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今日,才確定二人已假戲真做。

譚勝美也紅著臉道:「你別管那麼多,這是我跟他的事。」 林喜欣嘲笑道:「美羊羊,你連我都不肯告訴,越來越疏遠我了。見色棄友,不厚道……」 不待她說完,羅陽便拉住她的手,將她拖了過來。 藤椅坐3個人完全沒有問題。 羅陽在中間,右邊是譚勝美,左邊是林喜欣。 他一手勾住一個的

譚勝美也紅著臉道:「你別管那麼多,這是我跟他的事。」

林喜欣嘲笑道:「美羊羊,你連我都不肯告訴,越來越疏遠我了。見色棄友,不厚道……」

不待她說完,羅陽便拉住她的手,將她拖了過來。

藤椅坐3個人完全沒有問題。

羅陽在中間,右邊是譚勝美,左邊是林喜欣。

他一手勾住一個的柳腰,趁她們不注意,便分別啄了她們的紅唇。

兩位美人都用幽怨的目光輕剜羅陽,但她們的嘴角卻有溫柔的弧度,可知她們心中並不是真正的生氣。

只因尷尬,才裝出要發火的樣子。

羅陽跟她們都很熟了,啄了一次,便又接著再啄她們的紅唇。

至此,她們都嗤的一聲笑了。

譚勝美為何也笑?

這是有原因的。

譚勝美一直都覺得以她一人之力,想要將羅陽的愛情全部佔有,那是痴人說夢。

就算想跟其他美人分享羅陽的愛情,那都是一種奢侈。

平時羅陽跟其他美人在一起,譚勝美根本沒有機會完全撬牆腳。

想來想去,清楚地認識到沒有能力跟兩位村花爭羅陽。

於是她便想到一個辦法,那就是聯合林喜欣,二人一起箍住羅陽的心,也不失為一種好的策略。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何況是閨蜜,一起分享同一個男子的愛情,那勉強可以接受。

有了這個想法,當羅陽和林喜欣親密時,譚勝美也就沒有異議了。

當時林喜欣說要借宿舍跟羅陽見面,譚勝美便打好算盤了。

當然,她沒有直接跟林喜欣說這事。

現今羅陽當著她的面啄了林喜欣的唇,她心裡有點不爽,但想到這樣能佔有羅陽的心,也蠻划算的,便坦然面對了。

她生氣,那是因羅陽不去參加她媽媽的生日宴。

「林姐,我先給你按摩。」羅陽笑道。

二女臉蛋都紅撲撲的,像是熟透的紅蘋果。

雖還害羞,林喜欣便由羅陽在上圍操作。

譚勝美佯裝在看手機。

按摩了好一會子,羅陽說道:「譚姐,不如你來幫一下林姐。」

譚勝美轉頭望過來,問:「怎樣幫?」

末世之保護小師姑 當得知是要用嘴幫林喜欣吮通時,譚勝美拒絕了。

「叫她老公。」譚勝美撇撇嘴。

「來不及。等林姐回到家裡,又要重新按摩才行。」羅陽說道。

明知譚勝美不願意做,林喜欣耐人尋味的瞥了一眼羅陽。

超級物品 便在此時,羅陽便親自出馬了。

聽到林喜欣嗤一聲笑了,譚勝美便揮舞著小粉拳重重的打了一下羅陽的脊背。

在羅陽的相助之下,林喜欣又通奶了。

見羅陽嘴角還有白色的液體,譚勝美白了他一眼。 轟!

這一拳落下,斯坦利指刀震顫,身形爆退,腳下的地面都被犁出了二十米長的溝壑。

「五行拳·水狼!」

金虎之後,一條踏水而行的野狼虛影沖向了斯坦利。

「天賦·荊棘之舞!」

斯坦利瞳孔陡縮,他一直沒有小視飄柔,即便語言上聽去像是極為輕視,但那不過是激將爾,他要做的可是拖延時間。

現在看到實力爆發的飄柔,頓時便有種棘手的感覺了。

第一拳,他硬接下來了,但體內卻是受到了震蕩,由此可見飄柔的拳技究竟有多強了。

所以第二拳,他必須用天賦來對抗了。

指刀碎裂,化作密密麻麻的刀片環繞在斯坦利的四周,瘋狂地旋轉著。

飄柔的野狼拳影落在上面,在第一時間便被撕裂了。

「有意思。」

飄柔眼中露出了興奮之色。

龍血樹邊,戰鬥狀況比飄柔這邊還要激烈。

雷頓對上了門羅,二者都是巔峰級的強者,出手更是毫不保留,不少高階戰士,魔法師都不敢靠近,只能遠遠地互相打架,即便是精靈族的九王子也是一樣。

當然他們各自都有自己的心思,想坐收漁翁之利,所以打起來都有所保留。

「武技·聖毅之錘!」

雷頓揮動戰錘,一圈圈力量漣漪震蕩開來。

門羅站在原地,腳下的地面有兩隻巨大的骨手保護著他,密不透風。

雷頓的攻擊落在骨手上,卻只能讓骨手微微搖晃。

「只會防禦嗎?禁區生物?」

雷頓皺著眉,眼前這骷髏的防禦力著實有些驚人,他雖然沒有使用十成的力量,但八成力量之下,卻對這骨手依舊無可奈何。

「其實我們沒必要打,我沒法輕易殺了你,你也不可能打贏我。」

門羅散去護著自己的骨手,「還不如和平相處。」

「你覺得可能嗎?」

雷頓冷笑一聲。

人類三族之間雖然有矛盾,但在應對禁區生物方面,態度還是一致吧,如果自己與禁區生物合作,那麼回國之後等待自己將會是永生的監禁!

「好吧,那我就多費一點力氣,殺了你吧。」

門羅有些無奈,他右手抬起,乳白色的光芒在指尖氤氳。

「不死者·劍墳。」

嗦嗦嗦!

地面一陣顫動,一個個持劍的亡靈骷髏從地下爬了出來,它們每一個都有兩米高,身上還穿著銀色的鎧甲,看上去極為堅硬。

手中的骨劍揮斬,掀起沉重的罡風。

「想以數量致勝嗎?那你可能太小看我了。」

雷頓眸光不變。

「呵,」

門羅輕笑,他右手輕點虛空,「骨劍·落雨。」

聯盟之俠客行 嗡!

門羅身後的虛空一陣模糊,隨後一柄柄骨劍露出了劍尖,鋒利的氣息席捲開來。

如果對這些亡靈骷髏,雷頓沒多大在意的話,那麼這些骨劍就完全不一樣了,雷頓能感覺到,這些骨劍絕對可以刺穿他的身體防禦!

「麻煩了,這禁區生物有些強得過分啊。」

羅德尼震開與自己交戰的對手,看向了雷頓的戰場,其他人也是相同的反應。

「我們得出手幫忙,先把這禁區生物解決了。」

九王子普利斯里說道。

「雖然同為巔峰階位的強者,但他們兩個已經無限逼近銀環級了,我們插不上手,反而打亂雷頓的戰鬥節奏。」

夕琳達搖頭。

武技魔法,可沒有鎖定並且追蹤的功能,它是敵友不分的,萬一不小心波及到雷頓,那真是烏龍了。

再看飄柔的方向,雖然那斯坦利像是被壓著打的樣子,但一時半會,飄柔估計也不能解決掉,所以現在局勢有些陷入僵持的狀態了。

唰唰唰!

骨劍飛射,破空聲不斷,雷頓一錘錘震開骨劍,但總有幾把骨劍穿過了他的防禦,落到了他的身上。

撲哧!

血液迸濺,雷頓有些止不住地後退。

「武技·戰神護佑!」

嗡!

一道金色的巨大鎧甲籠罩住了雷頓,骨劍碰撞到鎧甲上,頓時彈飛出去,見此,雷頓面色一松,但隨後一口黑色的血噴了出來,他猛地看向自己的傷口處,那裡有黑色的液體在汩汩流出。

「劍里有毒!」

雷頓看向門羅,聲音中壓著極大的憤怒,「卑鄙!」

「多謝誇獎。」

門羅很紳士地做了一個躬身禮,「這是亡靈屍毒,即便是巔峰大師級的光明牧師都無能為力,用在你身上,其實我也很心痛,畢竟這屍毒是極為珍貴的。」

「接下來是你們。」

門羅側過身,看向了安吉麗娜等人,雖然這些也是所謂的強者,但在他眼裡,不過是雜魚罷了。

手一揮,身後的骨劍呼嘯而出。

「五行拳·土龜!」

嬌喝聲響起,一道龜形拳影從天而降,籠罩住了眾人,那些骨劍落在上面,發出鏗鏗不絕的驟響。

飄柔站在龜形拳影的頂端,左手拎著奄奄一息的斯坦利,此時的斯坦利十指指刀都斷裂了,身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拳印,不少地方都被打裂了。

將斯坦利往門羅位置一扔,飄柔捏了捏白皙的拳頭,有些興奮地說道:「接下里便是你了!小骷髏!」

「你可真是慘啊。」

門羅看著滾到腳邊的斯坦利,搖了搖頭。

斯坦利眼睛都腫成了一條線,嘴裡的利齒也被擊碎,話都說不清楚。

「算了,一口氣解決掉他們吧,省得浪費時間。」

門羅輕嘆一聲,很難想象一個骷髏的臉上是怎麼做出憂愁的表情的。

「小骷髏你口氣簡直比我還大啊!」

飄柔整個人已經完全進入戰鬥狀態了,身後更是有五種形態的野獸虛影。

財閥大少的冷豔妻 金虎,水狼,火鳥,土龜,以及木蛇。

五種野獸咆哮,聲勢浩蕩。

「飄族的五行拳,來自東方的強大拳法,果然非同一般。」

門羅稱讚,「不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拳法再強大也沒用。」

「你這吹牛比的能力比清揚那女人還要厲害!」

飄柔雖然很不屑地說道,但眼中卻是布滿了凝重,因為雷頓的實力不比她低多少,甚至持平,但卻被這禁區生物壓成那副樣子! 「小心這骷髏,他的劍里有毒。」

雷頓坐在戰神護佑里,整張臉都快變成醬紫色了,連眼白也在慢慢變黑,可見這亡靈屍毒的毒性有多恐怖了。

「恩。」

飄柔擺開拳法起手式。

「骨劍·千鈞。」

門羅手壓下,身後一柄柄骨劍不斷射出,密密麻麻,與此同時,還有幾把特別巨大的重劍如小山一般,氣勢迫人。

「你們快走!」

看到那幾把劍的時候,飄柔的面色徹底變了,因為那幾把劍所蘊含的力量已經完全超越她能抵擋的範疇。

「可龍血我們一顆都沒拿到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