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第三道大門在秦思宇眼前打開,秦思宇感覺自己的眼睛有點不夠用了,如果說剛才外廳是採用的歐式風格,那麼這間內廳就採用的是完全的中式的古典風格了。

進門的兩邊就是兩排用來放置東西的置物台,再加上那些攜刻著雲紋的燈台,鏤花中空的屏風,精雕細刻的隔斷,旁邊玻璃上的簾幔,以及大量充斥的紅木傢具,無不將秦思宇的眼球緊緊地吸引了過去。 秦思宇看著這一切呆了一下,邊上其他四人則站在原地不動,直到那帶路護衛從置物櫃裡面拿出幾雙鞋套,他們才一一將腳伸了

進門的兩邊就是兩排用來放置東西的置物台,再加上那些攜刻著雲紋的燈台,鏤花中空的屏風,精雕細刻的隔斷,旁邊玻璃上的簾幔,以及大量充斥的紅木傢具,無不將秦思宇的眼球緊緊地吸引了過去。

秦思宇看著這一切呆了一下,邊上其他四人則站在原地不動,直到那帶路護衛從置物櫃裡面拿出幾雙鞋套,他們才一一將腳伸了進去,然後向著屏風后繞了過去,等五人全都進去,那護衛就出門向著另一邊走廊走去。

『呦老歐,你怎麼現在才來,我們還以為你不來了,這都自己喝上了!』一個面朝門口這邊坐的進化者,看見了當先進來的歐林聯,喊了一嗓子就站了起來。

『可不敢勞你們幾位等待,你們該吃吃該喝喝不用管我,再說冰王發話天大的事我也得來不是!』歐林聯說著話站在了場中。

內廳的兩道屏風中間,擺放了一個超大的大圓桌子,而在大圓桌子四角,還擺放了八張圈椅,零零散散的坐了七八位進化者。

這些人中有的歐林聯認識,還有的不認識,而說話的那位他剛好認識,同是冰王麾下的一個二級進化者,二級力量進化者卞志新。

『嗯,怎麼你們還一起來的?』等剩下所有四人出來后,卞志新目光一變,然後就將目光放在了沈勵吾身上,那眼神恨不得吞了他似的。

『蔣兆彥、盧允榮、張群三人呢,怎麼不見,他們還沒來嗎?』歐林聯掃了一眼,發現還有三人還沒有出現,然後就疑惑的看著卞志新。

『你問我我問誰去,你還沒說你們怎麼攪到了一起?』卞志新低著頭,發出的聲音像是喉嚨里的低吼。

『秦兄弟,來這邊坐吧!』歐林聯打了一個眼色給秦思宇旁邊的蘇建,蘇建會意立刻伸手去拉秦思宇。

『秦兄弟,去我們那邊坐吧』王玉英跨前一步,擋在了蘇建與秦思宇中間,同時沈勵吾拉著秦思宇胳膊就走。

瞬間四人中間就充滿火藥味,看的秦思宇懵了一臉,站在那裡簡直不知道到底該向哪邊走,心裡氣的大喊;『這他媽到底搞什麼!』

可他的蒙圈卻給了其他人誤解,坐著的人都以為秦思宇在猶豫,立刻轉的快的幾人都開始搶人了。 第二百一十四章王出

『沈勵吾,你膽子好大!』

卞志新紅著眼睛看著搶人的沈勵吾,新仇舊恨直接一起就涌了上來,眼睛都紅了,充滿了暴戾的看著面前。

身側同屬於冰王麾下的白曉東,以及他們新近拉攏的二級進化者董瑞琪,也都站了起來,一共看著對面的幾人。

『卞志新,秦兄弟還沒有答應加入你們吧,那我們現在是在公平競爭,你憑什麼攔著我?』

沈勵吾毫不示弱的懟了回去,然後看了一眼自己老大的方向,希望對方乘冰王現在不在,趕緊將這件事敲死。

『卞隊長先別著急,還有小沈你也別急,你們把這位兄弟的情況介紹一下吧,這樣我們對他多一分了解,也算是給這位秦兄弟一點做選擇的時間!』茅建平一直低著頭,對沈勵吾給他的眼神不予理會。

他現在心中有點後悔當初保下沈勵吾了,自從救下這人,他就沒有一次安穩過,直接從暗處徹底的走上了檯面。

而這跟他的本意差太遠了,他要的是二雄相爭,不是什麼三足鼎立。

『沈勵吾,你吃裡扒外,就不怕冰王今天跟你算總賬嗎!還有茅隊長,你一定要護著他嗎?』

卞志新看見茅建平發話,忌憚的收回自己邁出的腳步,又看了一眼對面一臉看好戲的唐華偉等人,心裡明白自己就算借勢也鎮不住這些人了,可嘴上絲毫不願弱了氣勢。

『冰王今天過生日,見血總不好吧,再說選擇權在秦兄弟手上,你著什麼急啊!』沈勵吾心中冷笑,臉上也露出一絲嘲諷。

『你…!』

卞志新被沈勵吾的語氣及表情激的又是一怒,可看了一下正在進行眼神交流的茅建平與唐華偉,還是不甘的坐回了椅子上。

只是看沈勵吾的眼神已經不帶一絲情感,心中暗下決心,等下冰王出來,他一定要請冰王擊殺沈勵吾。

要不是這場大洪水造成了他們有兩名進化者小隊全滅,現在茅建平又怎麼敢公然給沈勵吾撐腰,所以這名姓秦的二級進化者,他一定要給冰王爭取過來!

『老歐,這究竟是個什麼情況?』卞志新喝了口水,然後問站在身邊的歐林聯。

『是這樣的,前兩天我搜集物資時遇見了危險,我隊裡面的侯岸你知道吧,當時差點就交代在那邊,就是我也是身受重傷。關鍵時刻這位秦兄弟冒了出來,幾招就把將我們逼入絕境的變異獸斬殺,然後還成功的救活了侯岸,並讓他徹底痊癒。

當時我就想著將他拉進隊伍,然後為了這個目標就接近他、了解他。可當我知道他之前同時激戰兩名剛進化的二級進化者時,我就知道我壓不住他,便直接向他介紹了冰王,這樣引起了他的興趣,才將他直接帶了過來!』

『跟兩名剛進化的二級進化者戰鬥,那兩人怎麼樣?還有又怎麼會跟他們扯上關係?』

『兩名二級進化者一死一逃,至於他們是在他出去找東西時遇上的,然後他們就一起回來了,我們四個也就遇到了一起!』歐林聯無奈的翻了下白眼,表示自己也很無奈。

『你咋不把他保護好,現在好了大白菜被豬惦記上了!』

卞志新一臉憤然的看著歐林聯,心裡都悔死了,早知道自己當時就不去調查另外幾人的死因了,死了的那有活著的重要!

『對了,蔣兆彥、盧允榮還有那個張群他們三個怎麼還沒到,冰王快出來了吧?』歐林聯奇怪的看了一眼還缺的幾人,又看了看多出來的三張新面孔。

『你真不知道,一點風聲都沒聽到?』卞志新奇怪的看了一眼歐林聯。

『我該知道什麼,你什麼意思啊?』

『你比他們三個走運,至於這三人跟你一樣走運!』卞志新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歐林聯,然後就將身邊那個看起來二十齣頭的年輕人介紹給了歐林聯。

『董瑞琪,控制金屬的能力,也是我救回來的,一名剛剛覺醒的二級進化者!』

『我們的實力被削的太狠了,一下就少了三個人!』歐林聯皺眉,但心裡已經興奮的想要大叫,這真是老天都要幫他啊!

『所以我們就必須將這位秦兄弟爭取過來,只要爭取過來,我們才能繼續保持自己的優勢,然後就看冰王的操作了,只要那件事能成,潤城就是我們的了!』卞志新說著話,不屑的看了在場的其他兩方一眼,尤其是看沈勵吾,眼神充滿殺機。

秦思宇就像是個木頭人,就在蘇建以及沈勵吾的拉扯中站著不動,並順著他們的角力在原地轉動,不時的還拖著兩人去餐桌上淘點東西吃,那股力量看的在座的幾人心驚,就是卞志新自己也是眼皮直跳。

他是一名力量進化的二級進化者,可他的力量也不能跟兩名二級進化者角力,就算他們不是力量專長,那本身的力量也不會差到哪去,甚至說他們加起來的力量,已經比他卞志新更大了。

可這也拉不住那人,反而被他拖著滑動了幾步,這說明這姓秦的二級進化者,力量已經比他大太多了!

通過轉的那幾圈,再加上來之前四人給他的介紹,眾人爭論時口中叫出的名字,秦思宇已經大致認出了誰都是誰,只是很可惜,他並沒有看見他最想見的,冰王陳壽龍與木王陳霄梅。

但這其中秦思宇發現了幾個特殊的地方,一個就是坐在那邊的茅建平,還有就是後面的唐華偉,這兩個一個是中立方的隊長,一個是木王得力的副隊,都是讓秦思宇產生特殊感覺的幾人,而在這之前他只是在歐林聯身上感受到過。

還有的就是幾個看上去稍顯年輕的少年,當然這年輕是針對他說的,因為這三個二級進化者,確實看起來比秦思宇年輕。尤其是在其中一個的身上,秦思宇竟然聞到了一股淡淡的燒焦味。

而對於歐林聯他們進來做的這場戲,秦思宇也知道就是給場中的三方看的,通過捧起他的價值,在吸引所有人注意力的同時,也算是吸引冰王的興趣,等他對秦思宇實力好奇下來離的足夠近時,就是他們動手的時機。

因為在上面的座位上,他們根本就不能上去,所以只能引他下來。

『秦兄弟不知道你考慮的怎麼樣了,你看我們隊長今天過生日你剛好來到這邊,這是多麼有緣分的一件事,要不你就加入我們這邊得了,只要你過來,我找冰王直接給你劃一片分區出來歸你管轄!』卞志新等秦思宇坐在大桌子邊上時,慢慢站了起來問道。

『是啊秦兄弟,冰王很重情義的,對我們手下這些老兄弟都沒話說!』蘇建也低頭勸了一句,順勢在沈勵吾身上撞了一下,直接將沒有防備的沈勵吾撞脫手了。

『蘇建你個死胖子,你跟我玩陰的,秦兄弟你覺得他們那些人可以相信嗎,你還是過我們這邊吧,我們才是維持潤城安穩的最重要力量,如果沒有我們維持局勢,他們早就打的不可開交了!』沈勵吾喊著話就要重新衝上去,卻被王玉英攔了下來。

『秦兄弟,你也是從其他地方一路上走過來的,普通倖存者是怎麼生活的你也知道,而潤城經歷了這場災變,下面的人急需我們出去幫助,我們根本沒有時間耽誤。

這三天我們在一起生活,大家的為人你也都了解了,所以你就給個痛快話,你打算選我們那一邊?』王玉英看著秦思宇說的情真意切。

要不是知道這是演戲,秦思宇直接就會答應王玉英他們,且儘管明知道他們那個隊長也不是省油的燈,也依然願意為了王玉英說的話而付出。

就在秦思宇假裝猶豫時,內廳的大門突然被重新推開,然後兩個女人並排走了進來,一個一身軍裝齊耳短髮英姿颯爽,一個臉色蒼白看上去像極了林妹妹。

『這麼猶豫不覺,我幫你一把吧,跟我們走了!』那個軍裝女環場看了一眼,然後一指秦思宇霸氣道。

『你就是木王?』秦思宇懷疑,咋感覺這是個沒腦子的貨,難道腦子裡的組織都被她練到胳膊上去了嗎,看不見現場的形式?

『木王?』女子一愣,看著秦思宇的目光指尖迴轉指了下自己,然後就被逗笑了,對著那個稍顯羸弱的女孩道;『喂,妞,從今天起我就是木王了啊!』

『隨便,你說是就是!』林妹妹病態的坐在了唐華偉邊上一直空著的那個椅子上,聞言無力的扇了扇手。

秦思宇面上一紅,沒想到自己會弄出來這莫大的一個烏龍,竟將木王認錯了,可之前那四人也沒告訴過他,潤城除了木王是女的,還有其他強大的女性進化者啊。

『喂,我現在是木王了,你加不加入我的隊伍?』那軍裝女不放過發愣的秦思宇。

『何潔,你這半路摘桃子也玩得太溜了吧,都摘到冰王的宴會上來了!木王你就不打算管管她嗎?』卞志新眯著眼睛,仔細的看著對面木王的一舉一動 第二百一十五章殺王(一)

『我一個平頭百姓,還是一個連家都沒有了的女人,又拿什麼去管她,再說她也不用人去管,要被管的人恰恰是我而已!』

木王軟軟的說著話,在襯著她滿臉的倦容,竟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讓人心疼的感覺,就好像需要人把這柔弱的女子納入懷中的感覺。

這一刻她身上那種嬌柔的氣質更重了,惹得四周眾人的眼神都聚在了她的身上,這些眼神或憐惜或渴望或乾脆就是赤裸裸的肉慾,不一而足但道盡了此時廳內眾人所有的心思。

秦思宇也沒能免俗,同樣憐惜的看著對方,就在他忍不住的想上前邁出一步時,突然在他旁邊傳來了一聲破碎聲,聽見這尖銳的聲音,秦思宇心中一個激靈,就從那種狀態中脫離了出來。

轉頭看去,原來是茅建平放在茶几上的水杯被碰落了,水杯落地破碎,裡面的水全都撒在了地上。

看著秦思宇竟然率先清醒過來,茅建平愣了一下,然後微微一笑,低聲自語道;『有趣!』

也不知道他的有趣說的是秦思宇這個人,還是秦思宇僅次於他清醒這件事。

看著茅建平傳來的驚奇眼神,秦思宇不著痕迹的轉回頭去,才發現這個大廳內基本上每個人都正在迷茫的搖頭,而在他們的眼中還殘留著驚慌,因為他們每個人都離開了自己原先的位置。

『好厲害的催眠,到底什麼時候著的道!』

秦思宇臉色嚴肅,轉頭看了一下,卻正好看見了何潔冰冷的雙眼,而此時她就站在木王的背後,儼然正在保護著那個女人。

瞬間秦思宇就被冷汗打濕了後背,他明明記得之前這個女人站在餐桌的左邊的,可現在她不僅出現在了右邊,更重要的是秦思宇竟然沒有聽見她移動的聲音。

他,究竟被催眠了多長時間?如果這期間別人要殺他,他可是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想到這些秦思宇冷汗冒的更快了。

『你有這麼熱嗎,竟然滿頭大汗?』何潔嘴裡冷冷的嘲諷。

『對不起!』秦思宇低頭道歉,為自己剛才一瞬間心內的齷蹉道歉。

『該說道歉的不是你,這場中論到催眠,我這點技術還上不了人家的檯面,我只是不想你們一會說出什麼違心的話,提前讓你們清醒一下而已!』

木王陳霄梅搖了搖手,然後將眼神看向了茅建平,又轉回秦思宇,心裡不禁哀嘆潤城又要起風雲了。

『茅隊長確實手段高明,如果沒猜錯,你應該是精神控制這方面的吧,和我隊友能力挺像的!』秦思宇誇了茅建平一句,然後看著木王陳霄梅道。

茅建平瞳孔一縮,抬頭意外的看著秦思宇,此時秦思宇才發現他的一隻眼睛竟然是重瞳!

重瞳者,天生聖人,這是古人對這種奇異現象的解釋,但在這裡也可以理解為強大的進化者,因為這是他們進化所獲得的改變與能力。

而末世前如果有這種存在,早就被網路傳的沸沸揚揚了,別忘了國人可是最喜歡圍觀的,強勢圍觀。

秦思宇深呼吸,知道今天這事難辦了,各方的態度不明,歐林聯他們將事情想簡單了,潤城的水比他想象的更渾。

『原來是精神控制,我還一直以為是催眠術呢!那你的那位隊友在哪,可以給我引見一下嗎?』木王陳霄梅一聽秦思宇還有一個擅長精神控制的隊友,立刻就來了興趣。

『夠了,你們太肆無忌憚了,別忘了這是在哪裡!』卞志新氣的面容扭曲大喊,但微微顫抖的雙腿卻出賣了他,告訴眾人他並不像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麼無畏。

從來沒有這一刻,他希望冰王趕緊出來鎮住這些人,鎮住這幾個明顯是危險因素的傢伙。;尤其是那個秦思宇,所有人都小瞧他了,他的實力比自己想象中更強。

『知道,但我就是為了潤城雙王才來的,現在我見了木王,那冰王什麼時候出來?』秦思宇轉身好奇的看著卞志新,接著笑容就僵在了臉上。

此時在卞志新的身後,在那道屏風的後面的座位上,不知道什麼時間出現了一個身影,他就那樣靜靜地坐在那裡,看著屏風這邊的所有人表演。

秦思宇扭頭看了一眼茅建平,只見他正眼觀鼻鼻觀心,微低著頭在那玩弄自己的指頭,而木王陳霄梅與她身後的何潔,則平靜的看著場中一言不發,秦思宇明白,剛才他們那樣,都是做給高座上的身影看的。

那身影,應該就是雙王之一的冰王了!

『冰王會出來的,你也該告訴我你的決定了!』卞志新還沒有察覺到身後的變化,依然在想著爭取秦思宇。

『志新,什麼決定,這位兄弟是誰?』端坐於自己王座上的男人終於開口說話了。

秦思宇身邊的蘇建與沈勵吾一愣,包括其他聽到聲音的進化者都向那扇屏風后看去,而歐林聯則在自己轉身時,給了其他幾人一個準備的眼神。

『冰王,是這樣的,我在外面這幾天遇到了這位秦兄弟,我見他實力不錯便想著將他推薦給冰王,也算是壯大我們這邊的實力!』歐林聯低著頭,微微用眼帘偷瞄著前方的動靜。

或許是嫌棄屏風後面看不真切,王座上的男子揮了一下手,後面就傳來一陣什麼東西爬動的聲音,然後屏風的一側就伸出來幾根手指,扳動著屏風一端向後拉去。

隨著屏風緩緩被拉動,一個全身幾乎赤裸的女人出現在了地上,看見這一幕,秦思宇眼睛一下睜大,氣息咻咻就粗重了起來。

那幾乎赤裸的女人跪坐在地上,全身上下只有幾塊布片以及幾根線條遮羞,剩下的肌膚全都大片大片裸露在外。而在她的脖子上,還存在了一個製作精美的皮製項圈,項圈上一道牽引繩直直的綳在那座位前的一根護欄上。

這女人的裝扮,完全就是美女犬的造型,而且那屏風后並不止她一人,在那冰王的座位前後,此時一共有四個服裝各異的女人。

一個跪坐在冰王的腳前,身上的衣服跟開門的這個女人一樣,只不過兩者的項圈與皮帶不一樣,另外兩人則是一身的連體情趣內衣,只不過衣服已經被抓的全是破口,而那破口一看就是被有心抓出來的。

四個女人表情不已,但都在臉蛋上掛著迷人的笑容,魅惑並渴望的望著這邊,身體做著大膽的挑逗動作,不斷的在冰王的身前扭來扭曲,眼神里充滿了討好。

同類相殘永遠是最殘酷的,可人類卻是能將同類相殘發揮到極處的人,小到一點糾紛,大到心中理念,總之他們可以為了任何借口,毫不猶豫的向同類揮下屠刀。

秦思宇儘管心中殺意沸騰,可臉上依然沒有表情的抬頭,就好像對這一幕無動於衷一樣,將目光向著冰王的臉上看去,然後就見識到了這威震潤城的冰王。

冰王看上去也就是一個三十五歲左右的男人,滿臉的鬍子被他修整到了一個完美貼合他臉型的程度,再加上那張臉上的濃眉大眼高鼻樑,坐在那裡稍顯魁梧的身材,整個人就像是一個完美的人樣子一樣,要是沒有那四個女人的存在,或許秦思宇對他的第一印象,一定比對茅建平與歐林聯要好上太多。

因為這樣的人換一個場所,說他是一個充滿魅力的男士都有人相信,尤其是他的冰系能力帶給他的氣質,使他整個人看起來冷酷至極點,這在末世前簡直就是小女生心中最完美的大叔。

『你就是老歐口中的哪位?你的能力是什麼,你還有一支隊伍,那你的隊友呢?』冰王靠坐在椅背上,雙手自然的落下放在兩個女孩的頭上。

『是我,我的能力是火焰,至於我的隊伍,在我追殺我的仇人前,我吩咐他們繼續前進了,我不能因為我的原因留下他們,而且那時候我並沒有活下去的信心!』這是早就商量好的說詞,秦思宇就像背書一樣簡單地說了出來,語氣中不帶一絲情感波動。

『你是從哪裡來的?』冰王皺眉,覺得秦思宇這樣的人不太好安穩下來。

『申城,然後我一路來到了曲城,在與仇敵戰鬥時又來到了潤城,然後就遇上了這場大洪水,被迫留在了潤城!』

『那你報仇了沒有?』

『恐怕沒有,我們的實力差不了多少,而且能力也是一樣,再加上後來遇上的那隻屍王,最後我傷重失血過多昏迷了過去,他卻消失不見了!』秦思宇沉默,將他之前跟吳琦的戰鬥簡單說了一下。

『兄弟,你實力不錯,要不幹脆就留在我們潤城算了,至於你要殺的那人,我會發動所有人幫你去找的,只要他還在潤城,就一定找出來交給你處置!』冰王陳壽龍對秦思宇的實力心動了。

『思宇,你要考慮清楚!』沈勵吾上前一步站在了秦思宇身邊。

『沈勵吾,你膽子好大,上次我饒了你一命,你真的以為我不捨得殺你嗎!』見自己的拉攏被沈勵吾破壞,冰王一氣之下就從座位上走了下來,然後對著沈勵吾與秦思宇就走了過來。

秦思宇眼睛閃了兩下,臉上適時的流出了一絲猶豫的表情,然後就被另一邊的蘇建拉開了,只聽蘇建道;『秦兄弟,這事你就別管了,我們跟沈勵吾有舊怨,今天得清算一下!』

『是啊,有些事該拿出來說說了!』歐林聯也跟在冰王後走了上來。

『大哥!』

王玉英向茅建平求救,可茅建平卻臉一轉,跟他身邊的另一個新人喻兼炳交談了起來,只給了王玉英一句話,『這件事我們沒法插手,你最好也不要輕舉妄動!』

『茅建平算你識相,這是我們自己的私事,其他人誰插手誰就是跟我過不去!』冰王邊走邊對著另外兩股勢力冷冷的掃了一眼,威脅之意不言自明。 第二百一十六章殺王(二)

『沈勵吾,你自始至終就不是一個聰明人,你難道就一點都沒懷疑你當初怎麼有勇氣挑戰的我,我又為什麼沒有殺你嗎,還是說你已經知道了,可卻不願意接受,只能將這件事記在我的身上!』

冰王邊走邊看著沈勵吾冷冷的說道,而隨著他走動,秦思宇明顯感覺到了一絲涼意,就好像四周的氣溫突然下降了一樣。

邊上一些人看見情況不對,都聰明的慢慢散開了,算是給他們騰出了地方。唐華偉、胡建均、於異男,再加上何潔與新人王雷,五個人直接繞著木王圍成了一個圈子,算是把她保護在裡面。

另一邊的茅建平,對於正互為犄角的沈勵吾與王玉英看都不看一眼,只是護著一張新面孔退出了內廳中間,然後才將嘲笑的眼神看向這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