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為什麼龍玫瑰沒有選擇依附武氏呢?

這其中原因有點複雜。 一,龍玫瑰本身就是一個高傲的女人!依附這樣的方式,她不可能去想!同時,她也不想去侮辱武煉女鋒!因為恩情是恩情,以依附這樣的自卑方式去報還恩情,那就是侮辱!要報恩,那就要堂堂正正,轟轟烈烈! 二,真退一步講,如果她龍玫瑰選擇了依附,那麼剩下的兩個頁眉級勢力就勢必會去

這其中原因有點複雜。

一,龍玫瑰本身就是一個高傲的女人!依附這樣的方式,她不可能去想!同時,她也不想去侮辱武煉女鋒!因為恩情是恩情,以依附這樣的自卑方式去報還恩情,那就是侮辱!要報恩,那就要堂堂正正,轟轟烈烈!

二,真退一步講,如果她龍玫瑰選擇了依附,那麼剩下的兩個頁眉級勢力就勢必會去選擇依附毛氏或者林氏!屆時,不論依附了誰,這兩個頁眉勢力都會是武氏的對立面!所以從這個角度上,她龍玫瑰就必須將這兩個頁眉勢力拉攏在自己身邊!只要自己和武氏的良好關係一直存在,他們就不會和武氏產生尖銳矛盾!不產生尖銳矛盾,也就間接地幫助了武煉女鋒!

三,就是因為龍情多這個風流種子!龍情多這個混蛋和向氏承氏的很多女人都有說不清的瓜葛!

她龍玫瑰沒辦法,不得不接納他的這些瓜葛!也就是那些龍氏血脈!而向氏和承氏,也只能默認。龍玫瑰的龍氏本身就是三個頁眉級勢力中最強大的,還有龍玫瑰本人也是娉頁城頁境最高的人!最要命的是,這些被龍情多沾染過的女人,都是相當的認命,即使有打鬧爭吵,那也是吃醋佔了絕大部分!

——————

在聽明了武氏會司的來意后,龍玫瑰想也沒想就同意了。很快,向氏的向牢生和承氏的承池也都同意了。於是,三氏便立即趕來頁底勝地入口支援武氏!

然而時間終究還是晚了。

在趕往入口的必經之路上,毛氏核心力量已經圍住了武煉女鋒和她的七位會司!

生死激戰,此時已經持續了半刻!

毛氏這次就是要速戰速決,執行擒賊先擒王!

除了親自到場的毛力,他們還有十四位妘頁境頁眉級前來埋伏截殺!

他們所有的攻擊都集中在武煉女鋒身上!

武氏的七位會司算是徹底明白了,這一切都是圈套! 總裁的偷心萌妻 他們毛氏這次的根本目的就是要除掉他們武氏的氏尊武煉女鋒!

所以,這七位會司也都露出了生命最後的瘋狂!

他們誓死守護他們的氏尊!

一定要讓她成功逃生出去!

只要他們武氏的氏尊還活著!

他們武氏就會有東山再起的一天!

——————

面對悍不畏死招招豁命而來的武氏七司,毛氏的人都有點震撼!他們不是沒想過武氏之人的勇猛,然而到此刻他們才發現這種勇猛,簡直就是曠古絕今!

胳膊斷了,那就扔掉!

大腿碎了,那就挖掉!

腦袋殘了,那就撞掉!

只要是能夠再給他們毛氏造成轟擊,只要是能為自己氏尊爭得一線逃脫之機,他們什麼都可以舍掉!

看到情勢有點不對,毛力隨即大喝:「我們成敗在此一舉!今天我們必須讓武煉女鋒死!否則得不償失!諸位,不用管這七個半死不活的老東西,只管用締力擊向他們中間的這個女人!!」

一聲話落,原本讓武氏七司給震住的毛氏之人,頓時又露出了凶芒!

他們也豁出去了,不再管武氏七司轟在自己身上的締力,直接照準了武煉女鋒攻擊!

——————

看著保護自己的族人個個鮮血淋漓,看著他們把自己人生最後的瘋狂揮灑至盡,雙眼通紅如血的武煉女鋒也有了決意!

她狂笑起來!!!

毛力眉頭不由一皺,這女人氣勢不對勁!

「毛力!!!我為魔,你——無生!」武煉女鋒喝來。

無生,必死!

不知為何,毛力只覺心頭一顫,這女人想幹什麼?

其他毛氏之人也紛紛怔住了。

只見武煉女鋒雙手倏然一動,竟是將自己的七位會司作為了施力對象!

「我的族人,讓你們被這群陰險小人辱殺,你們甘心嗎?!」武煉女鋒又喝動。

雖然七司都不明白自己氏尊這是何意,但是很快卻異口同聲來:「不甘心!!!」

「好!那把你們身上所有的締力都交給我吧!你們安心地走!我隨後再來!」武煉女鋒雙眼有淚。

「不,氏尊!!你要活下去!!」七司再次齊聲求來。

武煉女鋒凄慘而笑,道:「天若允,或能活!」

「好!氏尊,我們都交給你!」武氏七司隨即就都將自身締力湧向施力!

「不好!!快切斷他們!這女人要去強行衝擊婞頁境!!」毛力猛然一語!

其餘毛氏之人不由一悚。

一旦這女人真的到了婞頁境,那他們都必死無疑!

可是這女人就不怕強大頁厄嗎?就不怕恐怖姻零嗎?!

強行翻頁厄絕對絕對是兇險無比!

這女人真是真是一個瘋子!

悚歸悚,聽到毛力的話,所有毛氏人都紛紛出手去切斷!

然而,這種施力卻是難以切斷!

似乎是因為同為武氏血脈,所以相連就更緊更強!

「直接攻擊他們本人!」見切斷不行,毛力又立即一語。

話音剛落,就見天雲滾滾,頁雷閃閃!

「不好!是頁厄!是頁厄!」毛氏一人大呼。 19.三足鼎立的雛形

頁厄降臨!

毛力和其餘毛氏之人只能紛紛規避。

沾染不屬於自己的頁厄,同樣危險!

因為頁厄的力量,他們都領受過!煎熬,痛苦萬分!到最後不是輕傷就是重傷,甚至就是死亡!

——————

此時,處於頁厄中心的武煉女鋒顯得很平靜。

她已跨過妘頁境頁底級!

她的第四座締城輪廓已經全部形成!

然而,眼前,她的七位會司卻是已經皮包骨頭,生命已經終結!

他們把自身所有的締力都交給了自己!

她不能辜負!

她想哭,又強忍著不哭!

她要翻頁厄!

她要殺光今天所有來圍攻的毛氏之人!

所以,她不能脆弱!

——————

眨眼,便見天雲雷光中出現了一道道宛若利劍的冰錐!

它們全部砸向了武煉女鋒!

每一道,冰冷無比,堅硬至極!

還都綻著嗞嗞頁雷!

締力全部展開的武煉女鋒一次次迎接著,一次次退而又進!

她知道這頁厄才剛剛開始,這砸來的冰錐道數還只是成千上萬。

她沒有選擇,她一定要站到最後,翻過頁厄!

——————

感受著武煉女鋒的頑強,毛力和其餘毛氏之人都不由面色沉重。

「氏尊,我們……我們現在怎麼辦?」一位毛氏之人開口問道。

毛力沉默好一會兒,才道:「不必太過擔心,她這畢竟是強行翻頁厄!沒有足夠多的洛炁支撐,她是不可能堅持下去的。這樣,我們所有人展開締力,催動我們氏族的隔絕頁禁,將此地所有的洛炁都隔絕起來,讓她頁納不到!」

這是個好辦法!

所有毛氏之人聞言皆喜!

此前都是被人給震住了,才忘了還有隔絕頁禁!

於是,一個洛炁隔絕頁禁隨即便被人布置起來!

——————

時間一點點過去。

武煉女鋒體內的洛炁越來越少,而冰錐倒數卻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十萬,百萬,千萬!

她自然察覺到了周圍天地的洛炁被人隔絕了,她恨極!怒極!!

她只能把這一股股恨與怒化作抵抗頁厄的力量!

可是,頁厄終究是頁厄。

它不會憐憫任何人!

它只會重重懲罰翻頁厄的人!

——————

終於,在第一億道頁雷冰錐降臨之時,武煉女鋒噗聲吐血,踉蹌跪地!

她已經精疲力盡,憤怒,絕望,不甘,悲傷!

我的族人,我……來陪你們了。

內心道完這句話,她的雙眼流下兩行碎淚,就此倒地!

天雲雷光,瞬間消失。

一見,毛氏眾人隨即也撤去了隔絕頁禁,迅速朝倒地的武煉女鋒湧來!

必須將這女人碎屍萬段!

如此,才能永久安心!

——————

「女鋒!!!!!!!」一聲怒火,衝天而起!

龍玫瑰他們終於到來。

毛力並未多遲疑,在用締力探知武煉女鋒的第四座締城輪廓已經被頁厄摧毀后,他隨即道:「我們走!」

他不想和龍玫瑰現在就交手,因為這樣只會有利於林榮兩氏!

毛力命令一出,所有毛氏之人隨即一哄而退。

龍玫瑰並沒有追。

來到渾身血污的武煉女鋒身邊,她撲地而抱,泣不成聲:「對不起……女鋒,是我來晚了,是我來晚了。」

——————

跟來的那位武氏會司,看著七位毫無生息的會司,看著倒地不醒的氏尊,看著滿地冰錐碎塊,他知道他們武氏毀了。可是他不能就此頹廢!他必須要去救活他的氏尊。

於是,聽他道:「龍尊,現在救醒武尊是第一要務,我們先回去,這裡並不安全!」

龍玫瑰聞言,冷靜下來,隨即對跟來的向牢生和承池道:「兩位,麻煩你們去將武氏的族人遷往聯盟里。」

向牢生和承池相視一眼,又看了看被人抱在懷裡的武煉女鋒,都不由自主地嘆了嘆。

「怎麼,兩位也想趁機下手嗎?」龍玫瑰倏然一冷。

向牢生和承池連忙道:「不不不,我們聽龍尊的吩咐,我們這就去安排!」

隨後兩人帶著各自的人離開了。

其實,剛才兩人只是有點感慨,堂堂一個頁底級的氏尊竟然受此重創!陪同她的七個妘頁境頁眉級會司全部身亡!這武氏恐怕從此會一蹶不振了。

一想到這,他倆就對毛氏的實力感到心驚肉跳。

不過,現在去將武氏的人容納進頁眉聯盟,這是好事! 冥門蜜愛:戀上奇幻貴公子 多多少少還是可以加強聯盟的力量!

所以兩人在這件遷移事情上,還算是不遺餘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