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尊,是斗戰神王,第二尊,是他的神候身,第三尊,就是眼前的猿齊天。

猿齊天看向洪錚,鼻子抽動著:「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另外一尊斗戰王族的氣息,他在哪?」 洪錚見到李輕依被擊傷,雖然無礙,但依舊讓他心中充滿殺機:「那是我的分身,怎麼,你想挑戰?」 他緩緩逼近猿齊天,邁步而行。雙足像是踏在了大道中,與大道和鳴,天宇嗡鳴。 猿齊天的面色漸漸的變的凝重起

猿齊天看向洪錚,鼻子抽動著:「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另外一尊斗戰王族的氣息,他在哪?」

洪錚見到李輕依被擊傷,雖然無礙,但依舊讓他心中充滿殺機:「那是我的分身,怎麼,你想挑戰?」

他緩緩逼近猿齊天,邁步而行。雙足像是踏在了大道中,與大道和鳴,天宇嗡鳴。

猿齊天的面色漸漸的變的凝重起來:「召喚它回來,我要與它一戰。」

洪錚冷笑著說道:「你沒資格。」

「我怎麼沒有資格!」猿齊天發出了一聲咆哮,「誰敢說我猿齊天沒有資格?」

斗戰王族皆是非常的好戰,想想斗戰神王就知曉了,居然敢去硬拼洪行簡。似洪行簡這種猛人,敢與他交手的,還真沒有幾人。哪怕是其他原始九大生靈,敢去挑戰洪行簡的,也是不多。

洪錚猛然轉手,就要忍不住,將猿齊天給擊殺,但卻被贏昭拉住。

「洪錚,不要衝動,這種被天地斬過一次的生靈怨氣衝天,敢殺他的人不多,會沾染可怕的東西。最好的辦法就是神候身回歸,與他一戰。同族相爭,相安無事,天機不加身。」贏昭勸解。現在天地劇變,各種法則在虛空中交織,一旦殺了,誰也不知道會沾染什麼難以觸碰的東西。

洪錚想了想,隨後點點頭。

猿齊天雙眸如血燈,陰森森的盯著洪錚:「你什麼時候喚他出來與我一戰。」

「快了。」洪錚說道。

「好,我等你。」猿齊天說完,就收起了星辰天機棍,退到了百丈之外,盤膝坐在虛空中,居然守著洪錚,跟著他一起。

洪錚也懶得管他,將視線注視在了李逸的身上。

上個紀元李族的最強傳人,也是最後的傳人。

他看樣子不過二十多歲,塵封多年,但已經是小成神王高手。離贏昭這種大成神王,也只差了一步。

李逸非常的後知後覺,到現在才弄清楚眼前的狀況,看向李輕依:「他是你的夫君嗎?」

李輕依大大咧咧的點點頭:「是的。」

「他夠資格嗎?」李逸問道,看著洪錚,上上下下的打量著。

李輕依大怒:「李逸,你什麼意思?」

李逸平靜的說道:「你是上古李族的傳人,現在你的記憶也恢復的差不多了。你應該明白李族血脈的霸道性,乃是太古十大神軀之一,血脈高貴。你怎麼如此糊塗的就嫁人了?」

洪錚笑著說道:「那你說,我要什麼資格?」

李逸輕輕一笑,指著洪錚:「打贏我,你就有資格了。」

「你太弱。」洪錚看著他,背負著雙手,看著他,絲毫的不留情。李逸聞言,臉色漸漸的冷漠:「就是十大勢力中的帝子,也不敢說我太弱。」

「你當你是本紀元最強者嗎?」李逸再次開口。

洪錚面色也冷漠了下來,邁步向李逸走了過去。全面散開了自己的生命層次,那是洪極境的生命層次!他跨出了第一步,諸天萬界在搖顫,高空在咆哮,呼嘯不已。李逸只感覺一股強大的氣息如同山嶺一般向自己壓迫而來,將他的肌體都快要碾碎了!

他的李族戰神軀在這一刻居然被牢牢的禁錮了,體內流淌的血脈,被冰封。一股寒氣從腳底直衝腦海,從靈魂深處升起了一股戰慄感。

「洪極境的生命層次!」李逸雙腿彎曲,居然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洪錚隨後邁出了第二步,身與大道合,與天地合,與法則交合。李逸的眼前出現了無盡的幻象,在他的視線中,洪錚的身軀陡然放大,像是一尊不敗戰神,屹立在天地間。

他心頭沉重一片,胸口發悶,被一股氣勢轟在了身上,終於忍不住咳出了一口鮮血!

他駭然的看著洪錚:「大成神王!」

沒錯,洪錚已經跨入到了大成神王的境界,與贏昭,吃魔,大羅神王乃是一個層次的生靈。

本紀第一年輕強者……李逸的心中浮現出了一個念頭。

洪錚冰冷的看著他,此刻的李逸,膝蓋已經彎曲出了一個詭異的弧度。只要洪錚邁出第三步,李逸將會徹徹底底的跪在地上!

洪錚右腳抬起,隨時都能夠跨越出第三步:「還要我跨出第三步嗎?」

「洪錚,他畢竟是我的兄長,放過他吧。」李輕依走上前來,抱著洪錚的手臂。壯觀的胸膛在洪錚的手臂上摩擦著,吐氣如蘭,「晚上你懂得。」

「什麼你懂得,我不懂。」洪錚一臉懵逼的說道,但還是收起了氣勢。

李逸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這才感覺到渾身的氣血順暢起來。

「現在我有資格了嗎?」洪錚看著他,問道。李逸苦笑一聲,無奈的點點頭。最有可能問鼎本資源最強生靈的人,自然有這個資格。

紀元最強年輕生靈……他忽然想起了上個紀元,那三個最強帝子。 我在動漫里撿尸體 葉君皇,羅剎王,蕭虞倫,上個紀元最有可能問鼎大帝的三個年輕人。不知道他們回歸了沒有?

如果上個紀元沒有落幕,東皇太一沒有崛起,這三人現在可能已經是大帝了吧?現在回歸,他們成聖王了沒有?搖搖頭,將這些思緒擯棄,而後看向洪錚。

洪錚浮上了蒼穹,神念覆蓋整個東荒。整片的格局都已經變了,龍城已經成為了雲霞天頂的勢力範圍。

大亂將至,東荒眾人都非常的自危。這些太古勢力,可沒有什麼門戶觀念,對東荒本土修士,基本上就是想殺就殺的。

「現在應該怎麼辦?」黑夜走上前來,柔聲問道。

「回洪家,全體改修我的八段體,這些天,我會到外界去傳道。若是有誰願意修鍊我的八段體,我會毫不保留的教給他們。」洪錚說道。 第八百四十章雲霞天頂

龍城已經徹底的大亂,不少人都兢兢戰戰的活著。因為城內多出了不少上古時期的人物,在歷練,遊走。

洪錚帶著二十萬東荒生靈,和那些從南國來的魔族,湧入到了龍城中。

「龍城不歸於任何勢力,獨立出來,太古種族進來可以。但若惹事,殺戮,製造混亂,無論是誰,我將徹底的抹去。」洪錚進入龍城之後,聲音傳遍了整個東荒。

眾多勢力都將視線投遞到了雲霞天頂的方向。

一個是本紀元的小家族,一個是上個紀元就是霸主級別的頂尖教派。洪家到底哪裡來的膽子與底氣?

千山獨行 是,你族中是有黑夜,但不要忘記了,人家族內同樣有半步大帝,甚至可能不止一尊。

果然,此話一出,雲霞天頂中立刻走出了三個強大的年輕神王,向龍城靠近。

「滾開!」但他們還未靠近龍城,就被一道吼聲吼落,身軀差點裂開。

黑夜半步大帝的氣息擴散,遮籠整個龍城。帝夜沉笑的特別開心:「洪錚,一個月,我就能跨入到半步大帝了。」

蟹神王也在蛻變,北域初代大帝的氣息,越來越濃厚。

這就是洪錚的底氣!

「黑夜,你的虛弱期還有多久?」洪錚拉過了黑夜,將她攬入懷中,撫摸著她的秀髮。黑夜揚起徑直的面龐,道:「四個月,我就能真正的成帝了。」

四個月……

洪錚點點頭。

雲霞天頂沉寂了下去,顯然也感應到了黑夜的氣息。

此刻,雲霞天頂內,兩道強大的半步大帝神念在交織著。

「龍城那個半步大帝是什麼情況?」一道神念問道。

「據說是南國的大帝,只有幾個月就能夠跨過虛弱期了,成為真正的大帝。」另外一道神念說道。

「在她衝擊大帝的剎那,前去滅了她,千萬不能讓她成帝,否則我等將無安穩的日子。」

那是雲霞大帝的聲音!

「黑夜,你需要找一個地方,現在不要拋頭露面了,你衝擊大帝的剎那,必定會有人來伏殺你。」洪錚說道。

這段時間,黑夜感應到一股股強大的神念探向了這裡。

現在整個東荒,處於虛弱期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秩序大帝,他還有幾年。另外一個就是黑夜!

黑夜笑著搖搖頭:「我隱藏起來,你怎麼辦?」

洪錚眼中出現了狠戾之色:「無妨,我有的是辦法讓這些人有去無回。」

接下來,他去了一趟閻廣王的地底,切下了一大塊的金山。那是金色大手臂上的血肉,一旦被引爆,就算是半步大帝都難以阻攔。

「下一步,該傳遞八段體了。」洪錚喃喃自語,將八段體修改了一下。任何人都難以傳播,一旦泄露,八段體會自主毀去。他是為了防止被回歸的生靈和南國魔族竊取。

他首先來到的地方,就是帝皇府。

「詹府主,還請一見。」洪錚站在帝皇府的門口,說道。帝皇府在中域,佔據了一大片的地域,廣袤無比。群山萬壑,蔓延無邊,瀑布一掛又一掛。在帝皇府中,盤踞了諸多古老而強大的氣息,底蘊非常的可怕。

「何事?」詹璇璣的聲音傳來,卻並沒有現身。

洪錚道:「現在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東荒岌岌可危,如果體系再不進行一場變革,將會非常的被動。我已經放下前嫌,來授予八段體,希望你也能夠為東荒大局著想。」

「不用,你的八段體我不放心,剛剛才衍化成功,弊病太多。」詹璇璣說完,氣息就隱匿了下去,「蘇震天,送客!」

洪錚點點頭,轉過身軀,前往九冥府。九冥府的人,他曾經見過一次。 帝尊強寵:驚世大小姐 那還是在棲魔洞中,他看到了一個長發女子,還有一個老者。老者名字叫做枯冥老人,還曾經希望洪錚能夠加入到九冥府中。

洪錚剛剛靠近九冥府,枯冥老人就走了出來,非常客氣的接待了洪錚。

「洪小兄弟,不知此刻來是?」枯冥老人笑著問道,他也是大成的神王。但面對洪錚這個後輩,也感覺非常的驚懼,心驚肉跳的。十幾年前,他第一次見洪錚的時候,他才不過是一個孕骨境的小修士。

但十幾年後,他卻已經是大成神王了。

而自己……還是在原地踏步。如果沒有大機緣,這一生,將會徹底的與聖王無望。

「前輩,我是想傳播我的八段體,現在東荒的體系太陳舊了,需要一場變革。」洪錚說道。

枯冥老人露出難色:「你的八段體……很多人不放心,覺得必定有諸多你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缺陷。東皇體系雖然只是七段體,但在紀元初始就開始存在,經過歷代前輩大賢的推演,已經臻至完整成熟了。」

洪錚站起了身子,嘆息一聲:「好吧,打攪了。」

他剛剛走出幾步,卻被枯冥老人喊住了:「小兄弟,等等。」

洪錚疑惑的轉過身,看向枯冥老人,卻只見枯冥老人低著頭,一臉的掙扎之色。最後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說道:「但我想試試,我已經在這個境界卡了幾千年了。九冥府的其他弟子,我不敢保證。但我的幾個子嗣,我會讓他們修鍊你的八段體。」

洪錚有些驚喜的看著他:「好。」

他九個子嗣,都非常的普通,不像其他神子那樣驚艷,才剛剛跨入到了通天之王的層次。並且年歲都是在七八十歲了。

洪錚隨後傳下了八段體,開始離去。

白帝宮中,洪錚出現在山門外。

「姑爺來了。」

「小祖的夫君來了。」

洪錚剛剛出現,白帝宮中就湧現出了不少的人,激動的看著洪錚。現在的洪錚,可是他們的偶像。

白鴻機,白龍象,白家的白燃出來迎接洪錚。

還有一個女修,身材高挑,但顴骨非常高,洪錚看到此人的時候,愣了一下。

白玉珩!

當年在雲海宗祖地中,一擊白帝額骨矛,將李輕依擊殺的人。那是白玉珩的一道雲體身。時隔這麼多年,洪錚再次見到了白玉珩。

白玉珩也不過三四十歲的年紀,當年的雲體身被洪錚擊殺,差點就轉世失敗,這些年才慢慢恢復過來。

「好久不見。」白玉珩說道,面色非常的複雜。 第八百四十一章各方傳授

「好久不見。」洪錚平靜的打招呼。

十幾年前,若問洪錚最想殺的人是誰,他會毫不猶豫的說出白玉珩的名字。但現在,李輕依復甦了,又是白玉涵的姐姐,他已經沒有了當年的那種殺機。

白玉珩輕笑一聲:「想殺我就動手吧,當年確實是我不對。沒有想到,原先我最恨的人,現在居然拯救了整個白帝宮。」

洪錚平靜一笑:「算了,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我已經過了那個打打殺殺,動不動就滅人全家的年紀了。」

話說完,洪錚有了瞬間的恍惚。

這才過去十幾年而已,為什麼自己感覺已經過去很久的樣子?十幾年,不到二十年,對洪錚現在的壽元來說,也就是一個閉關的事情。

「原來我的心……早就已經滄桑。」洪錚喃喃自語。

白玉珩躬身一拜:「感謝。」

白鴻機,白龍象,白賢等人都是露出了微笑之色,此事能和解就好。

「今天來是授予八段體的,大家若是信的過我,可以聚到這裡,我傳給你們八段體。若是不信我,堅持修原來的體系,我也不強求。」洪錚看向白鴻機,說道。

「修,都得修八段體,我感覺天地即將再次劇變,到時候末法時代非常有可能到來。」白鴻機說道,「東荒大地是時候來一次變革了。」

「對,誰不修八段體,全部扭斷他們的脖子。」白賢笑著說道,而後走上前去,拍了拍洪錚的肩膀:「賢婿啊,好好乾。」

一旁的白鴻機,白玉唐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不要臉的老貨。

「白帝宮一共多少力量,現存的。」洪錚問道。

「不算未從通天骨路上回歸的,應該有三十萬左右。白帝宮底蘊有,但只是一點點,真正的底蘊,還在通天骨路上。」白鴻機說道。

通天骨路洪錚曾經入過一次,不過只是邊緣。那種地方,確實能誕生出強大的高手。天地精氣濃厚,法則眾多,各種先機都長存。

「若是東荒有一天守不住了,就遷移到通天骨路上吧。」洪錚說道。

白鴻機長嘆一聲,臉色非常的落寞:「哪有那麼容易,那裡也有南國魔族。而且那裡是各族交匯的地方,各種次元空間中的強大種族,都在通天骨路上部署了力量。也只有白帝宮,青帝宮,東皇圖騰殿這種出現過大帝的勢力才能夠在那裡落腳。什麼一流勢力,進入上去,就是死路一條。那個世界更加的殘酷。上有五行大世界虎視眈眈,旁邊有各種次元空間中的生靈。」

洪錚也沉默了下去:「把人聚集吧,我來傳下八段體。」

「洪錚,有沒有可能兩種體系都修鍊啊?」白龍象問道。

洪錚搖搖頭,表示不能,但還是說道:「雖然兩種體系不能來回切換,但有一個好處。就是你們修鍊了八段體后,以前的神通,修為都還能夠保存。只是不能夠再截取天地精氣了,進階方式也變了。東皇體系可以觸摸法則,勾動天地。八段體不能,除非衍化出自己的本源。」

「行,別的不說了,我這就召集所有白帝宮族人。」白鴻機說道。

當五六十萬人轉修八鍛體的時候,洪錚身軀一震,不朽腦自主發光。神魂在接引各種感悟。那些感悟,都是這些修鍊了八段體的修士散發出來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