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玥兒,你今天怎麼想起來下來了?」

「……」慕君玥嘴角一抽,不知該怎麼回答,難道直接說她閑的? 「要我說啊,君少你都這麼厲害了,不用整天都把自己關在一峰上,我真怕你會變的像那幾個長老一樣……」 慕君玥白了秦遠航一眼,會不會說話,她這種美少女怎麼可能會變的那麼無趣。 「最近元華宗有什麼有意思的事情么?」 既然帝

「……」慕君玥嘴角一抽,不知該怎麼回答,難道直接說她閑的?

「要我說啊,君少你都這麼厲害了,不用整天都把自己關在一峰上,我真怕你會變的像那幾個長老一樣……」

慕君玥白了秦遠航一眼,會不會說話,她這種美少女怎麼可能會變的那麼無趣。

「最近元華宗有什麼有意思的事情么?」

既然帝君霖楮墨他們不讓自己管這麼多,自己的身世也沒有任何的線索,該做些什麼她還真沒什麼想法,只不過煉獄那邊倒是可以著手試一下。

「像元華宗這樣的門派,一個個的都拼了命似的修行,強者為尊嘛,除了和修行一類的,別的沒什麼。」

「君少,還有半個月秘境就開啟了,我們是不是要做些準備?」 「進秘境的目標都是晉級,還需要準備什麼么?」沁羙有些疑惑。

慕君玥垂下眸子稍微的思索了一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

「……」

你們在說什麼啊喂,為什麼她什麼都聽不懂!沁羙只能悻悻的吃著自己的那份食物,不在言語。

只當自己出去溜了個彎的慕君玥不在糾結自己這趟出去絲毫沒有收穫,而是繼續將藏書一鼓作氣的全部記下來。

將這些全部消化完,慕君玥對於這個位面又有了全新的認識,可是對於現在的她來說,絲毫沒有什麼用處,她還是太弱小了。

實戰才是穩紮穩打的提高實力的方法,慕君玥召喚出黑影,朝元華宗後面的森林而去。

之前她有去過魔獸森林,如果說之前的那個魔獸森林等級是一,那麼元華宗後面的這個就是五,不僅場地增大,而且裡面的整體實力也上升了不少。

再加上幾隻萌寵都是從魔獸森林裡出來的,慕君玥打心底里對那個魔獸森林起了一層不想破壞的想法,相應的,對元華宗的這個,她只有滿滿的破壞欲。

黑影在魔獸森林裡的地位相當於領頭獸,現在換了一個地盤,也還是一樣,如果忽略頭頂那團白糰子,黑影真的很像是一個威風凌凌的將軍。

雪寶惦記著慕君玥烤的肉,上次烤的那些肉在空間里已經吃的差不多了,半個山洞的烤肉是在不夠吃,平時給幾隻當零食也就罷了。

再加上冰列和焰女的主食向來都是靈氣充裕的東西,慕君玥感覺自己壓力很大啊。

一進森林,雪寶就和黑影撒了歡的跑去捉魔獸,慕君玥則自己去尋找珍稀的草藥。

但凡是有點年份的珍稀草藥,旁邊都會盤踞著早早看好的魔獸,這樣正好給了慕君玥歷練的機會。

手中的玄華不停的打轉,時間越久,慕君玥越是能感覺到玄華的情緒。

不同於有些法器可以易主的嗜血,玄華更多的是親昵。

她越發的好奇自己的身份了。

慕君玥現在毫無頭緒目標可言,她很不喜歡這種感覺,但是她不會盲目的去煩躁甚至一撅不起,這種時候什麼不做,做好自己的事情比沒有頭緒的亂找更有用。

更何況現在暗處還有一個時刻想要自己性命的龐大組織,她不把自己提升的高高的,怎麼對得起他們接二連三的搞事情?

玄華在手中揮舞的愈發流暢,慕君玥總是在第一時間裡找到隱藏在珍稀草藥附近的魔獸,而且沒有使用快捷的手段,而是自己硬碰硬的上前解決。

雖然效果顯著,可是短時間裡,慕君玥的身上掛了不少彩。

慕君玥滿不在乎的將最新得來的草藥扔進空間,冰列和焰女從一開始的分食一株草藥,到後來一人一株,到現在旁邊還有兩株有餘的珍稀草藥。

慕君玥的體力已經漸漸透支,可是她沒有使用恢復體力的丹藥,絕境反擊,大概就是這個原理。

不好好的逼自己一把,怎麼知道自己的底線在哪裡。

可是,誰能告訴她,她只想好好的采草藥,升升級,這裡黑不溜秋的地方是哪裡?

剛剛還是在和金西甲牛戰鬥,一瞬間就換了個地方是怎麼回事?

排除了幻境,慕君玥第一時間想的是把自己弄到自己的實力巔峰時期,防止有什麼不對勁的東西突然襲擊自己有把握制止。

詭異的地方就是這裡,她竟然無法和自己的空間聯繫,四隻萌寵她統統聯繫不上,空間里的東西她也拿不出來,更別說通訊珏這種東西了。

四周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只聽得到自己的呼吸聲,越是這樣,慕君玥越是覺得壓抑,好在手中還有玄華,有一把武器。

婚後和誰說再見? 穿越農女要回家 也就是說,現在她僅有的條件是自己和一把匕首。

幸虧慕君玥是六項元素的擁有者,這裡面恰好包括了火元素,不然,她還真得睜眼瞎不成。

做好防禦工作,慕君玥的指尖竄出一團火焰,可是沒等慕君越看清周圍,手中的火焰就已經滅了,慕君玥感覺到周圍越來越冷。

她都能感覺到自己的頭髮上結了一層冰霜,火元素也不好用。

在徹底的黑暗面前,慕君玥晉級強化過的五官感覺更加的敏感,方向感也更強,放棄了用火元素照明,慕君玥憑著自己的直覺朝自己的左面走過去。

四周是不是更冷了?

體內的火元素不斷的流通著才讓慕君玥的血液能夠正常循環,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慕君玥越走越冷靜。

這裡就像是沒有盡頭,沒有活物,只有無盡的黑暗。

隨著氣溫的降低,慕君玥索性沒有再往前,而是盤起腿,將周圍稀薄的靈氣運轉到自己的身體里,讓自己不至於凍死。

三天的時間過去了,慕君玥做的就是儲存靈氣,繼續往前走。

再儲存靈氣,認準一個方向。

在這種全黑的環境里,能夠一直直著走而不轉圈是一項很難的工作,然而很明顯慕君玥就不存在這個弊端。

猛地,慕君玥頓了一下,閉上眼,偏過頭仔細的聽了一下,聽了一會才確定,雖然聲音很小,但是確實是活物的呼吸聲,可是這個聲音有點不秒。

這道呼吸聲離自己大概有三百米的距離,而且平穩,應該是在睡覺,呼吸之間時間間隔長,是個很大的東西。

大就大吧,好歹也是有點苗頭了,總比自己什麼都做不了強。

將自己調整好,全身的身體機能弱化,有些迫不及待的往前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周圍不再是黑色的一片,經已經有些灰濛濛,但是顏色還是很深,只勉強看到一層的毛邊。

因為不知道前面到底是什麼,慕君玥還是很小心翼翼的,此時也是腳尖輕點在地上,最大程度的減輕自己的存在感,落地的時候彷彿只是一片輕飄飄的羽毛。

重生之安素的幸福生活 如果有人看到,只會覺得慕君玥現在搖搖欲墜,下一秒可能就會倒下去。 可是只有她自己才能感覺到自己是多麼的穩固,以柔化剛,隨意的像是一萍浮葦,卻又固若金湯。

如果說剛剛是全黑的環境,現在慕君玥已經可以看到模糊的一層了,周圍不是黑暗,而是籠罩了一層濃霧,像是,異悉閣里的那樣……

慕君玥更加的小心,之前觀察到的活物確實很大,而且她也算錯了,不是三百米的距離,而是七百米,雖然慕君玥的五官感覺被強化了,可是七百米開外可以聽到其呼吸聲的魔獸,它有多大真的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視線再好,慕君玥也只能看到巨大的一砣,別的什麼也看不清,慕君玥沒必要惹這麼大的怪物,得不償失。

這麼大的魔獸,它體內的晶核一定很誘人,可是人的野心要配得上她的實力,所以,慕君玥也只是想一想,隨即掐了這個念頭,她雖然不怕死,可是她也不想這麼快就死啊。

慕君玥繼續往前走,只是有點想不明白,她看不透眼前的魔獸的等級,可是等級越高的魔獸實力越高,領域意識越強,可是這隻……

沒有繼續糾結,因為慕君玥聽到了水聲,不知道多遠,可是她現在就能聽到,可見範圍內並沒有流水,那麼,就只有瀑布了。

可能么,這裡不是密閉的空間?

慕君玥快速的往前移動,周圍的濃霧越來越稀少,可見物越來越多,暴露出來的東西也漸漸增多,慕君玥的心底越發的冷靜沉著,行動起來更加得心應手。

能看見的東西越多,饒是她再鎮靜,也不由得有些心驚,剛剛那個龐大的魔獸身邊一點東西都沒有,可是隨著移動,常見的不常見的魔獸殘骸就暴露在慕君玥的視線里。

一開始的幾塊骨頭,到越來越多,甚至於一頭魔獸完整的殘骸,都不得不讓慕君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周圍的霧已經變成了淺淺的一層,如果忽略周圍光禿禿的石壁和堆成小山一樣的殘骸,眼前的瀑布確實很壯觀,而且瀑布的上面黑壓壓的一片,給人的感覺是壓抑的,而不是爬上去一探究竟。

這水裡絕壁的有東西啊,慕君玥的腳趾頭都不願意猜,這水裡絕對的有東西!

但是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她是怎麼來的,這些問題她越來越疑惑,她想了很多,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那個叫煉獄的組織。

真是一刻都不叫人消停,既然那個組織里什麼樣的人都有,那瞬移一個人這種簡單的咒語應該是很簡單的事情吧。

至於這裡,慕君玥沉下心,腦海中不斷過濾著藏書閣里的內容,最後確定了這裡。

瞬移的咒語很方便,如果沒有特定的道具,能夠瞬移自己或者別人的距離不會很遠,所以這裡可能還是元華宗的地盤。

元華宗的地盤當然元華宗的人最清楚,煉獄,元華宗,如果只是她的表現太過出彩,想瞬移這種有傷根本的咒語是根本不值得的。

有意思有意思,像這種壓根就沒有什麼聯繫,沒有源頭可以想的最好玩了。

但是現在,還是得先出去。

不出意外,這水裡的是條人魚。

普通的人魚一點都不可怕,哪怕是魔界的人魚,普通人口中的海妖,也只是用歌聲迷惑你,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比起眼前的這個那真是溫柔的不能再溫柔了。

你見過兩棲的人魚么?

你見過火元素的人魚么?

你見過自給自足,呸,自己產卵然後自己吃掉的人魚么?

撇開這些,這條人魚除了實力強,其他的和普通的魔界人魚也沒什麼不一樣的么!

嗯!就是這樣!

那外面的那隻龐大的魔獸只是個子大而已,要不是麻煩,慕君玥倒是可以考略把它烤了,可是在知道這裡是哪裡,該怎麼出去之後,慕君玥在心裡部署別的方法了。

要想出去,出口卻在瀑布的裡面。

怎麼說呢,這裡和外面是相反的,也就是說,慕君玥現在踩著的地方在外面可能就是他們的天空。

魂淡啊,竟然把她弄到了這種地方。

一會行動起來,誰知道會不會把那邊的魔獸吵醒,二對一可不是鬧著玩的。

慕君玥有些頭疼,慕君玥有些拿不準,可是現在沒有別的辦法只能一搏了。

慕君玥選擇不打,對!就是不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她有仇一般當場就報了,當然,那是屬於有把握的時候,現在,真真是螞蟻和大象的差別。

胭脂斬:奴妃很傾城 打不過還不能跑了么?

慕君玥暗戳戳的將身上的衣服固定好,一身輕飄飄的衣衫眨眼間就變成了勁裝,向瀑布那邊靠近。

這裡和外面是相反的,外面是艷陽高照的天氣,這裡的溫度就冷的不像話,若不是有靈氣循環全身,她早就凍僵了。

這麼低的溫度,瀑布絲毫不受影響,可見這個瀑布的衝勁是多麼的大。

又扯了兩塊布條塞進耳朵里,慕君玥還沒看清,她的身體已經提前做出反應,躲在一邊的殘骸後面。

「啪嗒,啪嗒~」

一道青灰色的爪子濕漉漉的從水裡搭了上來,慕君玥不敢看的太過頻繁,只能把自己的學到的本事全部用上來。

這不是鬧著玩的,慕君玥是從靈魂深處感應到了危險,這種感覺,她大約是忘不掉的,光是這麼看著,就很刺激。

兩棲的人魚,其實並不是所有的人魚都是美的。

眼前的人與真的很醜,慕君玥看了除了微笑,不知道還能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人家頭上光亮的一片,不是柔順的頭髮,而是光亮的器械一類的東西,冰冷的貼在頭皮上,耳朵尖尖的,上面掛著黑色的環,左耳上面缺了一塊。

上身是人的身子,渾身都是青灰色,肋骨的地方突起的很厲害,一根一根的根根分明,兩隻手卻很粗壯,上面青筋分佈,十根長長的指甲讓它的兩隻手都合不上。

下面的就是兩條腿,還有一條魚尾橫在後面,上面的鱗片絲毫沒有光澤。 其中一半的魚尾像是被什麼咬去了一樣,缺了三分之二的部分。

總體來說,這真的是慕君玥見過最丑的人魚了,當然,除了童話書里的人魚,她只見過這一條,真是打碎了所有小朋友心中對美好童話的幻想。

那條人魚的兩雙腿不是很利索的在地上摩擦著前進,腳上的指甲咋地上劃出有些尖銳的聲音,慕君玥不敢動,將自己盡量變成這殘骸中的一員。

只剩下眼睛隨著那條人魚慢慢的動彈。

辣眼睛啊,真的辣眼睛啊!

她來這裡這麼久了,她以為自己已經熟悉了這個世界,現在一看,還是自己經驗不足啊,竟然還有這種玩意!

那條人魚垂著基本上沒有了肉的魚尾骨匍匐著,還是覺得不保險的慕君玥連眼睛也不再直直的看著人魚,而是選擇用餘光繼續觀察他想幹什麼。

人魚沒有發現這裡闖進了一個不明生物,朝著慕君玥來的方向去了。

慕君玥完全可以趁現在進水裡,然後離開,可是她不能冒險,沒把握。

她選擇潛伏……

畢竟空間里的書都多少年了,誰知道那水裡會不會還有別的東西,萬一中途這東西又回來了,她真是哭都沒地方哭。

首先,還是要先觀察這東西的活動軌跡。

靈力雖然可以維持一個人的基本行動,可是不進食對於慕君玥這種開光級別的人來說還是太過勉強,她已經三天沒有進食了,現在更是馬虎不得。

元華宗內。

一峰里沒有人,也沒有人敢進去,對於慕君玥,老頑童教導歸教導,其餘的還是實行了放養的政策。

三天的時間,老頑童只當是慕君玥在哪裡修行,修鍊過程中忘了時間很正常。

秦遠航沁羙他們本來就不怎麼有機會見慕君玥,也沒有奇怪,只有暗戳戳跟著慕君玥的淵風此時正在自己著急。

這人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不見了,夭壽了啊!

主子現在在閉關,這元華宗都已經被自己翻了個遍了,竟然連個布片都沒找出來,她是在自己眨眼還是打哈欠的時候不見了么?

以後自己真的是連眨眼都不敢了!

淵風和淵火說了之後,淵火看著緊閉的石室,皺著眉頭,現下最重要的肯定是把人找回來,可是主子這邊是萬萬不能驚動的。

上次鎮壓魔族已經硬抗了下來,那傷不能使用靈力,再加上煉獄那邊全是主子親力親為,導致傷口擴大,回來之後又為女色出頭,傷口就沒變小過。

現在主子好不容易能關心一下自己了,怎麼能現在打擾他。

打定主意的淵火轉念一想,這件事倒是可以從煉獄那邊著手調查,當下拿了將這件事跟淵風說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