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八翼不淡定了。 天使之王心裡也不淡定了。

五千天使大軍,本以為很看得起地玉的後手了。 卻沒想到,最後全部被滅了。 這個該死的金毛居然沒死,實力看樣子更近了一步。 不能拖了,不然要麻煩。 一股不安的情緒湧上心頭。 天使之王冷哼一聲! 「有種跟我來!」 天使之王一動翅膀,眨眼就不見了! 地玉一抬

五千天使大軍,本以為很看得起地玉的後手了。

卻沒想到,最後全部被滅了。

這個該死的金毛居然沒死,實力看樣子更近了一步。

不能拖了,不然要麻煩。

一股不安的情緒湧上心頭。

天使之王冷哼一聲!

「有種跟我來!」

天使之王一動翅膀,眨眼就不見了!

地玉一抬腿就跟了過去。

「居然是五對翅膀!實力堪比渡劫啊!我吞天訣剛到四層,級別差距一個大階啊!怪不得這個天使之王這麼狂妄!還是有些資本的!」

很快,天使之王和地玉就到達了大氣層之外。

從高空往地球看去,一片湛藍和綠色,充滿著欣欣向榮的景色。

天使之王停下了,轉過身子,五對大翅膀完全展開。

全身散發出一種白色的光芒,猶如神靈一樣,傲視萬方。

「地玉!你真的讓我很佩服。整個地星你是第一個!要不要打個賭?只要你輸給我!未來的一百年臣服與我如何?」

地玉平視著天使之王。

「打賭?好啊!不過你輸了怎麼辦呢?」

天使之王一仰頭,高傲的神色毫不掩飾。

「地玉!如果我沒有看錯!你的等級也就是元嬰初期吧。和八翼低階天使一個級別。而我身為天使之王,比八翼天使高出一個大階。用你們修士的話說,我是渡劫初期。高你一個大階!你覺得你能贏嗎?」

地玉嘴角一翹。

「那要打過才知道!」

天使之王哈哈一笑。

「好!有膽量。你知道為什麼在這裡等你嗎?」

地玉擺了擺手。

天使之王哈哈大笑。

「這裡是太空!靈氣稀薄。常人不能活命。就算元嬰修士,也只能依靠自身循環來維持。但是沒有了靈氣的補充,你覺得你能堅持多久?」

地玉微微一笑。

「堅持多久不知道,但是我想堅持到你的軍團全部被滅是沒有問題的!」

天使之王笑容一僵。

「地玉!真的要不死不休嗎?最後給你個機會。臣服或者死!」

地玉搖了搖頭。

伸出一根中指。

「你要搞清楚!自始至終都是你在搞事情!抓緊吧!浪費時間!」

天使之王面容嚴肅起來,一臉的莊嚴神色。

手中利劍慢慢的舉了起來。

利劍的光芒越來越強盛,和天使之王自身的光芒聚合了起來。

地玉絲毫不懷疑,一般的元嬰修士光是這種光芒的威壓就能讓他崩潰。

地玉感到這種光芒雖然感覺起來除了威壓也沒什麼,但是暗地裡卻是有很多作用。

比如,等級不如他的人,就會受到極大的壓制,像隱身術之類的法術基本會失效,速度力量等等也會受到極大影響。

這種光芒還帶有侵略性,一般的元嬰什麼也不幹,用不了多久,就能被這種光芒抽走甚至抽干能量。

天使之王冷哼一聲。

「死在聖光的照耀之下,你也可以自傲了!」

地玉的身體周圍出現了一層薄薄的白霧護罩,把聖光隔絕了。

所以地玉是實際上並沒有受多大影響。

「聖光之凈化!」

利劍猛地閃亮了一下,地玉感到一股巨大的能量傳了過來,身邊出現了巨大的吸力,直達靈魂。

地獄神山微微一亮,直接把這道能量吞噬了。

天使之王心裡一驚,地玉居然沒事。

要知道這一手聖光凈化,可是精神層面的秘術。

就是和他同級的渡劫修士也不見得擋得住。

靈魂泯滅,對手也就成了行屍走肉,也就完了。

可是地玉居然一點事也沒有。

『難道他的精神力量比我還強!』

天使之王心裡十分詫異。

「哼!再接我一招!」

穿越之凰臨天下 「最終審判!」

咔嚓……

一道巨大的雷霆帶著狂暴的能量向著地玉劈了過來。

地玉一伸手,一個巨大的盾牌出現了。

雷霆打在了大盾牌上發出一聲巨大的聲響。

嘭……

巨大的衝擊波傳出去很遠,但還是被無盡的黑暗吞噬殆盡了。

地玉心裡是不住的點頭。

這道攻擊還真是夠勁,就這麼一下,最少也能滅掉一個億萬人口的國度,威力還是可以的。

打擊元嬰修士真是大材小用了。

可惜地玉不是一般修士。

吞天訣更是混沌秘法,豈是一般常理來衡量的。

盾牌破碎了,但是巨大的雷霆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兩次的攻擊都被地玉輕描淡寫的接了下來。

天使之王的心裡翻起了驚天海浪。

『這個地玉不就是個元嬰修士嗎?怎麼會這麼強?也太變態了吧?到底是什麼原因?』

天使之王不淡定了。

本以為可以輕鬆的幹掉地玉,沒想到地玉這麼難對付。

自己機關算盡還是沒能拿地玉怎麼樣。

「我還不信了!我是王者,還會怕你這個元嬰修士不成!」

天使之王憤怒了。

身軀急劇增大,眨眼的功夫就變得有萬米之巨,手中的長劍更是驚人的達到了兩萬米之巨。

攝人的威壓急劇增大。

「地玉!你很好!你成功的惹怒我了!死在天使聖劍的天罰之下,我都要說聲佩服了!看你怎麼接!」

兩萬米之大的巨大聖劍對著地玉猛劈了過來。

地玉抬了抬頭,一把寶劍出現在了手上。

「暗夜!看你的了!」

地玉眼睛一眯,把暗夜舉了起來。

嘭……

一聲震天巨響爆發了出來。

方圓萬里的衛星,飛行器,隕石等等,被巨大的爆炸衝擊波直接泯滅了。

聲音透過大氣層,傳回了地面。

雖相隔千里,也震得人腦袋發暈,耳朵發聾。

無數的雲層瘋狂的亂涌。

好懸沒形成巨大的風暴。

「死了吧!一定死了!這一招我都不能在地星地面上用。威力太過巨大。地星也難以承受啊。」

天使之王收了法身,剛才的消耗也很大啊。

「嗯哼!……」

地玉咳嗽了一下!

看著天使之王收起法身,面色愉悅。

地玉就是一笑。

「我說!你能不能在使點勁!我還可以的!來來來!繼續!」

天使之王一下子愣住了!

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地玉,手裡的聖劍都差一點掉落下來。

「你!你!你怎麼還活著?這不可能!」 天使之王曾經做了幾個預想。

想著幾招可以搞定地玉,但是就是沒想到自己大招都放了,人家還壓根沒事。

『到底哪裡出了問題!難道這個地玉是上天派來折磨我的嗎?』

霸道總裁,烈愛難逃 天使之王很是沮喪。

『看來還是嚴重低估地玉了,今天是很難殺死地玉了!走!還是打消耗戰吧!』

天使之王冷哼一聲。

「地玉!有種跟我來!」

天使之王直接向著外太空飛了出去。

地玉看了看暗夜,心裡還是很滿意的。

那個什麼聖劍看起來牛逼哄哄的,其實也屬於靈器的範疇。

而暗夜脫胎於血飲,雖然現在地玉還無法發揮出暗夜的全部威力,但是血飲可是神王都要爭搶的神器存在啊。

靈器在牛,能和神器相比嗎?

所以天使之王悲劇了。

自以為威力最大的一招,其實對於地玉來講,還真就威力一般。

地玉看著天使之王跑的飛快,也猜得出來他的想法。

打是打不過自己了,那就拼消耗。

地玉明白,天使大軍之所以難對付,就是因為天使之王有個寶貝,能快速恢復天使的傷勢,只要當時死不了,就能快速復原回來,挺變態的一件寶貝。

所以天使之王想在跑動中耗死地玉。

地玉一抬腿就追了上去。

不得不說,五對十隻大翅膀跑的還真是快。

地玉全力追趕也就只能比天使之王快那麼一點點。

但是天使之王有回復寶貝,地玉沒有啊。

『這樣不行!』

「幽冥!起來幹活了!」

地玉拍了拍一直在睡覺的幽冥。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