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錢……」她的手裡著二十萬呢。

「沒事,你先拿著吧,我現在又不用錢……」樂天擺擺手。 夏依想了想,也就沒有將錢還給樂天,樂天說的沒錯,現在的她實在是太缺錢了。 看到所有人都忙著做善後的工作,樂天也就離開了。 他給那個小護士打去了電話。 「我在一樓大廳,你過來拿二胡。」他說道。 萌妞不乖:總裁,求寵

「沒事,你先拿著吧,我現在又不用錢……」樂天擺擺手。

夏依想了想,也就沒有將錢還給樂天,樂天說的沒錯,現在的她實在是太缺錢了。

看到所有人都忙著做善後的工作,樂天也就離開了。

他給那個小護士打去了電話。

「我在一樓大廳,你過來拿二胡。」他說道。

萌妞不乖:總裁,求寵愛! 「好。」 誘妻:總裁大人別使壞 白夏點點頭。

掛上電話,白夏看了看自己面前的中年男人。

「哎呀……爸,我能和你說什麼?那個傢伙我根本不認識的好吧?那就是個精神病,非要和我要管弦樂器,我上哪去給他弄管弦樂器?結果這傢伙居然打人……我沒辦法才將你的二胡偷出來的。」白夏無語的解釋道。

這叫什麼事啊。

她本來是想偷偷摸摸的搞定這件事,結果自己爸爸居然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我問的不是這個!我問的是那個男人是什麼人?」中年男人看著自己的閨女。

「不知道,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白夏搖搖頭。

看到自己的爸爸還想問,她急急忙忙地說道:「我去給你拿二胡啊……」

中年男人無奈的看著逃走的閨女……

女大不中留啊,這丫頭是不是要談戀愛了?

白夏找到了樂天,這傢伙居然就坐在大廳裡面,二胡端端正正的擺在腿上,看起來……真的很像是個要飯的。

「二胡給我。」她伸出手。

「你說……我這幅樣子出去要個飯啥的行不行?」樂天突然問。

白夏看了看他。

「應該不會餓死。」她說道。

「這二胡不錯,你就不怕我偷跑了?」樂天將手裡的二胡遞給這個姑娘。

「你偷跑了更好。」白夏哼了一聲。

偷跑了以後你就不敢來糾纏我了……天知道她現在對樂天有多恐懼。

看到這傢伙抬起手,白夏就情不自禁的想躲。

「行了!作為這次你借二胡給我的感謝,我就不計較你前幾次騙我的事情了,另外我還免費附贈你一句忠告。」樂天站起身,他的目光一直看著面前這位姑娘。

「什麼忠告?」白夏眨了眨眼。

「半年內……你不適合接觸任何男人!特別是不適合談男女朋友……切記切記。」樂天神秘兮兮的說道。

白夏微微張開嘴,她奇怪的看著樂天。

「為什麼這麼說?」她問。

別說半年了,她一年內都沒有找男人的打算……自己才剛剛來醫院,怎麼可能事業還未起步就想那些亂七八糟的呢?

「因為……你在這最近的半年會有一個小的桃花運,但是這個桃花運不能給你帶來你的真命天子!它只會給你帶來一段傷心的、可怕的傷害!」樂天慢慢的說道。

白夏無語,這傢伙……說的就跟真的似的。

「好啦!你好自為之……我走了。」樂天擺擺手。

白夏看著樂天離開的背影,心中有點奇怪的感覺,她晃了晃自己的頭轉身離開了。

天色這個時候也慢慢地暗了下來,蘇紫萱的電話也打來了。

「在哪呢?這天都要黑了……」

電話一接通就傳來蘇紫萱詢問的聲音。

「在醫院呢,馬上就走……要不你來接我一下?」樂天問。

他的車還留在警局呢。

「行!你在門口等著我就行了。」蘇紫答應了。

樂天掛上電話就慢慢地走到了醫院的門口,醫院的門口是車流量非常大的地方,也是車禍的高發地段,一個交警就在不遠處指揮著交通。

正值上下班時間,真的是車多人多。

「吱……」

一聲尖銳的剎車聲。

「砰!」

緊接著是重物被撞飛的聲音。

樂天扭頭一看,一個男人重重的落到了自己的不遠處,他抬頭看了看前面,一輛大眾轎車的車頭明顯的凹陷了進去。

出車禍了!

轎車的司機急急忙忙的下了車,她跑到被撞者的面前查看。

樂天看了看這個司機,挑了挑眉。

居然是王月!

錢小楠的秘書……王月!

王月可能是因為緊張,並沒有看到樂天,而且這個時候路邊的人非常多,很快這裡就圍了一大圈子人在看熱鬧,交通立馬就被中斷了。

「滴滴滴……」

不斷地響起車子的喇叭聲。

交警也發現了,急忙向這邊跑過來。

「你沒事吧?我警告你……你不要想著碰瓷!」王月快速的鎮定下來,她嚴肅的對著地上一動不動的男人說道。

樂天挑了挑眉,這女人的眼睛有問題吧?

這個被撞的男人明顯已經暈過去了。

王月伸手碰了一下這個男人的腦袋,樂天眼睛猛地瞪大。

「喂!趕緊起來……你要是想碰瓷你可是找錯人了。」王月呵斥。

「你這女人有病吧?明明是你撞了人家,還說人家是碰瓷……你看看你自己的車,都凹進去了一塊。」

「就是就是……賊喊捉賊嘛。」

隱婚秘戀:陸少嬌妻太囂張 「交警來了,這女的跑不了……撞了人還誣賴人家是碰瓷?這個男人是我的鄰居,人好著呢……從來不做壞事,根本不可能去碰瓷。」

周圍傳來七嘴八舌的議論聲,樂天看著王月,這個女人的神色沒有半點變化,依舊是淡定得很。

【作者題外話】:感謝華夏丶子諾的打賞。。謝謝! 交警過來了,他看了看地上躺著的人,又看了看王月的車子。

他可不是那些圍觀的人,他一眼就看得出來這個人是被車子撞飛的,這就很簡單了,無論這個人是不是碰瓷,車子的確是撞到人家了,首先開車的人有責任是沒有什麼疑問的。

「先把傷者送去醫院,你就是駕駛這輛車的司機吧?你先將車子靠邊,不要將路全部擋住了。」交警對王月說道。

王月站起身看了看交警。

「這個人沒受傷,送什麼醫院?」她反問

交警一愣,他看了看地上的人。

「你開什麼玩笑? 萬古最強部落 飛出這麼遠怎麼可能沒受傷?你沒看到人都不能動了嗎?」

「是嗎?我說他沒受傷就是沒受傷。」王月非常堅定地說道。

「我警告你,你不要在這裡和我無理取鬧!如果出了人命……可就不是一個簡單的交通肇事這麼簡單了。」交警嚴肅地說道。

王月直勾勾的看著交警,她的臉色有點陰沉。

突然地上被撞的人居然自己站起來了,他彷彿有點迷茫,四下看了看之後就主動離開了。

周圍的人都愣住了……

交警也愣住了。

人沒事!

「看到了吧?我說他沒事就是沒事,這個人就是個碰瓷的!交警同志……我現在可以走的吧?」王月理直氣壯地對交警說道。

交警也是疑惑了。

看了看地上,那個人倒地的地方還有一攤血呢,這人居然沒事?

他看了看那個被撞的人。

人已經走的沒影了,這還怎麼說有事沒事?

「行……既然被撞的人沒事,那你就走吧,以後開車還是要慢一點。」交警點點頭說道。

王月轉身就回了自己的車上,啟動車子快速的離開。

樂天看著這一幕,那個被撞的人……

估計是已經死了啊。

周圍圍觀的人實在太多,樂天連個插腳的地方都沒有,等全部的人散去,他才走到那一灘血的面前,蹲下身看了看。

有淡淡的陰氣殘留,樂天站起身看了看那個被撞者離開的方向。

「滴滴……」

一輛警車停在樂天的面前,按了兩下喇叭。

交警奇怪的看了看,走了過來。

蘇紫萱搖下車窗打了個招呼,交警看了看這才離開了,這個位置就不允許停車。

「趕緊的啊!這裡不能停車你沒看到啊。」蘇紫萱瞪著樂天。

樂天這才上了車。

「往這邊走。」樂天突然指著另一個方向。

「啊?不去學校了?」蘇紫萱奇怪的問。

「不著急,現在天都還沒全黑呢,先去這邊。」樂天堅持。

蘇紫萱無奈,只好一轉方向盤,警車駛進了另一條路。

樂天一直看著路邊,蘇紫萱莫名其妙。

「你看什麼?」她問。

「看死人。」樂天回答。

蘇紫萱嚇了一跳。

「什麼死人?你什麼意思?」他急忙追問。

「剛剛出了一起車禍……被撞的人有點奇怪。」樂天簡單的說道。

他的目光終於看到了那個被撞的人,這個人搖搖晃晃的走在前面。

「停車。」樂天喊道。

蘇紫萱慢慢地將車子靠邊停了下來,這裡是一個生活小區的外圍小路,已經停了不少的車在這個位置了。

樂天急急忙忙的下了車,蘇紫萱也跟了下去。

「你幹嘛?」蘇紫萱奇怪的問。

樂天指了指前面的那個男人。

樂天和蘇紫萱走近這個人的面前看了看,蘇紫萱愣住了,這個人的臉上居然在流血?

而且這個人看起來也失去了意識,一直在一個小範圍的區域內轉圈。

「這是怎麼回事?」她奇怪的問。

樂天搖搖頭,他可沒空解釋,掏了掏口袋,樂天有點無語了,自己口袋裡的柳葉已經沒了。

這可麻煩了……

蘇紫萱莫名其妙的看著樂天在身上摸來摸去,最後看著他摸出了一個黑色的小牌子。

「罷了……既是遇見就是有緣,能救你一命也算是我的陰德。」樂天嘟囔著。

逆天狂夫太囂張 蘇紫萱看著樂天將這個小牌子掛在這個人的脖子上。

這個人「咚」的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你在做什麼?」蘇紫萱看著樂天。

「這個人被人用陰靈附過體,現在陰靈走了,他自己的靈魂還沒有回來……」樂天說道。

「你能不能一次說清楚?」蘇紫萱皺眉。

「這個人出了車禍,撞他的人用了點小手段,讓這個人看起來跟沒事人一樣,這個小手段是有時效性的,時間過了,這個人的生命就有危險了……我這個小牌子可以暫時壓制住他體內的陰氣,等他的靈魂回來,這個人應該還能活。」

樂天詳細地說道。

「撞車的人呢?」蘇紫萱問。

「早就走了。」樂天哼了一聲。

「你為什麼不阻止?」蘇紫萱審視著樂天。

「拜託……當時圍觀的人把整條路都堵死了,我難道能從人家頭頂飛過去啊?」樂天翻了個白眼。

他看了看蘇紫萱,繼續說道:「我可提醒你啊,你不要把我當作無所不能的神仙,我說白了就是一個懂一點巫術的大仙!你要是什麼東西都對我給予厚望,到時候你失望了可別怨我!」

蘇紫萱不說話了,這傢伙突然一本正經的和自己說這些做什麼?

不遠處突然走過來兩個年輕人,他們看到地上躺著的男人,馬上飛快地跑了過來。

「爸!你怎麼了?頭怎麼出血了?」

「小叔你怎麼了?你沒事吧……」

兩個人大呼小叫。

「別碰他!除非你想讓他死……」樂天提醒道。

「你是什麼人?」一個男人瞪著樂天。

「是不是你把我爸爸打成這個樣子的?」另一個也呵斥道。

樂天眼睛突然瞪了起來,這特么的……

「你們想幹嘛?」蘇紫萱哼了一聲。

她作勢要掏出警官證。

樂天阻止了她。

「你們是不是瞎?這人現在就不能動!一動他才會死……我這是在幫你,你特么還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啊!我警告你們,誰都不能動啊!」他據理反駁。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