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我這隻『毒蠅』雖說毫不起眼,但正因如此,沒多少人注意,先後不少人都在我這隻『毒蠅』身上吃過大虧。你一個涉世不深的女娃娃,本道輕施小手段,便輕鬆將你俘獲。」老道癟著喉嚨尖笑,聲音很難聽。

「此人能夠駕御法寶,應該已是築基修為。」秦墨潛在二十丈外的距離,一動也不敢動。 「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以你的實力,與築基修者一戰,根本就是找死。」『殘魂』害怕秦墨這廝腦子發熱,不得不鄭重提醒。 「放心,我可還不想死。」秦墨雖覺得那青裙子的少女有些嬌嬌可愛,不過英雄救美這種好事,得看時機

「此人能夠駕御法寶,應該已是築基修為。」秦墨潛在二十丈外的距離,一動也不敢動。

「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以你的實力,與築基修者一戰,根本就是找死。」『殘魂』害怕秦墨這廝腦子發熱,不得不鄭重提醒。

「放心,我可還不想死。」秦墨雖覺得那青裙子的少女有些嬌嬌可愛,不過英雄救美這種好事,得看時機,要說老道人只是鍊氣期,他倒是可以考慮一二,但老道人已是築基修者,他可不會衝上去送死。美女要死,那也只能死了,總好過自己的小命丟了。

少女倒在地上,勉強掙扎了幾下,便似乎徹底昏了過去,沒了動靜。

老道人伸手將『毒蠅』收起來,並沒有立即走到少女身前,卻是忽的看向谷林某處,眼睛左顧右瞟,似乎發現了什麼?

猛的,瞳孔一縮,眼神尖銳無比的盯向某出。

「出來吧!」

老道人看的方向竟是秦墨藏身處方位。

「該死!被發現了。」

秦墨見老道人看向自己這裡,心中猛跳。

對方可是築基修士,要是對他下了狠心,他根本無力還手。

濃霧如布,樹林中夜風涼幽幽的,除了弱弱的風聲,此時竟然安靜得詭秘。

秦墨額上汗水如荷葉上的晨露,涔出密密一層。

甚至連空氣,都變得有些壓抑。

「剛才我就察覺到你了。」

老道人依然看向秦墨此處,縮著眼皮,眼瞳寒冷。

「怎麼辦?」秦墨暗暗焦灼,要是出去,鐵定送死。

「我只是一縷『殘魂』,雖有記憶,卻無任何靈性,這也是為什麼那些人永遠都找不到我的原因,我現在也幫不了你,你只能自求多福。」『殘魂』無奈說道。

「我要是死了,可沒人替你報仇了。」秦墨暗暗惱火。

「那就藏著不動,也許他也不確定你是否存在。若當真確定,知道你不過鍊氣期修為,必然早已出手,豈會懼你。」『殘魂』畢竟還是活了數千年的老妖,心性心智比秦墨確定要成熟不少。

秦墨大氣不敢出,只能壓著呼吸,藏在草叢裡一動不動。

老道人雖是望向此處,但似乎也確實不確定此處是否有人。

四周夜風漸盛,草葉習習作響。

偶有夜鳥啼聲傳來,也顯得孤涼悲切了幾分。

「你以為你藏著,我便找不出你了。」老道人重哼幾聲,立即伸手一拍腰間的『黃布袋子』,他的『黃布袋子』明顯比秦墨的『黃布袋子』更高一階。

只見黃光乘風一變,從中吐出一隻小盒。

毒道人此時口中念出幾句咒語,跟著指尖無火自燃燒。

手指指尖燃出一團烏青的光團。

「法力!不好,此人在要施展道術。」秦墨頓時嚇了一跳。

他雖只是鍊氣期,但也見過雷鵬師長曾經旋展過一次道術。

此時這老道的動作,明顯就是在旋展道術要進行攻擊。

築基修士的一擊,鍊氣期修士哪裡接得下來。

只見毒道人手指往小盒上一按下去。

指中法力湧入小盒。

小盒盒蓋兀自彈開。

跟著一聲爆鳴撕破夜空。

眾鳥驚巢即出。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盒中飛出一道奇怪黃光。

黃光浮於老道頭頂半丈。

黃光璀璨,縱是稍有些距離,秦墨也能看清楚黃光中之物。

竟是一段約有米余長的奇怪骨頭。

黃光正是從骨頭之中散發出來的。

此骨頭通體金光閃礫,其中靈力濃壓,即使隔著十幾丈遠,秦墨也感覺到肩膀上像是被壓了千斤重。

此時秦墨臉色大變,蒼白如紙。 「這應該是某類金丹期妖獸的脊骨煉製成的法寶。」

『殘魂』的聲音似乎也變得小聲了許多,在秦墨耳中悄悄響起。

秦墨雙眼鎖定在老道身上,只感覺四周靈氣忽的瘋狂湧起。

老道此時手中指法一變,憑的朝著半空一指。

原本浮在頭頂丈余高的『脊骨』竟然兀的黃光再盛。

『脊骨』此時竟突然發出變化。

咔嚓咔嚓!

『脊骨』發出一聲聲清脆的骨鳴聲音。

這聲音如同擊鐵敲鑼,沉悶而有力,可見這『脊骨』法定遠非一般尋常之物。

『脊骨』法寶立即漲得有半丈余長,橫浮於空,竟似一條骨蛇。

「蛇骨。竟以一條整蛇煉製成一件攻擊靈器,這靈器的威力不小。」『殘魂』細細點道。

秦墨臉色陰沉如霜,屏住呼吸。

雖然對方是築基期修士。

但他也不會老老實實的等死!

就在這時,老道厲喝一聲。

「斬!」

老道雙指一引,朝前劃下。

其浮在頭頂的『蛇骨』立即黃光一涌,便似同一條活蛇般,捲起束束霞光,朝著樹林子里兇猛的斬了下去。

秦墨此時臉變之餘,卻忽的大鬆一口氣。

老道雖是面對著他的方向,但就在剛才引指斬下『蛇骨』時,卻是引向了身後。

此時『蛇骨』自老道身後半空沖斬而下。

下方樹林立即響起一陣巨響。

黃光沖入樹林,數丈之內的樹木被黃光一絞即碎。

抱大的樹桿也如同沙柱般,被黃風絞碎。

同時,就在黃光徹底湧入下方樹林中時。

樹林之中忽的騰起一團藍色光芒。

此藍色光芒從樹林之中騰起,與黃光撞在一起。

兩光相撞,黃藍光芒立即混散開來。

更是將幾丈外的樹林瞬間掀翻。

不過兩光交接片刻,便各自消散。

黃光縮回成一條米余長的『脊骨』,如一條迷你小蛇立即飛回老道頭頂。

同時,十幾丈遠的那處,此時樹木已經被斬碎,濃霧被掀開,月光浸下來,立即將那處暴露。

竟是一位圓頭鐵漢,手握一隻藍光鎚子,站在前頭。

此圓頭鐵漢,粗目如鈴,臉上膚色竟有些異於常人的發紅,肩臂肌肉極其發達,膀臂之上像是鼓起了一個個結實的肉包。

手中的藍光大鎚也有些奇怪,鎚頭竟有澡盆大小。

鐵漢單手將此錘握在手裡,一步步走來,竟不顯得吃力。

「又是築基修為!」

秦墨深吮了口氣,目光落在身旁的大石頭上。

雖然相隔數丈遠,但此時大石頭竟也受到剛才一擊波及,石面上裂開了一條條指頭寬的裂縫。

可見剛才二人交手一擊有多強大。

這等攻擊,早已經超出鍊氣期修者能夠承受的頂級範圍。

「血和尚,果真是你。」

老道人應該認出此人,一下便直呼此人姓名。

「嘿嘿,毒老道,想不到我一路小心翼翼,竟然還是被你發現了。」圓頭鐵漢走到老道前頭十幾步的距離后停了下來,把手裡的鎚子往地上隨意一放,鎚子砸在地上,立即砸出一個半米深坑,此錘只怕絕對有『噸』位級別重量。

「哼!你還是不死心。」老道冷哼說道。

「嘿嘿,那東西,你想要,我也當然也想要。」圓頭鐵漢說道。

「『血和尚』,你打不過我。」老道聲音冷道。

「那可不一定。先前你與歐陽家的這女娃娃交手,已經耗費了不少法力。」圓頭鐵漢完全沒有退縮的意思。

「縱是如此,你也不是我的對手。」老道狠狠說道。

「嘿嘿,說到底咱們確實沒必要魚死網破,我也不想跟你同歸於盡。不如這樣,既然雙雙都奈何不了對方,倘若當真你死我亡,實在是蠢笨之極,不若你我二人共分此物如何?」圓頭鐵漢饒有笑意說道。

「做夢!」老道怒斥拒絕,顯然是不願與圓頭鐵漢共分。

「該死,兩人不如你好我好分了東西立即走,何必打打殺殺,殃及無辜。」秦墨心裡暗惱,但不敢跳出去勸阻二人,只能老實潛在暗處不敢發出一點聲音,現在可是兩位築基修士,眼看就要大戰開殺。

「哼!毒老道,我若是得不到,你今天也休想輕鬆拿走。」圓頭鐵漢怒聲大吼,竟震得四周空氣爆裂,十步遠的樹桿都被音力震裂。

「好一個『渾元烈勁』,不過那物可不是一般之物,老道費盡心思,豈能輕易與你共享。」 噬骨烈愛,惹上腹黑總裁 說話間,老道竟不再與圓頭鐵漢糾纏,憑的雙手一起,懸浮在頭頂的『蛇骨』再一次遇光即漲。

『蛇骨』立即漲得有丈余長,一節節蛇骨,足有拳頭粗。

『噼里啪啦』,蛇骨發出一陣清脆密震的骨鳴,竟再次一兜,自頭頂如同靈蛇般,朝著前頭圓頭大漢斬去。

圓頭大漢也不遲鈍,看似笨重的樣子,此時卻靈活如猴,右手之中藍色靈光一即,旋即,往身邊的藍錘上拍去。

藍錘同樣如被激活,竟然兀自爆發出一團藍光。

此藍光瑩潤,如同海水。

藍光浩浩蕩蕩,在圓頭大漢頭頂凝成一片水幕。

蛇骨所化的黃光凶涌斬而下。

藍光水幕竟只是盪了一盪,便將蛇骨一擊之力輕輕鬆鬆的接了下來。

「水靈晶幕,你這件『鍾海錘』中熔煉了四階的靈晶。」老道眼睛一縮,面色極驚。

圓頭鐵漢自如笑道:「如何?你現在可還有信心打敗我?」

「好好好!想不到你竟然將四階的『深海靈晶石』熔煉到三階的靈器中,看來你果然是下了心思的。」老道也不再著急出手,生了幾條皺紋的眼皮子里,兩顆精銳的眼睛迅速閃過几絲敏銳之色,似乎立即做出了精明決定。

「要不是為了得到那寶貝,我也不會貿然將四階的海水靈晶煉入三階靈器中,可惜了,得到這塊四階的『深海靈晶石』,可是耗費了我全身家當。不過,比起那寶貝,這四階的『深海靈晶石』也就值不了多少。」圓頭鐵漢也著急攻擊,便停了手,站在前頭哈哈笑答。

「那寶貝可沒辦法分成兩半。」老道聲音微厲。

圓頭鐵漢依然輕鬆地笑:「我早已經想好了,那寶貝,我用一月,你再用一月,如此,你我二人也就不需將寶貝毀壞了。」

「這樣?倒似乎是個不錯的解決辦法。」老道這次出奇的竟沒有反對。

圓頭鐵頭眯起眼睛,竟有些賊頭賊腦的笑道:「你答應了?」

老道眼睛一定,眼中寒意驟然狂暴湧出。

此時,在他身後,忽的騰起一道金光。

此金光落入前頭,如重石落地,砸得地面轟隆一響。

金光之中,竟是一隻金翅巨蟲。

圓頭鐵漢臉色猛變。

「金翅牛螳。」

「三階!」

「你竟暗中豢養了妖獸。」 此獸外形的確與螳螂一般無二。

前身高仰,脖頸極長,有些扁圓的頭,獸頭足有普通的幼瓜大小,兩顆奇特的眼睛像是強行嵌在瓜頭兩端,鼓溜溜的直轉。四肢極細,但兩隻前足極長,足有半米余長,有如長戟般,鋒口芒氣逼人。

其後背生有一對芭蕉葉大小的金翅,撲動時,捲起一陣陣強勁氣流。

唰!的一下,竟看不清楚動作,只見一道金黃光芒急射而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