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哈,我們回法等過一陣子風平浪靜之後我在來幫你,弄個聚靈陣聚攏龍氣給你修鍊。」

殘缺龍脈之上散發出來的龍氣楊風用不到,但對二哈來說卻是個大補,只是想要吸收很難需要先布置一個陣法將龍氣凝聚在一起才行。 還不會影響整個甘田鎮的風水。可所謂一舉兩得只是楊風不會想到,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盯著這殘缺的龍脈還有其他人也想佔一腳。 「楊師傅情況怎麼樣?」 甘田鎮外,一群人在這

殘缺龍脈之上散發出來的龍氣楊風用不到,但對二哈來說卻是個大補,只是想要吸收很難需要先布置一個陣法將龍氣凝聚在一起才行。

還不會影響整個甘田鎮的風水。可所謂一舉兩得只是楊風不會想到,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盯著這殘缺的龍脈還有其他人也想佔一腳。

「楊師傅情況怎麼樣?」

甘田鎮外,一群人在這裡焦急的等待,就算黑玫瑰回來告訴他們。楊風如何如何英勇如何三下五除二的滅殺了大部分殭屍。可沒有親眼看到大家心裡都沒底。

因此鎮里不少人都在這裡等待消息,有黎軍長和他的副官。有甘田鎮的居民也有宋隊長和宋局長父子倆其至連黑玫瑰和小蝦米都在。

「已經解決了,包括慈禧在內。所有的殭屍都已經被殺死屍體焚燒。甘田鎮將會恢復平靜大家都能安居樂業,黎軍長,你的錢沒白花。」

楊風笑著對大家說道,還不忘提了黎軍長一把。畢竟錢是他們出的。大家要感謝就感謝他們好了,我直接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而已。

「太好了,殭屍終於被消滅了!」

「老天。這兩天可嚇死我了,晚上連廁所都不敢去差點尿在被子里,可算是結束了。」

「你個慫貨。膽子那麼小還是個男人呢。你就不知道學我?準備一下夜壺。」

「哈哈哈!」

聽著大家的議論黎軍長都被逗笑了,不過他有點肉疼,因為請楊風真的花了不少錢。

雖然那些錢不是他出的也不是軍隊出的,而是慈禧墓里的錢拿出一點點來請楊風。

雖然對比慈禧墓里的金銀財寶來算,楊風得到的不多只是一點但也不少了一小箱子金條。

。搜狗 「黎軍長是好人啊!」

「對啊,都不用大家出錢,他直接就請楊師傅幫忙。」

「是個好官!」

聽著大家的稱讚黎軍長的心裡舒服了不少,不再去想花錢的事情,花了就花了,反正是造福百姓,又不是自己拿去送人,這錢應該花。

「毛師傅呢?回去休息了嗎?」

跟黎軍長客套了幾句,楊風忽然問道。

「毛師傅?」

在場的人頓時一愣,對啊!毛師傅呢?

「不會是還在牢房吧?」

楊風一臉懵逼的看在黎軍長,人呢?

都證實殭屍是真的厲害,你還不放人,關著別人幹啥?

「放人!快放人!」

豔骨 黎軍長反應過來懊惱的拍了拍額頭說道:「你們看我這個記性,昨晚上一晚沒睡,今天就想著如何消滅殭屍,都將毛師傅給忘記了。」

「副官,快去放人,快點!」

現場的眾人面色古怪,有點想笑卻笑不出來,毛師傅這也太倒霉了,居然被遺忘了。

難怪說一整天都沒有看到,還以為在家裡休息,結果還關著呢。

鬧了一個大烏龍,軍隊的人急忙將毛小方放了出來。

被關了兩天,整天擔心殭屍的事情,毛小方感覺蒼老了好幾歲。

安里士 黎軍長尷尬的不行,拉著他的手親熱的聊著,試圖打開兩個人之間的誤會。

他可不想和毛小方徹底鬧翻到時候惹出一堆的事情來。好在毛小方不是楊風不會太在意這些事,只要殭屍被消滅了就好。

「黎軍長殭屍真的被消滅了?」

「是的,是我請楊師傅親自出馬,滅掉的楊師傅實力真強啊,頂多兩個小時就搞定了。」

「那我就放心了?

換了一身衣服的毛小方感覺精神了不少愉快的和黎軍長坐在一起聊著,倒是阿海和阿初還有點小怨言,一言不合將我們關了兩天。

現在來拉攏關係,什麼人阿,竟然將我們遺忘了要不是師叔追問,我們是不是要被關到你們想起來為止?

年輕人誰受得了被關在牢房裡的滋味呢?阿海和阿初有點怨言也能理解,換成楊風的話估計直接越獄然後找軍隊的麻煩去了。哪會乖乖的呆在監牢里。

取得毛小方的原諒后,黎軍長這才叮囑他好好休息然後回到來來酒店。

「終於能睡個安穩覺了。」

這兩天他是被殭屍給折騰爽了,黎軍長只希望以後都不會再碰到這種邪門的事情。

好在軍隊不比其他部門,在軍隊之中幾乎很少有鬧鬼鬧殭屍的事件出現,反而是警察局容易中招這和軍隊的存在意義有關聯。

「黎軍長,請!」

第二天黎軍長請了楊風和毛小方以及鎮里的二些有頭有臉的太人物們坐在酒樓吃著火鍋或許是為了照顧楊風今天的主菜是火鍋。

毛小方看著那紅色的鍋底有點害怕。好在是鴛鴦鍋他直接吃清湯的就成,只是讓毛小方和阿海、阿初不解的是其他人就算被辣到也在努力吃著紅色鍋底。

難道是我們被關了兩天後世道就變了?

僅僅是桌子上的人就算了,一些熟悉的人來到酒樓也都點名要吃火鍋還是紅湯的只是辣椒少放。

好好的吃了一頓客套了好一陣,黎軍長才心滿意足的帶著人拖著一大堆金銀珠寶回去。

「師父,難道多吃辣椒真的可以清除體內濕氣?」

阿海和阿初各種打聽終於知道了大家吃火鍋的原因都是因為楊風而起。

毛小方想了一下點點頭道:「差不多吧,辣椒燥熱甘田鎮地處偏南,濕氣本來就重多吃辣椒確實可以減少濕氣,不過那是對普通人而言我們是修道之人不存在這些。」

噢!

阿海和阿初恍然太悟,那自己是不是應該換個口味呢?如果太家都吃火鍋的話自己不吃是不是直點落伍呢?

年輕人想法就是不一樣,不像毛小方很難改變口味。辣椒什麼的還是少吃。免得屁股遭罪。

這是毛小方的自我想法。只是他沒想到的是接下來一段時間內。自己被徒弟給坑慘了。負責做飯的阿海為了過好自己喜歡的女人瘋狂的對各種飯菜放辣椒,每一次都能拉的毛小方懷疑人生。

軍隊也離開了,甘田鎮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在風平浪靜之後,楊風親自去慈禧墓給二哈弄了一個聚靈陣將龍氣給聚攏。

然後讓二哈去慈禧墓修鍊,反正家裡有天罡大陣在,有沒有二哈看著都差不多。

「不是我說你啊,老闆你自己看看,你這店鋪能賣得出去嗎?這多爛啊。就你店子還想要高價?不可能,你要是想賣高價那你自己留著吧,反正去省城也還是我。」

大街上黑玫瑰正在和一個店鋪老闆過價還價。只是她殺價的殺得別人老闆額頭直冒冷汗。

不速之婚 「我沒做壞事,我只是買了他的店鋪想開一家米店。」

殺了半天價。黑玫瑰轉身看到站在不遠處看戲的楊風嚇了一跳急忙解釋將錢塞給老闆將地契搶了過來。

我有說你做壞事了嗎?

楊風眨眨眼睛不明白黑玫瑰幹嘛這麼害怕自己?

「你們兩個繼續吧,不用管我,我只是好奇而已看兩位砍價覺得很過癮。」

他能對天發誓他真的只是看熱鬧,沒有任何其他心思。

賊開米店?

不過黑玫瑰要是從善不偷東西了也算是好事開一家米店早點找個人嫁了也好。不過她似乎對毛小方有意思一個超級大齡剩女,看著黑玫瑰那老闆一臉懵逼,楊風知道沒戲看了索性離開來到酒樓。

熱力學主宰 「楊師傅是喝茶呢還是吃飯?」

四喜高興的迎了上來。

「喝茶吧,再來兩份點心就行。」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楊風也跟著毛小方養成了沒事做就到酒樓喝喝茶看其他人吹牛打屁的習慣,算是消磨時間。

「一壺龍井。」

「楊師傅你稍等,很快就來。」

不一會。楊風要的茶和糕點來了,楊風不急不緩的喝著茶,聽著周圍的說一些趣事感覺還蠻有意思。

「你好光明日報,免費的。不要錢,請問你需要一份嗎?」

一雙白凈的小手出現在楊風眼裡。還有一張報紙。

楊風放下茶杯抬頭一看,一個二十多發穿著新潮的女人對他微微一下笑。

「來一份吧。」

看了對方几秒楊風結果報紙問道,「鎮里什麼時候也開辦了報社?」

「先生,我們報社是剛開的,如果你有什麼比較有意義的事可以找我,我幫你報導。」

這位先生好說話。到處碰壁的舒寧對楊風的印象好了幾分。

她和同伴一起來到甘田鎮開辦報社,結果四處碰壁根本沒多少人願意看報紙,最讓人頭疼的是,你免費送都沒人要。

「哦。」

楊風看起了報紙很快眉頭就皺了起來。

「現在倭寇越來越猖狂了。」

舒寧見楊風看著報紙皺眉解釋了一句。

「是很猖狂可惜各地軍閥忙著增強實力根本不管他們。」

楊風嘆了口氣,抬頭見舒寧還沒走,笑了笑問道:「美女能邀請你喝一一杯茶嗎?」

舒寧考慮了一下笑著點點頭,「可以」

和受到傳統封建教育的女人不一樣,舒寧是典型的西方式教育下長大的人。和談得來的人喝杯茶,很正常於是她接受了邀請。

「還真接受了?」

楊風感到驚訝這要是換成鎮里長大女人你這麼邀請就等於散播一個信號我對你有意思,而不是單純的只是邀請喝茶那麼簡單。

「為什麼不呢?」舒寧道:「難道我應該拒絕才對嗎?」

「呵呵。」楊風笑了。

「舒寧。」

「楊風。」

兩人坐在一起連自我介紹都顯得很奇怪。

「對了,你們的報社情況如何?甘田鎮的識字的人很少說實話你的報紙別說賣。就算送也沒多少人要。」

教育是大問題,甘田鎮的文盲水平比任家鎮還高。

「先生不是甘田鎮本地人吧?」

「不是。不過你為什麼這麼問呢。」

「因為本地人不會在意文盲和教育的問題。」舒寧露出一抹苦笑道:「不瞞你說,自從報社開辦后我和合伙人確實一直在四處碰壁報紙賣不掉甚至連送要的人都不多,除非……」

學著楊風停頓了一下。舒寧認命道:「除非當廁紙送。」

「噗!」

剛才自己已經很委婉了沒想到舒寧這麼洒脫自己就說了出來。讓楊風始料未及。嘴裡的茶水都噴了出來。咳嗽起來。

「沒想到你這麼直白做好虧本的準備吧,想賺錢是不可能的除非甘田鎮識字的人越來越多。」

「唉!」

舒寧有些苦惱點點頭。這個話題就此打住,誰都沒有繼續下去。

喝著龍井。舒寧好奇的打量著裝扮大部分人不同的楊風好一陣,開口問道:「先生是個讀書人吧?」

「是不是讀書人很重要嗎?」楊風笑了笑。回答:「算是吧。」

「不是啊,只是覺得先生和我是一樣的人」

舒寧總覺得楊風和自己很相似,這或許是女人的直覺俗稱第六感。

某些地方很相似,但卻又不同,大家只是第一次見面而已只知道對方的名字,楊風不會和對方聊得太深,哪怕對方是個女人上還長得不錯。

。搜狗 「謝謝你的茶。」

喝完杯子里的茶,舒寧起身離去,對楊風動動手做拜拜。

看來以後不會那麼無聊了有報紙看總比沒有好。很多消息能直接從報紙上得知至於準確性,千萬不要懷疑這個年代報社的人那一份執著。

不能說全部但至少大部分事情都是真的,不像後世那些只能當做娛樂新聞看就好不然你會很失望。

「沒想到你也有看報紙的習慣。」

毛小方坐在楊風身邊看了看他手裡的報紙然後將身上帶的銀票拿出來放在桌子上,楊風放下報紙笑道:「以前想看沒得看誰能想到甘田鎮開辦了一家報社錢貨西清。」

將毛小方需要的青銅劍放在桌上。

毛小方激動的將劍拿了起來雖然這只是加了一點邊角料而已,邊角料還很少的那種但對毛小方來說已經是一把不錯的武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