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陌歆也並不想保持現在的局面,把藥茶放在桌上:「還是請各位都坐好吧,今天的目的是接頭,商量計劃。」

莫紀羽也是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就很聽話的坐下了,還一副乖巧的樣子。 倒是季洛辰還站著:「發燒了就好好休息。」 沒事跑出來參加什麼任務! 唐糖還並不知道季洛辰已經知道離落瑤她們身份的事:「這位,同學,請問一下,你和我們家阿落很熟嗎?」 季洛辰嗓音很淡,說出的話卻語出驚人:「睡

莫紀羽也是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就很聽話的坐下了,還一副乖巧的樣子。

倒是季洛辰還站著:「發燒了就好好休息。」

沒事跑出來參加什麼任務!

唐糖還並不知道季洛辰已經知道離落瑤她們身份的事:「這位,同學,請問一下,你和我們家阿落很熟嗎?」

季洛辰嗓音很淡,說出的話卻語出驚人:「睡過了。」

「……」

這一句話,把在場所有人都整蒙了。

離落瑤更是直接清醒了:「什麼東西?!我特么什麼時候和你睡過了!?」

夏陌歆第一反應也是蒙了,後來想起,考核的時候,好像是一起睡過一夜來著。

不過,落落這是真急了啊……

都爆粗口了……

夏陌歆站起身來,擋住了想要上去打季洛辰的離落瑤:「好了好了。」

其他人更是瞪大了雙眸,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秘密似的。

唐糖也算是這群人中比較淡定的一個了:「好了,先坐著吧。」

離落瑤只不過又吼了那一句,做了一個要上前的動作,腦袋就又開始發暈了。

夏陌歆扶著她坐下,把葉雨晴按在離落瑤旁邊的位置上,自己也坐在離落瑤的另一邊。

「在我們自我介紹之前。」唐糖坐在了離落瑤三人坐著的兩人式沙發的沙發寬扶手上,臉上的表情很明顯是看戲的表情:「要不,這位語出驚人的同學,您先給我們解釋解釋,什麼叫『睡過了』?」

季洛辰藍紫色的眸子只是看著離落瑤:「字面意思。」

離落瑤腦子雖然還發暈,但是還是能思考問題了的:「哪有?!血口噴人!你這是!」

聽到這話,第一個反應就是否認。

她特么什麼時候就和他睡過了?!

她好端端一個18歲的女孩子,怎麼就被污衊了呢?!

是有仇還是怎麼滴?!

葉雨晴在旁邊更是直接想上去抽他!

要不是夏陌歆在後面拉著她,她怕是早就從上去給他一巴掌了!

這特么的!她家落落好端端一個未出嫁的黃花大閨女,就這麼被污衊了清白?!

季洛辰眉心微擰了下:「那沒睡過,你別吼,發燒大聲說話,嗓子很容易發啞。」

離落瑤拿起桌上的藥茶。

夏陌歆卻在旁邊把藥茶又拿了回去:「不準用魔法降溫,藥效會損害你不是不知道。」

離落瑤剛想開口,旁邊的葉雨晴就突然拍了下桌子,站了起來。

這下在場的人人就又都蒙了。

唐糖抬眸看著她:「你又怎麼了?」…… 葉雨晴眸光落在季洛辰身上,像是很緊張的樣子:「你,真的知道了?」

季洛辰明白她在說什麼,點了下頭:「知道。」

葉雨晴深吸了口氣,久久沒開口。

夏陌歆這才想起來,前天葉雨晴和她們說過的那件事。

唐糖卻是聽的一臉懵:「什麼事情?」

離落瑤也是不知道,或者說是忘記了。

畢竟她的記憶力除去關於在意的人或物的事,關於其他事情的記憶力僅限於一天。

一天以前的其他事情,統統都不記得。

重要的可能會留有一點點的印象,不過也就是一點點。

沒有其他人點醒,是絕對想不起來的。

季洛辰把他所知道風事實給闡述了一遍,中間,葉雨晴和夏陌歆偶爾會幫忙補充一點點。

解釋完之後,莫紀羽才算是清楚了事情的經過:「所以說,我們很早之前就見過?」

葉雨晴點頭:「是哦,在巷子里的時候,但其實也不算很早之前啦。」

樂宇軒雙眸都是大著的:「你就這麼接受了這個事情嗎?!」

作為也已經接受了這件事情的一員,何禹微很淡定的回了樂宇軒一句:「不然呢?你不接受?」

樂宇軒眉心微擰:「也不是不接受,只是你們難道不覺得這件事有點扯嗎?」

汐楓也沒發現哪裡不對勁兒,不就是很正常的再次相遇沒認出來嗎:「哪裡扯?」

樂宇軒雙眸認真:「首先,你們為什麼要偽裝自己真實的樣貌再進入學院?其次,你們又為什麼偽裝實力?」

沒有必要吧?這些事情。

實際上,他更在意的是,自己之前口口聲聲叫著醜女的人,既然是那自己暗戀了好幾年的人?!

他之前,還在她臉上塗鴉了!

雖然後面他給她卸掉了吧,但是!

啊啊啊!!!!

絕對甜寵:天才寶貝呆萌妻 葉雨晴和夏陌歆對視了一眼,隨後葉雨晴笑了下:「因為這樣比較好玩啊!」

好……好玩?

樂宇軒眉心微擰:「這是可以玩的事情嗎?」

汐楓把茶杯放在了桌上,想了下:「實際上學院里很多人的樣貌都不是真的。」

樂宇軒以為他是在說化妝的事情:「不是化妝那麼簡單,她們可是故意扮丑狀誒!」

莫紀羽仔細的想了下:「學院里是有人畫丑狀的啊。」

只是你沒注意到而已。

樂宇軒側眸:「有嗎?!」

莫紀羽嘴角微勾:「有,之前我就連續兩天見到同一個女孩子,第一天還是乾乾淨淨的樣子,第二天就變成了又黑又胖的樣子。」

汐楓蹙眉:「我比較好奇你是怎麼認出來的?」

莫紀羽嘴角勾著:「因為她脖子上有一個深茶色的疤痕。」

還真是閑,觀察這麼仔細,一天到晚不幹正事,光顧著看女孩子脖子!

夏陌歆拿著那杯藥茶,是想餵給離落瑤喝的。

離落瑤卻覺得她是在往自己嘴裡灌。

……那什麼,她是無辜的……

吃醋別拿她撒氣啊。

可以去打莫紀羽呀,又不是打不過,沒有理由隨便找個要切磋什麼的理由不就可以了。

勸架不容易,開架可不容易去了。

總而言之,能不能別拿她撒氣呀。

「咳咳!咳!」離落瑤被藥茶嗆得直咳嗽。

夏陌歆聽到她的咳嗽聲,才反應過來自己在給她灌藥茶。

趕忙把藥茶放在了一邊,拿出紙來給她擦,是真的愧疚:「沒事兒吧?落落。」

離落瑤看著夏陌歆總算是沒給自己灌藥茶了,抬了下手:「沒事兒。」

唐糖站了起來:「好了,既然這個誤會已經解開了,那我們就步入正題吧。」

汐楓剛想站起來自我介紹,就被唐糖給制止了:「你們就不用自我介紹了,我們都知道。」

葉雨晴站起來幫四人都做了介紹:「我們是赤瞳,剛剛風瀾也幫我們說了身份了,很對,也不用自我介紹了。」

畢竟魔法什麼的都大致清楚。

離落瑤直接抬手一口喝完了那杯藥茶:「所以作戰計劃呢?」

季洛辰眉心微擰了下:「感冒了就休息。」

離落瑤側眸,嗓音淺淺:「不需要,葯也已經吃了,在喝兩次藥茶就能好。」

季洛辰依舊不退讓:「感冒也是大事,不好好治,落下病根怎麼辦?」

感冒……會落下病根?

她(他)們怎麼不知道?

話說,這是在秀恩愛嗎?

虐狗啊!

她(他)們是來出任務的,不是來吃狗糧的!

離落瑤眉心微擰了下:「不管怎麼辦,都和你無關。」

季洛辰眉心蹙起:「怎麼就和我無關?」

「哪哪都和你無關。」離落瑤湛藍色雙眸淺淡:「你是我誰?」

季洛辰眉心擰起:「我是喜歡你的人!」

「……」

「所以?」離落瑤雙眸依舊淺淡如此:「是誰告訴你喜歡一個人就有資格管一個人了?」

季洛辰藍紫色雙眸認真,語氣清冽卻帶著柔意:「我喜歡你。」

「……」 她(他)們,真的是來出任務的!不是出來吃狗糧的!

作為被表白的一方,離落瑤卻很是淡定:「不好意思你是個好人可是對不起我沒辦法接受你的好意謝謝你對我的喜歡相信你會碰到更值得你珍惜的女孩。」

「……」

她(他)們,真的是來出任務的!……嗎?

最後還是唐糖輕咳了兩聲,微弱的緩解了下這個曖昧又尷尬的局面:「我們講正經兒的吧。」

季洛辰聽到離落瑤的回答后也是愣了下,眉心微擰。

汐楓在在場的人當中應該也算是淡定的人了:「我們已經有了一點方向了。」

夏陌歆也很快從震驚中恢復過來:「說說看吧。」

現在她只想早點結束這場接頭的談話,早點回去,好讓自己冷靜一下。

那個人放在她身上的目光,總是讓她莫名心虛,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像是從來都沒有變過。

汐楓簡潔的把之前他們制定的計劃說了一遍。

唐糖聽完后,點了下頭,和夏陌歆對視了一眼:「和我們的計劃差不多呢。」

夏陌歆也點頭:「到時候還可以配合演下戲。」

莫紀羽嘴角勾起:「這個主意倒是不錯,有人打配合也可以更成功的讓一個人進入名單。」

夏陌歆嘴角淺笑,拿出了六個小小的配飾:「這是魔導追蹤器,帶在身上就可以通過其他任何一個魔導追蹤器進行定位。」

說著她把那六個魔導追蹤器放在了桌上。

只要有這個,他們這群人中,只需要有一個人進入名單就可以跟蹤對方等到適合的時機再出手。

只不過最好是越多人進入名單越好,以免傷到其他的人民。

宮變,重生皇后太佛系 在場的人都明白這個道理,只不過。

樂宇軒神色認真:「還是要留一個人在暗處等待時機。」

這傢伙,認真起來還是沒那麼討人厭的嘛。

葉雨晴嘴角撇了下:「這事兒應該不用擔心,月應該是不會進入名單的。」

莫紀羽眉心微擰了下:「為什麼?」

葉雨晴挑眉:「因為我們倆是搭夥進的啊,就說的她是我貼身女僕,應該沒人會把一個貼身女僕給列入名單吧。」

「這倒不一定。」何禹微雙眸認真:「如果你被選入名單,為了不讓消息走漏,你旁邊的人也一定會收到牽連。」

葉雨晴吃著水果,並沒搞清楚他擔心的點在哪裡:「所以?」

樂宇軒雙眸凝然:「她很可能也會被替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