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們發出哇,哇哇的聲音。

小溪:「一群土包女,像似沒見過帥哥似的。」 女兵一號:「你在外面,是飽女子不知道餓女子的滋味。」 小隊長:「全部都有,立正。「 小隊長向劉星敬禮:「首長好!特種一小隊集合完畢,請指示。」 劉星:「請大家稍息。」 小隊長:「稍息。」 劉星:「美女妹妹們好啊!我是科

小溪:「一群土包女,像似沒見過帥哥似的。」

女兵一號:「你在外面,是飽女子不知道餓女子的滋味。」

小隊長:「全部都有,立正。「

小隊長向劉星敬禮:「首長好!特種一小隊集合完畢,請指示。」

劉星:「請大家稍息。」

小隊長:「稍息。」

劉星:「美女妹妹們好啊!我是科技空間的劉星,這次來是帶大家去遙遠號外星球,守護人類和我國在外星球的基地和另一個家園,保證我國人民在遙遠號外星球的安全,抵禦外敵,你們有沒有人願意和我一同前往去保護我國外星球的安全。」

女兵們齊聲回答:「我願意。」

劉星:那你們願意為保護遙遠號而付出生命嗎?

女兵們:「我願意。」

劉星:「那你們願意嫁給我嗎?」

女兵們:「我願意。」

女兵們回答完后發現回答錯了,劉星哈哈大聲,我是和你們開玩笑的。女兵們嘎的一聲,她們奮怒了,劉星激怒了她們,這是光明正大,公然赤果果的調戲。

特種女兵一號:「我們願意去外星球,但是想要指揮我們,嘿嘿!當我們的領導,我們可是很強罕的。」女兵一號玩弄著自己的一隻拳頭。「不知道帥哥你這小身板能不能行?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水平和能力了。」

特種女兵小隊們上下打量著劉星,女兵一號:「小弟弟你行么?不是姐姐我看不起你,你這小身板可精受不起我們折騰啊!一激動不小心一拳頭將你給打趴下了怎麼辦?」

劉星嘎的一聲,心裡想著,看來不讓你們看到我的厲害,這些女人是不會聽從自己的命令的。

小溪噗的一聲笑了出來,看著劉星被一群女兵調戲,看不起劉星,看著劉星吃憋,她就開心,別提心裡有多樂了,小溪不斷的看著阿泥瑪,她是在看劉星的笑話。

阿泥瑪:「你是想要看劉星的笑話啊!估計你要失望了,人家怎麼大的家底,在遙遠號上管理的這麼好,你覺得他會差嗎?」

小溪:「咀,和那傢伙上了床就幫自家男人了,胳膊肘往內拐了,我就看看這傢伙一會怎麼收場。」

劉星對女兵們說:「姑娘們!我們去拳擊館,較量較量,就讓我們用拳頭說話,到時候看妳們還服不服。」

女兵一號:「喲哦,人小嘴巴還挺大的,就讓姐姐來收腹你吧!姐姐我會很溫柔的。」

劉星咀的一聲,那就看看誰收復誰吧!

小隊長:「目標,拳擊館,跑步走!」

小溪對著女兵們大喊:「女兵好酷,真棒,姐姐們要加油哦!給我乾死他。」

女兵一號納悶了,這姑娘是胳膊肘往外拐的嗎?還為我們加油!小心你身邊那小帥哥被我們虐,一會讓你哭成渣。

來到拳擊館,進行自由搏擊,女兵們換上白色的搏擊裝,哇噻,美色飛揚,好炫美,劉星扎了扎嘴,吞著口水,這白白的豆腐好想吃幾口。

女兵一號:「讓我先來,收拾一下這小子,妳們放心,我會留手的,一人一會輪著幹了他。」

小隊長:「那行,就按你的主意辦,悠著點,點到為止,別把那小子給嚇跑了我們就沒的玩了。」

劉星走到搏擊台的中間,女兵一號也到位。

劉星:「妞,你確定就你一個人嗎?」

女兵一號:「小子,你現在後悔還來得急,我們雖然是女兵,但確是兵中之王,女兵中的精英,軍隊的驕傲,一般男兵都不敢輕易的挑戰我們,這可是你自找的。」

劉星:「哈哈,大美妞,有個性,我喜歡,來吧!」

女兵一號啊啊的長吼聲,舉起左拳向劉星的腦袋襲來,劉星輕輕頭的一偏,左拳擊空,右勾拳襲來,劉星頭一低,擊空,女兵一號一轉身高飛腿旋踢,劉星蹬下,踢空,女兵再騰空跳起,高抬腿一踢,劉星向後傾,踢空。

小溪拍手叫好!「女兵好棒哦,加油!扁他,扁他。」

小溪在台下看的猴急猴急的,出著拳,班門弄斧的擺弄著姿勢。

阿泥瑪看著小溪的動作,噗的一聲笑了出來,這一刻她居然陌名的有點為劉星擔心了,雖然說她們都是女子,可人家是特種女兵,一個就可以干倒一群男人的女人。

女兵一號喘著氣,急了,一拳沒打中,兩拳還是沒打中,一腿沒踢中,兩腿還是沒踢中,這傢伙只是會散躲。

女兵一號準備假踢劉星的下體,一腳踢出,劉星身體向前一傾,雙后護著下體,劉星中計了,女兵一號見機一出拳,向劉星的頭部擊去,劉星迅速后昂,擊空,女兵一號驚呆了,這傢伙居然還能躲過,動作敏捷,速度好快。

女兵一號:「有種你別躲,我和硬斗硬,你出手。」

劉星雙手向前一抓,女兵一號啊的一聲,劉星感覺抓住了兩大坨軟綿綿的,然後再一捏,還是兩大坨軟棉棉的,手感很好。

劉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讓我出手的,讓你償償我的抓奶功。」

女兵一號:「你敢捏我的珠穆琅瑪峰,老娘要宰了你。」

女兵一號瘋狂的對劉星進行攻擊,劉星只是閃躲避著,就是不還擊,女兵一號氣的肺都要炸了,不斷的攻擊劉星,忘記了要做防禦動作,一心只想擊中劉星一雪前恥。

劉星一個側身,見聽見啪的一聲,向女兵一號的肥股拍了下去,肉肉擅抖了一下。

女兵一號:「唉呀,我的屁屁。」

劉星:「你的屁屁在的,就是讓你嘗嘗我的打屁功。」

女兵一號憤怒了,大喊:「啊!我要捶死你個龜兒子的,不對,是龜孫子。」

女兵一號是累的不要不要的,不斷的喘著粗氣,她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台下的小溪看著傻眼了,沒想到這傢伙還是有兩把刷子的嘛!難怪有一堆女人,還是有點本錢的。

就在女兵一號暫停喘氣的時候,劉星一轉身,對著女兵一號的屁屁啪又是一下,大大的一巴掌。女兵一號身體一挺,雙后捂著屁屁,「唉喲喂!」

過來看熱鬧的男兵們哈哈大笑,這些野蠻女人終於有男人能收拾她們了,平常他們只是拒而遠之,男兵們為劉星鼓起了掌,確不料這掌聲壞事了。激怒了台下的女兵們,劉星讓她們在男兵面前出醜了。

女兵小隊長上台對女兵一號說:「你下去休息一下,讓我來收拾她。」

女兵一號:「一起上,這傢伙是流氓,混蛋,他調戲我,一起幹了他。」

劉星:「你們倆個不夠,再來倆個我也能吃掉妳們!」

小隊長:「屁話還挺多的,上。」

倆女兵舉起左拳,同時向劉星飛撲過來,左拳出擊,劉星的頭向中間閃躲,兩隻拳頭擊空,倆女兵同時右拳出擊,劉星左右兩隻大手掌向前一推,正好推中倆女兵的右邊的珠穆琅瑪峰,只聽見倆女兵啊的一聲,被劉星推了出去。倆女兵疼的嗷嗷叫,倆女兵左手揉著右邊的珠穆琅瑪峰轉著圈止痛。 劉星嘎的一聲,這是要十個一起來啊?劉星不幹了,大喊:「等等,你們不能人多欺負我一個。」十個女兵已經圍住劉星。

女兵小隊長一聲命下:「上。」

劉星的有能量,他哪裡怕這十個女兵啊!一掌能量就能幹翻了她們,只是想逗逗這些女兵玩玩,在地球要低調,不能張揚和誇張。

十個女兵圍了上來,劉星一下趴在地上,十隻拳頭擊空,劉星趕緊從女兵小隊長的跨下爬了出來!女兵小隊長一驚,趕緊閉腿,但劉星已經從自己的跨下爬了出去。

小隊長:「你還是男人么,竟然從我的跨下鑽過去?」

劉星:「能從美女跨下過,是我人榮幸,能讓我再鑽一次我也願意。」

小隊長:「流氓,姑娘們!上,給我幹了他。」

一群女兵再次向劉星瘋狂的襲擊過來,劉星在搏擊館跑過來跑過去,這尼瑪哪裡還是搏擊,整個一個捉貓貓好不好,一群女人在瘋狂的追一個男人。

男兵們看的肚子都要笑痛了,看著這一群母老虎吃鱉,剛一開始還以為這個男人會很慘,現在看來像是一群母老虎在搶一隻公老虎似的。

劉星看著一個二個的女兵們累的快不行了,喘著氣,準備再深入的與女兵們交流交流。劉星停止了了逃跑,假裝累的也不行了。

女兵一號見機,一下飛撲上去,緊緊抱住劉星。

女兵一號:「姐妹們!快,被我抓住了。」

劉星被女兵撲倒在地上,劉星反抗著,女兵一號緊緊的壓著劉星,看似這動作就像是一男人被一女人給強了似的,眼看劉星就要擺脫。

小隊長一著急,飛撲了上去,倆女兵緊緊壓著劉星,劉星占著便宜不斷的掙扎,女兵二號也撲了上去,三號,四號,五號,六號至到十號全撲了上去,這下我看你龜兒子的跑。

就像小孩子小時候玩架一樣,一大群女人上去,撲在地上的劉星身上,一層一層的,劉星有能量支撐屁事沒有,還假裝叫的很慘,「唉喲,唉喲喂!我的乖乖,妳們這是一對十啊!」

「啊!不行了,不行了,要被壓死了啊!上面的,我的胸被壓的扁扁的了。」在第二層的女兵一號和女兵小隊長才真的被二層三層四層的女兵壓的喘不過起來。

男兵們在一旁看著傻眼了,這女人啊惹不起,惹一個來一群,這還得了。唉,沒的看了,估計這男的是被壓死了,一會還得做人工呼吸。

女兵見身下的劉星沒有反抗,不會是被我們給壓死了吧! 萌寵嬌妻:高冷金主求放過 一個二個的趕緊爬起來,第二層的女號一號和女兵小隊長,啊的一聲,倆女兵一左一右的翻身趟在地上喘著氣,差點沒被妳們給壓死。

女兵一號喘過氣來,看著劉星還是沒有反應,小溪對阿泥瑪說:「那傢伙不會被女人給壓死了吧,這是死在女人身下也值了。」

阿泥瑪:「你想多了,他有生命之源,怎麼可能會死。」

女兵一號和小隊長急了,小隊長命令女兵一號,「你,快給他做工人呼吸。」

女兵一號一下騎了上去,騎著劉星,正當嘴靠近劉星的時候,準備好了做人工呼吸。

小隊長:「等等,我來給他拍打胸部的心臟。」女兵一號從劉星身上下來,小隊長左腳抬起來,正對著劉星的胸膛,一大腳準備踏下去。

劉星一眯眼,看見一隻大腳踏了下來,我操,這妞是用腳來給我擊打心臟。小隊長大腳往下一踏,劉星一側身,嘣的一腳踏在了地板上。

劉星:「啊!我的天啊,還好我急時醒來,你這一腳一定會把我的心臟給踏爆的。」

女兵一號:「你,你裝死。」

劉星:「妳們十個還是特種兵,欺負我一個弱男子,太不像話了。」

小隊長:「首長,不是我們人多欺負你,那這局就算我們吃虧點,打了個平手,你敢不敢再和我們比一場?」

劉星:「咀!妳們十個女人來壓我,還算打平手,小子我奉陪到底,你們說比什麼就比什麼。」

小隊長:「我們是軍人,現在誰還有用拳頭打仗的,當然是比射擊了,我們是打槍的。」

女兵一號想著上局吃了憋,從未有過的情況,一個男人需要十個特種女兵才能幹翻的,她哪知道上局是劉星故意讓著她們的,故意讓她們壓的,實則是劉星在占她們的便宜。

女兵一號心裡笑的嘿嘿的,打槍我們可是強項,我們可是專業的,這小子又沒有玩過槍,這局我們肯定贏。

請別叫我女公關 劉星:「我也是帶槍的,時常開槍。」

女兵一號:「你帶的是啥槍?」

劉星:「俺隨身攜帶的大手槍一把,精準射擊。」

女兵一號:「隨身攜帶,吹牛吧你,有本事你拿出來瞧瞧。」

劉星:「俺的大手槍只能你一個人的時候給你看,這大庭廣眾之下不便於展示,讓那些男人們沒有了自信,會娶不到老婆的。」

女兵一號想一想,感覺怎麼有點污呢!這槍跟娶老婆有啥關係,不過一會一下就明白了。

女兵一號:「好啊!給我看看,滿意的話,老娘先用了再給你切了它。」

小隊長:「集合,換裝前往射擊靶場。」

來到靶場,劉星:「美女們!我們比什麼,怎麼過玩法?俺是業餘的。」

小隊長:「當然是比射擊了,手槍,狙擊,步槍,你隨便選,人你隨便挑,挑中哪個算哪個。」

劉星:「真的,這麼好,挑中那個算那個,是送我的么?」

小隊長:「哼,讓你先得瑟,一會讓你丟臉。」

小隊長:「第一輪,一百米,手槍,固定靶,一棵子彈,環數最高者勝。」

女兵二號與劉星比試,女兵二號掏出手槍,咔嚓一聲槍上膛,瞄了一下,嘣的一聲,九點九環。

小隊長:「領導,該你表演了。」

劉星對女兵二號說:「美女,借你的槍用用。」

女兵二號:「不借。」

劉星:「我沒有槍,拿什麼打,妳不借我槍,還怎麼比。」

女兵一號:「你不是隨身攜帶的大手槍么,用它來打。」

現場的女兵們笑的哈哈哈的,劉星搔了搔頭,做出了一個帥的動作。

劉星:「我那就是一把水槍,那把打這玩逸。」

女兵二號將槍遞給劉星,「你就別擺姿勢裝逼了,槍給你,快點,別讓我們等的花兒都謝了。」

劉星接過手槍,阿泥瑪穿的是短裙,劉星走到阿泥瑪的面前,對面阿泥瑪的短裙一撕,撕出一塊布條下來。嚓的一聲,阿泥瑪:「啊,你要幹嘛!」

阿泥瑪一緊張,被劉星的舉動嚇了一條,還以為劉星要在大庭廣眾之下扯下她的短裙。

劉星:「借你一塊布條用用。」

這時阿泥瑪的短裙更短了,短的可見底。

劉星先看準了靶芯,用短裙布條蒙起了眼,將布條綁在額頭上,眼睛被蒙的嚴嚴實實的。現場的女兵們驚訝了,這傢伙要蒙著眼打?

女兵二號切的一聲:「厲害了我的帥哥,你就算是打不中也不丟臉,因為你是蒙著眼的,別說我們欺負你。」

劉星才不管三七二十一,興趣手槍,嘣的一聲槍響,正中靶芯,9.9環,與女兵二號打平。

劉星摘下布條,看也不看靶芯,對著女兵二號眨了眨眼,這媚眼一拋,這女兵二號驚訝的怵楚楚的楚在哪裡,這也行?

小溪也是驚訝了:「我靠,這還是人嗎?不但泡妞能行,還樣樣都行的傢伙。」

貴妾上位記 小隊長尷尬了,雖然說是平局,但人家是蒙著眼打的。

小隊長:「第二輪,全自動步槍,移動靶位,距離三百米。」

女兵三號端起步槍,瞄準移動靶位,嘣的一聲,移動靶倒下,耶耶耶吔,打中!

請和傲嬌的我談戀愛 小隊長:「帥哥領導,該你出場表演了,打不中也不丟人,必竟你不是專業的。」

女兵三號主動將步槍遞給了劉星,劉星接過步槍。

劉星:「小妞打的不錯啊,看哥哥的。」

劉星一邊和女兵三號說話,一隻起舉起步槍,側頭一看嘣的一聲,移動靶擊倒。女兵三號驚訝了,我靠,這樣也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