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洛熙摸了摸小意的腦袋,孩子的頭髮非常柔順,摸起來非常舒服。

「媽媽在幹什麼?」 「媽媽在想晚上給你們做什麼好吃的呢。」洛熙柔柔的笑著。 「好耶,媽媽做的飯最好吃了。」 「你先上樓把校服換了。」洛熙輕輕拍了拍小意。 「嗯!」小意「噠噠噠」跑上了樓。 「夫人。」蕭奕隨後進來,每天接小意上下學的人一直都是他。 「今天的事你都知

「媽媽在幹什麼?」

「媽媽在想晚上給你們做什麼好吃的呢。」洛熙柔柔的笑著。

「好耶,媽媽做的飯最好吃了。」

「你先上樓把校服換了。」洛熙輕輕拍了拍小意。

「嗯!」小意「噠噠噠」跑上了樓。

「夫人。」蕭奕隨後進來,每天接小意上下學的人一直都是他。

「今天的事你都知道了吧。」洛熙的視線有意無意地掃過院子里的蕭颯。

蕭奕眸光一閃,「是。」

洛熙挑了挑眉,沒有多說什麼,看在雲言君剛才打電話來的樣子,估計是不知道的。

時間過得很快,臨近飯點的時候,院外傳來汽車的引擎聲。

雲言君推開門,便聞到了飯香,這味道他可是很少聞到的,今晚有口福了。

農婦錯嫁:相公是情痴 「嗯!什麼味道,好香!」雲言君身後傳來蘇徹的聲音。

然後便見一道人影竄了進來,目標直指餐桌。

雲言君見狀,與隨後進來的凌若對視一眼,無奈的笑了笑。

「回來了。」

洛熙穿著白色綴花的連衣裙站在樓梯口,笑容親和,舉止優雅端莊,瞬間吸引了樓下三人的注意力。

「洛洛。」雲言君眼中毫不掩飾他的迷戀。

「快收拾一下,還有一個湯,就可以開飯了。」洛熙聲音輕柔,與平時模樣大箱庭經。

「爸爸,快點!」小意歡呼。

這時他們才注意到洛熙手中牽著的小意。

蘇徹暗自撇嘴,「裝模做樣,真噁心。」

凌若眸光閃了閃。

雲言君已經完全沉浸在了洛熙的溫柔中,完全沒有注意到她的異樣。

「洛洛,跟你介紹一下,他們兩個是我的好兄弟,還有一個等一會就到。」雲言君拉過兩人。

蘇徹撇撇嘴,完全不想說話的模樣,但視線卻一刻也沒有從餐桌上離開。

凌若反而微笑的伸出手,說道:「大嫂好。」

洛熙掃了一眼,伸出手握了一下立馬鬆開。

「快點,等會菜涼了就不好了,七知就快到了,我們先吃。」雲言君拍了拍兩人,然後牽過洛熙的手。

蘇徹已經迫不及待地坐在餐桌前,一筷子就夾起了一塊紅燒肉。

肉塊被料理的非常好,紅色的調料均勻的分佈的在表面,肉質富有彈性,幾乎肉眼可見,一口下去,香味四溢,好吃的連舌頭都要吃掉了。

「好吃,好燙,好吃,好燙……」蘇徹大口大口的嚼著飯菜,明明被燙的不行,全完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凌若也夾了一塊白菜,入口的那一瞬,黑沉沉的眼瞳忽地一亮,「確實,很好吃。」

「好吃就多吃點。」雲言君滿臉驕傲,這些都是他媳婦做的。

「叮咚——」

沒過多久,門鈴聲響起。

洛熙站起身,「你們先吃,我去開門。」

錯嫁金婚:總裁求抱走 門外,段七知興奮的拉著關敏的手。

在門打開的時候,卻看到一張陌生女人的面孔,段七知撓了撓頭,難道他走錯了?

站在他身側關敏在看清來人的時候,頓時渾身一僵,隨即又恢復正常。

「你沒走錯,就是這裡。」洛熙笑道。

「哦,原來沒走錯。」

段七知掃了洛熙幾眼,這些年想要爬上雲哥的床的女人數不勝數,而且雅雅姐也喜歡雲哥,還拜託他看著點。

關敏見狀,捏了捏段七知的手。

段七知回眸一笑,然後一進門就喊道:「雲哥、凌哥、蘇徹,我回來了。」

「哦,回來了,工作辛苦了。」凌若笑道。

「喲,你這是把女神追到手了。」蘇徹調侃的說道,眼神在兩人相握的手上流轉。

「那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段七知自戀的吹了吹微長的頭髮。

關敏俏臉微紅。

段七知拉著她入座。

「看看,這才是美人,要顏有顏,要氣質有氣質,要事業有事業,不像某些人。」蘇徹若有似無的看向洛熙。

這句話說的極其露骨,雲言君和關敏同時皺了皺眉,反而洛熙卻像是沒聽到一般,依舊保持得體的微笑,只是那雙湛藍的眼睛暗了幾分。

「確實,關小姐作為一個國際影后,確實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洛熙的聲音輕輕柔柔,卻令關敏不寒而慄。

洛總,求放過!你要整他,請不要殃及我這個無辜人。

「哼,你知道就好,」蘇徹得意一笑,繼續吃著桌上菜,「雲哥,你這廚子是在哪裡找到的,這手藝簡直了。」

雲言君還沒開口,洛熙就笑呵呵的開口,「是么,那你就多吃點,這一桌菜都是我自己做的。」

蘇徹咀嚼的嘴頓時停了下來,視線看向雲言君,見後者微微點頭,瞬間臉色難看無比,含在嘴裡的食物,咽不下去也吐不出來。

一是因為這是洛熙做的,二是因為這些菜真TM好吃。

經過了一番思想鬥爭之後,蘇徹還是沒有敵過對美食的渴望,在洛熙戲謔的注視下,咽了下去。 凌若聽到這是洛熙做的菜之後,只是頓了頓,並沒有什麼反應,依舊慢條斯理的吃著。

段七知和關敏兩人「你儂我儂」的,根本沒有注意到餐桌上的氣氛。

雲言君側眸看了看,沒有說什麼,洛熙想做什麼他不會過問,如果需要他也會幫忙。

但是他不明白,蘇徹怎麼會對洛熙有這麼大的意見,而且就算凌若再怎麼會掩飾,他依舊看的出來他的不對勁。

明明是從來沒有見過的三人,為什麼如此不和?

難道這就是不合眼緣?

飯後,段七知滿足的靠在沙發上,像是沒了骨頭一樣。

關敏和小意坐在一起玩遊戲。

凌若和蘇徹坐在另一張沙發上,一個平靜的喝茶,一個卻滿臉複雜。

而做為主人的雲言君和洛熙則在廚房裡刷盤洗碗,因為今天只有他們,蕭奕齊麟等人一個都不在,所以所有的事都要由他們自己來做。

廚房的門是虛掩著的,從客廳是看不到裡面的,雲言君手上拿著洗碗布,擦拭著洛熙遞過來洗好的碗盤。

廚房裡除了水流聲與瓷器的碰撞聲以外沒有任何聲音。

「沒有什麼想說的?」洛熙突然開口。

雲言君的眸子亮了一下,「有,今天的飯菜很好吃,所以我決定給你一個獎勵哦。」

然後不由分說地就低頭吻上了洛熙,只是蜻蜓點水般碰了一下。

雲言君的動作太快,洛熙還未發怒,便已離開。

看著眼前如偷了腥的貓兒一般,笑得那麼欠揍,洛熙的眸子虛眯了一下。

雲言君感覺到了自己的心臟猛烈的跳動了一下,因為她這個樣子也非常迷人,就像一個冷艷美人,高不可攀。

「等會再收拾你!」洛熙惡狠狠的說道。

洗完碗之後,洛熙又切了一盤水果,才走出廚房,而雲言君也全程跟著,寸步不離。

這粘糊的樣子看的人牙酸。

兩個人出來的時候,段七知正在高興的分禮物。

「雲哥快來看,我給你們帶了好多的禮物。」

「好,來了。」

洛熙將水果盤放在茶几上,小意抱著一盒直升機模型跑過來。

鑒寶直播間 「媽媽,你看是直升機,會飛的。」小意笑的很開心,畢竟是個小孩子,即使什麼都不缺,但收到禮物依舊很開心。

「有沒有謝謝叔叔啊。」洛熙摸著小意的腦袋。

「嗯。」小意點點腦袋。

「哇塞,你居然帶了這麼多特產回來,哈哈哈哈。」不用看就知道是蘇徹在笑。

「對了,你有沒有禮物要送給你的女神?」畢竟是好不容易才追到的。

「當然有了,」段七知得意一笑,「我可是把我都自己送給敏敏了,這難道不是最好的禮物,以後我的都是她的。」

「哦哦哦。」蘇徹開始起鬨。

「我可是決定今年就和敏敏結婚的。」段七知一臉驕傲,這可是他好不容易追回來的女神,不趕緊確定關係把人娶回家,他傻呀。

段七知為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贊。

聽到段七知的這一番豪言壯語,幾人的表情各有不同。

蘇徹一臉曖昧的笑著。

凌若是開心的笑著,為自己的兄弟感到高興。

雲言君卻沒有太多的反應。

而洛熙卻眼瞼微垂,側眸看了過去。

關敏笑容一僵,「七知,我不能接受你的求婚。」

霎時,氣氛冷凝了下來。

「為什麼!」段七知傷心的看著關敏。

關敏抿了抿唇,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中默默的走到洛熙的身後。

「什麼意思?」

「她如果想要嫁人,可是要經過我批准的。」洛熙挑眉。

「你又算老幾!憑什麼要經過你的同意!」段七知怒不可遏。

「哦,對了,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姓洛。」洛熙悠然的坐在沙發上。

「你是洛氏娛樂的總裁?」凌若遲疑地開口。

能左右關敏婚事的人,就只有父母和簽約公司,從洛熙的外表估測的年齡明顯不可能是她的長輩,那就只有後者了。

關敏所屬的公司就是洛氏娛樂,而洛氏從未露過面的總裁就姓洛。

一般情況下,公司為了藝人的高熱度,尤其是在上升期,是絕對不會允許藝人談戀愛、結婚的,這種情況下極容易掉粉。

「就算你是關女神的Boss,你又憑什麼干涉她的戀愛自由!」蘇徹皺眉。

「就憑她簽了合同。」洛熙笑道。

「那我替她付違約金!」段七知眉頭緊鎖。

「那就要看關敏同不同意了。」洛熙睥著關敏。

段七知也期待的看著關敏,但得來的是拒絕。

段七知瞳孔皺縮,桃花眼眼淚彌蒙。

「其實,如果你想要娶關敏也不是不可以。」洛熙邪笑。

「需要我做什麼?」段七知刷一下兩眼放光。

「嗯,這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好的,沒問題。」

蘇徹此時還一臉迷茫,發生了什麼?角色轉換太快,他還沒反應過來,就完了!

凌若掃了雲言君一眼,照著雲言君剛才的對洛熙的態度,他應該是很在乎這個女人才是,但為什麼卻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就因為她是洛氏的總裁?

「沒想到你就是洛氏那個從未露過面的總裁,本以為會是個男人,沒想到居然是位美女。」凌若溫和的笑道。

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洛氏發展的實在是太快了,短短几年就已經是個龐然大物,真是不可小覷。

「就是,作為一個總裁平時的應酬肯定不少吧。」蘇徹嘴欠的又補了一句。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