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兔喜歡熊萌萌,玉兔喜歡熊萌萌……」一邊歡騰,一邊還拍著小短手歡呼道。

「哎...有那麼多的男人,你怎麼會喜歡我啊?你看我,長得不帥,個子不高,還有點微胖,最主要的是,我還沒錢,現在還欠著熙子好幾萬呢!」熊萌萌抓了抓耳朵,頗為無奈道。 「喜歡,沒有理由。」玉兔望著熊萌萌,真誠地說道。 看著玉兔眼巴巴地望著自己,眼中還泛著波瀾,熊萌萌實在是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哎…有那麼多的男人,你怎麼會喜歡我啊?你看我,長得不帥,個子不高,還有點微胖,最主要的是,我還沒錢,現在還欠著熙子好幾萬呢!」熊萌萌抓了抓耳朵,頗為無奈道。

「喜歡,沒有理由。」玉兔望著熊萌萌,真誠地說道。

看著玉兔眼巴巴地望著自己,眼中還泛著波瀾,熊萌萌實在是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你..你不會再玩粑粑了吧?」憋了半天,熊萌萌最終憋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不會了!我保證。」玉兔很認真地點了點頭,說道。

「那..那好吧,等你修鍊成人,我們就..就處一下試試。」熊萌萌撓了撓頭,說道。

說完,熊萌萌的臉刷得一下就紅了。

「你臉紅了,是因為害羞嗎?」玉兔發現,在熊萌萌長滿白毛的臉上,漸漸地呈現出了粉紅色。

「是!難道你不害羞嗎?你剛剛算是跟我表白過了。」熊萌萌用爪子摸了摸臉頰,說道。

「害羞!」說完,玉兔那張白毛臉也刷得一下變紅了。

「咳咳,那..你就這樣吧,我要下去煮麵了。」看到玉兔的臉也紅了,熊萌萌有些不自然地將視線轉開了。

「等等,那個..在變身前,可以讓我看看你不穿衣服的樣子嗎?我還不知道大熊貓到底長啥樣。」玉兔搓著爪子,眨巴著眼睛看向熊萌萌。

「卧槽!真想看?」熊萌萌感覺臉頰有些微燙了。

「嗯嗯!」玉兔使勁點了點頭。

「好吧…」熊萌萌咽了一下口水,就開始脫衣服褲子了。

他也不知道為啥這麼緊張,又不是沒在人前裸奔過。

也許,是沒在兔子面前裸奔過的原因吧。

「好了。」將衛衣往地上一扔,熊萌萌撓了撓肚子,看向玉兔。

「哦,原來是這樣。」玉兔仔細地將熊萌萌從頭到腳地看了一遍,看得熊萌萌的臉頰越發滾燙了。

玉兔走了過去,抬起兔爪,一爪捏住了小熊萌萌。

「啊!你幹啥?」熊萌萌急忙後退,並捂住了小熊萌萌。

「那個就是你們大熊貓的jj嗎?感覺和我們兔子的區別不大。」玉兔好奇

道。

「是!」熊萌萌急忙將衣服褲子穿上,並很快變回了人形。

「兔大白,我跟你說,以後不準去碰異性的那個位置,不管是大熊貓還是兔子,或者其他動物,知道嗎?」熊萌萌轉過身來,很嚴厲地對玉兔說道。

「哦。」看著變回人形的熊萌萌,玉兔覺得還是他之前的模樣可愛些。

「我沒開玩笑,記住,以後被我知道你碰了其他異性那裡,我們就絕交!」熊萌萌再次強調了一遍。

「哦,那你的可以碰嗎?」玉兔歪著腦袋,看向熊萌萌。

「我..也不行!你是女孩子,別學熙熙那樣,要多學學熙子,要有女孩子的樣子,知道嗎?」熊萌萌語重心長道。

「哦,你喜歡熙子那樣的?」玉兔問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等你精變成人後,就要學著怎麼做一個女孩子,不要像嫦娥那樣獃頭獃腦的,也不要像熙熙那樣,一言不合就動手,這群女孩里,就只有熙子比較正常些,你把她當成學習的榜樣就好了。」熊萌萌說道。

「好的。」玉兔認真地點了點頭。

「好啦,我去開工啦,你自己玩吧。」熊萌萌走過去,摸了摸玉兔的腦袋,就下樓忙活去了。

「嘻嘻。」看到熊萌萌離開后,玉兔就捂嘴笑了起來。

隨後,就雙爪拎著裙擺,在屋子裡開始跳舞了。

「leftleftrightright,goturnaround,gogo,left…right…」

聽到從樓上時不時傳來的歡快歌聲,熊萌萌的嘴角不自覺地往上揚了揚。

「老闆,二兩泡椒肉絲麵!」客人朝熊萌萌揮手喊道。

「好嘞,稍等!」熊萌萌笑著回應道。

熊萌萌忽然覺得,今晚特別有幹勁兒。

麵館全是熊萌萌一人在打理,買食材、做衛生、煮麵、端面……一個人幹了兩三個人的活。

原本,雲熙子說請個人來幫熊萌萌的,熊萌萌拒絕了,一方面是不想暴露身份,一方面是為了節約開支。

畢竟,他現在還是負債纍纍,除了日常開支外,賺的錢都得還給雲熙子。

所以,有時也會覺得疲累,特別是晚上生意好的時候,一忙起來,連抽煙的時間都沒了。

不過,今晚他覺得幹勁十足,想趕緊忙完,打烊后,跟玉兔一起抽上兩口。

「熙熙,都快九點了,大白怎麼還沒回來啊?」呵呵看了看掛鐘上的時間,有些擔心道。

「誰知道呢,說不定跟死熊貓聊天聊開心了唄,反正他倆都是動物系的。」熙熙繼續倒騰著茶具,連眼皮都沒抬一下。

「我感覺..感覺…」呵呵有些欲言又止。

「怎麼了?」熙熙抬起了小腦袋,看向呵呵。

「只是我的感覺而已啦!」呵呵笑了笑,說道。

「什麼感覺啊?」熙熙好奇道,乾脆放下了茶盞,看向呵呵。

「我感覺..感覺大白好像喜歡熊萌萌。」呵呵搓著小短手,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什麼?搗屎兔喜歡上了熊萌萌?」儘管呵呵的聲音不大,但還是傳到了錦鯉的耳朵里。

「納尼?」 攝政王妃很難為 雲熙子也聽到了,急忙從廚房裡跑了出來。

「汪汪汪!」連冰淇淋都興奮地跑到了呵呵的面前,翹首以盼地望著他,等待他的下文。

「額,這是我的個人猜測啦!」呵呵急忙搓著小短手,有些緊張道。

「沒關係,等大白回來,我們再三堂會審。」熙熙搓著小短手,興奮地說道。

「leftleftrightright,goturnaround,gogo,left…right…」

等到了九點多的時候,就聽到玉兔哼著歌回來了。

當它推開門的時候,就發現眾人圍坐在沙發上,正一臉八卦地看著它。

「怎麼了?我臉上沾粑粑了?」玉兔摸了摸臉頰,問道。

「咳咳,大白啊,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啊?」熙熙將小短手交疊放在小短腿上,故作淡定地看向玉兔,問道。

「幫著熊萌萌收拾了一下麵館,才忙完。」玉兔走進來,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嚕嚕兩下就喝完了,看來是真的渴了。

「大白啊,熊萌萌現在一個人忙得過來嗎?」雲熙子問道。

「還好,就是客人多的時候就沒時間抽煙了。」玉兔如實道。

「靠!那傢伙還沒戒煙。」熙熙小短手一拍,生氣道。

「他抽得不算多了,今天才抽了三根。」玉兔說道。

「咳咳,大白啊,抽煙對身體不好,以後你還是要讓他少抽點。」雲熙子說道。

「好的。」玉兔點了點頭,覺得雲熙子說得有道理,看到熊萌萌被嗆到的樣子,玉兔確實擔心他有天被自己給嗆死了。

「大白啊,你喜歡上熊萌萌了吧?」大家繞來繞去,最終還是錦鯉問出了這個眾人最關心的問題。

「是呀,嘻嘻!」玉兔捂著嘴笑道。

「額,那他呢?他知道嗎?」看到玉兔承認得這麼坦蕩蕩,一時讓錦鯉有些語塞。

「他知道,他說等我修鍊成人後,我們就試著處處,嘻嘻。」玉兔又捂著嘴笑了起來,兩隻大耳朵也跟著歡快地前後晃動著。

「額,那在你修鍊成人之前呢?」雲熙子好奇道,怎麼覺得熊萌萌是在敷衍玉兔呢?

玉兔在廣寒宮呆了這麼久都沒有修鍊成人,難道因為愛情,兩三年就能修鍊成人了?

「他沒說,不過,我會經常去麵館找他的。」玉兔開心地搖晃著大耳朵。

「那你不回廣寒宮了嗎?」雲熙子問道。

婚色動人:早安,小甜妻 「回呀,一周回去一次,回去看看嫦娥有沒有把自己給醉死。」玉兔聳了聳肩膀,說道。

「大白啊,我們這裡這麼多的男人,為什麼你會喜歡熊萌萌呢?」熙熙好奇道。

「嘻嘻,他也這麼問過我,喜歡一個人需要理由嗎?」玉兔捂嘴笑了一下,然後看向眾人。

眾人笑了笑,覺得玉兔的心思還是很通透的。

從此,玉兔就成了一隻忙碌的兔子,每周讓婪夢帶著它回廣寒宮一次,去把嫦娥換下來的衣服洗了,把廣寒宮的清潔衛生做了,再給嫦娥做一些藥材月餅,聽她嘮叨一會,就跟著婪夢回到了「熙熙不攘攘」,再打扮一番,就去熊萌萌的麵館幫忙了。

漸漸的,那隻常年嘴欠,滿臉寫著不高興的玉兔變了,變成了一隻勤勞友愛的乖乖兔。

這就是愛情的力量(`) 「熊老闆,這是你養的兔子啊,好大一隻喲!」一位客人看著在店裡蹦來蹦去的玉兔,.

「是呀,好萌喲!」另外一位客人摸了摸玉兔人耳朵,笑著說道。

只要有人客人在的時候,玉兔就不說話,或守在熊萌萌的旁邊,或自己在店裡玩。

穿著雲熙子給它買的連身裙,玉兔就成了麵館里的吉祥物,總是被客人們逗來逗去,摸來摸去的。

甚至,還有客人想去抱它,不過,卻被它輕輕鬆鬆給躲開了。

「大白,以後有客人在的時候,你就別過來了,或者去樓上玩,免得他們總逗弄你。」知道玉兔不喜歡被人當成寵物,熊萌萌等到店裡沒人的時候,就找到玉兔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沒關係,有我在店裡,更容易招攬生意一些。」玉兔理了理被客人弄皺的裙子,說道。

「可是,他們那樣逗你,摸你,我怕你會不高興。」熊萌萌說道。

「不會的,我現在很少生氣了,熙熙讓我多笑笑,愛笑的女孩運氣不會差喲!」說著,玉兔就咧著三瓣嘴,露出了兔牙,給了熊萌萌一個最燦爛的笑容。

「哈哈…」熊萌萌覺得熙熙肯定又在坑玉兔了,因為,他此刻只能看到玉兔的大兔牙。

「是不是很好看?」收起大兔牙,玉兔看向熊萌萌,問道。

「是!是!」熊萌萌只能違心地點頭,畢竟,不能傷害一顆少女的心呀!

「那我先回去了,明早再過來。」玉兔扯了扯裙擺,戀戀不捨地說道。

「嗯,好!」熊萌萌撓了撓頭,說道。

玉兔蹦蹦跳跳地就朝外面跑去,當它剛蹦到門口時,又回頭看了熊萌萌一眼,並露出了剛剛那種燦爛笑容,笑得只剩下了大兔牙。

「呵呵,路上小心點!」熊萌萌笑著朝它揮了揮手。

看著玉兔那歡快的背影,熊萌萌又撓了撓頭,自言自語道:「這樣笑也挺好的,至少很真誠。」

「leftleftrightright,goturnaround,gogo,left…right…」

玉兔又小聲地哼著歌,回到了「熙熙不攘攘」。

「哎喲!」

突然,玉兔和乘白霧穿越到店裡來的二夢撞了個滿懷。

「你..你是玉兔,你怎麼來這了?」二夢並沒有馬上認出穿著粉色連衣裙的玉兔來,只是覺得它身上的那股味道很熟悉。

常年在廣寒宮裡搗葯的玉兔,身上總是沾有一些藥材味,並且是很特別的藥材味。

玉兔理了理裙子,抬頭就認出了和自己相撞的二夢,「二夢?你怎麼又胖了?」

不過,二夢似乎比它印象中胖了不少。

「咳咳,這不是重點好嗎?你一隻玉兔,怎麼下凡來了?嫦娥呢?」二夢直起身子,雙爪背在身後,一副領導做派。

「喲,這不是二夢嗎?怎麼胖成這樣了?再胖下去,你會被吃掉的!」熙熙的聲音從樓上傳了下來,隨後就是噔噔登的下樓聲。

「二夢回來啦?祁連大師呢?」錦鯉的瞌睡也被吵醒了,從假山後面遊了出來。

看到大家都發現自己后,二夢的領導做派也裝不下去了,乾脆一屁屁坐到了沙發上。

「玉兔,去給我倒杯水。」剛一坐下,二夢就開始

使喚玉兔了。

「哦,好的。」說著,玉兔就蹦蹦跳跳地跑進了廚房。

「喲,這才多久不見,就學會使喚人了。」熙熙理了理新戴的假髮,白了二夢一眼。

「嘿嘿,不是啦,玉兔不是應該在廣寒宮嗎?怎麼下凡了,還在這蹦。」二夢訕笑道。

玉兔遞給了二夢一杯溫水,隨後說道:「你的水,我現在一周回廣寒宮一次,其他時候就住在這。」

二夢喝了一口水,疑惑道:「為什麼啊?」

「什麼為什麼,大白想呆在哪兒是它的自由,你管那麼多幹嘛!到是你,怎麼回來了?祁連大師呢?大神找到沒?」熙熙噼里啪啦就是一堆,就像機關槍似的。

高門生存錄 二夢又喝了一口水,說道:「哦,我差點忘了,大神的下落找到了,大師讓我來帶你們過去。」

「蕭瓚找到了?」雲熙子從二樓急急忙忙地沖了下來,連拖鞋都差點跑掉了。

「恩,就在天水,一個荒郊野嶺里。」二夢點了點頭,說道。

「那怎麼不直接帶他回來呢?你們還擔心打不過旱魃嗎?」熙熙皺眉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