「烏龜殼」。

蛇頭臨近風靈兒背部大約只有一拳距離時,血口成弓狀,毒牙凌厲,那一滴毒液已滲透牙尖,如綠鑽石一般刺眼,越看越不敢直視。

寒意臨身,風靈兒此時背部發麻,雙腳站立不定,莫名的顫抖…

蛇頭感應前方一道壁障,阻礙了它的攻勢,四周的虛空盡然把它禁錮在空中。

一片片碎布在風靈兒背後飛舞,有的碎片上還染上絲絲血漬,一大片羊脂如玉的肌膚祼露在空氣中。

縷縷涼意籠罩,絲絲寒意襲骨,一莫紅韻爬上俏臉。

「啊」!風靈兒的叫聲傳出,驚來了眾人的目光,蓮尖輕點地面,身體橫移到三米外。

「砰」,一聲爆炸,蛇頭終於在被禁錮的空間中化成血霧。

一滳綠液滴落在地上,綠液四周的草木瞬間枯萎,接著化成灰燼,詭異而又邪乎。

陰狂嫡妾 嚇得三米外的風靈兒再次移到十米后,才驚惶失措地套上一件花裙,她臉龐的紅韻與腳底的顫抖,特不勻稱。

豪門閃婚,陸少的寵妻 而此時,眾人才發現小雨軒的右臂血肉模糊不清,五指斷裂而垂下,一根破裂的玉骨在手腕處高高的翹起。

血液滴落在地面,原來被雙頭蛇火焰灼燒已枯萎的花草,也慢慢地復甦,此時彷彿催發了新生。

眾人急奔向小雨軒靠擾,剛才這招被催發后,他已暫時失去了戰鬥力。

看到姐姐處境危險,小雨軒強行催發此招,只是他也沒想到,自己引已為傲的「巫」體,根本不足以支撐他右臂左右旋轉達到音速。

風靈兒急忙奔向雨軒,見狀,觸目驚心的傷口讓她驚愕,撕扯著心裡陣陣生疼一緊一縮,眼裡噙滿淚水嘩嘩直落,早已泣不成聲。

顫抖的雙手打開丹藥瓶,一股腦倒出了許多,丹藥一半潑灑在地,一半狂勁的往雨軒嘴裡喂,好像珍貴的丹藥此時己不值錢似的……

六人圍成一個圈,把她們姐弟保護在其中,陸之揚也沒想到,一條玄境五星的雙頭蛇嘴裡,怎麼藏有如此毒液,想到那毒液的毀滅力,眾人也暗自扎舌。

剛剛小雨軒那一招太震撼了,雷鳴般地破空聲,又將蛇頭禁錮在虛空二、三秒,再一拳轟成血霧,他們幾人用盡全力最多也只能砍斷蛇頭,可見雙頭蛇的獸身防禦能力超強。

小雨軒的肉身防禦更是堪比噬金鼠,沒想到在這一招的後遺症下,也傷的體無完膚。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術法,對武者的身體要求太高,不是人人都能煉的。

「你為什麼這麼傻,你知道嗎?,你整條右臂都差點斷了」,風靈兒邊做包紮邊喃喃自語。

「姐,只要能救你,就算豁出性命又何妨?小雨軒滿臉稚氣地回答。

哈利波特之宿命的軌跡 摸著他的小臉蛋,思索萬千,彷彿軒兒的話戳中她心底最深處,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夕陽西墜,天邊晚霞引燃了雲彩,似火山般噴發,張牙舞爪地吞食紅日。

遠方的群山中,傳來陣陣獸吼,地動山搖的踏步聲,震得蒼聳的古樹搖晃不停,落葉伴隨著嘩嘩聲音墜落地面。

陸之揚他們戰鬥也接近尾聲,各自身上或多或少都帶有明顯的傷痕,已是疲憊不堪!

「此地不亦久留,我們要趕快找個安全地方療傷」,陸之揚怠倦地說道。

黑夜裡的十萬大山更加危險,凶獸猛禽百出……多數大型肉食妖獸都是夜間捕食,白日沉眠。

它們體大如山丘,兇殘似餓狼,防禦堪比岩石,碰上小點的妖獸毫不猶豫,便一口吞下,鼓鼓妖喉,也許,就變成一堆糞便。

片刻后,到了一個山洞前,幾人決定在此處歇息一晚,陸之揚先上前打探,走到裡面發現山洞並不小,耳旁聽到滴滴的水落聲……並無其它隱患,接而示意他們進入山洞。

陸之揚點燃一堆篝火,隨著火光的照亮使山洞光線緩緩升開,洞壁凸顯的岩石崖層次分明,原本有些陰冷的山洞,也漸漸暖和起來。

風靈兒平鋪了一張獸皮毛,輕輕地把小雨軒放下,拿出丹藥捏成粉末,慢慢地在傷口處塗抹。動作輕柔,還帶有少許顫抖…

精緻的小臉,微微冒出香汗,萌萌地長睫毛還掛著淚花,靈動的眼珠里,倒影著觸目地傷痕。

「姐,我沒事,只是受了一點外傷,要不到幾天就好了,」小雨軒安慰地說道。

忽然,一襲綠裙蹲下。

而後,又似乎感覺有什麼不妥,微微皺起眉頭,身子側向一旁,偏向無人處。

一片似柳葉的靈寶飛過,隨著手勢的變化,柳葉發出一束綠光,在那斷裂的手臂上來回掃動。

綠光所到之處,傷口層層癒合,斷裂的經脈,破碎的血肉,緩緩生長著…

洞外霧氣籠罩,一眼望去,前方百米樹木不見輪廓,陸之揚撿起幾根枯枝,向四周各處放上幾塊妖王糞便。

聽著遠方妖獸的撕吼聲,背後一陣酥麻,趕緊跑回洞中。

篝火旁,三名靚麗的女子蹲坐在一起,形成一幅清冷迷醉的畫面。

傾刻間,柳葉被收回,原本綠油油的靈寶,彷彿失去了生機,黯然失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