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雲冷冷道,「抬手便殺,有什麼可說的。」

「啊哈哈哈!好!在場可都聽見!吾兒英勇無敵!不日之內便就率軍進攻太玄皇朝!」 「必勝!必勝!」眾大臣們一併歡呼起來。 酒過三巡,就有人開始陸續向林雲和無花大帝敬酒。 自到場后,林雲最多也只是抿一小口,並沒有像三皇子以前那樣暢飲,不由得讓人們心中更是害怕!預感肯定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啊哈哈哈!好!在場可都聽見!吾兒英勇無敵!不日之內便就率軍進攻太玄皇朝!」

「必勝!必勝!」眾大臣們一併歡呼起來。

酒過三巡,就有人開始陸續向林雲和無花大帝敬酒。

自到場后,林雲最多也只是抿一小口,並沒有像三皇子以前那樣暢飲,不由得讓人們心中更是害怕!預感肯定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很快,兩名刺客一齊來敬,無花大帝全無防備、毫無察覺。此二人分別向林雲和無花大帝敬酒,就是怕其中一人等下會反應過來,待舉杯之時,便就是他們出手之時!

突然!林雲先一步起身,只見他五指彎曲,憑空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席間另外兩名刺客吸引到腳下。

啪啦啦兩聲,他們衣中各自藏著塗抹了劇毒的獸骨刀刃,摔了出來。要知道,除了特定人員,其餘大臣們絕不允許帶著兵器寶物進入皇宮大殿。

這獸骨刀刃可以瞞天過海,算不上什麼兵器寶物。

無花大帝心中一驚!頓時明白,立刻出手將面前兩人震飛,那是龍顏大怒!

「放肆!膽敢行刺本帝!」

重頭戲還沒開始呢。

突然!無花大帝感覺自己懸空了,那是被林雲隔空拎開了那個範圍。

緊接著「咔啦啦」一陣聲響,那龍椅下面隱藏的小型陣法被激活!頓時突出道三叉戟形狀的透明色冰柱,裡面包裹著一團紅色的球狀物體,嬰兒大小,雙手雙腳環抱在一起。

文武大臣們落荒而逃,逃出大殿。外面的守衛們沒有阻攔,衝進來護駕,立刻滅殺了那四名刺客。

然而隨著冰柱破碎,整個大殿也被一股力量隔絕起來,無法進出。

無花大帝看著那懸於半空的血紅色嬰兒,異常震怒!腦中想法盡被林雲神念知曉。

呵呵。

這嬰兒就是四皇子,對外公布是早年夭折,實際上是被無花大帝親手殺死,連同其母親一起。

這就要說起些陳年往事。

無花大帝是人族,人類,他有一名妃子血脈特殊,乃是天外之魔族!且不管她是如何來到無花皇朝,恐怕是數重天內唯一的魔族人。

她協助無花大帝排除異己鞏固地位,倆人結合后誕下四皇子,生來便是先天生靈境初期,與生俱來的天賦和能力令人膽寒!且不可控制。

尤其是某日,四皇子被無花大帝訓斥,頓時就擴散出恐怖的力量將無花大帝重創。而後,無花大帝恐懼母子倆的存在,便就集結朝內所有高手設計,一齊將母子倆擊殺。

當天,母子倆被圍攻,最後身體爆裂,化為一道血紅色光芒懸於高空久久不散,數十日之後才恢復平靜。

如今看來,定是那時有人做了什麼手腳保住了四皇子,已然於此刻是血魔臨世!

大殿之內看不到外面景象,數十道血紅色光芒橫貫天際,就如同是宣告著四皇子重新歸來,要好好的清算清算!

(本章完) 呲!

嬰兒猛然睜開雙眼、活動四肢!周圍散出一團血芒,那極為血腥的味道頓時撲鼻而來!

「別來無恙啊,父皇。」

這嬰兒直接就是個武道第十重境修為,似乎還沒徹底覺醒,仍舊在飆升,那強大的靈力充斥著整座大殿,些許修為稍低的守衛們已然是昏死過去了。

「孽畜!」無花大帝直接衝過去一掌打出!

那嬰兒張嘴吐出一團血球,無花大帝打在上面感覺軟趴趴,無法突破。但嬰兒飆升的靈力似是有些波動,暫時停止飆升。

只聽無花大帝一聲厲喝!粗大的雷柱直接打穿了大殿頂端,破開口大洞直接轟在嬰兒身上,竟是毫髮無損!

「什麼!?」

「呵呵,父皇,你出手仍舊是如此狠辣呀。」

「啊!」

無花大帝慘叫一聲,血球正在吞噬其骨肉,關鍵時刻只能斷臂求生。

眾守衛們一擁而上,只見那嬰兒雙眼射出凌厲的血紅色光芒,宛如空氣都變成了它的武器,噼噼啪啪的,肉眼無法見到的利刃殺的守衛們是血肉橫飛!

噼噼啪啪!大殿內牆面、地面均被砍出道道痕迹。

除了林雲和無花大帝之外,其餘守衛均已身亡,那血、那肉被吸入到嬰兒口中,猛然變成了七八歲小孩兒的模樣,其修為也已達到了頂端,先天生靈境巔峰期!

這魔族人嗜殺成性,尤其是血脈一脈更是殘暴,他們可以通過噬取他人肉血來增強自身靈力修為,但他沒有吞噬無花大帝的斷臂。

「父皇,等我將你撕爛!再將你遊街示眾四十九日!方能以解我心頭之恨!」四皇子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此話,聽的無花大帝心驚肉跳!

「皇兒!我可是你的親生父親!」

「呵呵呵,這時候知道自己是我生父了?當年殺我和母親的時候,怎不見你講半分親情了?晚了。」

四皇子眉間一點紅印,瞬間全身通紅,又重歸於眉間那一點。這血魔血脈的魔族人的噬血天賦能力,跟林雲那吞天魔功有異曲同工之妙,雖然效果遠不及吞天魔功。

「皇兒!當年若非你重傷父皇,父皇也不會出此下策!要知道,你與沌兒都是我無花皇朝的未來!損了哪個父皇都是攪心之痛啊!」

說著,四皇子瞄了下始終冷眼旁觀的林雲,轉而說道,「皇兄,看來父皇視你為掌上至寶,那麼弟弟就先殺了你,再將父皇大卸八塊!」

「螻蟻之輩,本座沒去理你,你倒是想主動找死。」

「嗨!」四皇子一聲斷喝,手中拋出血球砸向林雲。

「吾兒小心!」

林雲動也未動,左手負於身後、右拳向前擊出,頓時將那血球打散,消失於空中。

那兩人都是駭然大驚!尤其是無花大帝,自己方才斷臂才留下性命,怎麼林雲隨意一拳就把那血球給擊碎了!?

他知道林雲現在修為精進不少,可也不至於如此恐怖吧!?

四皇子更是驚訝萬分,自己這血球攻擊屢試不爽,從未有人直接迎擊能夠全身而退的,連無花大帝這等修為都要斷臂求生,莫不是他林雲擁有什麼寶物?

他仔細打量著林雲,身上視線可見除了那身黃龍戰甲袍子,再沒什麼特殊之物。

區區螻蟻,怎可敵真龍之龍氣?以為自己擁有血魔血統便就非凡?眼界之低,愚昧!

四皇子雙掌間各自喚出血球,於面前合併后一掌推出,比剛才那個要大了不少。

「吾兒當心!」

林雲抬手一個劍指,細長的銀色劍氣將那血球驅散的同時,也瞬間刺穿四皇子的左肩,踉蹌後退數步,心中自知完全不是林雲的對手,林雲可還沒動真格的呢!認真起來那還了得!?

無花大帝驚詫之餘也喜出望外,立刻高聲喊道,「吾兒!快將此孽子誅殺!」

四皇子快速一躍飛起,朝著大殿頂端那破口處逃竄。

想跑?

只見林雲單手凌空一抓,吭的龍吟悶響!強大到無法抗拒的吸力將四皇子拉回,那令人恐怖到渾身發麻的龍氣將四皇子完全包裹,動彈不得。

「你!怎麼可能!?你到底是什麼人!?」

「本座豈是爾螻蟻能夠揣測的存在?」

四皇子原本是想逃出去吞噬更多血肉,以便增強實力再同林雲決戰,可現在他無疑是明白了,林雲之強大無法想象,哪怕他吞噬整個無花皇朝所有人的血肉,也不可能擁有跟林雲一戰的實力。

這!就是壓倒性的差距,面對這種恐怖如斯的存在,根本沒有任何希望!可惜他剛剛重生便就要被虐殺,原是想對無花皇朝進行無情的報復。

這便是螻蟻的命運。

只要林雲將龍氣擠壓,四皇子便就會當場爆裂而亡,這一次肯定是死的透透的。

「吾兒且慢。」

「怎了?」

無花大帝慢慢走到四皇子面前,臉上頓生得意表情,「皇兒,當年是誰保了你不死?」

「父皇莫要問了,你想知道的事情我怎會告訴你?慢慢猜測去吧!」

噗嗤一聲!四皇子被一拳穿心,當場滅亡。

無花大帝憤怒到臉部扭曲,「既然你不告知!那本帝便就殺光所有人好了!殺!殺!殺!」

這無花大帝憤怒到了極點,宛如已然入魔,失了心智。

當天,他就幾乎殺光了所有於宴席時來到大殿之人,幾乎是屠盡了八成以上的朝內官員,一時間陷入到癱瘓狀態。

林雲不在意無花大帝如何發狂,只是冷眼旁觀而已,有時還會出手幫助滅掉一些修為稍高之人。

但有一點林雲較有興趣。

這無花大帝失去一臂,體內經絡系統已然是損毀部分,按說若非是仙體,其實力必然大打折扣,除非花費大量時間去修行彌補。

但他僅一天便就狀態飽滿容光煥發,體內靈氣似是更為精粹。顯然不是依靠什麼至尊法寶,肯定是吸取了某種特殊的力量。

這就有意思了,林雲神念都沒能掃到,估計應該是無花皇朝最大的秘密和殺手鐧。

而且很快,無花大帝就找了個機會跟林雲講述這秘密。

(本章完) 「吾兒,你的修為著實讓我震驚!可是有何奇遇?」

「沒有。」

無花大帝抿嘴「嗯」了聲,也沒追問。

「你可知何為域?」

「嗯。」

這修為過了脫凡境真正成仙之人,可修出自己的小道場。所謂域,說白了就是小道場的威力加強版。

仙人亦分三六九等,只有高階仙人才有能力修鍊創造出域。

小道場內的萬物皆為意念所化,但域不同,彷彿是誕生了新的生命,變化無常,甚至有時候連創造者都未必預料到會出現一些什麼事情。

這片大陸的第一重天內,原本就只有太玄皇朝一家獨大,龍脈之名稱就是太玄龍脈,由此可見。

那麼無花皇朝的崛起,便是因為這裡存留著無花域,其內力量應當是玄之又玄不可言說,無論是皇家至寶還是皇朝氣運,皆是這無花域中取出。

如果人可以在裡面修行,事半功倍,即便什麼都不做,沐浴那無窮無盡的靈力也是身心舒暢。

怪不得林雲神念無法掃到,原來是域,恐怕是過去某位高階仙人所修出的。

「吾兒!你隨我來。」

這域的入口極難尋覓,若是有緣人得以感受到靈力波動找到入口所在,通常也會遇到所設置的重重障礙,總之你想進入絕非易事。

除非創始者不設置障礙或者設置非常簡單的障礙,很少有誰會這樣做,可偏偏無花域的障礙就非常簡單,僅是在那邊於空中用靈力畫出四個大字,無花皇朝,這就行了。

林雲心中睥睨一笑,也不知是哪個如此草率。

所以,這就是無花皇朝的來歷,正是祖先偶然發現,並鬼使神差的打開了障礙進入到無花域中,慢慢依靠其內各種力量建立起了無花皇朝。

「吾兒,此乃我朝最大之秘密所在,古往今來唯有皇朝繼承者才可得知。你可明白父皇的意思?」

林雲點頭,「嗯。」

無花大帝單手一指,天空中頓時無中生有的出現黑色大門,自動打開。

二人進入,林雲發現這無花域竟然是個書庫,並不如他想象中的那樣靈氣四溢,反而是每本書中彷彿蘊含著強大的力量,彷彿將所有靈力都各自封印在了書中。

林雲抬手一劃,隨意打開一本書,大群金色字體湧入眼中、刻在腦中。

哼!我道是什麼高深莫測的修行功法,不過是些中級的丹藥煉製經驗而已。再次翻開另外一本,也不過是些粗淺的修行路數,並沒什麼特殊,讓人大失所望。

無花大帝還以為林雲已經沒入書海知識之中,笑著問道,「吾兒,可有新的感悟?」

「儘是些廢話而已。」

無花大帝略顯驚訝,便就趁此機會問道,「吾兒,先前我見你手刃老四,出手神鬼莫測,本帝百思不得其解,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區區螻蟻,滅之何難?」

「吾兒英勇!」

儘管無花大帝誇獎稱讚,可他心中也是有些恐懼的。這三皇子向來是性情暴虐,而且極為囂張狂妄,怎麼眼前像是換了個人,非但實力大增,人也沉默寡言。

「這黃龍戰甲便是此域取得?」

「是,有何不對嗎?」

林雲大失所望,原以為來到無花皇朝能有什麼奇遇,恐怕這無花域中所生之寶物,也就這黃龍戰甲最珍貴了。

「無花域連接了皇朝氣運,但這氣運尚未到達最巔峰。」

「然也,本帝也在尋找方法。」

「簡單。」

「哦?吾兒可有良策?」

「非常簡單,尋一皇室至親於無花域中血祭便可。」

「哦?此法可行?那….」

說著,無花大帝瞪大了眼睛!內心充滿恐懼!因為林雲那表情無疑就是想要以他血祭!

「吾兒,你……」

「螻蟻之輩,去死吧!」

林雲一掌劈去,強大的靈力波動頓時將所有書架全部震碎,萬千書籍漂浮於空,受到林雲靈力的感召,全部閃起金色光芒。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