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啟偏頭沖著她挑了挑眉。舉步走了過去。

「我去?這特么怎麼看起來像是頭龍呢?」聽到動靜,趙大明胖嘟嘟的身形一點也不顯得笨拙,噌一下蹦了過來。一雙小眼睛瞪得溜圓瞅著周啟肩膀上正熟睡的小龍滿臉詫異地問道。 「是哦,看起來還真是,就是個頭兒忒小了點。」張定軍伸手撓了撓光禿禿的腦殼,臉上的神情與趙大明差不多。 周啟目光一掃咋咋呼呼地

「我去?這特么怎麼看起來像是頭龍呢?」聽到動靜,趙大明胖嘟嘟的身形一點也不顯得笨拙,噌一下蹦了過來。一雙小眼睛瞪得溜圓瞅著周啟肩膀上正熟睡的小龍滿臉詫異地問道。

「是哦,看起來還真是,就是個頭兒忒小了點。」張定軍伸手撓了撓光禿禿的腦殼,臉上的神情與趙大明差不多。

周啟目光一掃咋咋呼呼地兩貨,徑直邁步走向正長身俏立於黃月英身旁的艾席拉。

「艾席拉團長,你找我有事?」

「嗯,聽說你們參與了封魔之戰?」艾席拉明媚的目光一瞟周啟肩上熟睡的小龍,俏臉上顯出一絲短暫的驚訝之後,突然臉色一正出聲問道。

「沒錯,我們的確參加了封魔之戰。」周啟輕輕點了點頭,心中不由感到一絲奇怪。艾席拉怎麼會知道封魔之戰的事情?

難不成她知道另一座奈非天方尖塔的下落? 艾席拉如此問肯定不會是空穴來風,毫無目的可言。搞不好她真知道些什麼!

「艾席拉團長,這麼說你對封魔之戰知道的不少?」心中念轉之下,周啟面上不動聲色,語氣平緩地問道。

「你說的沒錯,來自東方的旅者。多年以前,我曾經從一位摯友口中獲悉了一些關於封魔之戰的消息。」

多年以前?周啟目光微微一動。按照任務世界的時間線來看,艾席拉接受委託來到卡爾蒂姆並沒有多久。那麼在此之前她應該大多駐留在庫拉斯特海港!

摯友?一念到此,他腦海中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艾席拉團長,您的摯友不會是那位傳奇惡魔獵人娜塔亞女士吧?」

「你,你怎麼知道?」注視著周啟,艾席拉明亮的眸子露出了濃濃的驚訝。

「傳聞娜塔亞女士致力於獵殺崔凡克城墮落的巫師,因此常年駐留在庫拉斯科海港。而鐵狼傭兵團的總部正是庫拉斯特,以此不難猜想出,你和她彼此間應該非常熟稔才是。」

「難以想象的智慧,我的朋友。事情正如你所說的那樣。」艾席拉眼中異彩連連,不吝自己的讚美之詞,甚至連稱呼都變了。

「嘿嘿,頭兒又在扯犢子了。」

「可不是么,瞎特么扯。」

周啟偏頭瞟了一眼不遠處小聲嘀嘀咕咕的兩個二貨,嘴角意味深長的微微一笑。

張定軍偷眼一看他臉上的笑容,渾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一激靈,用肘子拱了拱趙大明,急忙住了口。頭兒這傢伙陰得狠,不知什麼時候就挖好了坑把自個兒給埋嘍。

「艾席拉團長,我能否知道娜塔亞女士都對你說了什麼?」

「嗯,這正是我來找你的原因。」艾席拉點了點頭。明媚的眼眸中泛起了一絲對昔日的回憶。

「之前我們曾收到確切的消息,先民神殿有墮落巫師試圖通過邪惡儀式召喚一尊強大的地獄魔神。在收到消息之後娜塔亞當時就決定離開庫拉斯特,前往追尋真相。」

「即便知道有可能面對的是一尊地獄魔神也毫不畏懼膽怯。娜塔亞女士所為確實令人欽佩。」

「是的,她是我的好友,也是我的導師。如果沒有她的引導,我們所有人都無法度過三首惡留下的夢魘。」

「出發前夕她曾告訴過我,地獄魔神想要真身降臨,必須穿過地獄聯通聖修亞瑞的裂隙。在前往先民神殿之前,她會先去尋找上古奈非天留下的神器。只有那件神器才能徹底將地獄裂隙封鎖,真正阻止魔神的入侵。」

「那丫…..嗯,我是說她找到了沒有?」夏若冰往周啟身邊擠了擠,忍不住插口問了一句。

艾席拉輕輕搖了搖頭,隨即雙眼凝注著周啟。

「娜塔亞離開后就一直沒有消息。正是為了尋找她的下落,我才答應了哈坎大公前來卡爾蒂姆。如果可以,我想委託你前往迷霧荒原尋她的線索。不論結果怎樣,作為感謝我都會付給你豐厚的報酬。」

「契約者編號5106觸發支線任務,鮮血祭壇!任務目標,前往迷霧荒尋找鮮血祭壇,搜尋娜塔亞的線索。任務完成,獎勵隨機職業技能書X1,任務失敗,與艾席拉的關係由友善轉為中立。卡爾蒂姆城聲望永久降低3000點。是否接取?」

艾席拉的話音剛落,腦海中便傳來了空間給出的任務提示。

「是!」

周啟幾乎想都沒想,當即選擇了確定。之前已經答應過賽琳娜尋找娜塔亞的下落,如今艾席拉既然發布了任務,正好可以順道一起完成。話說這樣的好事可不多見。

「報酬無所謂,能夠追尋英雄昔日的足跡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獎勵。我很樂意接受你的委託,艾席拉團長。將麥格坦和巫師會從阿爾塔納斯清除之後我會即刻動身前往迷霧荒原。」

「謝謝你周啟,你高尚的節操不但贏得了我的尊重,更贏得了我和所有鐵狼最真誠的友誼。」

額,聞聽艾席拉的話語,周啟難得老臉一紅。節操這兩個字真是彌足珍貴啊。

「呸,丫個花心大蘿蔔有個屁的節操,早掉地上踩成渣了吧。」團隊頻道中夏若冰操著軟軟的京片子,冷冷地懟了一句。與此同時目光充滿警告意味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去。周啟無奈地一翻白眼。這丫頭不知從哪兒學來的嚴防死守真是越來越可愛了。馬上就要和麥格坦懟上了,這一戰不但牽扯到莉亞的劇情主線,還同大法師哈根達斯的性命相關。況且包括剛才在內,已經先後三次分別從毆雷克,賽琳娜和艾席拉的口中聽到過迷霧荒原和先民神殿的字樣。無論在怎樣的場景中,橫跨地域和章節的任務都非常的罕見。天知道那裡究竟會隱藏著怎樣的秘密和兇險!在這節骨眼上自個兒哪有心情去撩妹?

一路飛越橫貫千里的沙漠,時間匆匆,轉眼已是兩小時過去了。

當洛璃再次落腳地面時,已然身處卡爾蒂姆城以東通往阿爾塔納斯商道。

「秘密營地就在通往崖山礦場廢墟的舊道附近,找到小販奎斯特。她會安排好一切。」

回想起臨走出月門前艾席拉叮囑的話語。周啟翻手取出戰術電腦,根據戰狼提供的地圖很快在屏幕上標記出了秘密營地的坐標。

有了明確的方向,以幾人身為契約者的強大體力,百多公里的路程不過片刻即至。

營地兩側接有斷崖,位置非常隱蔽。若不是早早便讓凱普先行升空偵查,恐怕還需花費一番手腳才能找到。

「卑鄙的主人,這裡看起來不大對勁。」就在周啟一行抵達營地附近時,透過意識的鏈接,他的腦海中傳來了凱普機械的電子合成音。

「凱普,把畫面傳過來。」周啟一抬手讓隊伍停止了前進。手腕一翻自紋章內取出了戰術電腦,選擇了視野共享。

下一秒,當顯示屏蒙蒙的熒光閃過。頓時顯示出了下方營地景象。

數十座帳篷歪歪斜斜地倒塌在地面,遍地都是人類和駱駝馬匹的屍體,血液在沙漠的高溫下早已蒸發,只在塵沙覆滿的地面留下一條條扭曲的污漬。顯而易見,營地遭遇到了一場殘酷的清洗!

片刻之後,當一行人走進殘破的營地時,近距離目睹比隔著畫面觀看,更增添了幾分血腥。

「已經干透了,至少死了一周。」付雲生彎下腰,將營地入口處的一具屍體翻轉了過來仔細查看了一番,抬頭注視著周啟語氣沉凝地說道。

周啟沉默著點了點頭。腦海中已然將眼前的一切同艾席拉率領鐵狼逃進沙漠在時間點上劃上了等號。她之所以指定這座營地,十有八九便是在此處藏有後手,說不定就是她最後的底牌。如今看來,那什麼幸運之虎傭兵團做事真特么夠絕。一面派人追殺,一面進行清洗。

不對!

想到這裡,周啟的目光不由猛得一凝。如果只是簡單的爭權奪利,幸運之虎大獲全勝后完全沒有必要趕盡殺絕。是為了艾席拉知道了什麼了不得的秘密而滅口?亦或是她持有什麼不該有的東西?

都有可能!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女人貌似還有什麼秘密瞞著自己!

「洛璃,讓他們出來吧。」心頭念轉之際,周啟分喚出了魔女,沉聲吩咐了一句。隨即悄然將靈覺感應散開,籠罩了整座營地。雖然希望不大,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數百人大小的一座營地,說不定還有生還者。

「不!怎麼會這樣!」

時間沒過多久,耳畔便響起了艾席拉的驚呼。周啟偏頭望去,只見這位美麗的女傭兵團長此刻雙目通紅,眼角儘是晶瑩的淚花。或許是多年浴血搏殺的經歷才讓她勉強控制住情緒,沒有讓淚水當場流下來。

尋常的一座走私營地竟然會惹得艾席拉如此悲切!這他喵會不會太聖母了一點?這座營地八成就是鐵狼傭兵團所有,所謂的商隊不過是障人耳目用的吧。

心中暗自腹誹之餘,周啟不忘繼續擴大靈覺的搜索範圍。當無形的神念透過異能的傳遞擴散到位於營地右側的斷崖附近時!一絲輕微的能量波動順著靈力清晰地傳入了他的識海!

懸崖附近有生命氣息的存在!非但如此,獨特的能量化視野中,標識生命特徵的能量點竟然不止一個!

說時遲那時快,周啟身形一晃,宛若瞬移般來到了斷崖附近。目光有如實質順著崖邊逐寸掃過。如此片刻之後,他最終將視線落在了一塊緊挨著懸崖,血漬斑駁的岩石上面。

「魂淡,幹嘛一驚一乍地?」

周啟偏頭看了緊隨身後而來的夏若冰一眼。暗自將湮滅之力藏於右掌,抬手緩緩向著岩石按了過去。

就在他手掌於岩石觸碰的剎那!空氣中但聞一陣能量紊亂的波動聲滋滋作響。隨著眼前光影一陣閃爍,岩石宛若變魔術般,憑空消失不見,在其原來的位置,一條陡峭的羊腸小道,一側緊貼著懸崖,一側栓有一條鐵鏈,不知通往何處。

斷崖邊竟然布有一個幻術結界!

周啟嘴角微微一掀,這道結界差點連自己都給欺騙了過去,普通的傭兵根本難以發現。

不出意外,營地殘留的少數生還者,一定就藏在小道的盡頭! 「咦?這裡竟然有條密道?丫怎麼發現的,真雞兒賊!」夏若冰用胳膊肘子輕輕一拐周啟,注視著結界消失后露出的通道,點漆般的眸子里充滿了驚詫。

「艾席拉團長,你知道結界后隱藏的這條密道嗎?」周啟沖著夏若冰挑了挑眉,轉頭望向聞訊閃身過來的艾席拉沉聲問道。

「附近有許多類似通往崖山礦場的通道。不過並沒有任何魔法結界。」艾席拉點了點頭。

哦?

周啟目光微動。怪不得艾席拉要來這座營地。四通八達的礦坑確實是藏身的好地方。可為什麼她最初沒有選擇躲避到這裡。而是不遠千里藏到那鳥不生蛋的沙漠中去?

「周啟,我的朋友。你一定奇怪我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將秘密營地當做藏身之地對吧?」艾席拉收斂去眼底的悲痛之色。一雙霧氣蒙蒙的眸子凝注著周啟,聲音沙啞地說道。

「這確實是個理想的藏身之地,身為一團之長,我想你一定有充足的理由這麼做。」

「謝謝。」艾席拉臉色稍霽,目光中露出一絲感激之色。

「原本我打之後再告訴你的,現在……」

「嗯,艾席拉團長,我們可以稍後討論這個問題,附近還有生還者。」

「什麼?!你,你確定?」艾席拉聞言眉目猛然一抬,暗淡的目光瞬間轉為明亮。

「沒錯,沿著這條小道,我想很快就能找到他們。」說話間周啟沖夏若冰遞了個眼色,身形一晃已然踏上了狹窄的岩道。腳步幾個縱躍便消失在了崖后。

周啟身形飛掠間,目光上下左右一掃。果然,艾席拉說的沒錯。營地所在的這處斷崖上類似的通道不下十數條,盡頭都通向一個個位於岩壁上的洞口。

既然艾席拉並不知道結界的存在,那麼這道幻術屏障十有八九不是鐵狼傭兵團的人釋放的。奇怪,難道營地里除了被血洗的鐵狼和兇手之外還有第三方勢力的存在?會是誰呢?契約者嗎?靈覺感應中的生命波動盡在眼前,答案很快就會知道!

眼看即將抵達路之盡頭!一個黝黑的岩洞盡在眼前!

周啟眼神一凝,心中暗自警戒。即便岩洞中所藏之人有很大幾率是營地內的倖存者,小心無大錯,多一些謹慎總是好的。

然而還沒等他心中念頭落地!就在這時!隨著空氣中一陣法力波動流轉!

「嗖嗖嗖……。」

一連串奧術飛彈迅如飛蝗,閃耀著魔法特有的輝光疾如飛蝗撲面而來!

周啟手腕翻轉之間,雷霆之怒逐風者的祝福之刃已然在手!

噹噹數聲脆響,半空中流彩四濺!電光氤氳的劍鋒矯如靈蛇,無比精準地將奧術飛彈盡數擊的粉碎!

「住手!我沒有惡意!」

「鬼才信你!你們這些禽獸,屠夫!該下地獄的畜生!披著人皮的惡魔……!」

周啟話音剛落下,山洞裡便傳來一陣帶著童音的呵罵聲,噼里啪啦宛如爆豆,又快又急,最牛A的是還特么不帶重樣的。

我去,這誰啊?周啟一腦門黑線,便欲抬腳繼續向前。

「站住,骯髒的豬玀!再敢往前走一步,愛蓮娜一定把你射成篩子!」

「罵夠了沒有?沒有的話那就繼續,艾席拉團長還在上頭營地里等著呢。」周啟依言停住了腳步。翻手將武器收了起來,雙手平攤聳了聳肩膀。

「哼!狡猾的土狼總是善於偽裝和迷惑!你這頭該死的食腐禿鷲!」

喵的!人才啊!周啟嘴角一抽,一臉哭笑不得。自個兒這輩子都沒被這麼罵過。

「奎斯特?是你嗎,我是艾席拉!」

恰在這時,身後兩道香風掠過。卻是艾席拉和夏若冰雙雙而至。

「咦!真的是艾席拉團長!」

黑暗的岩洞中傳來一聲濃濃的驚訝。清脆的童聲響起之際,一個身高不足一米的矮小身影噌一下躥到了洞口。

周啟定睛一看,只見這小小的身影原來是一個頭上梳著兩根髮辮,身形特別嬌小的小姑娘。敢情先前罵自個兒的就是她呀!

然而下一秒,他的視野卻是陡然一亮!

只見小姑娘身後悄然多了一位手持法杖,容顏嬌美,身上僅僅包裹著一件皮質抹胸,腰上圍著一條包臀短裙,全身大片雪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的女法師!

額,喵的,貌似自個兒越來越喜歡卡爾蒂姆了。這位應該就是小姑娘口中的愛蓮娜了吧?話說這身裝扮可真夠辣的可以。

「艾席拉團長!嗚嗚,他們,他們都死了!」名叫奎斯特的小姑娘一見艾席拉,一雙萌萌的大眼睛頓時水霧迷濛,淚水在眼眶裡轉得一轉,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艾席拉伸手一搭鐵鏈,顧不得有走光的風險,裙角飛揚自周啟頭頂翻身而過,一把將奎斯特抱在懷裡。

「額,我們營地里見,艾席拉團長。」周啟一看這情形,從愛蓮娜身上收回了視線,反身一把拽起正一臉警告盯著他不放的夏若冰順著來路返回。

當二人回到營地中時,鐵狼們已經開始清理營地中的屍體。他們脫下自己的斗篷,將每一具屍體都悉心包好,整齊地碼放在了營地之外。他們相信這麼做可以讓靈魂尋找到真正的平靜。

片刻之後,艾席拉帶著奎斯特,和那名性感的女法師一起,身後跟著寥寥的二十多人返回。沒過多久,隨著越來越多的屍體被清理乾淨。空氣中死亡的氣息漸漸變淡的同時,漸漸變暗的天色中,久違的篝火再次於營地中點燃。

「或許你已經猜到了我的朋友,與其說是我率領鐵狼逃進了沙漠,更不如說是他們對我的一種保護。非常抱歉,有些事情我的確對你進行了隱瞞。」艾席拉注視著隨風不斷律動的火光,沉默了片刻之後,方才一偏頭,注視著周啟聲音低沉而又沙啞地說道。

定製愛妻 周啟沒有吱聲,目光一瞥艾席拉身旁將自個兒罵得「狗血淋頭」的奎斯特。靜待艾席拉說出下文。

「看什麼看?別看我個子矮小,如果你敢偷我的東西,我一定抽死你!」奎斯特兇巴巴地揮了揮小拳頭。尤其是視線掠過趙大明時,烏黑的一雙大眼睛里更是充滿了濃濃的戒備。

「幸運之虎之所以要對我進行追殺,是因為我取走了一樣非常重要東西。」說話間,艾席拉手腕一翻,掌中已多了一塊約巴掌大小,中心銘刻有神秘符文的金屬圓盤。、

「自老哈坎大公回歸天堂之後,按照之前的約定,我接受了皇家侍衛隊長一職,負責整座宮殿的安全和警衛。一切在剛開始的時候還好,所有的事情都按照原有的軌跡來進行。 三界淘寶店 然而沒過多久,年幼的哈坎行止變得越來越怪異。非但是他,就連王宮裡的皇家衛士和內侍也漸漸出現了改變。終於,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我親眼看到,一名皇家衛士變作了一頭半人半蛇的怪物,不但殺死了自己的同伴,還……」

說道這裡,艾席拉臉上露出一絲憎惡的神色。不用猜都知道,那名衛士恐怕是屍骨無存了。

「皇宮裡混有蛇皮法師?他們不會是從地底隧道爬進來的吧?」夏若冰一臉驚訝地注視著艾席拉,這儼然有了幾分暗黑2中魯高因的影子。

「開始我也以為是某處地下設施出現了問題。然而沒過多久我才發現,不知不覺中,大部分的皇家衛士都出現了問題。甚至不少在皇宮值守的鐵狼也出現了問題。他們正迅速地墮入黑暗,被地獄的氣息所腐蝕。那些蛇人根本不是來自外部,而是由他們變異而成!為了防止這可怕的腐化繼續擴大,我按照先汪留下的方法,暗中啟動了一個威力強大的結界,將整座王宮進行了封鎖。同時帶走了關閉封印陣法的鑰匙。」

周啟將目光一掃艾席拉手中金屬圓盤,這才對嘛。那什麼幸運之虎不遠千里追殺,要的只怕正是這玩意兒。

「頭兒,在原來的遊戲中,皇宮大門是莉亞在她母親艾德瑞亞的幫助下覺醒了大菠蘿的毀滅之力破壞掉的。新的哈坎大公早特么死了,地獄七魔王中的謊言之王比列佔據了他的身體。」

胖子一雙小眼睛在對面的艾席拉和那名自出現便默不作聲的女法師高聳的胸前瞟了瞟,悄然在團隊頻道中傳聲,如賣藝般強行解釋了一波兒。

嗯?周啟目光微微一動。突然偏頭望了黃月英一眼。

「周郎可是在懷疑,艾席拉持有此物乃是空間留下的一處暗示?幸運之虎傭兵團恐怕並非是由那魔王比列所掌控。」

「嗯,沒錯。幸運之虎既然和巫師會有瓜葛,而巫師會又位於距離卡爾蒂姆城不遠的阿爾納塔斯。原本我一直以隱藏在巫師會後的黑手應該是魔王比列。如今看來,只怕是另有其人了。」

「頭兒?我怎麼沒太明白?」

張定軍撓了撓大光頭,一臉懵逼地在周啟和黃月英的臉上掃了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