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廷軒這輩子沒有虧欠過誰,卻唯獨虧欠了她良多。

“阿桑,柳娘子她們,這會兒行至何處了?”龍廷軒問道。 因大婚禮時間未定,柳夫人聽聞蕙蘭郡主和郡馬辰靖要啓程回仙居府,自己在上京城內無所依靠,女兒婚事又多舛,自然也不願意再在上京城停留,便攜了柳若涵一道同行,回仙居府去了。 臨行之前,龍廷軒與柳若涵見了一面。那是他們賜婚後唯一的一次獨處,

“阿桑,柳娘子她們,這會兒行至何處了?”龍廷軒問道。

因大婚禮時間未定,柳夫人聽聞蕙蘭郡主和郡馬辰靖要啓程回仙居府,自己在上京城內無所依靠,女兒婚事又多舛,自然也不願意再在上京城停留,便攜了柳若涵一道同行,回仙居府去了。

臨行之前,龍廷軒與柳若涵見了一面。那是他們賜婚後唯一的一次獨處,不過二人除了吩咐對方保重自己之外,並無過多的言語。

“距離柳娘子一行人離開上京城的日期已經是半個月過去了,想來還有十天半個月的,也該抵達仙居府了!”阿桑回道。

龍廷軒點點頭,不再多言,只吩咐阿桑擺膳,用飯後便出發。

此刻遠在千里之外的桃源縣,距離大畫舫出現的雙屍案已經過去三天了。

這三天的時間,桃源縣大大小小的大賊小盜抓了不少,縣衙門的大牢很快便被填滿了,每天都有新增的毛賊被抓捕進來,有些還在牢房裏頭切磋起了技藝,整個大牢鬧哄哄的,儼如鬧市一般喧囂熱鬧。

賊盜入獄,最高興的莫過於老百姓了。且效果也是立竿見影的,至少相較從前,來衙門報失的案件急劇減少。

趙虎領着下屬去了牢房。與牢頭打了招呼後,便問道:“情況如何?”

牢頭打了個呵欠。眼皮子耷拉着,面容顯得有些愁苦,回道:“趙老大,您和手下這班弟兄一共逮了一千零二個小偷啊,某昨夜和兄弟們是通宵達旦,這才審出點兒眉目。”

“哦?快說!”趙虎催促道。

牢頭清了清嗓子,道:“昨個兒就過濾了資深的、慣用刮鬍刀的、消息靈通的,統共三十五個。一個個進行了提堂。最後發現了一個叫張泉的,那廝玩刮鬍刀玩得很油。”

趙虎眼睛一亮,忙催促牢頭去將張泉給提出來,他要親自審問。

須臾,張泉便被兩名捕快從牢房裏帶了出來,那人長相粗獷,面相看着有些兇惡,手腳俱帶着鐵鎖兒。

張泉被捆在審訊架上,眼睛直勾勾的瞪着趙虎。

趙虎擔任捕頭十幾年了,與形形色色的兇犯打過交道。便沒把張泉這個色厲內荏的小賊放在眼裏,只叉着手,扯了扯嘴角看張泉問道:“張泉。你用刮鬍刀割荷包盜取財物這些本事,是跟誰學的?”

張泉嗤笑,應道:“沒跟誰學過,自己琢磨琢磨就會了,這東西哪還用得着學啊?”

趙虎旋即問道:“那你是怎麼想到用刮鬍刀殺人的?”

張泉嚇了一跳,忙道:“趙捕頭,這可不能亂說啊,我可是沒有過命案的,再說那刀片子軟趴趴的。杵到人身上就折了,您老可不要擡舉我了!”

趙虎哈哈一笑。上前一步,盯着張泉道:“某知道你沒有這等本事。但你認識的人裏面,誰有這種本領的?”

張泉斂眸,脫口道:“沒有,一個也沒有,這年頭,誰要下苦功夫練這種笨功夫呢?老一輩裏,也就只有獨眼鷹和鬼腳七有這種功夫了。”

“獨眼鷹?鬼腳七?都是些什麼人?”趙虎問道。

張泉不耐煩的砸了咂舌頭道:“這二人早死了。獨眼鷹當年可是被通緝的江洋大盜,在被衙門抓獲後,當場咬破藏在假牙裏頭的毒藥自殺死了。而鬼腳七聽說偷了權貴寶物,被權貴買通職業殺手殺了。這二人也是盜行裏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他們都喜歡玩刀片,幹大票,一兩百兩的小活兒,他們可是輕易不出手的。”

“這倆名字是二人的化名吧?”

“都不知道他們的真實姓名,道上最忌諱這個,也沒人敢問。獨眼鷹的外號是因爲他瞎了一隻眼,剩下的那一隻卻犀利毒辣,誰身上帶有貴重東西,藏在哪兒,只要他看一眼,便能八九不離十。至於鬼腳七,那人喜歡獨來獨往,像活鬼一樣,讓人摸不清楚行蹤。”張泉說道。

趙虎皺了皺眉,繼而問道:“除了他們倆,還有誰善於用刮鬍刀的?”

“沒有了,說會耍一耍的還有,像他倆那神蹟的,那是絕無僅有!”張泉篤定道。

巔峰玩家 趙虎沉吟了片刻,微笑着對張泉道:“若你還想起什麼,有待補充的,可以隨時告訴某!”

說完,趙虎招手招牢頭過來,命他將張泉暫時收監羈押,隨後趕往偵探館。

而偵探館這邊,英武和錦書也正向辰逸雪彙報着關於大畫舫那名男死者的身份調查情況。

男死者是前仙居府府尹大人的妻弟,叫言非卿。

言非卿靠着前府尹大人的裙帶關係,在仙居府衙門謀了一個主簿,幫着府衙管理地方規劃和農耕稅收問題,官職雖小,卻是個難得的肥差。

前府尹大人榮休後,言非卿卻依然掛職擔任,直至幾日前沐休來桃源縣的西湖大畫舫尋歡,這纔出了事情。(未完待續)

ps:感謝聿雷和小夜寶貴的米分紅票!

感謝名字要什麼好打賞桃花扇!

感謝小夜打賞香囊!

多謝親們的支持!麼麼噠! 第2746章

墨九狸回頭看著身後一群追著自己不放的魔獸,嘴角無奈的抽搐著,這些傢伙真是夠了,追著自己做什麼啊!

它們那麼多隻,就算追上自己也不夠塞牙縫吧!

墨九狸那裡知道,就是因為一直追不上她,然後一次次被她從眼前逃走,那些魔獸覺得自己的尊嚴被挑釁了,它們堂堂魔獸,竟然被一個人類弱女子從眼皮子底下逃走了,這簡直就是恥辱啊!

所以,那些魔獸才追著她不放!

墨九狸不知道那些魔獸怎麼想的,就算是知道也不會太在意的,她必須快一點前往深處,尋找那麼召喚自己的氣息,因為她不想錯過!

而且,她有種感覺,如果她耽擱的時間太久,錯過了深處的召喚,可能會讓她後悔的!

墨九狸還有很多事情沒完成,兩個女兒還沒找到,不管如何,她也不能錯過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所以,根本不去管身後的魔獸越來越多,她的想法只有一個,去深處,看個究竟!

而墨九狸一路狂奔,身後又跟著一串等級高的魔獸,她倒是沒有被發現,但是那麼多魔獸的目標就有點大了,很多進入十方森林歷練的隊伍,就聽到了震天的獸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很多人都奔著獸吼的地方來了!

不過,很多人察覺這些獸吼聲前往的地方是十方森林深處,雖然好奇,卻不敢跟著進去,畢竟十方森林深處可是十分危險的,從來沒有人能從十方森林中活著走出來!

所以不少人也只是向著那些獸吼的方向而去,但是卻沒有人敢跟的太緊,只能警惕的跟在後面,慢慢的往裡面走!

好在墨九狸身後的魔獸的身形巨大,遮掩住了墨九狸的身形,沒有人發現魔獸前面的墨九狸,眾人都覺得可能是深處的獸潮暴動了!

墨九狸就這樣帶著一串魔獸,從十方森林外圍到中圍,再到內為,最後到十方森林深處,用了近半個月的時間,終於來到了十方森林最深處!

此刻,那些跟在墨九狸身後的魔獸群,紛紛停了下來,看著前方的墨九狸不斷的嘶吼著,卻不敢再往前半步,似乎裡面有什麼東西是它們忌憚的存在!

墨九狸看到身後的魔獸不追了,也終於鬆了一口氣,然後微微放慢了速度,順便停下來換了身衣服,然後一邊吃著靈果,一邊往裡面走去!

這半個月的時間,前面幾天她還會停下來休息一晚,但是到了內圍那些魔獸開始追著她之後,她就幾乎沒有休息過了,一直就這麼帶著一群魔獸跑了好幾天的時間,就算有丹藥撐著,說不累是假的!

而且,她能感覺到,那股召喚自己的氣息,就在前面不遠處了,身後的魔獸不敢跟著自己,怕是跟裡面的東西有關係吧!

墨九狸連著吃了七八顆靈果,才感覺終於恢復了力氣,看了眼前方樹木密集的地方,提氣直接來到了中心的位置!

當墨九狸穿過那一片密集的樹林,來到最中心的位置, (ps:新周愉快親們!麼麼噠!)

辰逸雪聽完英武和錦書的調查後,身姿舒展地倚靠在軟榻上,薄脣緊抿,清湛的眸子微斂,一隻手放在膝蓋上輕輕敲打着。

沉吟間,慕容瑾帶着趙虎上樓來了。

辰逸雪聞聲望過去,只見趙虎上前拱手打了招呼,在蒲團上落座後便將剛剛在衙門裏提審張泉的事情講了一遍。

“張泉所說的獨眼鷹和鬼腳七是否真有其人,或許還要調查一番才能確認,不過就算確認了也對本案起不到什麼作用,聽說這二人早已不在人世了。”

趙虎有些氣餒的看了辰逸雪一眼。這三天來他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金元一向對辰逸雪的偵破能力是十分佩服的,不過這次對於辰逸雪將兇手的偵查範圍定在江湖大盜身上,他卻是有了些疑問。特別是趙虎將大街小巷的大賊小盜都抓進衙門大牢提審,卻終沒有查到什麼有用訊息的時候,難免有些急躁。

在衙門的時候,金元就對趙虎說:“僅根據死者的刀傷就縮短偵查的範圍,萬一有所偏差,豈不是貽誤了時機?而且這兩起案子的案發現場,均沒有遺失任何財務,這說明兇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偷盜意圖。”

對於金元的焦躁情緒,趙虎完全能夠理解。一下子死了四條人命,且兇手至今成迷,身爲一縣父母官肩上說承擔的壓力可想而知。只不過趙虎卻依然沒來由的相信辰逸雪的判斷。

辰郎君說他查案相信自己的直覺,自己相信他的判斷,亦是如此。

直覺告訴他,他的調查方向,是正確的。

辰逸雪見趙虎一臉發愁的模樣,英俊的容顏神色淡淡的道:“這兩起案子除卻作案手法完全一致意外。兩對受害人生前幾乎找不到任何交集。兇手貌似隨即選取作案對象,這樣的案件是最難擊破的。人海茫茫,我們根本無從下手。如果不是兇手刻意留下了作案特徵,這樣的殺人案件。幾乎就是死案。除了一條道上走到黑的追查作案手法外,在下暫時想不出其他的突破點!”

趙虎連忙點頭附和道:“是,某也是這麼想的。”

“趙捕頭你這幾天的辛苦也不會白費的。獨眼鷹和鬼腳七是江湖上的通天大盜,這倆人突然消失,定有特殊原因。關於這二人的調查,在下會讓英武和錦書幫忙追蹤。衙門那邊,還是繼續以刮鬍刀爲重要線索,查訪在刮鬍刀上練過功夫的人!”辰逸雪沉聲說道。

趙虎委頓的情緒似乎被辰逸雪的篤定和堅持所感染。 早安少校哥哥 頓時消失無蹤,連聲點頭應好。

待趙虎走後,辰逸雪才起身,挪坐到三角架白板前面,看着上面一個一個羅列開的死者信息沉思起來。

兩對死者相擁而死的姿勢,一定是案件的關鍵所在,可惜案發至今,所有能調查的卷宗都看遍了,卻找不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兇手的寓意究竟何在?

辰逸雪第一次在調查案件中遇到如此棘手的問題。英挺的俊眉微蹙,面沉如水,幽沉的目光掃過兩名男死者的名字。

羅大郎。聚榮樓的大堂管事。

言非卿,仙居府的衙門主簿。

辰逸雪閉上眼,身子往後靠了靠,腦中不停變換着兩個人的名字,正要細細捋着思緒時,耳邊驟然響起一道如同銅鈴一般清脆的笑聲。

“哈哈,你們這三人氣場還真出奇的吻合啊,兩個木頭人,再加一個梅花樁。真真有趣。”辰語瞳像一陣風一般飛快的走到幾邊落座,笑着調侃室內的三人。

慕容瑾鼓着腮幫子。顯然對辰語瞳的忽視有些不大樂意,辰郎君和英武錦書三個好歹還有個形狀。能入了辰娘子的眼,自己一大活人坐在邊上,倒是全然被她自動屏蔽了。

不帶這麼無視人的吧?

慕容瑾朝辰語瞳投去一個可憐兮兮的目光。

辰逸雪擡頭看了妹妹一眼,淡淡一笑。

辰語瞳卻不理會慕容瑾,吃了一口茶後,挪着身子過去問道:“大哥哥在想案子的事情麼?”

辰逸雪嗯了一聲。

辰語瞳歪着腦袋掃了一眼白板上的訊息,語氣略帶惋惜的說道:“言主簿這一死,言家可是斷了好大一條財路呢。他主簿的職位,可是一肥差啊,當初劃分給聚榮樓的那塊地兒,聽人私下裏說,言主簿可是賺得盆滿鉢滿的呢!”

辰逸雪微怔了一息,直起身子,一直理不清晰的思路頓時清明如許,他目光如電看向辰語瞳,啞聲問道:“聚榮樓那塊地是言非卿經手的麼?語兒的消息可靠麼?”

辰語瞳瞥了大哥哥一眼,疑惑的問道:“消息當然是可靠的,怎麼大哥哥不知道麼?”她問完,旋即兀自笑道:“不過大哥哥不知道也是正常的,那會兒你還在辰莊休養,外面這些八卦,自然是不知道的。”

辰逸雪聽妹妹說起言非卿與聚榮樓的關係,心中不由意動,那雙修長澄澈的眼睛裏,終於閃過一絲倨傲的笑意。

羅大郎和言非卿並無交集,可他們卻都與聚榮樓有關係

他凜了凜神,轉頭吩咐英武和錦書吩咐道:“英武你去查獨眼鷹和鬼腳七的資料,錦書你則負責調查聚榮樓的幕後東家以及此前那塊地皮的所有者屬於何人,儘快給我消息!”

二人低頭恭聲應是,隨後便出了房間,徑直下樓辦事。

辰語瞳對與偵查的事情幫不上忙,也不大感興趣,見大哥哥打發走了兩座冰山,且神色較之方纔鬆動輕快,便笑嘻嘻的說道:“我剛剛收到消息,父親和母親約莫七八天後就能抵達仙居府了,咱們一家人終於能團圓了!”

辰逸雪俊白的面容露出感慨神色,上京城這兩年來不太平,若不是這些年端肅親王府擺出了不理俗事的態度。父親母親想來也必不能在皇權多番傾軋之下全身而退吧?

辰逸雪現在越發能理解蕙蘭郡主當初阻止他入仕爲官的決定了,朝堂的水太深、太渾,很多事情不是個人人力所能掌控。一旦捲入其中,便不要再想什麼急流勇退了。

“希望父親母親回來之前。這案子能了結吧!”辰逸雪斂眸,眉目顯得格外的烏黑,臉色也分外的柔和。

辰語瞳明白大哥哥的顧忌,父親母親歸來,必是要回府相迎的,而新接手的這個案子,案情緊急,性質惡劣。他定不能撇下不管。

“語兒相信大哥哥的能力。上次月朗山和聶娘子那兩個案子,大哥哥的破案速度簡直令人咋舌,可是在各州府府衙之間破了新高呢,連帶着趙府尹也頗受矚目”辰語瞳流轉的黑瞳溢滿敬佩之情。

辰逸雪朗聲一笑,擺手道:“不同這麼比較的。破案的快慢,取決於兇手留下的訊息有多少,哥哥可不是神,語兒千萬不能到處吹噓!”

辰語瞳咯咯笑了笑,應了聲曉得,心裏卻暗道:有嫂嫂奉你爲神就夠了。別人追捧,也不見得哥哥你買賬。

因明日就是金子母親劉氏的忌辰,金子便隨樁媽媽回了一趟金府。幫着府中操辦一應祭祀用品。

辰逸雪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尋思着時間差不多了,便起身對辰語瞳和慕容瑾道:“我去金府接三娘,語兒和慕容公子下工後去辰莊一道用膳吧,我一會兒吩咐玉娘加菜。”

辰語瞳嗯了一聲,沒反對,倒是慕容瑾歡喜得跟什麼似地,笑眯眯的說道:“在下還真是想念玉娘做的飯菜了呢!”

辰語瞳嗤笑一聲,揶揄道:“玉娘也沒在這兒。慕容瑾你少拍馬屁了,再說你拍馬屁也拍到馬蹄子上了吧?飯菜都是廚娘做的。玉娘什麼時候做過飯菜給你吃了?”

慕容瑾臉皮厚,被辰語瞳這麼刺激。也不臉紅,一副懵懂模樣,“竟不是玉娘做的麼?虧了在下一吃那飯菜,便對玉孃的廚藝念念不忘至今吶”

辰逸雪瞟了眼打嘴皮子仗的兩人,脣角微挑,揹着手悄然下了樓。

長樂已經將馬車備好,等候在偵探館外面。

辰逸雪上了車之後,長樂曳動繮繩,馬車循着東市長街小跑起來

翌日一早,金元領着金昊欽夫婦與金子和辰逸雪匯合後,一行人便浩浩蕩蕩的往劉氏的山墳趕去。

箇中祭拜細節不提,只說一行人祭拜後回了東市珍寶齋一道用了家宴,稍事休息閒聊之後,便各自散去。

金元有公務在身要趕回衙門,金昊欽沐休,難得偷得浮生半日閒,在金子的攛惙下,領着新嫁娘柯子萱小夫妻倆去遊西湖了。

金子有孕在身,自然不敢跟着一道去瘋玩,便隨着辰逸雪回了偵探館。

馬車纔在偵探館門口停下來,守在門口的護衛便稟報道:“辰郎君,金娘子,趙捕頭來了”

辰逸雪嗯了一聲,握着金子的手,並肩繞過扇屏,便看到立在茶水間流水臺邊上正與慕容瑾談話的趙虎。

“趙捕頭這時候過來,可是查到什麼眉目了?”辰逸雪清明的眼神落在趙虎身上,緩聲問道。

趙虎忙過來拱手問好,堅毅的面容漾開一絲笑意,應道:“是,昨兒個回去,某就再次提審了張泉,對他一番威逼利誘,那廝最後吐出一個人來,叫葉茂,聽說那葉茂也曾是個耍刀特別厲害的人物。某隨即就讓人去查那葉茂的下落。誰來也巧,那葉茂竟就在咱們桃源縣住着呢!”

辰逸雪示意趙虎上樓再敘,趙虎便收了話匣子,跟着辰逸雪在樓道口褪下屐履,一道上了二樓。

慕容瑾聽了一半,也忙繞出茶水間,臨上樓之前,回頭吩咐成子道:“煮茶,快些送上來!”

青青掩嘴一笑,衝慕容瑾擠擠眼,插嘴道:“我家娘子不能喝茶湯呢!”

慕容瑾咧了咧嘴,指着成子道:“順便幫金娘子把羊奶子也給煮上!”(未完待續)

ps:感謝斯妤~兩票寶貴的米分紅票!

感謝櫻桃小妹妹打賞平安符! 第2747章

當墨九狸穿過那一片密集的樹林,來到最中心的位置,看到眼前的一幕時,讓墨九狸有些傻眼了!

她沒有想到,自己累的半死,竟然看到的只是一隻小獸!

而且,墨九狸這時也感受到了,召喚自己的氣息,就來自地上一隻閉著眼睛,軟綿綿趴在一灣泉水裡面的小獸!

墨九狸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有些鬱悶還有些生氣,更加有些疑惑!

鬱悶是因為自己跑了半個月就看到這麼一隻小獸,生氣是這隻小獸她真的一點興趣都沒有啊,竟然能召喚自己?疑惑是這隻小獸到底是個什麼玩意,竟然可以召喚自己?

反正墨九狸看著眼前的小獸,心裡很不爽!

墨九狸試著去屏蔽對方召喚的感覺,但是發現根本不行,無比確定是這隻小獸召喚自己后,墨九狸只好走過去,蹲下身來,伸手捅了捅地上的小獸!

想讓它醒來,問一下它召喚自己做什麼!

但是墨九狸戳了半天,眼前的小獸壓根沒有反應,分明還有呼吸,似乎是在沉睡,但是既然是在沉睡,召喚自己來做什麼?

墨九狸皺眉仔細看了眼面前的小獸,白白的一團,毛茸茸的,尾巴卷卷的,兩個耳朵小小的,圓圓的,眼睛閉著,鼻子尖尖的,嘴巴也小小的,看起來軟萌可欺!

但是,墨九狸擁有天地九神訣,卻發現這隻小獸自己竟然不認得,不管是曾經去過的界面,還是天地九神訣中,完全沒有小獸的記載!

到底是什麼獸呢?

墨九狸心裡疑惑的想著!

墨九狸神識散開搜索著周圍,但是任憑墨九狸神識全開,將周圍前後左右,甚至地下都探測了一遍,也沒有再找到第二個有氣息的東西!

看起來,召喚自己的確實是眼前這隻萌萌的小獸了!

雖然墨九狸不知道這是什麼獸,也不清楚對方召喚自己來做什麼,不過生氣也就一會的時間,看在這隻小獸還算軟萌可愛的面子上,墨九狸也不打算跟對方計較了!

傾世蕭後傳 不過,墨九狸倒是沒有契約對方的打算,墨九狸仔細感知了下,應該是之前那些魔獸追著自己一路狂奔,引起這十方森林中歷練者的注意了!

這會兒很多氣息都向著這裡來了!

墨九狸並不想太過高調,於是再又戳了戳小獸,對方依舊沒有的情況下,墨九狸只好衣袖一揮將小獸收到了空間裡面,讓小書找個地方先安頓起來!

然後,墨九狸看了眼四周,向著對面掠去!

畢竟,之前因為太過急切想知道究竟是什麼在召喚自己,所以墨九狸帶著一串的魔獸沖入森林深處,這會兒要是原路反悔就會很奇怪,遇到人也沒辦法解釋!

所以,墨九狸決定繼續往裡面走算了,雖然暫時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界,但是既然這裡是森林深處,穿過這片森林,總會去到別的地方的!

打定主意后,墨九狸遍繼續朝著對面掠去,為了不讓沖入森林深處的人發現,所以墨九狸一路上都沒怎麼停歇! 慕容瑾進房間的時候,正好聽到趙虎神色振奮的說道:“……葉茂花名叫飛燕,原也是盜行裏有名的人物,只不過現在已經金盆洗手不幹了。某再三表明和保證不會揪着以前的陳年舊案說事,也不會將他拿到衙門裏問話,他這纔對某放下戒心。”

慕容瑾不動聲色的走到趙虎身邊的蒲團跽坐下來,聽趙虎續道:“某跟葉茂說了最近發生的兩起案子,他沉默了半晌,最後方吐了一口氣,說他也有耳聞。獨眼鷹葉茂說他只聞名未曾見面,但鬼腳七他卻是見過的,只說鬧出這麼大動靜的,頗似鬼腳七風格,極有可能是他重出江湖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