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的,他就知道了路箏被帶走的事。

接完電話后,李聞新看向肖晗,許久之後才道:「幸好當年師小姐並不是真心想打壓你。」 在有心人的操控下,路箏被帶走的事很快就以爆料的方式被爆了出來。這條八卦把幾年前的人命官司一併扯了出來,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到了微博榜單第一。 據說,當初曾被路箏打壓過的小明星們,都拚命的幫著這條微博

接完電話后,李聞新看向肖晗,許久之後才道:「幸好當年師小姐並不是真心想打壓你。」

在有心人的操控下,路箏被帶走的事很快就以爆料的方式被爆了出來。這條八卦把幾年前的人命官司一併扯了出來,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到了微博榜單第一。

據說,當初曾被路箏打壓過的小明星們,都拚命的幫著這條微博買頭條,目標是不讓它下熱搜。

這意外來的猝不及防,網上再次沸騰一片。

事關人命,這可就不單單是道德的問題了。

而此時,邵恆打電話給師妃道:「你對你這雙胞胎姐妹討厭的這麼厲害嗎?一次上熱搜的機會都不願意給她。」

路箏一被帶走,施安安的指證誰還會去關注,到手的熱度,可不又飛了。 「所以你打這個電話給我,就是為了同情一聲我的姐妹?」師妃道。

「胡說什麼,明明是我想你了。」邵恆的深夜時分深情款款。

「我倒數三個數,掛電話了。」

「能不能別這麼暴躁,」邵恆無奈了,「你是不是屬王八的,我怎麼撬都撬不開。」

「我覺得你後面這句話,更適合你哥。」那位才是真正的難撬。

「行吧,我那我也不跟你再扯那些有的沒的,就在打電話過來,是想告訴你,這路箏背後還有點東西。」

「哦?」師妃來了些興趣,「他背後真正的金主?」

「對。」

「誰?」

「韓十七。」

師妃頓時明了,「怪不得這麼囂張。」

韓十七她知道,和褚唯差不多來頭。不過韓十七這品味……堪憂啊。

「韓十七和褚唯哥認識,你可以讓褚唯哥出面。」邵恆出主意道。

師妃稍微琢磨了一下,笑道:「你小子還挺知恩圖報。」

如果沒有他這麼一提,她動了韓十七的人,雖然韓十七可能不太在乎路箏,但在乎面子,她間接的算是把人給得罪了。

「因為妃妃你對我也很好。」

「行,姐姐我這次承你一個人情。先不說了,我去找趟褚唯。」

現在還在春節當中,褚唯也處於假期狀態。

師妃要找他也挺容易。褚夫人說過,她這兒子不太喜歡多餘的交際,說白了就是有些宅。

這種節假日,前去褚家,有最大的概率能遇到他。

準備好手信,師妃昨天剛從滇省回來,今天帶著手信來拜訪,也算是名正言順。

到褚家后,褚唯果然在,褚夫人卻不在。

「伯母呢?」師妃問。

「和我爸出去約會去了。」褚唯正看著電影。

師妃看了下,嗯,一部相當老的懸疑片。

「哇哦,還真是浪漫。」她非常自然的在褚唯身邊坐了下來,陪著他一起看這個,「蘭閨驚變?」

褚唯有些意外,「你知道?」

「兩大奧斯卡影后同台競技,如此經典的影片,我怎麼可能會錯過。你別忘了,我可是演員,觀看前輩們的經典,是必修課之一。」

褚唯勾了勾嘴角,「你不提,我還真就忘了你這職業。」

「褚唯,我覺得你對我有偏見。」師妃正視道。

「你覺得對。」

總裁的前妻 「……」

在師妃想著用什麼樣的惡毒語言攻擊褚唯時,褚家門卻開了,褚夫人從外面走了回來,見到客廳沙發中間靠在一起的兩人,她頗有些意外。

「妃妃你來了?今天情人節,沒出去玩嗎?」

情人節?

師妃一時間還真沒注意這日子。

「伯母好。 武煉巔峰 褚唯說你今天晚上要去約會,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師妃問。

「正巧路過,我們回來取樣東西就走。」褚夫人笑道。

就和她說的那樣,她確實回來拿了一樣東西,就又離開了。

褚家又只剩下師妃和褚唯。

「我說,褚唯你是不是都還沒過過情人節?」師妃嘲笑道。

「和你有關係?」

「當然和我有關係,我今天要是賴在這不走,那你第一個過情人節的對象可就是我了。」 對於師妃的垃圾話,褚唯早就已經生出了免疫力。

他無視師妃,繼續看他的電影。

老舊的片子,色彩黑白,但是裡面的兩個女人眼睛卻極其有戲。

「和我說說她們的幕後故事吧。」褚唯突然道。

師妃看著屏幕上已經快接近尾聲的電影,知道他說的是誰。

《蘭閨驚變》是兩個女人主演的電影,而這兩位女演員,又分別是早期的奧斯卡影后,同時也是宿敵。

「這兩位女演員分別叫貝蒂和瓊。貝蒂演技很好,得過兩次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後來她多次嘗試想再拿第三次小金人,卻總是止步提名。

而在第18屆奧斯卡的時候,最佳女主角落在瓊的身上,而瓊拿獎的電影正是貝蒂拒絕掉的本子。

兩人早在之前就有摩擦,這件事的發生,讓原本關係惡劣的兩人變得更加惡劣。

時間是刀,再美艷的影后都會被後來者代替。兩大奧斯卡影后隨著時間漸漸過氣,為了能重新回到當初,她們摒棄恩怨,聯手合拍這部《蘭閨驚變》。

當時電影確實取得很大的反響,貝蒂甚至差點就拿到了第三次奧斯卡小金人。但是外界盛讚貝蒂的演技,讓瓊嫉妒非常,她私下聯繫奧斯卡評委們,多方詆毀貝蒂,最終貝蒂和小金人無緣。此後兩人徹底決裂。」

這兩人的命運,其實代表了絕大多數娛樂圈裡的女藝人。

男藝人哪怕是過氣,但還有翻身的機會,可是女藝人一旦過氣,面臨的只有被遺忘。

「現實往往比電影更現實。」褚唯道,「她們兩人因為利益而成為宿敵,又因為利益再次聯手,最後還是因為利益而老死不相往來。倘若利益一直一致,她們也許會是最親密的朋友。」

「或許吧。」但也只是或許。

隨著屏幕上片尾出現,褚唯道:「你是為了路箏而來?」

「哦?沒想到你這麼關注我。」

「我媽這幾天在追你們的直播。」他是被強迫看的。

「那我不管。對,據說路箏和韓十七有些關係,我想讓你幫我個忙。」師妃笑眯眯拜託道。

「求人辦事就這種態度?」褚唯斜睨她。

「那……jc叔叔,拜託了~」師妃換了個稱呼,語氣更軟了些。

褚唯哼了一聲,不理她。

「行吧,你不喜歡叔叔這個稱呼,那我喊你哥哥也成。褚唯哥哥~唯哥哥~~」

「閉嘴!」褚唯覺得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個女人的臉皮厚度。

「哇,叫哥哥你也不高興?」師妃這回不樂意了,「難道要我叫你爸爸嗎?」

「……」

不知怎麼,褚唯突然想到了單位里其他大老爺們講的某些段子。

「你給我正經點。」他有些不自在道。

「好的好的。只要小唯唯你答應幫我,我什麼都聽你的。」師妃望著他的衣袖,試圖撒嬌。

「鬆手。」

「OKOK,」師妃立即鬆開了手,「電影已經看完了,要不要看下一部?」

「不看。」

「但是我想看。」師妃已經飛快的切了下一部電影,「來者是客,主隨客便。你要是趕我走,我就打電話去給伯母告狀。」

「呵。」

三分鐘后,當師妃看片正入佳境時,褚唯就在旁邊劇透道:「實際上真正的兇手是那個醫生。」

師妃:「……」

三分鐘,她換了一部電影。這回褚唯依舊劇透,「男主角最後死了。」

「……」

接下來,每換一部,褚唯都能掐著時間點劇透,讓師妃興緻全無。

「女主角沒有得絕症,醫院診斷失誤。」

「男主角弄了個減肥保險,一個月內順利花光了三個億。」

「實際上就只是男主角的一場夢。」

「……」

師妃忍無可忍,最後撲倒他掐著他的脖子,吼道:「劇透狗,老子跟你拼了!」今天來不及更新了!明天補上,么么噠! 師妃往前推,褚唯下意識的往後仰,重心難免不穩,最後兩人一上一下半倒在沙發上。

師妃也沒真用力,但是手掐著他,臉和他的距離不由拉近,連他的睫毛根都能看清楚。

憑心說,褚唯長得很不賴。

他眉眼英挺,唇紅齒白,不同於邵澤的陰翳、顧景希的冷艷,自有一股子純粹的氣息。

這和他的家庭以及教育環境都有關,是個知事但不怕事的人,令人羨慕,特別是令師妃羨慕。

「看夠了嗎?」褚唯想坐起來,但無從下手,只好用眼神去迫脅她「知難而退。」

但無奈他碰到的是天下第一不要臉的。

師妃故意做出一臉痴迷狀,「還沒呢,怎麼看都看不夠。話說,你這應該還是頭一遭和女孩子靠的這麼近吧?」

褚唯懶得理她,正要捏著肩膀讓她滾蛋,卻見師妃突然警惕得將他壓了回去,眼睛看向門口。

褚唯這回也沒動了。

兩人一同朝著門口看去,只見別墅門被打開,然後原本應該在約會的褚爸褚媽出現在門口。

四個人,屋內屋外,相互看著,表情都很愕然。

還是褚夫人最先開口,「我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

褚唯師妃瞬間坐直,師妃更是一本正經胡扯道:「伯父伯母,你們別誤會,褚唯他說想在脖子後面紋只喜羊羊,我剛剛只是在幫他看看位置合適不合適。」

接著,師妃又義正言辭的指責褚唯道:「我說你一個大老爺們,紋什麼喜羊羊,真是幼稚!」

褚家三口:「……」

褚唯表情十分僵硬,帶了幾分咬牙切齒,「那你還幫我看?」

殘王罪妃 「這不是有事找你幫忙,怕你拒絕我嘛。」師妃說著,一看手腕上的表,「時候不早了,伯父伯母,我就先回了。」

不管怎麼樣,先溜為敬。

師妃溜的順順利利,留下褚家三口面面相覷。

褚夫人慾言又止了幾次,最後嘆了口氣,拍了拍兒子的肩膀,道:「你開心就好。」

褚唯聽她這話,總覺得這語氣不太對,蹙眉道:「媽,我和她沒關係,你別瞎想,也別亂點鴛鴦譜。」

「我知道。」褚夫人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眼神很溫柔。

……

師妃覺得她接下來得盡量避免和褚唯接觸了。

「才正月。」還有一年半,有時候真想時間再走快點。

「算了,還是慢點吧。」師妃自言自語了一句,從後視鏡里見到褚家越來越遠,最後一拐彎,徹底消失。

……

兩天後,路箏的事有了進展,當初那個小演員出事,確實是他的手筆。

並且隨著對他的審問,警方又查出了其他違法的事。挖出蘿蔔帶出泥,一個個的,最後竟然牽扯到了環球一位影後身上。

因為性質比較惡劣,環球雖然能保住,但邵澤卻讓潘恩陽放棄。

一位影后的價值如何,誰都清楚。這麼些年來,圈裡含金量高的影后不多,如果環球不保她,自身也會損失慘重。

潘恩陽有些肉疼,邵澤大概是知道他的心思,親自來了一趟環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