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盼也進了!啊!」

楊若沼的尖叫拉回海天澤,他看著女孩晃著小腦袋開心地哼歌的模樣,嘴角莫名跟著上揚了。 行吧,沒排面就沒排面吧,她開心就好。 嗯?為什麼她開心就好? 海天澤愣了愣神,放棄了思考。 與此同時,李奧的家裡。 「都進了,事情變得不太好辦。」即使家裡只有他一人,李奧還是壓低了聲線

楊若沼的尖叫拉回海天澤,他看著女孩晃著小腦袋開心地哼歌的模樣,嘴角莫名跟著上揚了。

行吧,沒排面就沒排面吧,她開心就好。

嗯?為什麼她開心就好?

海天澤愣了愣神,放棄了思考。

與此同時,李奧的家裡。

「都進了,事情變得不太好辦。」即使家裡只有他一人,李奧還是壓低了聲線。

電話的那頭是常皓,他久久沒有說話。

「余小佳不是那種會為利益所動的人,這也正是海天澤選擇參加這次海選的原因。不過我很驚訝,他居然會這樣順利通過海選。我沒法進到考試現場,所以不知道他表演了些什麼。不過以他以往的表演經驗來看,他應該沒有這麼高的水平。」

「他有秘密。」常皓終於開了口。

「秘密?什麼秘密?」

「這難道不是你該去查的事嗎?」常皓冷笑:「良曦對你很失望,如果不是我要求繼續與你聯絡,你早已經被我們拋棄了。」

「謝謝皓哥。」李奧目光陰沉。

「謝我沒用,他的秘密,你去查。至於這次比賽,該讓你做的我會告訴你。」

「好。」

「不說了,等你消息。」

說罷,常皓掛斷了電話。

李奧收起手機,整個人倒到了床上。

海天澤的秘密是什麼呢?既然常皓知道他有秘密,是不是代表著他手裡已經有了一些蛛絲馬跡,而這些蛛絲馬跡,又會不會對海天澤不利呢……

留給他的時間,好像不多了。

另一邊,常皓剛剛掛斷電話,杜良曦便從浴室走了出來。

她拿起浴巾擦了擦濕漉漉的頭髮,奇怪地問:

「和誰通電話?」

「一個製作人。」常皓溫和地笑了笑。

「製作人?是又要和我們談合作的嗎?」

「是的,不過被我拒絕了。」

「哦。」杜良曦沒懷疑,在專業水準方面,她向來相信常皓。

「我幫你吹頭髮,這樣容易感冒。」

「謝了。」杜良曦自然地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常皓取出吹風機,左手撩起杜良曦帶著清香的漆黑髮絲。

暖風吹在腦後,杜良曦舒服地閉上了眼睛。

常皓透過鏡子看她,眼神從痴迷逐漸變為陰冷。

事實上,杜良曦早已對李奧沒了半點興趣。海天澤已經捲土重來,以他的能打程度,再加上這驟然提升的國民好感度,想借感情問題想扳倒他一次,非常難,甚至還有可能被冠上自己倒貼蹭熱度的帽子。所以杜良曦本準備偃旗息鼓一陣子,安靜等待海天澤接下來的行動。

可是常皓卻暗地保持了和李奧的聯繫,並且是以杜良曦的名義。

他站在局內,卻徘徊在邊緣。他看著他心愛的人和海天澤剪不斷理還亂,被海天澤一次次強硬推開。

很多時候,他都想拉住杜良曦的手,指著海天澤的鼻子告訴他,她是他的。

可是他不能,因為不等他指責海天澤,杜良曦的巴掌就一定會先落到他的臉上。

杜良曦看不上他,他知道的。

可是,即使總是明裡暗裡忽視他,看不起他的杜良曦,卻總會像現在這樣,將自己最沒有防備的樣子暴露在常皓面前。

是真的信任他,還是不把他放在眼裡,常皓不願去想。

他看著她放鬆的姿態,無數次幻想過讓她變成自己的人。

他跟了她十年,愛了她十年,這份幻想,早已經變了質。

那是一種強烈的慾望,為了擁有她,他可以不惜一切代價。他沉默,只是因為他還沒有等到那個最佳時機。

而現在,時機來了。

至於李奧和海天澤,甚至那個楊若沼,都只是這個時機中必不可少的工具罷了。

常皓溫柔地輕撫杜良曦的長發,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

…………

4月26日上午10點,余小佳新電影角色的選拔活動正式宣告開始。

余小佳召開了一場新聞發布會,將這次選拔命名為了「巡光」,並公布了這次選拔的最終目標——留下10名最適合電影的演員。

或許是因為即將第一次嘗試傳統電影與現代選秀的結合,余小佳在發布會上表現出了少見的健談,甚至有點興奮。 惡魔公主的專屬微笑 這幅樣子的他讓不少即將參賽的選手心裡的大石落下,看來傳說中性格詭譎的余小佳,也挺可愛的嘛。

當天下午2點,節目組將即將參賽的100名選手召集起來,開了個關於節目錄製的簡短會議。

這次的選拔綜藝落在了當前視頻網站三巨頭之一的悅視網身上,相關負責人給每人發了本小冊子,然後事無巨細地向所有人講述了比賽賽制以及錄製要求。

為防止引起不必要的騷動,海天澤和楊若沼坐在了最後一排,只得拚命豎起耳朵去聽工作人員的講解。

坐在他們前面的這些人中,有不少楊若沼的熟面孔。拋出掉一些北戲校友外,最令楊若沼驚訝的是,海選那天排在她前面的女孩——陳青煙也在其中。

陳青煙來的很早,坐在第一排,此時正拿著小冊子,專心致志地記著筆記,像極了一個乖學生。

她能入選,楊若沼挺高興的,不過高興歸高興,接下來,她們卻會不可避免地成為競爭對手。

而且不止陳青煙,陸楠,白月,景盼盼,都將是她前進路上的勁敵。

楊若沼定了定神,無法避免的唏噓之外,她的心底竟隱隱產生了一絲難以抑制的興奮。 與其他選秀節目的合宿形式不同,巡光的錄製是階段性的,分期錄製,並且當周錄當周播。這種形式的好處是不會因合宿耽誤選手們的個人時間,尤其是學生黨;但壞處卻也非常明顯——每次錄製結束之後,選手們都會迅速回到自己的生活,他們被割裂了,等到下一周再錄製節目時,上一周好不容易培養的默契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或許,這也是余小佳給他們的考驗之一。

不過,現在想那些倒是有些為時過早,第一期節目的錄製,最終確定為4月30日。

悅視網向來擅長宣發,加上還有海天澤這麼個噱頭在,因此僅僅是100進50的第一場比賽,錄製現場的大門口就被大批量的記者和粉絲圍堵了。

節目組的工作人員看著這爆火的場面喜上眉梢,對待來錄製節目的100名參賽選手別提多熱情了。

不會走位,沒事,執行導演帶著你走!

不會找鏡頭,沒事,攝像師舉牌提示!

然而,即使如此,100人的大場面還是讓並不算寬敞的演播廳亂了套。

節目的開場定為100名選手的歌舞秀,俊男美女齊刷刷站在那裡,特別亮眼。可導演忘了,大家的主職是演戲,唱歌跳舞那種專屬於愛豆的技能,對他們來說著實是稍微難了些。

雖然這段舞蹈在錄製開始之前就已經交代了所有人回去練習,可是來到鏡頭前,還是有不少人出了洋相。

錄製從一開始就陷入了僵局,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走位消磨了選手的體力,也耗盡了工作人員的耐心。

楊若沼跟著人群,按部就班地踩著自己應該去的點,明明一次都沒錯,卻要跟著走錯的人一起遭殃。

她覺得沒所謂,但不代表別人也這樣覺得。

一段5分鐘的開場舞錄製了接近一個小時后,有人扛不住了,竊竊私語逐漸變為吵吵嚷嚷,不滿的抱怨聲此起彼伏。

余小佳抱臂坐在後台,一言不發地看著亂成一鍋粥的舞台。

「這樣吧,我們再來最後一遍!如果還是不行,我們就先開始比賽,好不好?」現場導演滿頭大汗,只得這樣安撫眾人。

而最後的結果已經非常明顯了,由於其中一個人的錯誤,導演很想展現出的整齊宏大的場面,還是毀於一旦。

而這個錯誤的人,正是已經滿面通紅的陳青煙。

她咬著嘴唇,可憐巴巴地縮著自己的肩膀。

導演嘆了口氣,無語地揮了揮手,開場舞就這樣被擱置了。

隨著100位選手就位,四位評委從後台走出。他們分別是導演余小佳,著名表演藝術家唐傑,國家一級話劇演員方義輝,以及當紅演員——易旭晨。

看到易旭晨走出,海天澤的眼角跳了跳。

四人落座,燈光聚焦,主持人從由兩側屏幕分出的通道中走出,微笑著對著拍攝他的攝像機打招呼。

「是他?」此起彼伏的驚呼聲從選手席中傳出。

婚寵新妻 「嗯?」楊若沼不解。

「易旭陽啊!他怎麼會來主持?」坐在楊若沼旁邊的女孩花痴狀。

說到名字,楊若沼想了起來。

「啊,他的歌很好聽。」

「是啊是啊!他很有才華的!看來,這部電影的音樂,是要承包給他了。」

「哥哥也在,弟弟也在,能來參加這次選拔,我好幸福。」

「海天澤也在呢!這是什麼神仙節目……」

一旁的幾個女孩興奮地嘰嘰喳喳起來,楊若沼對這些小鮮肉向來不太感冒,所以沒什麼熱情插入她們的對話,只得托著下巴繼續看向舞台中央。

在隔著舞台的她的對面,白月坐在那裡,表情冷酷地瞪著正對著攝影機說話的易旭陽。

她可記得他,記的清清楚楚!

就是他,曾經莫名其妙地給過郭雲翎一拳。雖然郭雲翎給他做了不少解釋,可是白月卻還是沒法忘記。

她看著周圍女生花痴的樣子,心裡恨不得把易旭陽拽出去狠狠捶上一頓。

易旭陽的開場白很長,但他卻沒有一次失誤,在報完冗長的贊助商名號后,他開始宣布第一場比賽的賽制。

「我們的現場一共有100名選手,接下來會有10分鐘的時間由在場的各位自己選擇隊友,隨機進行表演。表演內容不限,隊伍人數也不限,但隊伍總數限為15隊,表演時間限為5分鐘。表演結束之後,我們的四位評委會針對每一隊選手做點評,然後從各個隊伍中挑選出他們認為亮眼的選手,直接晉級。

也就是說,各位選擇的隊友即將成為你們的對手,這樣的話,要怎麼選擇呢?」

現場急促的鼓點響起,燈光變暗,白色的光束在選手席間快速竄動。

與此同時,道具組將15個隊伍的序號台擺在了舞台中央。

「下面,請開始選擇。」

隨著易旭陽一聲令下,選手席上的100名選手紛紛起身,緩慢又猶豫地走上了舞台。

同組競爭,所有人自然都不想和自己熟悉的人站到一組,可是若是選擇不熟悉的人,卻又不知道他們的實力如何,風險會非常大。

楊若沼同樣不願意在第一輪就和景盼盼她們競爭,所以她觀察了一下景盼盼和白月的位置,最後默默站到了標誌著7的隊伍後面。

站定之後,她抬起頭,卻不想迎面而來的,是攝影師黑洞洞的鏡頭。

她嚇了一跳,但極快速地管理好了自己的表情,微笑著朝鏡頭打了打招呼。

在100人中得到個人鏡頭,這樣的機會是非常難得的,幾位站在她旁邊的選手有些不滿地斜眼看了看她,離開了她所選擇的7號隊伍。

余小佳坐在台下,依舊一言不發。

作為旁觀者,他自然知道鏡頭會對準楊若沼的原因。

即使所有參賽女選手都穿著節目組分發的同類型西裝+短裙,她的形象依舊讓人眼前一亮。

和男選手那邊自帶壓迫氣場的海天澤不同,楊若沼非常柔和。從始至終,她的嘴角始終掛著淺淺的笑意,沒有過多修飾的臉蛋有著最天然,最乾淨的美麗。至於她的身材,就更是加分項了——裸露在外的雙腿又長又直,凹凸有致的玲瓏曲線簡直令人心曠神怡。

不過,比起外表,余小佳更在意的,是這個女孩在表演上所表現出來的專業素質。

他沒有辦法忘記自己在攝像機后看著楊若沼流出那一滴淚時的震撼,那種隱忍和倔強,是多少當紅演員都沒有辦法表現出來的含蓄感情啊!

他微微勾起嘴角,胸中滿懷的期待快要溢了出來。

這期間,舞台上的選擇隊伍環節已經接近尾聲,令所有人驚訝的是,原以為會是香餑餑的海天澤,此時竟站在1號隊伍的序列號后,一個人,凄凄慘慘戚戚。 「海天澤演戲這麼多年,跟他一組的話,感覺自己會被淘汰。」

「我好喜歡他,但是不敢跟他待在一組。」

「看著他我會緊張,一定發揮不好。」

「好不容易和他一起參加節目,我害怕一不小心就把他淘汰了,哈哈。」

小聲的議論在人群中爆發,有認真權衡的,也有開玩笑的。每個人都佩戴著收音麥克風,他們有心或無意的發言都會經過篩選,成為節目組第一個引路人討論的小爆點。

不過那都是后話了,此時的海天澤獨自一人選擇1號隊伍,變成了一個大寫的尷尬。

「沒人選我嗎?」他聳了聳肩:「那我是不是隨便表演一段什麼獨角戲,都能晉級啊?」

其他選手彼此看了一眼,笑,卻沒人動。

不管私底下是不是海天澤的粉,在這種場合,每個人還是做出了認為對自己有利的選擇。

畢竟已經進了正賽,就要認真面對,如果是為了追星,這些人大概就應該和那群為了見海天澤而放棄海選的人同樣下場了。

選擇隊伍的倒計時在大屏幕上點亮,各隊隊員們整裝待發,緊張地等待著最後的結束。

海天澤看了看其他隊伍擁擠的模樣,理智上覺得無所謂,可情緒上卻或多或少有點小悵然。

他叱吒風雲多年,粉絲數量曾全網最多,可就這麼一個小破選秀,居然沒人願意和他一組?!真是現實,現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