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康他知道,一直以來都會跟在王凱旋的身邊,應該是親信之類。

而對於葉飛,他是真的第一次見。 心裡就想應該不是什麼重要人物。 「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給你們王哥去拿杯酒?」 他這話一出,可以說是很好的把天聊死了。 王凱旋面色直接一變。 廖大康在一邊不知所措。 「我去拿我去拿吧。」廖大康自告奮勇。 看上去更像是想要逃

而對於葉飛,他是真的第一次見。

心裡就想應該不是什麼重要人物。

「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給你們王哥去拿杯酒?」

他這話一出,可以說是很好的把天聊死了。

王凱旋面色直接一變。

廖大康在一邊不知所措。

「我去拿我去拿吧。」廖大康自告奮勇。

看上去更像是想要逃離這是非之地。

「你不用!你是王總的親信,啥事都需要你跑那算什麼?讓這小兄弟去就是,等他走了,咱們再聊些上檔次的話題。」那人將廖大康攔住說道。

廖大康聞言整個人臉色都綠了。

他生平頭一次,見到這麼作死還不自知的人!

他打心眼裡佩服這種不要命的!

「快去吧!杵著幹嘛啊?」那人不滿的望向葉飛。

總裁大人,我養你 心想王凱旋為人威嚴十足,怎麼會培養出這種沒眼力見的小弟?

葉飛沖他一笑。

然後二話不說一拳打中此人腹部。

葉飛儘管沒有用力,也是讓這人身子一弓,酒杯里的紅酒灑了一地,甚至喝進去的都吐出來了!

這人面色一白,抬起頭來,神色很不好受。

「你什麼情況?」他惡狠狠的盯著葉飛質問道。

「教訓你一下。」葉飛輕飄飄的說道。

「王總,這你也不管一下?」那人見在葉飛身上討不到好,於是看向王凱旋。

王凱旋一抿嘴,「我管不了他。」

「是我管他才對。」葉飛接著話頭說道。

那人眼睛大睜,聽著這話,他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難道說這王凱旋是跟這人混的不成?!

在這時,旁邊又有一人走來。

之前那人見到這人如同見到了救星。

趕緊問候:「柳總!您也來了啊!」

柳如龍,可以說是江南的地頭蛇,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他心裡犯了嘀咕。

不是都說王凱旋跟這柳如龍素來不和嗎?

怎麼會前來相見?

結果接下來的一幕,讓這人驚掉了下巴,並且一輩子不能忘。

柳如龍將他無視,而是看向葉飛。

並且很是客氣的說道:「這位就是葉大師嗎?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這是葉大師嗎?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阿!」 豪門小老婆 柳如龍對著葉飛一拜。

他一個地頭蛇一樣的大人物,在如此公開的場合,對著葉飛一個少年人,作揖一拜,其影響不言而喻!

登時就是有人愣住了。

目瞪口呆。

眼珠子掉了一地!

他們本來都覺得葉飛跟在王凱旋身邊就像個隨從一樣,從開頭就是沒有拿正眼看過一次。

可誰能想到,他們看都不看上一眼的人,竟然能被柳如龍如此對待!

他們比柳如龍的身份高嗎?

並不見得!

聽說過葉大師這個名號的人,頓時眼睛大睜,滿臉冷汗。

沒聽過的在此時也是將葉飛的模樣深深地記在了心底。

這個人,絕對不能招惹!

葉飛對柳如龍冷淡一笑,點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對於葉飛的態度,柳如龍並沒有放在心上,哈哈一笑,便是極具親和力的聊起了家常。

甚至連跟他有過節的王凱旋,此時他都親近了不少。

要知道,之前霸佔地下拳賽的華沖,可就是柳如龍的人。

而如今,柳如龍竟然絲毫沒把這事放在心上,這足以看出他對葉飛有著怎樣的心思了!

王凱旋在一旁冷哼一聲,並沒有想要過於親近的意思。

待了一會兒,柳如龍也沒有再自找沒趣下去,給葉飛留了一張名片,就是離開了。

沒過多久,之前拍賣會的主持人換了一身便裝,依然是性感的模樣,踩著一雙恨天高跟鞋,纖細的腰肢扭來扭去。

看的那些沒有定力的人直吞口水!

這主持人在萬眾矚目下,巧笑嫣然,眉目間顧盼生輝。

她來到葉飛面前,恭敬一拜,問候道:「原來您就是葉大師啊!」

「聞名不如見面,沒想到葉大師出手也這麼闊氣!」

眾人聽到她這話,皆是疑惑。

隨即有侍從端來兩個寶盒。

眾人眼睛一凝。

認了出來。

這不就是那最後兩件拍品嗎?

原來最後競拍的那人就是這葉大師嗎?!

在這之前,有些人還只是以為葉飛有些武學上的本事。

可到了這時,他們才知道自己這個念頭有多麼的幼稚!

五千萬啊!

隨手就是能拿得出來,這葉大師果然不愧為葉大師之名!

葉飛遞給那主持人一張銀行卡,然後沖王凱旋使了個眼色。

旁邊廖大康極有眼力見的將那兩個寶盒一邊一個夾在懷裡。

「別忘了我跟你說過的話。」葉飛如是說道。

王凱旋神色陰晴不定,看不出是何心思。

人群中,仙藥谷那四人,皆是緊緊盯著葉飛。

其中御問萍問道:「就是此人?為什麼人們都喊他葉大師?」

矮小之人不知從哪裡走過來,他說道:「我去打聽了一下,說是這人年紀輕輕,已經到了先天境界。」

聞聽此言,幾人皆是臉色一變。

「如此年輕,便是先天?再給他些時日,那豈不是要逆天?」剩下那名男弟子滿臉震撼的說道。

四人中實力最強的宮天瑞面色凝重,看著葉飛,沉聲說道:「我根本看不出他有何實力,看上去是個故弄玄虛的主兒。」

「哼!就算是先天,估計也是根基沒有穩紮穩打的人,在咱們眼裡,應該算不上什麼。」矮小之人冷哼一聲說道。

「咱們幾人,宮師兄是先天大圓滿,我是先天中期,御師妹最弱,但也是半步先天了。小師弟天資聰慧,突破到先天也只是時間問題。」

「咱們這四人,打殺他一個初入先天的毛頭小子,還有什麼顧忌?」矮小之人眼睛中一抹狠厲光芒。

御問萍聽到他這話,也算是被說服了。

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聚會結束后,就看他要去哪裡吧,找個人少的地方,再動手。」

四人約定下來,然後就是把注意力放到了聚會上。

期間有人將他們認了出來。

「這四位,難道是仙藥谷的弟子不成?」一位中年人舉著酒杯在他們身邊詫異的問道。

四人一愣,看了一眼身上道袍,便是瞭然於心。

仙藥谷時而會有弟子出谷醫治世人,在俗世間有些名頭也不足為奇。

四人應了下來。

那中年人神色大喜。

「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仙藥谷的弟子,這可真是太幸運了。」

人們經這人一聲喊叫,也是注意到了這四個奇裝異服的人。

皆是看過去。

認識的也是大聲喧嘩起來。

「原來是仙藥谷的弟子啊!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見到。」

「仙藥谷作為一個隱世道統,培養了許多普度眾生的先人呢!」

「只可惜仙藥谷隱於深山,想要找到山門,全靠運氣。」

人們一言一語的說著,這聽的四人臉上極為有光。

一通推杯換盞,似乎這四人也是跟眾人熟絡起來。

葉飛注意到身邊的王凱旋臉色不太好看。

王凱旋沒等葉飛發問就是自行解釋起來。

「這之前,我去過仙藥谷,可他們偏偏就是不醫治,還說什麼我命里該有此劫,說我是罪有應得。」

葉飛問道:「是你自己去的?」

「不是。」王凱旋搖頭。

「還有一千小弟。」

葉飛面色一愣。

「外加五百斤炸藥。」王凱旋補充道。

葉飛抿嘴一笑。

能治你才有鬼了!

「能在如此年紀到先天,你應該知道先天代表著什麼吧?」王凱旋突然問道。

葉飛聽完眨巴幾下眼睛。

不知道啊!

趙鐵柱那老東西沒跟他說過阿!

他只說自己已經渡劫。

但渡劫是什麼鬼啊??

先天中期?

先天後期?

「你說來聽聽。」葉飛正色說道。

王凱旋神色一抹詫異。

但還是說道:「大眾認為,武者只是分為後天跟先天。」

「先天這麼強,應該已經到頂點了才對,又怎麼還會有更往上的境界呢?」

王凱旋沉默一會兒。

「其實先天之上還有境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