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石柱臉色微微有些古怪,踏步走入了山中。 片刻,寧龍臣、石柱等人就與山中的鷹族相遇了。 因為修鍊的緣故,這些鷹族一個個體型都比較龐大,光是立足都有七八尺高了,展開雙翼那更是超過了一丈。 尤其是站在最前面的鷹族,個頭比所有的鷹族都高出許多,有著一丈多高,正是這群鷹族的王。 鷹王

石柱臉色微微有些古怪,踏步走入了山中。

片刻,寧龍臣、石柱等人就與山中的鷹族相遇了。

因為修鍊的緣故,這些鷹族一個個體型都比較龐大,光是立足都有七八尺高了,展開雙翼那更是超過了一丈。

尤其是站在最前面的鷹族,個頭比所有的鷹族都高出許多,有著一丈多高,正是這群鷹族的王。

鷹王看著這群不速之客,開口吐出人言:「此處是我的領地,人類,你們過界了。」

「鷹王是吧,正好我等缺個代步工具,你鷹族,我們徵用了。」

寧龍臣站出身來,看著鷹王道。

「哼,大言不慚。」鷹王一雙鋒銳的眼神一戾,冷哼道。

寧龍臣等人雖強,可鷹王自己也有衝天境實力,卻也不懼。

因為鷹族會飛,鷹王自信,就算是衝天境武者,在飛上面,也比過自己的鷹族。

此人族居然想要讓自己的鷹族做他的代步工具,實在是欺人太甚。

一時,很多鷹族都是冷眼看著寧龍臣、石柱等人。

「呵,這是你們自找的。」

看出了眼前鷹王呵這群鷹族的桀驁,寧龍臣臉上劃過一絲冷笑。

「給我撕了他。」

那人族的面孔實在太過可憎,寧龍臣這一笑,好似看不起它鷹王,看不起整個鷹族一般。

面對如此羞辱,鷹王豈能不怒。

「啁啁~~~」

「啁啁~~~」

「啁啁~~~」

鷹王一聲令下,身後五百鷹族頓時衝起,朝著寧龍臣、石柱等人伸去了鷹爪。

眾人只感覺,頭頂突然一暗,上面都是展開雙翅的雄鷹,朝著這邊撲了過來。

尤其是撲向寧龍臣的鷹族,竟然有著兩百多隻,在鷹王帶領之下,露出了猙獰。

「保護我大哥。」

寧龍臣氣勢一放,頓時沖在前面的鷹族都被沖飛了出去。

「是」

兩百多青龍衛全部敞開氣勢,形成一個半圓形氣罩,將自己等人籠罩了進去,石柱被護衛在中間。

大量鷹族頓時為了上來,將眾人圍住,一個個用自己身體上的鷹爪、鷹嘴這些鋒利之物,兇猛的撞擊那保護氣罩。

因為圍過來的鷹族太多,擋住了眾人視線,看不到外面的情況。

外面,可是有著兩百多鷹族同時圍攻寧龍臣,還有鷹王指揮。

即便寧龍臣此時已經站在衝天境巔峰,可眾人還是非常擔心寧龍臣的安危,卻一時沖不出去,只能焦急等待之中。

好在寧龍臣並沒有讓大家等多久,不過半柱香時間,就結束了戰鬥。

戰鬥結束的時候,眾人還有些發懵,有些不敢置信。

直到看到鷹王帶著大批鷹族匍匐在寧龍臣腳下,這才確信這是真的。

「二爺威武」

「二爺威武」

「二爺威武」

…………

……



剛剛還跟著呲牙的鷹王,現在居然這麼乖巧了。

不用想,這肯定都是二爺的功勞。

一時間,眾青龍衛看向寧龍臣的眼神中,都是帶著一股崇拜之色。

看到寧龍臣在這麼短時間內就收服了鷹王,收服了五百鷹族,石柱整個人都有些懵,感覺跟做夢一樣。

「兄弟,你老實跟我說,你從玉玦中得到的傳承是什麼?」

這幾天,石柱也練了傳承中的功法,威力卻沒有感覺大出多少。

此刻看到寧龍臣發威,頓時將寧龍臣拉到了一邊,焦急問道。

「就一篇功法啊,《九現金雲化龍變》?」

「沒有其他收穫嗎?」

石柱有些不信。

中校的新娘 「至於其他收穫,那就是恢復了龍族血脈吧。」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聽到寧龍臣開啟了龍族血脈,石柱感覺自己受到了一萬點傷害,臉色有些黯然的離開了。

原來是龍族血脈,龍族可是神獸種族,僅憑血脈之威就可以壓服大多數飛禽走獸。

石柱終於知道,寧龍臣為何這麼快就可以收服鷹王了。

一時,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站在一旁舔傷口。 有了鷹王等鷹族代步,石柱、寧龍臣等人速度飛快,不過三日,就已經到了白憐峰下。

只三日時間,眾人就已經橫跨三萬里,可見其速度。

石柱這個路痴,只以為北魏國邊境距離白憐峰只有萬里之距。

也是寧龍臣有先見之明,讓鷹族代步,這才沒有耽誤了大事。

白憐峰山腳下,寧龍臣、石柱等人聚在一處。

石柱正準備上山,卻被寧龍臣攔了下來。

「兄弟,怎麼了?」

石柱看看寧龍臣,疑惑道。

「大哥,如今裡面是什麼情況,暫時還不知道。為了安全起見,白前輩已死的消息就暫時不要宣布了。到時你只需說,白前輩已經得了大造化,沒有時間他顧,讓你暫代峰主,管理白憐峰。記住,任何人問起,都要這麼回答。」

寧龍臣看著石柱,鄭重道。

「嗯,好,就按兄弟的意思去辦。」

石柱想了想,點點頭同意了。

然後,眾人就開始上山,直奔白憐峰頂的衝天殿。

眾人一路所過,順暢無比,沿途竟沒有一人出來阻攔。

如此異常,自然引起了寧龍臣的注意,眼中凝重更甚。

山頂上,只怕已經風雲暗涌。

就在近幾日,白衝天已死的消息突然傳了出來,以至白憐峰上上下下,七萬多人都已經知道了。

消息一經傳出,就鬧起了不少的風波。

就在此時,白憐峰大長老站了出來,聯合眾長老將這股風波壓了下去。

白長老等人更在衝天殿中置辦起了靈堂,號召白憐峰上上下下共祭白衝天。

白憐峰頂,衝天殿中,靈堂之上,此刻聚集了大批的人手。

足夠容納近千人的衝天殿,都已經站滿了位置。

白衝天靈堂下方,中間位置,跪了一大批人,看上去各個孔武有力,一副悲傷、悲痛的樣子。

為首一人,更是這群人中最雄壯的一個,即便是跪在地上,也有七八尺高。

此人叫周拜天,是白衝天的死忠。

周拜天並不是他的原名,只不過因為非常敬重、佩服白衝天,這才改名拜天。

左邊,站著一批老者,他們穿著華貴,看上去身份不一般。

為首一人,正是這些人的領頭,白憐峰大長老。

大長老此刻正在那吹鬍子瞪眼,一臉不爽的看著對面一個女人。

這是一個魅惑十足的女人,她的身上好似無時無刻不在散發著自己的魅力。

這女人叫白憐花,是白衝天的表妹。

雖然白憐花來這白憐峰的時間並不長,可從她能夠在靈堂之上與大長老等人抗衡,就可以看出此女不簡單。

也因為白憐花出眾的樣貌和手段,身邊很快聚集了一大批年青高手。

自古靈堂就是戲台,唱大戲的好地方,各路牛鬼蛇神都會在此時蹦出來。

白衝天一死的消息傳出來,大長老、白憐花二人就開始為了峰主之位爭執不休。

「老峰主膝下無子,這一去,我白憐峰上上下下就沒了主心骨。為了穩定大局,我看還是老夫代為執掌峰主之位吧。」

傅先生請深愛 大長老渾厚的聲音壓下四方,好似想要憑藉一身氣勢壓服眾人,讓這靈堂之上的眾人臣服於他。

「大長老言之有理」

「除了老峰主,就屬大長老的威望最高」

「大長老當上峰主絕對是眾望所歸」

…………

……



大長老一發話,身後眾人急忙表明態度,更在後面搖旗吶喊,擁立大長老當這白憐峰的峰主。

「大長老德高望重,自然是您老說什麼,就是什麼了。只不過我兄長新喪,這另選峰主之事,還是擇日再議吧。」

白憐花此時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一雙眉眼中泛著淚花,看著靈堂之上,白衝天的靈位。

如此一來,好像是大長老等人,正在逼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子一般。

白憐花的聲音中自然帶著一絲魅惑,臉上凄慘的表情更是本色出演,可說是毫無破綻。

看看她旁邊站著的一群年青高手就可以知道了。

這群年青人還是經歷的太少,此刻白憐花一裝可憐,眾人就感覺怒氣上涌,一個個都是瞪著眼珠子看向對面一群老頭,恨不能吃了對方。

說是老頭子,也只是面容看上去一個個都是凡人五六十歲的模樣。

其實一個個都是修鍊多年,血氣自然旺盛無比。

大長老身後眾人,卻是有些傻眼了。

想不到眾人的搖旗助威,被這女人輕飄飄的一句話就給瓦解了。

涉及到自己今後在這白憐峰的地位,這群人自然不可能讓步。

一個個也是橫目瞪去,不服輸的與這群年青高手比眼勁。

瞪眼就瞪眼,誰怕誰啊?

還別說,一群大老爺們瞪眼,那自然是沒有什麼好戲看。

可是有了白憐花的加入,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白憐花這邊只是一副柔弱的眼神望來,這群老頭子就大呼受不了了。

不是受不了白憐花的誘惑,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還不至於為了美色而亂了心。

真正讓他們受不了的,還是與之對視的一群年青人。

這群年青人,一看到白憐花那副受傷害的小眼神,就感覺怒氣蹭蹭上漲,一個個都已經將手按在了腰間,準備劍出鞘了。

眼看著雙方就要打起來了,大長老臉色一沉,就要準備出手制止。

「誰說我大哥死了?」

衝天殿門口,一隻腳跨入了進來,步入靈堂之上。

靈堂上有些嘈雜的聲音一靜,都是瞪眼望了過來。

說話的正是石柱,石柱一腳跨入衝天殿內,身後跟著寧龍臣還有他的青龍衛。

突然之間進來兩三百號人,頓時讓這衝天殿更加擁擠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