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我是看你瞌睡了一路,才想著給你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杜鵑沒把這話說出來。 她知道陳浩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忙工作,平時根本都沒有時間休息。 剛才在過來的路上,陳浩都迷迷糊糊的打瞌睡,要不是這次出差離開陳浩不行。 她真的不想,拉陳浩來淌這次渾水…… 「哎杜鵑,你倒是說句話呀!」陳浩見她一直不出聲,就再次追問道。 「說什麼呀,

杜鵑沒把這話說出來。

她知道陳浩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忙工作,平時根本都沒有時間休息。

剛才在過來的路上,陳浩都迷迷糊糊的打瞌睡,要不是這次出差離開陳浩不行。

她真的不想,拉陳浩來淌這次渾水……

「哎杜鵑,你倒是說句話呀!」陳浩見她一直不出聲,就再次追問道。

「說什麼呀,有什麼好說的,先回房再說。」

「那、那行吧。」陳浩沒有多想,便遞給了他一張放開,「去你房間,還是我房間?」

「當然是你房間,我房間你門兒都別想進!」

「好嘞,我的房間門,永遠都給你敞開著。」

陳浩故意開著玩笑,三兩步來到跟前,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房間還算可以,面積雖然不是很大,但裝修卻蠻有格調的,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這裡絕對安全,說說吧,需要我做什麼。」陳浩關上房門,朝她跟前走了過來。

「什麼也不需要,你休息吧,我走了!」

「哎等等。」陳浩猛的一愣,緊走兩步橫在了她跟前,「不是杜鵑,你今天怎麼怪怪的。」

「老高之前說,讓咱倆來外地調查蘇爺,咱現在也過來了,你總得跟我說說具體什麼情況吧。」

「我到現在,還是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知道呢,就知道蘇爺曾經在這裡出現過。」

「說完了?」杜鵑冷著臉色,直視他眼睛道。

「還沒呢!」

「那就別說了。」杜鵑快步走到門口,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停下腳步,「這次的任務高度機密。」

「很多事情,我不能跟你說,你只是過來配合掩飾我的身份,需要的時候自然會過來找你。」

「在我沒找你之前,你就好好在房間里待著,那兒都不要去。」

陳浩沒有再出聲。

因為。

杜鵑說完這話,就推開房門走了出去,還很利索的關上了房門,根本都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

這時。

陳浩一個人,傻傻的站在房間中間,左看看沒有人,又看看還是他自己,頓時就給弄的一頭霧水。

他完全搞不懂,老高這次讓自己,跟杜鵑來外地到底要做什麼事情。

隱婚總裁,老婆咱們復婚 「算了,不知道正好省心,先睡一覺再說!」

陳浩輕聲說著,倒頭便躺在了床上,閉上眼睛呼呼了起來。

說實在的。

這段時間,他真就挺累的,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完全沒有休息的功夫。

可他這時候,哪裡又會想到杜鵑,是在變相的給他休息的時間呀。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陳浩這一睡,就睡到了天黑,感覺做夢找廁所的時候,才慌忙睜開眼跑進了廁所……

「插播一條緊急消息,剛才在人民路北段,發生一起疑似蓄意傷人事件!」

「遇害者是個女孩子,上身穿件白色短袖,下身穿件淺灰色短裙,希望廣大市民互相提供線索。」

「如果有人認識上面這位女孩子,輕直接撥打報警電話,我們會在第一時間聯繫遇害者家屬。」

一條電視新聞播放完了,陳浩的一泡尿也尿完了。

但他整個人,卻傻乎乎的站在馬桶跟前,完全不受控制的愣住了,總感覺電視上說的女孩子樣貌……

「白色短袖,淺灰色短裙,杜鵑好像就是穿的這衣服!」

「杜鵑?壞了杜鵑,杜鵑遇害了?」

一秒。

兩秒。

好多秒過後,陳浩突然反應過來,感覺心頭咯噔的下,慌忙推開房門跑了出來……

「杜鵑,你可千萬不能有事,知道嗎!」 「錯,並不是要你幫忙,這件事是需要你自己做的」康熙正色說道:「除非你不想見你的那個朋友了」。

趙信吸了一口氣,點頭道:「好,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那麼我就認了,你說要怎麼做吧?」。

「這個還不著急,據情報說,這次來的人實力應該在古稀或者之上,所以我們要做的是聚集所以古稀以上的人,目前來說已經有十人了,加上你正好十一人,所以我需要將他們都聚集起來」。

「十一個人……」趙信忽然覺得有些可笑,整個天界居然只有十個古稀境界之上的,光是憑藉這一點根本就沒有辦法與其他三界相比。

「當然,不僅如此,我們還有科技,所以我們可以在最短的時間找到那群人」康熙也在天界之外待過,自然明白趙信的笑是什麼意思。

「科技……」趙信重複著康熙的話,心中也認同對方的話,天界雖然傳承者日漸薄弱,但是卻有其他三界不曾有的東西,那就是科技。

「對,所以我想要帶你見一見其他的人」。

趙信忽然抬起手「我想還是算了,你的事我答應了,不過你說的見面我感覺就不必了,我只要救回我的朋友,至於其他的人我並沒有想要見,我感覺也沒有見的必要」。趙信這麼說自然不是說明自己有多麼的高傲,而是自己見過了太多的人和事,所以心裡明白,即使自己見過這些人也只是一些無用的應酬而已,如果真的到了緊要關頭,這臨時抱佛腳的情誼是完全禁不住推敲的。

康熙看了趙信半晌,「好吧,既然你不原因的話,我也不勉強,你聯繫方式交給我,到時候我聯繫你,任務完成了我就將你的朋友還給你,並且一直對他保護」。

「一言為定」話已至此,趙信也不想多做逗留,轉過身頭也沒回的離開了。看到趙信離開后,康熙的眼珠快速的旋轉,猶如轉盤一般,待眼珠停住的那一剎那,整個身子就像是碎紙一樣,飄飄散散的消散在了空中。

等到趙信回到楊家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諾大的房中空空蕩蕩的,趙信忽然來了心思,將八卦爐拿了出來,也讓他們見識一下天界的科技產物。果然將爐靈和小龍都放出來了,兩個傢伙都是一副模樣,它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小龍就像是一個小孩一樣,樓上樓下一頓翻轉,爐靈也是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問東問西。被它們兩個這麼一折騰,趙信原本煩躁的心情也輕鬆了不少。

將兩個人傢伙放出來一下午,到了晚上的時候將便將它們收了回去,畢竟楊氏母女要回來了,平淡無常的過了數日之後,自己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不過打開電話不是康熙也不是姚修更是楊氏母女,而是一個什麼黃金白銀理財的,趙信不知道那是什麼,沒有過多的去溝通便急匆匆的掛斷了,當然這只是一個小插曲而已。

「喂,我是康氏族人,我們族長讓我給你打這個電話,已經發現目標了……」。

半個小時后,趙信到達了指定的位置,和自己接頭了是一個中年男子,境界在花甲大圓滿,是姞氏的一個管家,看來對方就是康熙所說十個人中的一人。對方叫做姞順,不過見到之後對方的態度並不算友好,而趙信也沒有打算與對方有什麼交集,對此也就無所謂了。

「對方有三個人,一個古稀境界,剩下的兩個境界較低……」姞順的話也很簡潔。

「古稀的交給我……」趙信點了點頭,算是將這件事應下來了。很快兩個人就進入了一個新的城市,貌似好像是有什麼慶祝的事情,所以街上的人比較多,趙信和姞順兩個人一前一後走在繁華的街道上,看著來往的人群。

「前面的那個……」姞順好像已經做好了準備,剛剛一眼就看到了目標,趙信順著聲音看去,固然在不遠處發現了三個人,其中一側是個女子,長相十根的妖艷,也成為了一處焦點,那個古稀境界的也是她。

「嗯?」在趙信看對方的同時,對方也將目光轉到趙信的身上,頓時趙信就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殺意。

「看來咱們被盯上了,沒想到這等蠻夷之地居然也有高手」女子瞥了一眼身周的人,臉上露出了一絲詫異,而此人正是剛剛來到天界不久的妖尊玉琉璃,在她身邊的是從罪孽城派出來的隨從。

「我怎麼看那個人有些熟悉?」在玉琉璃身旁的一個隨從看到趙信之後,臉上露出思索的神色,但是很快就被自己給否定了,這天界是出了名的貔貅界,只出不進,想要進來難於青天。他們這一次都是費力很大的力氣,所以不可能遇到什麼熟人的。

「那個白頭髮的交給我,剩下的那個交給你們兩個」玉琉璃嘴角一歪,沒想到自己的點子這麼好,剛到這天界沒有多久就碰到了對手,儘管這裡的一切都很新奇,但是還是任務要緊,他們要趕在一定時間內回去的,不然的話自己可能會被鎖在這裡一輩子的。

「好……」兩個隨從應了一聲,隨後估計繞開,拐向了另一邊。

趙信和姞順對視了一眼,兩個人分開行動,趙信去追離開的女子,而姞順去追另外兩個隨從。就這樣趙信和玉琉璃一前一後,很快就繞出了城,遠離了人群。這並不是說玉琉璃有多麼的偉大,而是畢竟在城中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有什麼危險,只有遠離了人群她才方便一些,而趙信也樂得如此。

兩個人足足跑了數百例,到了一個較為寬闊的大道上,天界不比其他三界,人實在太多了,想要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實在太難了,所以只能找一條行走車輛較少的大道。

「沒想到你跟的倒是挺快的嘛」玉琉璃突然停下,站穩了身子,轉過頭饒有興緻的看向趙信。

趙信在距離玉琉璃十餘米的位置停下,微微一笑「誰讓你跑的快呢,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妖族吧,來天界做什麼?」。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玉琉璃怎麼也想不到趙信會是從大荒界來此的,她還當趙信是天界人,所以也在一直打量著趙信。 「杜鵑,你倒是接電話呀!」

陳浩從酒店跑出來,就開始撥打杜鵑的電話,希望電視新聞是假的。

但要命的是。

杜鵑電話能打通,卻根本沒人接聽,這一下他真的害怕了。

陳浩完全不敢想象,杜鵑倒在路邊,還滿身是血的畫面……

「嗯對了,人民路北段,杜鵑在人民路北段!」

他這正著急時,突然想到了剛才在酒店,聽到電視里說事故發生在人民路北段。

現在既然聯繫不到杜鵑,那唯一的辦法,也只有儘管趕到現場了。

陳浩也沒有多想,撒腿就沿著馬路快跑,直到跑到這十字路口才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

「人民路,怎麼走?」

陳浩第一次來這裡,別說是人民路怎麼走了,就連這個城市的名字都不知道。

著急?

他還真就挺著急的,在這個陌生的城市,還有陌生的街道跟前……

「哎美女,人民路怎麼走!」陳浩看見個女孩子,慌忙上前詢問道。

「神經病吧你。」

我怎麼,就神經病了?

陳浩微皺著眉頭,見女孩子送自己個白眼,然後還滿眼嫌棄的離開,根本都顧不上生氣。

「哎美女,請問人民路怎麼走?」陳浩不死心,又詢問旁邊路過的女孩子。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人還是蠻帥的,可惜不是我的菜!」

女孩子連看他幾眼,照樣走開了,依舊沒有給他指路的意思。

這一下,陳浩徹底惱火了!

「我就問個路,說句話能死呀!」陳浩一嗓子喊了出來。

但他這聲音剛落,卻突然聽見身子後面,隱約傳來一個女孩子的咯笑聲。

「呵呵,你是問人民路怎麼走嗎?」

「嗯對對對!」陳浩猛的轉過身來,就朝這聲音跑了過來,「美女我……杜鵑?」

「杜鵑你、你沒死呀!」

總裁的蜜桃小嬌妻 陳浩突然停下腳步,見眼前的女孩子就是杜鵑,頓時就給弄的想哭還想笑。

但在這這下一秒。

我對錢真沒興趣 他完全不受控制的,猛伸胳膊……緊緊把杜鵑給抱在了懷裡,絲毫不顧身邊有沒有人在看。

或者是,正有多少人在看。

十幾分鐘后,陳浩和杜鵑來到了酒店房間。

「杜鵑,到底怎麼回事呀,你怎麼沒死呀!」陳浩關上房門,激動的看她眼睛道。

「傻瓜,你就這麼盼著我死啊。」

「哦不是不是,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就是電視上說有個白短袖,灰短裙的女孩子遇害了……」

「哎呀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反正不是你就好,不是你就好,剛才可真把我給嚇死了。」

陳浩語速很快,聲音還很高,眼眸里卻都是激動。

這時。

杜鵑站在跟前笑了笑,倒背著小手轉過身子,偷偷看他一眼……

「哎,你是不是傻!」

「我就是傻,不傻能大半夜的,擔心你一個大活人嗎。」

「傻瓜呵呵,天底下又不只有我一個人穿白短袖灰短裙,你就這麼想讓我死啊!」

「隨便你怎麼想,懶得跟你解釋。」

「不解釋我也知道,你剛才……呵呵,肯定特擔心我的吧!」

杜鵑上前兩步,歪著小腦袋對視上他眼睛,就抿著嘴巴咯笑了起來。

說實話。

她剛才站在路邊,見陳浩那麼擔心自己,真是打心眼裡頭激動,甚至都還不爭氣的掉下了眼淚。

至少。

在剛才那一刻,她知道自己深愛著的男人,還是很擔心自己的……

「哎,發什麼呆呀,問你話呢剛才跑那兒去了!」

「啊?哦你說,我在聽。」杜鵑猛回過神兒,才意識到陳浩在跟自己說話。

「聽什麼聽,分明就是在發獃,跟剛才路邊那些人一模一樣。」

「哎對了,陳浩你知道剛才,路邊那些人為什麼會那樣說嗎?」

「因為他們神經病!」

「因為這個酒店,就是在人民路北段,你站在人民路北段問人民路北段在什麼地方,人家不誤會你搭訕才怪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