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皓的臉一下子慘白,緊張的看向裴燁:「完了,一定是剎車片出問題了,哥,怎麼辦?」

裴燁轉身重新往車上走。 不等裴皓上車,裴燁就把車開走了。 裴皓眼睜睜的看著裴燁將自己落下。 ※ 另一邊,傅芊芊開著車一路飆到了西嶺上的危險路段,遠遠的,傅芊芊便看到了公路上行駛的銀色邁巴赫,就是裴園裡的那輛邁巴赫,依稀間,還可以看到車上坐著的裴夫人。 從她的方向看去,

裴燁轉身重新往車上走。

不等裴皓上車,裴燁就把車開走了。

裴皓眼睜睜的看著裴燁將自己落下。



另一邊,傅芊芊開著車一路飆到了西嶺上的危險路段,遠遠的,傅芊芊便看到了公路上行駛的銀色邁巴赫,就是裴園裡的那輛邁巴赫,依稀間,還可以看到車上坐著的裴夫人。

從她的方向看去,裴夫人的背影有些僵直,大約是因為慌張,車子在行駛時不停的打著擺。

目測,裴夫人的車速在一百碼以上。

這個速度如果撞向旁邊的障礙物逼停車子的話,必會車毀人亡。

幸虧這一段路屬於車少區,一路上都沒看到幾輛車子。

傅芊芊的眼神微凜,繼續開著車追上前。

兩分鐘后,傅芊芊的車子追到了裴夫人車子的左側。

裴夫人的車窗開著,傅芊芊開著車與裴夫人的車子并行,然後轉頭對一臉慌張的裴夫人說:「老太婆,把車子開到左邊。」

「狐……狐狸精,怎麼是你?」

「把車開到左邊,把右車窗打開!」傅芊芊喝道。

「我憑什麼要聽你的?」

「不想死就聽我的!」

裴夫人雖然不滿,在傅芊芊超過她的車之後,還是按照傅芊芊的要求,開到了對向車道,打開了右車窗。

在裴夫人變了道之後,傅芊芊立刻後退,與裴夫人的車子并行。

在裴夫人不知道傅芊芊想要做什麼的時候,傅芊芊突然從隔壁車子的車窗跳出來,從裴夫人副駕駛的車窗內躍進了駕駛座。

沒有了司機的駕駛,那輛布加迪直直的撞上了路邊的護攔,瞬間大半個車身被撞得稀巴爛。 從倒車鏡里,裴夫人看到了身後被撞得稀巴爛的布加迪,身體在不停的顫抖,因為她身體的顫抖,方向盤也在不停的晃動,導致車身也不停的打著擺。

坐進車內的傅芊芊,一把抓住了裴夫人手裡的方向盤。

她目視前方,一邊幫裴夫人穩住車子,一邊對裴夫人喝道:「你到後面去!」

「可是……」

「沒有可是,到後面去,快點!」傅芊芊冷著臉,話裡帶著不容違抗的命令。

面對傅芊芊的喝令,裴夫人心裡雖然不滿,但是,還是順著傅芊芊的命令,解開了身上的安全帶,艱難的從兩車座椅的中央爬到車後座。

裴夫人剛爬過去,傅芊芊靈巧的身體已經坐在了駕駛座上。

傅芊芊的腳試著踩下剎車,如她所料,車子的剎車已經完全失靈,更糟糕的是,車子被人動過手腳之後,不但無法停下來,車速還在一點點的增加。

坐在車後座的裴夫人,看著窗外飛速後退的欄杆和峭壁,心不停的在顫抖著。

她看向坐在駕駛座上的傅芊芊。

「狐狸精,你有辦法把這輛車停下來嗎?」

「沒有!」傅芊芊如實回答。

傅芊芊的回答,令裴夫人的火氣驟起。

「你沒有辦法將這輛車停下來,那你過來做什麼?」

傅芊芊皺眉輕斥:「你很吵!」

「我吵?現在我的命可是在你手上,如果我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

裴夫人的話還沒說完,車子陡然一個急轉彎,裴夫人的身體因為車速太快,被車子的慣性甩到了車座椅上。

裴夫人狼狽的爬起來,而她挽得高貴的髮髻已經散開,哪裡還有一點高貴的影子。

她生氣的再一次向傅芊芊喝斥:「傅芊芊,你是故意的!」

「抓好了,再倒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傅芊芊淡淡的出聲提醒,一雙眼睛目視前方,冷靜的繼續開車。

裴夫人這一次學乖了,趕緊抓住了頭頂上方的扶手。

她穩了穩心緒,看著車子依然在超速行駛,裴夫人的心裡一陣擔憂了起來。

「車速還一直在增加,怎麼辦……我們兩個……會不會死啊?」裴夫人擔心的問。

傅芊芊依然目視前方,眼中有著堅定:「不會!」

「可是,這車子一直停不下來!」她出來的時候,特地還去加油站把油箱給加滿了,大半箱的油,一時半會也耗不完。

這時,傅芊芊突然開口:「待會我把你那邊的車門打開,你跳下去!」

裴夫人的臉瞬間慘白:「跳……跳下去?車速這麼快,我怎麼跳下去。」

而且,這樣的車速如果跳下去的話,不死也得摔個半殘吧?她已經快六十歲了,這把骨頭哪經得起這樣的折騰?

不由裴夫人再說什麼,傅芊芊已經將車開到了最適合裴夫人跳車的地方,然後,她操縱車子,打開了裴夫人那邊的車門。

「跳!」傅芊芊喝令。

車門打開的瞬間,一陣疾風從外面鑽了進來,吹的裴夫人的衣服和亂髮飛舞。

看著飛快行駛的車子,裴夫人一陣心驚膽顫,然後手死死的抓緊扶手,用力搖頭:「不,我不跳!」 「現在就跳!」傅芊芊再一次喝令。

邪帝梟寵:神醫狂后 「我寧願死在這車上,我也不跳下去!」裴夫人驚恐的尖叫著。

眼看就快要錯過裴夫人跳車的最佳路段,如果裴夫人再不下去的話,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沒有時間給傅芊芊再多想,傅芊芊一隻手操縱方向盤,另一隻手往向車後座,一把將裴夫人的手從手扶上拽下來,再猛的把裴夫人往外推。

「啊,我不要下去,我不要下去!」

裴夫人因為沒有扶手可以抓,手隨意的在旁邊抓著,一把將傅芊芊頸間的吊墜抓在在了手裡,在裴夫人掉下去的瞬間,也扯斷了傅芊芊頸間的吊墜。

裴夫人以為自己掉下車去死定了。

誰知道,她所落的地方是一小片泥潭,她的身體跌進了泥潭裡,身體在泥潭裡陷了一個大坑,染了滿身的泥。

裴夫人驚魂未定的爬起來,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沒事。

她的手裡有硬硬的東西,低頭一看,那是一把鑰匙形狀的吊墜。

然後,裴夫人抬頭看向傅芊芊開車離開的方向,眼睛里有著深深的擔憂。

傅芊芊……她不會有事吧?

正想著間,一輛車子從後面飛快的駛來。

裴夫人一眼看出來,那輛車子上坐的人是裴燁。

裴夫人高興的爬起來,想攔住車子,但是,那輛車子卻直接從她的身前駛過。

不一會兒,又一輛車子駛來。

秦夫人開著車子停下來,裴皓從車上跳下來,跑到裴夫人的身側。

裴皓焦急的上下打量著裴夫人:「媽,您沒事吧?」

裴夫人滿身狼狽的朝裴皓搖了搖頭。

「我沒事,就是剛才掉下車的時候,腳扭了一下。」

秦夫人和裴皓兩個人趕緊扶著裴夫人,將她扶上了車。

「對了,媽,怎麼就你一個人,我嫂子呢?」裴皓的眼睛往裴夫人的身側看了看,並沒有發現其他人。

一說到傅芊芊,裴夫人的臉色便是倏變。

「她還在那輛車上!」裴夫人咬緊牙關:「是她剛剛把我從車上推下來的!」

裴皓眼睛大睜:「什麼?嫂子她還在那輛車上?媽,那輛車子怎麼了?」

「車子沒有辦法剎車,而且,車速還一直在增加,我以為我就要死了,誰知道傅芊芊她……」

一想到車上的情況,裴夫人便心有餘悸,整個人的身體都在不停的顫抖。

裴皓有些擔心的看著傅芊芊和裴燁兩個人開車駛離的方向:「嫂子既然能讓你安全的從車上下來,她應當也會沒事!」

岑少的枕上甜妻 現在所有人都只能祈禱的希望傅芊芊沒事。

突然,一陣劇烈的撞擊聲傳來。

裴皓等人的心裡一個咯噔,然後,全部一起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這一看不得了,一眼便看到遠處邁巴赫撞開路邊護欄掉下懸崖的場景,隨著車子掉下懸崖,車子被欄杆撞散的零件也四散開來往崖下墜去。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所有人,皆是一陣心驚。

而且,他們還看到,車子墜崖之前的幾秒鐘,傅芊芊還在車上的,現在車子掉下懸崖了,那麼傅芊芊她也…… 裴皓開著車,秦夫人和裴夫人倆人坐在車後座,飛快的朝傅芊芊車子墜車的方向駛去。

剛走到一半,便看到車子拋錨在半路,下車朝傅芊芊墜車方向狂奔的裴燁。

裴皓迅速把車開到裴燁身側,停下車子。

裴皓打開車窗,對車窗外的裴燁說:「哥,快上車!」

裴燁二話不說,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待裴燁坐定,裴皓迅速再一次發動了車子。

在開往傅芊芊墜車的途中,裴皓一刻不敢停。

在路上,裴皓本來想說些什麼話安慰裴燁的,可是他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他們都親眼看到傅芊芊所開的車子墜了崖,這一路上,他們也沒有看到傅芊芊,就說明……傅芊芊在墜車的瞬間,人還在車上,如果傅芊芊連同車子一起墜崖的話,生還的可能性非常小。

不一會兒,裴皓便開到了傅芊芊墜車的地方。

車子還未停穩,裴燁就已經跳下了車。

裴燁迅速奔到了護欄邊上。

只見,崖邊的護欄,被傅芊芊所開的車子,撞了一個大口子,護欄邊上,滿是車頭被撞碎時的碎片。

看著這一幕,想到傅芊芊開車駛入懸崖的入面,裴燁的身體身體劇烈的顫抖著,腦中一陣轟鳴作響。

芊芊,他的芊芊……一定不會有事的。

他站在崖邊往崖底看去。

我是半妖 幾乎看不到底的懸崖,一片茫茫,根本不見任何人影,車身也早已不見,只有崖壁上掛著幾個車身的碎片。

彷彿有一隻手緊緊的抓住了裴燁的心臟,令裴燁的心臟一陣刺痛。

裴燁站在崖邊,嘶聲朝崖下大聲喊:「芊芊,芊芊!」

裴燁的聲音在崖中迴響著。

那聲音聽得裴皓等人的心裡皆是一酸。

與此同時,裴燁不停的撥打傅芊芊的電話,但是,傅芊芊的手機一直無法接通。

裴皓見裴燁危險的站在崖邊,怕裴燁掉下去,趕緊上前去拉住了裴燁:「大哥,嫂子她命大,她一定會吉人有天相,一定會沒事的,或者,嫂子現在一定在哪個地方等著我們去救她,你可千萬不要做傻事!」

裴夫人看著幾乎深不見底的懸崖,更是一陣腿軟,整個人虛軟的趴在護欄上看著崖底。

傅芊芊……她不會真的有事吧?

雖然……她一直不喜歡傅芊芊,可是,關鍵時刻救了她的人卻是傅芊芊,而且……算上這次的話,傅芊芊已經救了她兩次了。

她直覺的不想傅芊芊有事。

傅芊芊,你不是想跟我兒子在一起嗎?你不是答應過我,要考上雲城A大的嗎?你可不能失約啊。

在裴夫人擔心的當兒,裴燁拿起了手機打電話報警以及,讓護衛隊的人先過來一起搜尋傅芊芊。

因為傅芊芊身上的吊墜被裴夫人掉下車的時候拽了下來,沒有辦法定位傅芊芊的位置,現在就只能靠人力搜尋傅芊芊的位置。

而得知自己拽下來的鏈子有定位系統,裴夫人後悔自己拽了傅芊芊的鏈子,更後悔當初沒有聽護衛的話,擅自開了這輛車出門。

如果……如果她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是萬萬不可能開這輛車的。 在消防隊的人到來之前,裴家護衛隊的人用僅有的救援繩等展開小面積的搜索。

可是,他們搜索了一個多小時,卻還是沒有找到傅芊芊的蹤影。

西嶺的風有點大,恰好他們還是站在懸崖邊上,懸崖這邊又比較背陰,所以,還有點冷。

裴夫人一直站在懸崖邊上,瑟縮著身體等待著。

賴皮桃花劫 裴皓將自己的外套披在裴夫人的身上,自己冷的直打哆嗦。

他一邊打著噴嚏,一邊勸著裴夫人:「媽,這裡太冷了,不如,您先回車上去吧!」

裴夫人固執的站在那裡向裴皓搖了搖頭。

「不,我就在這裡等,傅芊芊是因為我才掉下去的,我必須要親眼看著她被救上來。」

「可是,媽,您也要顧忌自己的身體,您到車上去,我就在這裡等嫂子,一有消息,我馬上通知你!」

「不行,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