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飛可以說已經一戰成名,張達趕緊帶著人走了,真怕楊飛又找他們算帳。

只是上官雨靜走的時候有點苦澀,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一種怎樣的心情。 「主人,你太厲害了!」小幽說道。 「那是!」楊飛絲毫不掩飾自豪,他自己都覺得今天真的是出了一口惡氣。 再看劉子括,他都難以想像,楊飛怎麼突然就變的這麼厲害。可是這傢伙估計也是被小幽給教導壞了,即便是震驚,也當習以為常

只是上官雨靜走的時候有點苦澀,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一種怎樣的心情。

「主人,你太厲害了!」小幽說道。

「那是!」楊飛絲毫不掩飾自豪,他自己都覺得今天真的是出了一口惡氣。

再看劉子括,他都難以想像,楊飛怎麼突然就變的這麼厲害。可是這傢伙估計也是被小幽給教導壞了,即便是震驚,也當習以為常了。

「楊飛,你有空也教教我唄!」劉子括趕緊說道。

他此刻的想法是碰到大師了,還是自己的兄弟,不用白不用!

「行呀,咱倆誰跟誰!」楊飛打趣的說道。

墨先生,不愛請早說 於坤和老三也過來隨便聊了幾句,眾人就又在於坤的帶領下走向了包間。

「楊飛兄弟,要不咱倆合作開個公司吧!」於坤走著走著突然說道。他現在需要和楊飛牢牢的綁在一起,合作開公司正是最好的選擇!

「咱倆?」

「對,就咱倆,就讓你妹妹當總經理!」

「找她當?」

「對,就你妹妹,她最適合了!」於坤一臉認真的說道。

楊飛只覺得天要塌了,就小幽這坑人的性格,他都不敢想像小幽當了總經理后的樣子。

只怕不光是公司,就是於坤都要被她給坑慘了! 誰都不知道,江南在什麼時候會遇見自己的「命」,但絕對不是現在。現在,潘長義需要面對自己的「命」。

說實話,如果把奪取官邸的整個過程說出去,可能不會有人相信,也一定有人會認為,潘長義這麼傻,怎麼能混到今天?

實則不然,當局者迷罷了。當一個人處在那種環境和狀態下,是無法做出正確選擇的,包括身在局中的江南也無法從上帝視角審視全局,只能盡量推動著事件的發展。

也正是因為江南的功勞,將大潮不斷推進,讓身處潮中的潘長義只能跟著潮水不斷向前流動,以至於滿盤皆輸。

……

三天之後,在江南的運作之下,所有手續辦理妥當,官邸正是完成移交。

這三天可把江南累壞了,工商局、稅務局等地來回跑,還好他之前就跟這些人有交情,辦起事來方便了許多。而很早之前註冊過的「四方文化娛樂有限公司」也派上了用場,官邸也正是掛在了這家公司名下。

而那一張兩千四百萬的欠條和兩套房產的欠條也全都還給了潘長義。至於那五百萬,還是被江南留了下來。

潘長義召集了一次員工大會,草草說了幾句,發了遣散費,把所有人都打發走了。而他自己,也變賣了房產,舉家離開渤原路,至於去了哪就沒人知道了。

不過江南心中隱隱有一種感覺,在以後的某一天,也許還會遇見他。

第四天,江南找的裝修公司進入官邸,開始了翻修工程。第一件事就是把門前碩大的招牌拆掉。

從此以後,渤原路再無官邸,取而代之的是三個大字:四方匯。

這個名字是江南和立冬、鹿溪商量之後定下來的。「匯」取匯聚之意。

這三個大字一掛上去,立刻引起了軒然大波。官邸的規模不小,在天後灣人盡皆知,而且生意很好,誰都沒想到會突然易主,而且新的主人是現在最火的四方。

知道實情的人寥寥無幾,江南他們自然不會說,而潘長義也了無蹤影,人們只能靠猜測。不過,不管是何種猜測,都逃不了一個事實:四方越來越強大。

沒錯,無論是通過什麼手段,明搶也好,暗奪也罷,能夠把官邸拿下來都不簡單。

這件事,在四方內部都沒什麼人知道,當大家收到消息之後全都傻了。短暫的疑惑之後,剩下的全部都是興奮和喜悅。這無疑再一次鼓舞了四方軍心。

……

奪取官邸,江南居功至偉,但如龍和十四同樣功不可沒,包括劉總、陳某和秦星也都有功勞,可以說離不開任何一個人。

江南不是個小氣的人,從那五百萬當中拿出了兩百萬,其中一百萬給了秦星,另外一百萬平分給陳某和劉總。這三人自然是百般推辭,最後見到江南執意要給,也只好收下。

而重新裝修官邸,江南的預算是兩百萬。主要是因為現在官邸裡面的裝修太過壕氣,不太適合以後四方匯的定位,不過還是有很多東西是可以留下來的,所以兩百萬綽綽有餘。

同時,江南趁熱打鐵,繼續完成十四最早提出的「產業鏈計劃」,在渤原路上又搞到一個門市房,開了一家「四方典當」,名為典當,實為放貸。

如此一來,整個渤原路上,光是以「四方」所命名的,自己的產業就已經有三家。這一次,才真正能算得上清一色!

不過這麼大的手筆,自然也要花不少錢。從潘長義那搞來的五百萬也沒剩下多少。搞定這一切之後,江南終於有時間休息了。

四方典當的事全都交給十四去處理,裝修,招人,還要置辦點東西什麼的。如龍仍要處理渤原路的瑣事,四方匯那邊就由王小闖、麻桿和石志權他們幾個,沒事去監監工。

當消息慢慢傳開之後,人們也都知道了大概的過程。江南,用自己的實力再一次折服眾人。南神之名,更加響亮。

其實,包括四方內部,也有人從心底不服江南,總認為他沒什麼本事,就是平常處理點小事。可是這些人不知道,他們概念中的「小事」,也並非所有人都辦的了的。

可以說這一次江南不單鞏固了自己在四方的威望,更是為所有草鞋正名。

……

難能可貴的休息時間並沒有多少,因為沒有幾天張北羽就回來了。

江南先是回家,用一整天的時間陪自己的母親。每次江南回家,江母都非常開心,這一次,更是做了慢慢一桌子菜,都是江南愛吃的。

吃這件事,說實話,無論外面飯店的廚師燒的再怎麼好吃,也比不上最了解自己的人做出來的菜。

四眼算是大廚了,他要是去考試的話,絕對能拿個什麼特級、一級之類的證書回來。當然,他做菜也的確好吃,這段時間江南幾乎每天都吃他做的菜。

但是回家一吃到自己母親燒的菜,還是覺得,這才是世界上最美味的菜肴。不單單是味道,更重要的是心裡的感覺。

飯桌上,江母不斷為江南夾菜,問他最近在外面怎麼樣。

江南對自己的母親倒是沒什麼保留,反正她也知道自己在外面幹嗎。於是,就把這段時間的事簡單說了一遍。提到自己拿下官邸的時候,臉上也不禁洋溢出得意之情。

每個人都一樣,總想得到別人的認可,特別是自己的父母。

江母聽后輕輕笑了笑,抬手摸了摸江南的頭,柔聲道:「媽就知道,無論你做什麼都會有大出息,但你一定要答應媽媽,保護好自己。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你平安健康。」

江南一邊往嘴裡扒拉飯,一邊點頭,「嗯嗯,放心吧。我是老大,又不是小弟,不會跟人家去拚命的。」說完,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靠的是這。」

自己的孩子,怎麼看都好,哪怕他是人們眼中那所謂的「黑社會」,但江母內心堅信著自己的兒子絕對不是壞人。看著江南,她又抿嘴笑了笑,開口道:「嗯,你從小就聰明,這一點,像極了你爸爸。」

聽到「爸爸」這兩個字,江南心裡咯噔一下,手中的碗筷也停在半空中。

江母輕輕眨眨眼,又道:「你已經好久沒看過他了,不如…趁這個機會去看看他,如果他知道你現在有這麼大本事,也會高興的。」

江南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動了動嘴吧,平靜的說:「從小到大,我做的還不夠多麼,還不夠優秀么。又有什麼用呢?」

「別這麼說,那是因為他對你的要求嚴格。聽媽媽的,今晚就去看看他吧。」

江南聞言放下碗筷,顯得有些糾結。其實他的內心深處當然是希望去看看自己的父親,因為,他所作的一切的初衷,就是為了得到那個男人的認可而已。

「今晚…他在么?」江南問了一句。

很顯然,江南所問的「他」,一定不是自己的父親,而是另外一個人。

————————————————

歡迎加**流417782721大家知道的,小魚在醫院輸液呀!輸完才能寫!請大家周知,見諒,小魚致歉!

《超級智能女僕》今天兩章的時間依然不確定! 江南口中的「他」是誰,江母瞭然於心。做母親的,怎麼會不懂自己兒子的心思。

「他…應該不在吧。」說完這句沒有底氣的話,江母頓了頓,繼續道:「南,你長大了,媽媽覺得你應該學會在面臨問題時,換種角度去思考和看待。」

江南抬起胳膊撐在桌子上,伸手摸向耳釘,說道:「媽,你覺得自己現在過得怎麼樣?」

江母聽到這個問題愣了一下,但馬上露出笑容,點點頭說:「我覺得很好啊。」

「很好?!」江南的情緒突然爆發,一下站了起來,瞪大眼睛,大聲吼道:「住在一個五十平的老式公房裡,穿著一身幾年前買的衣服,吃著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飯菜,每天盯著一個二十幾寸的電視看!你跟我說這叫很好?!如果外公外婆還活著,他們看見你現在的樣子會多難過?你知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淪落至此?就是因為你太善良了!!」

突如其來的爆發讓江母不知所措,自己的兒子是怎樣的人,她再清楚不過。溫文爾雅,彬彬有禮,江南長這麼大也沒發過幾次脾氣。

江母還沒反應過來,江南再次開口:「我無所謂,可是媽,這不該是你的生活!可造成現在這個局面的,就是你的善良,和他們的惡毒!我可以換角度去思考任何事情,對待任何人,但絕對不會是這件事,不會是那個人!」

這番激烈的言辭,顯然已經在江南的心中壓抑了很久。

江母從來都知道兒子真實的想法,卻一直將他朝另外一個方向引領,因為她只希望自己的兒子健康平安,這就是一個母親所有的心愿。

「南。」江母笑了笑,安然的開口:「媽媽真的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好,因為有你啊。只要有你在媽媽身邊,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

任江南有再大的火氣,聽到母親說出這樣的話,也不禁心軟下來。他坐下來,一手捂著臉,嘆了一聲道:「媽,以前我做的一切都是想得到父親的認可,我努力讀書,改變自己,所有的事情我都去爭第一,換來的卻是他一次次的冷眼相待。可現在,我做的一切是為了你,為了你能有更好的生活。媽,你常跟我說,以德報怨,吃虧是福,所以這麼多年你一直在隱忍,我也是這樣做的。但現在我懂了,我們的隱忍,只能讓他們得寸進尺。既然我們已經離開了那個所謂的家,就沒必要再去遷就任何人了。」

作為父母,最欣慰的事情大概就是能夠看見自己的孩子慢慢成長。江南在江母的眼中,就在一點點成長,變得更加成熟穩重,更有擔當,更像一個真正的男人。

回想從前的一幕幕,江母不禁潸然落淚。

江南起身走過去,將自己的母親擁入懷中,緊緊抱著。

「媽,我會保護你,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再欺負你,一定不會!」

……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再位高權重,再家腰纏萬貫的人,也同樣要面對家中瑣事。這,才是最真實的生活。

且不說別人,「東南西北」這四個人,每一個都有自己的故事。

張北羽的逆襲與成長,立冬悲慘的身世,雖然不知鹿溪有怎樣的故事,但那一定也充滿了曲折。相比之下,前三者恐怕都比不上江南所要承受的東西。

這個少年,從小就背負了不屬於這個年齡的重擔,直到現在也放不下來。

或許是今天的心情太差,或許是想到父親和那個「他」就有抵觸情緒,江南並沒有聽母親的話,而是留在了家裡。

這一夜,江南輾轉反側,想了很多。

就如之前所說,每個人都在成長,自從張北羽來到三高之後,他的命運也跟著發生著巨大的改變。這種改變,能夠讓他想的更多,看的更遠,擔起更大的責任。

在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江南的心智也早已超過了同齡人。他覺得,似乎應該找個機會,徹底了結這些「家事」。

儘管背負了這麼多,但當第二天太陽升起的時候,江南必須調整自己的狀態迎接新的一天,面對每一個人。 桃花賦之一裹兒傳 因為他不僅僅是一個兒子,還是一個領導,四方的領導。

……

在陪伴了母親兩天之後,在張北羽回來的前一天,江南趁著最後的時間去了趟雙雁。 婚外女人 他當然沒有忘記上次那通讓自己耿耿於懷的電話。

在去之前,江南已經想的非常清楚,只管表現的自然就行了。如果莫一然真的提到這件事,那就打死不承認。

來到雙雁的時候,正好趕上中午放學的時間。江南並沒有出現在學校的範圍內,因為這所學校里有太多他的熟人,每次來都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把莫一然約到了稍遠點的一家餐廳。

說實話,現在這兩個人已經有點不太像情侶了,尤其是這段時間。江南幾乎有快一個月的時間沒有見到莫一然了,在這段時間裡,陪伴著自己的反而是白骨。再次見到莫一然,甚至有點陌生的感覺。

兩個各懷心事的人,卻都表現的與往常一樣。

江南溫暖的笑容仍然能夠感染身邊每一個人,包括心中生出芥蒂的莫一然,在見到江南的這一刻,也不禁被融化。

「哎!這幾天忙死了,都沒空來看你,別怪我哦。」江南輕笑著說了一句,低下頭輕輕在莫一然額頭親了一下。

莫一然嫣然一笑,眨眨大眼睛說:「知道你忙~沒事~」

兩人落座,點菜。接著,江南把這段時間的事情給她講了一遍,整個過程的氛圍很輕鬆。直至快要吃完飯的時候,也沒人提起各自的心結。

吃過飯,江南開車送莫一然回學校。

上了車之後,兩人好像同時被施了魔法,都陷入沉默中,不知道說什麼好,車廂內的氣氛一度很尷尬。其實,情侶之間也並不一定要有說不完的話,真正的親密無間,是哪怕在一起什麼話都不說,都不會覺得尷尬。

可是,江南覺得尷尬,這就有問題了…

車子緩緩開向雙雁,快到的時候,莫一然終於忍不住了,似隨意的開口問了一句:「小白最近怎麼樣啊,好久沒看到她了。上次我還去酒吧找過她,不過她沒在。」大家稍待!

《超級智能女僕》剛輸液回來,現在開始寫! 莫一然並沒有隱瞞自己前段時間去找過白骨的事情,非常自然大方的說了出去。江南無法判別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他只能盡量讓自己看上去更自然一些。

「哦哦,想起來了,小白前兩天還跟我說過這件事,說你去酒吧找過她。最近我一直忙著官邸的事,也沒時間顧及她,她應該挺好的吧。」江南如是回答。

莫一然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哦!我看她一個人也怪可憐的,要不我幫她介紹一個女朋友吧,或者是…男朋友?」

「哈哈…」江南輕笑了一聲,抬手揉揉眼睛。這個不經意的動作,只是在為自己爭取更多的思考時間。「也行,小雅跟她分手之後,她好像挺難過的。要不你去問問她,現在喜歡男的還是女的,哈哈。」

莫一然笑了笑,朝他翻個白眼,「你這老大怎麼當的,也不關心關心屬下的情感生活。包括張耀揚、南八虎他們也一樣,如他們遇見什麼感情問題,那就自然沒什麼心情替你做事了。所以啊,你得多關心關心人家。」

「嗯嗯,說的有道理,等我回去立馬就關心,哈哈。」江南嘻嘻哈哈的回應著。

當這個話題結束之後,車內瞬間又陷入詭異的沉默中。

直到車子開到了雙雁大門口。

江南停下車自,轉身拉住了莫一然的手,柔聲道:「到了,你去上學吧。明天小北就回來了,可能還會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沒什麼時間來陪你。等過年吧,過年的時候我們好好出去玩玩。」

莫一然微微低下頭,點了點頭,猶豫了一下,輕聲問了一句話。這句話,是所有男人都無法抵抗的。

「南,你愛我么?」

「愛,我會娶你。」

江南聽到這個問題,沒有思考,沒有猶豫,完全是脫口而出。

莫一然聞言轉過頭,深深的看著他,眼眶有點濕潤,但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欣喜。

「愛我…娶我…」莫一然緩緩抬起頭,雙眼平視窗外,似是自言自語的說著,「可這都不代表…你不會背叛我…」

江南腦子裡嗡一下。他太了解莫一然了,這個姑娘看似有些小心機,還有點記仇,但性格是陽光開朗,本性善良。絕對不會像瓊瑤就女主角一樣吱吱扭扭。

所以,江南此時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莫一然已經察覺出自己跟白骨的關係,否則,絕不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呵呵。」江南淡淡的笑了笑,伸出雙臂,將莫一然湧入了懷中,伏在她耳邊說:「傻丫頭,瞎說什麼呢。我怎麼會背叛你,不會的,絕對不會。」

莫一然的情緒也有些激動,劇烈的抽噎起來,靠在江南懷中發出嗚嗚的哭泣聲。

兩人保持著這個動作有兩三分鐘的時間,莫一然輕輕動了動,從江南的懷中脫出來,抬手擦拭著臉頰的淚痕,又抬起頭看著他。

江南從她決絕的神態中,感覺出有點不對勁…

莫一然長舒了口氣,緩了緩,平靜的開口:「南,我相信你說的話。無論在今天之前發生過什麼,我都可以當做沒發生過。但你答應我,從今天開始,你不能做任何對不起我的事,只能一心一意的對我一個人。好么?」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