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過程裏,陳志凡漸漸體會到了一種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的心得。又恍惚間,他覺得自己成了一輛專門用來挖洞的人形機械。

不管怎樣,那蘊含了純度頗高赤鐵礦石的洞壁,伴隨着陣陣“啪啪”礦石掉落的聲音,一個深入洞壁內部達五六米的大洞,霍然成形。 忽然,在一塊通體都是赤紅一片的圓形礦石從洞裏飛了出來,“啪”的一下砸在地上,又骨碌碌往外滾了幾圈後,粉塵輕揚的洞口裏,緩緩走出了一道人影。 周身飄蕩着絲絲煙雲的陳志凡

不管怎樣,那蘊含了純度頗高赤鐵礦石的洞壁,伴隨着陣陣“啪啪”礦石掉落的聲音,一個深入洞壁內部達五六米的大洞,霍然成形。

忽然,在一塊通體都是赤紅一片的圓形礦石從洞裏飛了出來,“啪”的一下砸在地上,又骨碌碌往外滾了幾圈後,粉塵輕揚的洞口裏,緩緩走出了一道人影。

周身飄蕩着絲絲煙雲的陳志凡,站在洞口身形一顫,勁風颳拂中,飄蕩在空中的粉塵立馬吹散向了四周。

輕吸了一口稍顯沉悶的洞底空氣,他抖擻了一下雙手,然後靈念一動間,從丹田虛空裏將水晶球挪移了出來。

對着圓潤通透的水晶球噴了一口屍氣後,球面上很快就顯現出極陰靈穴裏的情況。對照晶球顯現的畫面,調整了一下挖洞的方向後,陳志凡又靈念一動,把水晶球收進了體內。

靈念臨離開丹田虛空前,他掃了虛空中心一眼。

在那裏,一個直徑達數百米的圓形煙雲,好似一顆巨大的灰色氣球般,表面不時微微盪漾的安然漂浮着。

灰色煙雲上方,通體銀白一片的閃電錐靜靜懸浮。時不時的,會從錐尖冒出一絲熾白的電花來。正對閃電錐的灰色煙雲下方,通體閃爍瑩瑩毫光的水晶球同樣靜靜漂浮着。

煙雲深處,大股大股的鬼氣通過鬼門,似那大海潮汐般,一個勁兒的往外涌動個不停。鬼門邊上,閉着小眼睛的鬼撲滿,砸吧了幾下小嘴後,忽地翻了一下身,然後繼續呼呼大睡。

忽然,十幾只浮蛉獸並排從鬼門外的煙雲裏飛出,然後撲騰着瘦小的四肢,逆着噴涌的鬼氣奮力穿過鬼門迅速不見了蹤影。

“靠,還可以這樣?”現實裏,陳志凡微瞪雙眼低呼了一聲後,靈念隨之一掃,發現煙雲各處,原本數百隻的浮蛉獸,居然已經只剩下了不到八十隻。

“什麼意思?難不成還嫌棄我的丹田虛空不成!”嘴裏嘟囔了一聲後,他感覺稍微有點不爽的眉頭一挑。

靈念動閃間,分散在煙雲各處的七十八隻浮蛉獸就在一雙無形大手的束縛下,擠成一團被關在了煙雲下端的一個區域裏。

這人,哦,也不對,應該說是但凡有靈智之輩,這心理啊還真是難以捉摸。

之前浮蛉獸越界的時候,還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生怕那些小東西會搞出什麼不好的事情。現在人家不願意待了,想返回自己的圈子吧,結果又不放人家走了。

對此,那七十八隻浮蛉獸兩眼淚花的表示:我們要回家!

“哼,給我老實待着吧,最好是再給我生一大堆浮蛉獸出來。”

錯打錯着的發現浮蛉獸可以煉製成爲噬靈陣的基礎材料,某青年可是還惦記着把百鬼噬靈陣升級成爲萬鬼噬靈陣的。

若是再加上太陰潛行術的話,他相信,至少地球上絕大部分地方的祕密,都將在視影術的威力下無所遁形。

或許,等以後有空閒的時候,還可以對浮蛉獸進行一番針對性的改造。畢竟,萬鬼噬靈陣乃是鬼道的絕世兇陣之一,主要的功能,還是攻伐滅殺爲主的。

稍微展望了一下將來對於浮蛉獸的安排後,陳志凡靈念一動,從灰色煙雲裏持續不斷第挪移出了大量的鬼氣到了經脈裏。

隨着股股鬼氣在經脈裏飛速流淌,灰色煙雲的體積,迅速變小了至少一半。 曦禾哀嚎一聲。

一頭巨大的鳥飛了下來。

曦禾一眼就看到是她們之前所遇到的那隻大鳥。

之前鳥腿被流月給打傷了。

留下它一條命。

然後它就跑了,可是現在,可沒有流月來幫助她。

就她一個人在,難保它們不會報仇。

曦禾心中把流月罵的狗血淋頭,早就讓他殺了,他偏不殺。

好在魔鳥正在喝水,並沒有搭理她,。

不過很快曦禾就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些毛茸茸的東西在蹭著她。

曦禾心中驚奇,這是什麼東西?

轉過頭便對上一雙紅彤彤的大眼睛,曦禾嚇得差點兒跌倒。

哆哆嗦嗦道,「我不好吃,千萬不要吃我。」

這是個體型最小的,但是卻也足有一頭牛那麼大。

魔鳥定定地看了曦禾一會兒,突然張大它的鳥嘴

嚇得曦禾立即把手中的沙土撒在了它的眼上。

曦禾不敢去看,轉過頭就跑。

邊跑邊大罵,「混蛋,我死了也不會放過你,要拉著你一起下地獄。」

那隻魔鳥被曦禾嚇了一大跳,見曦禾轉身就跑,它也尖叫一聲,跟著跑了過去。

小鳥一叫,那些大鳥都跳出來一起追逐曦曦。

曦禾想到之前在書中看到那些人被怪獸吞噬的可怕的模樣。

她的眼中含著淚,準備咬舌自盡,她死也要美美的。

然而正在她絕望之際,突然一個影子從她的上方罩了下來。

紫金色的光芒閃過,只聽到那隻鳥慘叫一聲,身體從半空中跌落在了地上。

紅色的衣角,也來到了曦禾的身邊。

那些魔鳥感覺到了男人的實力不凡,嗷叫一聲,齊齊逃跑了。

曦禾渾身癱軟的倒在了地上。

然後便對上一雙瀲灧的紫眸。

玄星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說道,「起來吧,真是沒用,看把你嚇成什麼樣子了,過來。」

曦禾卻倔強的盯著他,咬著唇瓣,不伸手也不說話。

突然,她張嘴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明朝小公爺 玄星愣了愣,被曦禾嚇了一跳,然後才親自伸手把她給扶了起來。

誰知道又被曦禾拳腳並用,狠狠的揍在他的身上。

「死混蛋,你為什麼才來,嚇死我了……」

月光下,女子的小臉楚楚可憐,淚光點點。

玄星心頭莫名一軟,寬大的衣袍將她的身體罩住,然後又將她抱回到小溪邊。

突然沒有了動靜,玄星低頭一看,才發現她已經睡著了。

玄星有些好笑的抽了抽嘴角,暗罵死丫頭心可真大。

這一夜,曦禾又開始發起燒,不過她的精神還不錯。

還不老實的指揮者玄星,「我要喝水。」

一會兒又我好冷。

一會兒又好熱。

「不對,還是好冷。」

「死丫頭,你夠了沒有?」被曦禾折磨了這麼久,玄星終於是忍無可忍,沒好氣的吼了一聲。

曦禾撅了撅紅潤的小嘴,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著他,充滿了痛苦,生氣道:「是誰先混蛋把我丟在這裡,不管的,我總是被你們欺負,還不如死了算了!」

玄星的臉色一黑,咬牙說道,「那你想要幹什麼?」

恭喜我朋友搖光為星滴小說簽約,書名叫毒醫狂妃:邪帝,太兇猛!很好看寶寶們可以收藏一下哦!

另外我們的爆更倒計時~然後文文進展會很快噠~ 曦禾撇了撇嘴道,「我餓了呀,我餓了一整天了,你都不管我!」

「別廢話了!死丫頭。」玄星煩躁的打斷她,然後飛快的拿出一個餅,放在她身邊道,「快吃吧。」

看著乾巴巴的餅子,曦禾皺了皺眉,搖了搖頭道,「我不想吃,我想吃牛肉麵。」

玄星無語的瞪她,「這裡哪有那些東西?」

曦禾張了張紅潤的小嘴,還想說什麼,玄星心中煩躁的一把將餅子塞到她的手中,「不吃,你就餓死算了。」

曦禾撇了撇嘴,只好先墊墊肚子了。

突然看到玄星把手伸過來,曦禾嚇了一大跳,緊張的道,「你要幹什麼?我告訴你,打女人的男人可不是好男人!」

臉上突然一熱,曦禾抬頭望進那雙瀲灧的紫眸當中。

玄星的一張俊臉看著讓人心驚動魄,有些不敢直視,曦禾垂下眼眸。

玄星冷冷的說道,「麻煩!趕緊吃,吃完了睡一覺,明天繼續趕路。」他將手縮了回去,看著曦禾睜大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好像一隻寵物一樣。

也只有寵物妖獸才會這麼盯著他的主人看吧。

同時玄星的心中也不由唏噓,看著曦禾的這雙眼睛,和她這彪悍的性子一比,真是一點都不符合。

不知道死丫頭騙過多少人。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玄星都快要瞌睡了。

突然,他聽到背後有風吹的沙沙聲音。

回過頭,就看到那個小丫頭眼睛亮亮的,賊亮賊亮的,笑的像個狐狸一樣,道:「我知道了,你叫玄星。」

從來沒有人用這樣過的語氣,來叫過他的名字。

玄星心中劃過一絲異樣,然後閉上了眼睛,再也沒有睜開。

曦禾最終還是被玄星給帶到了飛雪山。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飛雪山的人在見到曦禾,就好像看到親人一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上前說,她黑了,瘦了,竟然沒有一個人責怪她。

既然人家都不吭聲,曦禾當然也會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啊。

重生之相逢未晚 然後曦禾又被拉到屋裡,好吃好喝的伺候了一番,還給她梳洗打扮的美美的。

曦禾再次出現在客廳里,就看到玄星像客人一樣,正在被那幾個長老招呼著喝水。

見曦禾走過去,二長老朝她笑了笑,然後說道,「是我們想的不周到,讓你受委屈了,幸虧神女沒有什麼事,被玄星大人給送回來了,否則我們怎麼對得起上一任神女啊。」

他都這麼說了,曦禾當然也不會再說些什麼。

但是面子上還是要說的。

曦禾眼淚巴巴說道,「多謝各位,只是仇沒有報我的心中有些不好受……」說著說著,曦禾連她自己都騙不下去了。

二長老道,「神女不要多心,都是我們幾個人太著急了,你也是沒有經歷過這麼多事,這一世,沒有經歷過這麼多事,自然一時半會接受不了。」

「對了,玄星大人也和鳳凰山有些交情,這回要多謝謝玄星大人了,否則我們如何交代啊。」

玄星隨意的擺擺手,「不必謝,我也只是碰巧罷了。」 周圍被一片黑暗包圍的陳志凡,微閉雙眼,心神沉凝間,感知着體內大量的鬼氣,被迅速轉化爲了精純的屍氣。

不到兩三個呼吸的時間裏,剛纔在挖洞的時候消耗的屍氣,就被補滿甚至還有餘。不得不說的是,鬼門的存在,對於身擁殭屍之身的他來說,就是一個修行漏洞。

任由屍氣在心竅位置分化後,某青年轉身跨進洞裏。沒一會兒,一顆拳頭大的赤鐵礦石就飛了出來,緊接着是第二塊、第三塊……

隨着時間的不斷流逝,一塊塊幾乎都是拳頭大小的赤鐵礦石,在漸漸翻騰的塵土碎屑裏,“啪啪啪”的落到了地上。

絲絲寒霧翻滾的極陰靈穴裏,一百隻浮蛉獸聚在那堵豎直的石壁前,兩眼滿是灰芒的一動不動。

忽然,其中一隻體型稍大的浮蛉獸眼睛眨了一下,隨後腳踩一縷寒霧嗖的一下就飛到了石壁前。過了沒多久,正對着它的石壁上,倏地探出了一根指甲鋒利的手指。

下一秒,手指消失,然後“咚”的一聲,石壁上猛然炸開了一個大洞。碎石飛濺中,從那個臉盆大的洞裏,探了出來一張清秀的臉頰。

“呼……總算是打通了!”從嘴裏吐出了一口長長的氣後,感受着撲面而來的淡淡寒氣,陳志凡不由頷首讚道:“嗯,不錯,靈氣濃度很高。”

三兩下打出一個能勉強進到靈穴的洞口後,他迫不及待的就縮身鑽了進去。

但是在看着絲絲極陰靈氣打着旋兒的穿過洞口逸到了礦洞底部後,某青年又不無心疼的咧了咧嘴,然後乾脆趴在洞口,從洞外的一大堆赤鐵礦石攝取了一部分過來。

很快,洞口就被上百塊拳頭大的赤鐵礦石給堵住,只是由於礦石雖大致呈圓形,但依舊還有一些縫隙。於是就有少許的極陰靈氣,通過這些縫隙飄逸了出去。

當然了,這個問題仍然難不住心疼靈氣逝去的陳志凡。

探手從洞口位置取出一塊赤鐵礦石,他正準備用勁把它給捏碎,忽地眼角餘光看到了腳下週圍的地面上,有一層灰白色的細膩塵土後,靈念動閃間,就攝取了一大蓬起來潑灑到了洞口位置。

不知在極陰靈穴裏存在了多少年的那些塵土,幾乎由內而外都被極陰靈氣浸潤。在被撒到那些縫隙裏後,同洞外的空氣一接觸,就“噝噝”冒出了股股濃郁的陰寒之氣。

轉眼之間,寒氣四散中,填滿了拳頭大赤鐵礦石的洞口表面,就浮現出了一層淺淺的銀霜。那些礦石縫隙之間,更是被一些薄薄的寒冰所填滿。

感知到靈穴裏的靈氣已經停止了往外逸後,陳志凡嘴角一抹微笑漸漸擴散到了整個臉部:“不愧是極陰靈穴寶地,只是地上的些許塵土而已,竟然就蘊含了一縷的極陰靈氣。”

隔空攝取了一小撮大概豌豆大小的塵土放在手心,他頓覺一絲淡淡寒靈之氣透過皮膚滲透進了掌心之內。

環顧了附近地面上滿是這種幾可稱之爲靈土的灰白色塵土,眼角一抹欣喜劃過的某青年手一揮,塵土飄散中,又將注視的目光放在另外一隻手裏握着的赤鐵礦石上。

他之前攝取的大部分赤鐵礦石,都是從靠近極陰靈穴這邊的石壁上挖下來的。

或許是因爲長時間受到極陰靈氣浸潤的緣故,那些赤鐵礦石都或多或少沾染了幾許靈氣的氣息。最直觀的表現,就是原本應該赤紅一片的鐵礦石,現在居然看着又泛起了一抹灰白來。

握在手裏沉甸甸的不說,更是有絲絲淡淡冷氣從礦石裏傳遞了出來。

“如果極陰靈穴一直存在的話,可能過個數十上百萬年的話,這些鐵礦石還會成爲極陰靈石也不一定。難怪剛纔在挖洞的時候,挖的越深,就感覺屍氣消耗的越是厲害……”

一邊嘴裏輕聲嘟囔着,某青年一邊扭身朝着剛纔在水晶球畫面裏看到的靈氣池而去。

濃濃寒氣充斥的極陰靈穴,最高處不過兩米,整體形狀如同一枚橄欖,從頭到尾的長度大概在三百米左右。而靈氣池,就在靈穴的核心位置。

動念間將一百隻浮蛉獸和水晶球收入體內的陳志凡,一邊大口呼吸着周圍沁人心脾的靈氣,一邊手上拿着那塊赤鐵礦石、周身靈雲纏繞的大踏步朝着靈氣池的方向走去。

其間在走到第一個平臺的時候,他的靈唸經過再三的掃描,發現其內竟然埋着一顆人類的頭骨。頭骨的眉心位置,安放着一枚瑩白色的玉片,其上雲紋隱隱,散發出些許森冷陰寒的氣息。

駐足片刻後,陳志凡繼續往前走。

在經過第二個平臺的時候,同樣發現其內埋着一顆人類的頭骨。頭骨眉心位置,同樣安放着一枚散發出一模一樣森冷陰寒氣息的瑩白色雲紋玉片。

在經過第三個平臺的時候,同樣是一顆人類頭骨,頭骨眉心一枚瑩白玉片。他相信,剩下的十五個平臺裏,同樣如此。

而且在平臺與平臺之間的地面深處,某青年同樣發現了總數在三百六十枚的雲紋瑩白色玉片。腦海裏迅速浮現出平臺方位與玉片分佈位置的他,忽地神海虛空一片震盪。

眼瞳深處紫金光芒驟閃中,陳志凡奇聲低語:“看平臺和玉片分佈的方位,倒是有點小諸天四九歸元分魂大法的影子。看來那位鬼道修士還算是有點本事,如此偏門的鬼道陣法都會一點點,居然還被他佈置成功了。”

隨即,在回想起地底不知某處的那具遺蛻後,某青年又語氣幽然的輕聲自語:“就是不知道你最後到底成功沒有。”

兀自感懷了片刻後,他繞過平臺,擡眼一看,汩汩往外冒着大量極陰靈氣的靈氣池就呈入了眼簾。

“嘿嘿,寶貝,我來了。”咧着嘴發出了一聲歡呼後,陳志凡身形一晃,穿過片片濃濃的煙霧,轉瞬之間就站在了只有尋常人家湯盆大小的靈池邊上。

一站在靈池邊,給他的第一感覺,就是一個字,冷。

這對身爲一尊灰眼飛屍的某青年來說,無疑算得上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因爲即使是在轉生成爲紅眼白屍的初級殭屍階段時,他的身體就已經算得上是寒氣不侵了。 「不過,想來你們赫赫有名的飛雪山,也不會讓一個弱女子半夜逃離此地,逼入險境。」

聽到玄星對自己用弱女子這三個辭彙。

曦禾頓時偷偷瞪了他一眼。

他還有臉說自己是弱女子,弱女子,他還狠心把她拋下不管,差點被那些鳥吃了。

玄星只當看不到他的眼神。

二長老笑眯眯的說道,「玄星大人說的有道理,可能是我們不了解神女的脾氣,有些地方或者得罪了神女,神女,我們向你賠罪。」

說著又將話題轉移到她身上來了。曦禾低下頭,弱弱的說道,「沒有沒有,都是我不懂事,讓各位叔叔們操心了。」

二長老說道,「好了,這件事就算過去了,神女也不要難過,這件事情誰也不許再提人,你好好的就好啊。

還有,說到我們飛雪山和鳳凰山,早年的時候,我們也收到鳳凰山老祖的庇護,她為我們飛雪山算了一卦。

說我們要經歷一場劫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