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把羅陽嚇了一跳。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還沒有單獨跟第十塊木炭談過,想借羅陽認識第十塊木炭,取得它的信任。 這點小心思,羅陽還是看出來了。 「不用。你們要是跟著我,那十三姨會怎樣想?你們不要忘記了,還有十大聯盟的人在盯著我。你們老是跟著我,那本身就讓我的行動不方便。」羅陽說道。 「噯!有什麼不方便!我們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還沒有單獨跟第十塊木炭談過,想借羅陽認識第十塊木炭,取得它的信任。

這點小心思,羅陽還是看出來了。

「不用。你們要是跟著我,那十三姨會怎樣想?你們不要忘記了,還有十大聯盟的人在盯著我。你們老是跟著我,那本身就讓我的行動不方便。」羅陽說道。

「噯!有什麼不方便!我們儘快幫第十塊木炭找出它的九個兄弟。那十大聯盟也沒什麼了不起!」谷雪說道。

這種做法,羅陽不能接受。

現今羅陽也只是想用第十塊木炭來掣肘十大聯盟,但不能讓第十塊木炭的勢力變得太大。

不然,屆時十大聯盟沒了,羅陽要靠自己對付第十塊木炭或者木炭十兄弟,那倒悲催了。

須知,羅陽從來不想做打打殺殺的事,只想安安靜靜的發展成為世界首富而已。

對付第十塊木炭這種任務,最終還是要交給十大聯盟來做。

「雪妹,你們想什麼,我清楚。不要急。我會一步一步來的。」羅陽說道。

「噯!由我們來協助你,那不是更好?」谷雪熱情道。

這麼熱情,羅陽卻擔心。

若不能勸退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被她們纏著,羅陽想行動都很困難。

「白妹,雪妹,湘姐,雲姐,聽我說。你們要低調。再這樣高調,出了問題,你們別怪我就行了。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勸你們,你們還是不聽我的。我還能說什麼?」羅陽說道。

「噯!你現在都還在幫她們,叫我們怎麼辦?」谷雪氣咻咻道。

這個問題談不出結果。

羅陽說道:「行,那你們去辦吧。你們愛怎樣做就怎樣做,我管不了你們了。我這個宗主都沒有能力管你們,那隨你們吧。我回家了。」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連忙攔住羅陽,不讓他走。

「噯!你別這樣!你不幫我們,誰幫我們?」谷雪紅著眼睛道。

除了羅陽,現今沒人能幫白蕙和谷家三姐妹。

只要聽說她們是萬魂宗的人,恐怕都不會跟她們走近。

畢竟讓十大聯盟知悉了,那分分鐘會人頭落地。

羅陽攤開雙手,說道:「白妹,雪妹,湘姐,雲姐,你們要相信我。我什麼時候害過你們?有時候有些事情不到最後,你們很難知道是怎麼回事的。」

白蕙說道:「那我們等你的好消息,如果你還幫她們,我們跟你沒完。」

終於勸好了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羅陽鬆了一口氣。

日後會怎樣,那也只有等以後再說了。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一定會找羅陽算帳,畢竟羅陽從來就沒有打算跟十三姨和花襲伊為敵。

現今也管不了那麼多,還有許多事情在等著羅陽處理。

「白妹,雪妹,湘姐,雲姐,我發誓會儘力幫你們。你們相信我就行了。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沒成功,你們也不要怪我。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羅陽說道。

出招吧,秦小姐! 「噯,我們怎麼知道你會全力幫我們?」谷雪冷笑道。

這個問題讓羅陽難以回答。

幫不幫,那能看出來。

是不是儘力幫,則難以知道。

羅陽笑道:「一般來說,事情成功了,就是儘力幫吧。 夏日的小雨 不成功,就不算全力幫。」

聽了這番話,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還算滿意。 轉頭看去,只見一個扎著馬尾辮,穿著清爽的漂亮女孩正朝他這邊打著招呼。

「馬雯晴?」李沖還記得這個女孩,是馬家的後人。

當他的目光不經意越過馬雯晴的身後時,心中頓時鬆了口氣。

而這時,其餘人也都看到了馬雯晴背後的人。

那是一群讓他們熟悉的身影。

「媽!」

「爸!」

「大哥!」

「…..」

一時間,叫喊聲鋪天蓋地,彼此更是快速的朝對方跑了過去,緊緊相擁,忍不住哭泣。

「爸爸!」

突然一聲稚嫩的聲音,在眾人幸福的哭泣中顯得格外明顯,而陳廣勝聽到這聲音,整個人頓時愣住了。

他有些傻傻的看著一個七八歲的男孩朝他跑來,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他的兒子,居然沒有死,還,還活著?

不知道為什麼,一向冷靜的陳廣勝,此刻亂了,彷彿世界再次亂了。

當他看到程靜一臉微笑的朝他點頭時,他才終於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兒子!」

陳廣勝再也控制不住,也不想壓抑內心對兒子的愛,抱住跑過來的小男孩,痛哭流涕。

看到這一幕,作為他的好友和同伴們,也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師傅。」

這一聲師傅,程靜叫的很輕,她一直很清楚她的心,她知道,她自己對李沖是有除了師父以外的感情的。

尤其是在幾個小時前,當她即將被鬼怪吞滅前的那一霎,她的腦海里出現的不是自己的家人,也不是自己的同事,而是這個讓她深深佩服又參雜著許多情感的師傅。

在那一刻,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夠再見他一次。

後來,若不是馬雯晴突然趕到,或許,極樂寺所有的人都會被鬼群吞沒。

成功獲救后,她最迫切的想要見到李沖,可現在見到了她一直惦念的人,卻又不知如何開口,只能輕輕的喊了句師傅,聲音中,充滿了太多的涵義。

「靜姐,你沒事真的太好了。」見到程靜安然無恙,李沖也感到開心。

程靜看了一眼李沖身邊的牛翠花,微笑的點了下頭,她知道,她只能將那份感情永久的藏在心底。

浩劫結束了,有人歡喜有人哀愁,在場的眾人中,有親人被鬼怪吞滅的,也有劫後餘生緊緊相擁而泣,希望將那份幸福留下。

通過一番寒暄,李沖得知,原來在極樂寺所有人陷入危機時,是馬雯晴及時的出現,解救了危機,對此,李沖不由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謝謝。」李沖發自內心的表示感謝。

「謝謝你。」陳廣勝,以及在場的眾人,都對馬雯晴表達著謝意。

他們很清楚,如果沒有馬雯晴,怕是自己的家人都早已命喪黃泉。

馬雯晴害羞的笑了笑,道:「都是應該的,新城遭逢大劫,我們都是修行之人,自然不能坐視不理的。」

眾人佩服的點頭。

見此,李沖也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不由開口道:「這裡也不是聊天的地方,這樣吧,大家都去我那兒,咱們今天好好的喝上一杯。」

「好。」

眾人接連回應,不過也有不去的,畢竟有的人親人朋友還在別處,眼下生死未卜,自然要去尋的。

對此,李沖也能理解,此番遭逢大劫,新城市不說過半,起碼有很多人喪命在了這場浩劫之中,想想就讓人唏噓。

眾人走的走,散的散,不過,也有很多人跟隨李沖向他的家中趕去。

這一行人中,有花落、陳廣勝和他的兒子、馮淵、小雅和她的父親老王,程靜、馬雯晴、還有李沖的一眾同學,岳飛夫婦和女鬼靈兒,以及管家老殭屍。

除此之外,還有茅山眾人、龍虎山眾人。

龍虎山張龍虎本是有心拒絕,畢竟在新城危難當頭,他卻遲遲未到,這才引起眾多傷亡,後來若不是李沖及時出現,怕整座城市就要徹底淪陷了。

不過,後來還是硬著頭皮,跟隨著眾人一同前往李沖的家。

只是,這其中少了五世家的人,按照五世家的說法,浩劫結束,他們也要回去報告家主,等待稟明一切再來拜訪,對此,李沖也只能作罷。

在彼此聊著的時候,他有意詢問了一下柳家,可從對方的嘴裡說出,柳青已經被家主逐出了家門。

對柳青,李沖可是一直記著的,此番浩劫,柳家子弟也死傷不少,加上得到這個消息,他也自然放棄對柳家的敵意。

大概四十分鐘左右,浩浩蕩蕩的眾人來到了李沖的小區,碧海藍天。

當他們來到此處,遠遠朝著小區看去時,李沖徹底的鬆了口氣。

視線中,整個小區看上去除了有些亂以外,並無異樣。

尤其是當他進入當初設置的陣法時,他發現,陣法除了能量消耗了許多,沒有一絲破損。

離老遠,王桂芝和李鐵城,以及牛父牛母,還有杜寶山等人,就在別墅前等待著。

「小沖!」王桂芝見到李沖,眼睛瞬間紅了。

「媽。」李沖抱住王桂芝,眼淚也不由控制的落了下來,父母安然無恙,這是他最大的幸福。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啊,我和你爸還有你叔叔阿姨都要嚇死了。」王桂芝擦了擦眼淚,問道。

李沖笑了笑道:「放心,已經沒事兒了。」

隨後又重重的抱了一下李鐵城,父子之間不說話也能明白一切,無需多言。

「媽,爸。」牛翠花也撲向了牛父牛母的懷中,輕輕的哭泣起來。

「叔叔,阿姨。」李沖朝二人微笑著點頭。

「安全回來就好,你們安全回來就好。」牛父牛母喜極而泣,對著牛翠花和李沖道。

片刻后,李沖的家瞬間熱鬧起來。

女的做飯燒菜,男的以茶代酒盡情聊天,一時間,別墅的門口,成了露天的大排檔。

如今,新城市遭逢大難,許多事情也瞞不了王桂芝和李鐵城他們,索性也就不再避諱,將一些事情說了出來,然而,出乎李沖意料的是,當他說了這些后,父母居然沒有想象中的驚訝,只說了一句話,告訴他不管未來如何,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李沖猜想,或許他說的東西太多,任誰也不會消化的這麼快。

由於人比較多,李沖的家距離超市也不遠,在男士的保護下,買了菜,大家齊心協力很快就做好了飯菜。

眾人吃吃喝喝,開心的暢聊著。

經過了這次的災劫,就算是不熟之人,也都熟絡了,更何況此刻又酒相伴,大家更是敞開心扉,無話不談。

見都這一幕,李沖欣慰的笑了。

他今天喝了很多很多,因為每個人都敬他酒,結束了災難,又見親人朋友安然,他自然來者不拒。

不知不覺間,天已經亮了。

眾人有的已經醉倒,有的正在說著酒話,而他也有了片刻的寧靜。

望著天邊升起的那一輪火紅,他發自內心的笑了。

新的一天,終於還是來臨了,能夠見到太陽,這比什麼都值得高興。

只不過,在他的眼底,劃過一抹複雜的味道。

「難道只有最後的一年半了嗎?」花落突然來到李沖身邊。 當李沖醒來時,人已經走了,只有小丫頭躺在自己的身邊,微微發出輕細的鼾聲。

李沖嘴角露出微笑,可下一刻瞬間愣住了。

看著身絲未褸的小丫頭,他的腦袋彷彿被鐵鎚敲打了一般。

「咋回事?不會是……」

然而,無論他如何回憶,都無法記起昨日宿醉后發生的事情。

大婚晚成:寶貝不要跑 悄悄查看了一下身下床單,嗯?怎麼沒有見紅?

就在這時,小丫頭突然黛眉簇起,似乎身體傳來疼痛,不由嚶嚀一聲輕哼。

「好痛。」

李沖目光獃滯的看著小丫頭,而小丫頭此刻也睜開了眼睛,當她看到李沖傻傻的看著自己時,俏臉上瞬間染上一抹紅潤。

「討厭啦你,這麼看人家。」

我靠!不會是真的把小丫頭給?

可是怎麼感覺不對勁兒啊。

李沖撓撓頭,有些尷尬,同時也有些鬱悶,沒有記憶的叉叉喔喔,可是很讓人無語的。

「我……昨天是不是?」李沖實在不好意思開口。

小丫頭羞紅著臉,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這下又把李沖弄懵圈了。

只見小丫頭將被子拉至遮住半張臉的地方,細聲道:「你昨天喝的太多了,都,都弄錯地方了。」

啥?!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