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館的人才不管這些,都到了他們下班的時間,再來找事,就是耽誤他們的時間,他們才懶得跟這種乞丐糾纏。

只聽砰的一聲,醫館的門突然就被關上了,寒風中,老乞丐鬼跪坐的地上,狼狽極了,他渾身都在發熱,再不治,就真的完了。 可是整個魯鎮也就只剩下了這一所醫館,要是他都不願意救自己的話,那就真的完了。 老乞丐越想,越是覺得絕望,直接躺在地上哭了起來,在生命的面前,壓根沒有強者,他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只聽砰的一聲,醫館的門突然就被關上了,寒風中,老乞丐鬼跪坐的地上,狼狽極了,他渾身都在發熱,再不治,就真的完了。

可是整個魯鎮也就只剩下了這一所醫館,要是他都不願意救自己的話,那就真的完了。

老乞丐越想,越是覺得絕望,直接躺在地上哭了起來,在生命的面前,壓根沒有強者,他只是想活下去而已啊,竟然這麼難。

只怕連這一個寒夜都過不去了。

林飛正準備離開的步子一頓,醫者仁心,他時刻都記得,自己作為一個醫生的本分,治病救人,不在乎對方的身份或者是地位,真正的醫生,應該把這些身外之物全都拋之腦後,在生命面前,沒有什麼所謂的尊貴低賤,人人都只有一條命,誰都耽誤不起。

這樣想著,林飛上前,自覺地觀察起了老者的癥狀。

面色赤紅,渾身上下長滿了紅疹,應該是感染了蕁麻疹,這是會傳染的病,稍不注意,連腦子都能燒壞了。

尋常人早就退避三舍了,可是林飛不同,這些病對於他來說不過是小兒科而已,「老先生,您先坐起來。」

林飛開口說道。

聞言,老者猛地睜開眼睛,就看見林飛蹲在自己的面前,「你別管我,年輕人,你還是趕緊走吧,我活不成了。」

老者說著,眼淚就落了下來,或許這就是他的命,死在醫館門口,都沒人願意救他。

林飛見他不想配合,只好開口說道:「老先生,我是醫生,你放心,這病不是什麼大事,我會治好你的。」

老者聞言,眼神一亮,看著林飛的眼神都變了:「你說的是真的?你真能治好我?」

他覺得林飛可能是在說大話,畢竟蕁麻疹可不是尋常的病,就算是針王還在,也不敢說這種話。

林飛看著年紀輕輕的,卻說出這樣的話來,未免有吹牛的嫌疑。

林飛見他不信,輕笑說道:「您只管放心,反正已經變成這樣了,讓我試試又沒什麼,總比在這等死的好吧?」

他說的也是事實。

老者想了想,便坐起了身來:「好,反正也是要死的人了,還怕什麼?」

「我要施針,還請老先生忍著點。」

老者點了點頭,便答應了下來。

林飛說著,已經拿出銀針,一針針的,極其穩健的扎了下去,這蕁麻疹本就不是什麼大病,只需要將身體里的淤血和多餘的毒氣排出來就行,老者耽誤了那麼長時間,才會變得那麼嚴重。

沒多久,林飛便將銀針都收了起來。

「老先生,可以起身了。」

耳邊傳來林飛的話,老者才回過神來,就這一會兒的時間,他就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像是被通了氣一般,舒爽的不行。

就連看人,都覺得清楚了許多,這是從未有過的啊。

這個年輕人,醫術竟然如此厲害。

「年輕人,我……我好了?」老者疑惑的開口,還有些不可置信,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都在閻王門前徘徊的人了,竟然就這麼遇見了神醫,撿了一條命回來。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這可是老天爺的意思啊,不讓他死。

林飛點了點頭:「不過得需要注意,以後切忌飲酒,這病最是反覆,到時候再發,可就沒那麼好根治了。」

老者急忙點了點頭,只要能活著,別說是不能喝酒了,就是不能吃飯他也能忍得住。

「年輕人啊,你這麼年輕,就有這樣的醫術,簡直可以和魯家的針王魯中茂相比了。」

老者突然冒出了一句,瞬間讓林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老先生您認識魯中茂?」

老者一仰頭:「自然認識,以前他還給我治過病呢,只不過半年前他被人抓……」說到這,老者突然像是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什麼話一般,瞬間捂住了嘴,滿臉都是慌張。

林飛卻像是抓住了什麼關鍵點一樣,「老先生,這裡不宜多說,咱們先去吃口熱的。」

說著,扶著老者就站起了身來。又招呼馬洪俊上前,兩人一起扶著老者去就最近的一個酒樓,點了幾個熱乎菜,林飛這才說道:「老先生,您說,魯中茂被人抓走了?什麼時候的事?」

老者聞言,臉色迅速的變了,滿臉都是驚恐:「別說,別說啊。」

似乎生怕自己攤上了什麼事一樣,老者還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生怕說的話被人聽了去,再招來什麼禍患。

林飛卻沖著他搖了搖頭:「老先生不必擔心,我是魯中茂的朋友,一直在尋找他的蹤跡,您如果知道的話,還請告訴我真相,讓我心裡有個數也行。」

他剛剛才救了自己,要是尋常人,老者就是死也不會把這事給說出來的,可是這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其他人從本質上就是不同的,再說,他又是魯中茂的朋友,應該是不會害他的。

老者想了想,還是決定將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

「其實,半年前有一次夜裡,我親眼看著幾個島國人把針王魯中茂給抓走了,但是他們人多勢眾,我沒敢上去……」

老者有些無奈的說道。

林飛問道:「你怎麼知道是島國人?」

老者嘆了口氣:「我這乞丐,別人本領不會,最會察言觀色,那些人說的都是島國話,雖然聽得隱隱約約的,但是我可以肯定,就是島國人,不會錯的。」

林飛聞言,心下大駭,他果然沒猜錯,這些事情,真的跟島國人脫不了關係,魯中茂半年前就被抓走了?

那和魯家的常大嫂說的也算是對上了,可是他為什麼又會出現在京城,和自己一起來到了這呢?

林飛又陷入了謎團。

(本章完) 按照老者所說,所謂的針王魯中茂早在半年前就被島國人綁架走,那後來自己身邊的又是何人。

而且從魯中茂的醫術和言談舉止中他可以確信是針王本人無疑,不過如今事實已經證明魯中茂身份十分可以,甚至馬家村的那場大火和他也絕脫不了干係。

想到這裡林飛眉頭皺得愈發緊,隱隱形成一個川字。

「或許……」林飛想到一種可能,忽然眼前一亮口中喃喃自語。

一旁靜默不言許久的馬洪俊見林飛如此也是神色一動,問道,「飛哥,你難道是想到了什麼?」

林飛點點頭,嘴角浮現一抹冷笑道,「洪俊,你還記得當初魯中茂來找我合作的事嗎?」

「當然記得,當時我記得他還帶著一干弟子,尤其是他那個徒弟十分囂張跋扈目中無人。」 櫻花愛戀99步 馬洪俊面露回憶之色道。

「可剛才不久前我從其他人口中得知魯中茂以前並沒有弟子。」林飛忽然說了一句。

「飛哥你是說……魯中茂在消失的半年時間裡收了這些人為徒?」

林飛不置可否,眼中異樣光芒閃動,不知在想些什麼。

這時他的手機忽然響起,拿出來一看竟然是上官無敵打來的。

「首長,你找我有什麼事?」林飛神色一凌,問道。

電話那邊上官無敵也一改往日的幽默輕鬆,聲音有些沉重第道,「林飛,你現在在哪?」

林飛將自己的地址說出來后便聽到上官無敵略微有些詫異地聲音。

「沒想到你竟然正好在著手調查這件事,這樣我也不用再把細節說給你了,這便是此次你要接受的將是s級任務。」

「s級任務……」

林飛喃喃自語,神色微微有些動容。

自從自己加入特種兵隊伍以來,貌似執行過最高級別的任務也不過是和姚紫菱一起去美利堅營救科學家。

而那次也不過是a級任務,可這次上官無敵竟然直接言明是s級,自然讓他有些吃驚。

「首長,究竟是什麼任務竟然能算作s級?」林飛忍不住問道。

「前往海外黑塔島,調查名醫失蹤案件。」上官無敵平淡地說道。

林飛聞言神色微變,雖然剛才已經從上官無敵的話中已經有所猜測,但當真正聽到內容時心中還是忍不住震動。

這次的事情難道已經到了引起軍方注意的程度了,林飛暗中思索著。

接著就聽到上官無敵道,「既然你現在正好在青元縣那就不要走了,等過幾天我會安排其他人和你一起前往黑塔島執行任務。」

林飛答應下來隨後便掛斷了,馬洪俊見林飛沒有說什麼的打算也就沒多問,不過見其臉色難任務,這次怕是不能帶上你了。」

馬洪俊聽林飛說不能帶上自己,頓時眼中露出一抹失望,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我知道飛哥你不是普通人,肯定有自己的事要做,放心我不會托你的後腿,我一個人也

林飛卻是搖頭,「我從沒想過你會拖我後腿,不過眼下這件事卻是涉及到一些機密,所以實在不能帶你同樣。不過我有另外一件事要你幫忙,你這樣……」

說著林飛來到馬洪俊身旁對其低語起來。

「好的飛哥,我一定按照你說的做,不辜負你的期望。」

馬洪俊重重點頭,隨後毅然轉身向著遠處走去。

看著馬洪俊逐漸遠去的身影,林飛收回目光。

眼前不遠處的醫館仍然有絡繹不絕的人前去求醫,不知何時竟然有兩個帶著墨鏡穿著黑色緊身服的人站在門外,似乎在打量著什麼。

林飛微微搖頭轉身離去,他並沒有將魯中茂其實半年前是被人抓走的消

息告訴魯家,即便他這樣做了估計他們除了擔心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霍三爺,寵妻請克制 既然如此沒有什麼新的線索,那只有等待幾日後和上官無敵安排的人匯合再做計較。

一直以來林飛都是一個樂天派,信奉盡人事聽天命,自己如今一路走來,也不過是盡了自己的努力后順勢而為後的結果。

如此想著,這些時日所經歷的種種是非如過眼雲煙一般在眼前飄過,林飛忽然覺得有些疲憊,如今便想要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

林飛一路思索忽然想起自己這次好不容易來到黑河省,自然要準備些特產好帶回去給洛雲幾人。

正苦思無果之際,他忽然想起曾聽聞附近有一座十分有名的景點,名為自子貢山,據聞這座山上許願祈福特別靈驗,以至於附近的不少年輕情侶紛紛前往乞求幸福。

林飛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打算前往,左右察看並無車輛,在青元縣這種小城市的確很難見到計程車。

向路人打聽,原來從此處前往子貢山的只有一輛公交,隨即林飛在公交站牌前等候了十幾分鐘終於等來了一輛車。

上車之後林飛發現只剩下後排的一行空位,公交車又前進了一段距離,不一會兒車上又上了三三兩兩的人。

林飛的異性緣似乎十分好,不一會兒就有兩位中年美婦坐在了他的旁邊,這兩位都屬於身材豐腴的那類,因此三人坐在一起略顯擁擠。

車上其它男人見到兩位美婦上來皆是眼睛一亮,不過見到她們皆是坐到林飛身邊頓時看向林飛的目光浮現羨慕嫉妒之色。

林飛也是略顯剛才,他不過是想坐個車而已,沒想到竟然招了這麼多恨。

他抬眼看去,只見自己左側那位少婦身材豐腴,五官精緻還畫著妖艷濃妝,不過此刻正低頭專心玩著手機。

她領口還裸露著大片雪白,讓林飛都是有些心猿意馬。

至於右側的少婦則是懷裡抱著一位看起來不過五六歲的孩子,同樣是膚白貌美,身著白衫長裙看起來十分文靜。

她懷裡的孩子不時發出一陣咳嗽之聲,每次咳嗽聲響起都讓這位少婦秀麗的細眉微皺。

她們這二位都是熟透了的年紀,一舉一動都散發著迷人魅力,至於左側的那位少婦將手機收起來后發現自己身邊坐的林飛竟然還是個眉目英俊的年輕人,頓時眼中閃現莫名的光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極品小醫神》,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div 車上其他男人聽了這麼露骨的話,頓時羨慕不已,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這麼好運輕易就得到美女的青睞。

所謂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如今美女都暗示的這麼明顯了估計是個正常男人都會滿口答應一起去沒人的房間一起慢慢探討問題了。

林飛點點頭,有些為難地說道,「的確有問題。」

車上眾男人聞言皆是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其他原本對林飛略有好感的女性聽到這話皆是露出失望和不屑的神色,看來林飛也是一樣中看不中用,和其他男人一樣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女子聞言臉上浮現得意的笑容,這道果然還是要拜倒在老娘的石榴裙下,同時也對自己的魅力更加自信了幾分。

「那我們一會兒就下車找個地方看病。」少婦給林飛拋了個媚眼浪浪地說道。

林飛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下車就不必了,在車上就行。」

林飛此話一出頓時引來一片叫好之聲,男人們哈哈大笑一聲怪叫道,「好樣的哥們兒,有福同享我支持你!要是你滿足不了還有兄弟們可以火力支援。」

「啊,在車上?」

少婦驚叫一聲,似乎以為自己聽錯了。忽然她又露出害羞的神情道,「你真壞,這裡這麼多人怎麼好意思。」

林飛額頭浮現黑線,不過還是說道,「小姐你可能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說你的身體的確出了一些問題。」

「什麼問題?」少婦神情有些害怕起來。

「你今天多大了?」

「三十了。」

「應該結婚了吧?」

「結婚了,有一個三歲的孩子。」

問到這裡林飛停下來古怪地看了少婦一眼,半晌后才忽然問道,「既然你結婚了,而且現在又懷孕了,可為什麼還是處女?」

林飛這話一開口頓時整個車都安靜下來。

眾人啞口無言,目光皆是落在女子身上。

女子臉色通紅,也是十分尷尬,半晌后才低聲道,「這個……我老公有那方面的特殊情節,所以我經常去做手術修補一下。」

眾人聞言神色各異,不少男人看向她豐腴的身材更是露出的光芒。

這時她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突然驚叫一聲瞪大眼睛道,「剛……剛才你說我懷孕了,這是真的嗎?」

林飛聞言也是無語半晌,最後淡淡道,「剛才我替你把脈后確實是發現你有喜脈跡象,這錯不了的,對了以後這種小手術你也盡量不要做了,畢竟有違天和,對身體也不好。」

女子張了張嘴,最後忽然道,「不可能,我前不久還來月經呢,而且我的月事一向很准。我怎麼可能懷孕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