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字頭的城市在整個北地只有十座。每一座城市都有金丹期的老祖坐鎮。可以說是最安全不過了。同樣也是最繁華的城市。

但是有些天字頭的城市並不是那麼招人喜歡,可能是和他們的城主有關係。在地圖上就很詳細的標明了每個城市的城主的作風。 沈鈺和石柳言選擇了半天,決定選天方城。因為天方城是最自由的一座城市,那裡來往的散修最多,天方城的城主也非常的大方,從不禁止散修的來去,所以很多散修都會在天方城裡住下。也有一些散修

但是有些天字頭的城市並不是那麼招人喜歡,可能是和他們的城主有關係。在地圖上就很詳細的標明了每個城市的城主的作風。

沈鈺和石柳言選擇了半天,決定選天方城。因為天方城是最自由的一座城市,那裡來往的散修最多,天方城的城主也非常的大方,從不禁止散修的來去,所以很多散修都會在天方城裡住下。也有一些散修有什麼東西要出手,即使路途遙遠也會特意趕到天方城。

所以沈鈺和石柳言在天方城能夠得到最大的自由。他們可以和在紅石散修坊一樣,在天方城擺個攤繼續售賣靈符和靈丹。、因為天方城來往的散修非常的多,所以關於這些東西都是非常的好賣的。

當然了,這也是沈鈺和石柳言選擇的一個原因。

他們對天方城還是有幾分期盼的,因為在紅石散修坊的時候其實有很多的明爭暗鬥,底下暗潮湧動,並不太平。 不良寵妃 但是天方城作為北地赫赫有名的城池,應該會比紅石散修坊要好很多吧。

事實果然沒有辜負他們的期待。

到了天方城的城外,就可以看到有很多人在那裡有秩序的排隊。城門口的城衛隊檢查也相當的快,沒一會兒就輪到沈鈺他們了。

守門的修士一看他們兩個,就知道他們是第一次來天方城。

「兩位是第一次來嗎?」

沈鈺好奇的問:「是啊。我們聽說天方城對我們散修最為友好,慕名而來的。」

修士哈哈一笑,笑容里充滿著自豪。「是啊,我們天方城一向是很歡迎所有的人來我們這裡的。不過既然你們是第一次來,那麼我建議你們買一本這個。」

修士拿出一本《天方城行動指南》,「這個是我們城主著人編寫的,為的就是給你們這些第一次來天方城的人一個明確的指向。在這本書里,詳細的介紹了天方城內所有的建築,當然還有一些店鋪等等。反正是你想要知道的天方城的任何消息,上面都會有。兩位,請問要購買一本嗎?」

沈鈺對這個倒是很有興趣,她問:「那請問這個葯怎麼賣?」

修士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不貴,就是和進城一個價格。兩塊靈石。」

沈鈺挑了挑眉,兩塊靈石的確不貴,但是前提是這本書值這個價錢。

「行吧,那我買一本。」說完摸出六塊靈石,直接將他們的入城費用還有書本費用全部交了。石柳言看到了,也不和沈鈺客氣。他們現在的關係,不過是兩塊靈石罷了。

「好咧。」修士的臉上依舊笑容燦爛。將那本《天方城行動指南》遞給沈鈺。

沈鈺直接往裡走,不耽擱後面的人進城。

她翻開書,就看到書頁上的目錄。

「天方城的規矩。天方城的地圖。第一次進天方城應該怎麼做?」沈鈺一字一句的將目錄念了出來,臉上滿是興味的表情。

「木柳,看來這個天方城的城主是個有趣的人啊。」

石柳言在一旁沉默著,沈鈺也不在意。她早就習慣石柳言經常默不作聲的樣子了。

「走吧,我們先去租賃洞府的地方。」

天方城租賃洞府的地方只有一個,那就是天方城官方開的。就在城中央。所有人想要租洞府都只能去那裡。價格公道,童叟無欺。

當然,這話是《天方城行動指南》上面說的。

兩個人照著地圖走到了城中央。最中間是一座城主府,看起來極是威嚴,巍峨聳立。而租賃處就在城主府左邊一百米處。大門敞開,有俏麗的侍女端著笑容在裡面進進出出。

沈鈺和石柳言一進門,就有一位侍女上前,先是請他們坐下,又快速的端來一杯茶水,隨後才站在旁邊笑盈盈的說:「兩位前輩好。敢問,前輩來這裡有何需要?」

沈鈺端著杯子,並沒有喝。「我們想要在這裡尋個地方住下,不知道這裡的洞府是如何出租的,價格如何?」

聽到這話,侍女立馬拿出一本冊子。她彎著腰,將冊子翻開給沈鈺和石柳言。冊子上是一大片的星星點點。侍女指著其中一個小點,那個小點就會迅速放大,用手指撥弄就可以看清洞府夫人情況。這個冊子竟然是個法寶。

「兩位前輩請看。這上面的是我天方城目前為止所有可以租賃出去的地方,根據靈氣濃度不同,價格也有所不同。不知兩位前輩需要哪一種的?」

沈鈺對這個冊子很是好奇,這個感覺就像是vr全景視圖啊。她的手指在上面划來划去,突然問道:「是不是上面的點越大,靈氣的濃度就越濃?」

侍女:「是的。」

在來之前沈鈺就和石柳言討論過了應該租一個什麼樣的洞府。所以沈鈺就著重看那些對他們方便的商業街附近的。

看了看去,看中了其中一個。看靈氣濃度也不錯,但是卻只有一個。沈鈺看向侍女,問她:「這個洞府有多大?」

侍女看了一下,柔聲的說:「這個是一個小宅子,裡面有一個小小的院子,還有兩間房間。您二位正好可以住在裡面一人一間呢。」

既然這樣,那就決定是這個了。「行吧,那就這個吧。這個宅子要多少靈石?」

侍女臉上笑意更深,「不貴的,每年也就三萬下品靈石。」

嘶,三萬!

沈鈺嘖了一聲,覺得比紅石散修坊的貴多了,但是還是付了錢。

侍女:「這是兩位的洞府鑰匙,還請收好。另外,我們這裡還提供家居服務,請問兩位前輩要看一下嗎?」

沈鈺搖搖頭,「不用了。」

「那好的。您慢走。」

沈鈺和石柳言出了大門感慨道:「天方城的城主實在是太會做生意了。」

他們兩個到了他們租下的那個宅子。從外表看起來和凡間的宅院差不多。但是實際上這裡是坐落在靈脈之上的位置,所以靈氣濃郁。而外面則是罩了一層的法陣,將靈氣全部鎖在院子裡面,而且還有防護的作用。只有手持鑰匙的人才能進入。

沈鈺上前一步推開門,入眼就是一個院子。院子里有兩間房,並排坐落在這裡。院子靠右邊一點栽種著一棵大樹,鬱鬱蔥蔥,在靈氣的滋養下獲得相當的好。樹下有一張石桌,不打坐的時候可以坐在這裡休息。也可用來待客。

走進房間,房間到了稍微大了一些,分為內外兩間。外間可以充當書房,內間則是睡覺的地方。只是,出了桌子椅子床,整個院子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還好沈鈺什麼東西都帶在身上,當下就掐了個除塵術將屋子清理了一邊,然後就將自己的東西拿出了擺了上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可能要在這裡多待幾年呢。

等一切都整理好了,他們才準備出去逛一逛。也不能光支出不收入,所以要出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可以收買靈符靈丹的。

轉了一圈,他們發現,天方城比散修坊果然要規範很多,沿途都沒有人在那裡擺攤的。不過有很多的店鋪都掛出了收購的牌子。

既然沒有地方能讓他們白檀,乾脆就直接賣給店鋪好了。雖然價錢可能低一些,但是也省了他們的時間。

掛出要收購的店鋪有很多,沈鈺和沈樓對這裡還不是特別了解,所以一時間不知道該選哪個才好。正在這時,沈鈺看到了一家店鋪的招牌上熟悉的徽章。

「那家店是不是城主府的店?」沈鈺指了指那家靈寶閣。

石柳言眯著眼看了一下,確定了。「沒錯,城主府的匾額上面也印了這樣的徽章。」

「那不如我們就賣給那一家店鋪吧。堂堂天方城的城主,應該不會做什麼可以壓價的事。」

「嗯。」

兩個人走進靈寶閣。靈寶閣的服務和租賃處的服務差不多。都非常的熱情。來往的也都是練氣低階的修士。

沈鈺直接走到櫃檯前,問掌柜的:「前輩,請問你們這裡收不收靈丹靈符?」

掌柜的的態度很好,露出一張和善的笑臉,「這位公子,可以把你們的東西給我看一下嗎?」

沈鈺依言拿出自己的靈符,石柳言也掏出一個玉瓶,瓶裡面是他煉製的回靈丹。

掌柜的並沒有看不起他們兩個的這些低階靈丹和靈符,這些才是大頭。反而仔細的看了一下成色,然後抬起頭,臉上的笑容更加和緩。

「兩位的靈符和靈丹的成色都很好,這樣吧,我就做主用二十五塊下品靈石來收購你的靈符,三十五塊靈石來收購靈丹,可否?」

沈鈺思考了一下,果斷同意了。

「那掌柜的,每隔七天我們就把畫好的靈符和靈丹給您送來可以嗎?」

今夜難爲情 掌柜的:「當然可以。要是您二位沒有空,也可以給我一個地址,我可以派人上門來取。」

沈鈺:「行吧。」萬一真有什麼事,比如說閉關了什麼的,還是留一個地址吧。反正這是城主府的店,如果要查也能查得出來吧。

就這樣,一筆生意談好了。隨後沈鈺又在這裡補充了一下符紙,還有製作符墨的材料。石柳言則是沒有動。他們的儲物袋裡的靈草不知凡幾,在煉完之前他都不惜要購買靈草了。

終於安下家了!沈鈺心中各種思緒,然後掏出食材來了個火鍋。

接下來的日子,他們兩個就開始不斷畫符,煉丹來打磨他們的靈力的過程了。

隨著沈鈺修為的提升,她對於靈符的感悟也越發高深。原本只能勉強畫出的四品靈符,現在也信手而成。而五品靈符也還需要一點運氣。

石柳言則是不斷的往葫蘆里輸入靈氣來煉製丹藥,有時候給葫蘆做幾盤好吃的。吃完那些美食,葫蘆的身上就會閃過一絲流光,好像很滿意的樣子。

石柳言很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夠趕緊到築基期,到了築基期就可以把葫蘆深層次的煉化儲存在丹田裡,不用再擔心會丟了。而且到了築基期,有了神識,說不定就能夠和葫蘆對話了。

想到這裡,他就越發的努力了。

因為不是閉關,所以沈鈺有時候出去能看到有人在賣靈獸肉。 掬花拂塵 天方城靠近海邊,賣的自然是海獸了。但是在沈鈺眼裡,那些全部都是美味的海鮮。

海獸在修士的眼裡,除了一些靈獸魚可以食用,但是比較腥氣之外,其他的都生長著硬殼,要麼就是形態古怪,不知道該怎麼下嘴。修士對於口腹之慾並不看重,所以也沒有人會鑽研這些海獸的吃法。

但是沈鈺知道啊。她已經好久沒有吃到過海鮮了。現在看到有人在賣,她好像一下子就就想起了海鮮那鮮美的味道。

沈鈺立馬轉身,回去找石柳言。

「走吧,我們出城去打海獸!」

石柳言不知道沈鈺為什麼突然像打了雞血一樣的激動,但是在沈鈺詳細的介紹完海鮮的美味之後,石柳言也心動了!

「走吧。我們在門口留一封信,萬一七天之後沒回來,就讓靈寶閣的人等一下。」

隨後兩個人就出了城門。天方城的城門又好幾個,他們現在出去的城門是北城門,出這個門的都是專門獵殺海獸的。

門口有很多人在那裡吆喝著,「本小隊經驗豐富,技術熟練。現找一名水靈根的修士,有意者趕快上前。」

「招人招人!獵殺海獸了。保證你們的生命啊,快快前來!」

「隊伍里有一名築基真人,現在需要一名水靈根的修士。過時不候!」

石柳言有些好奇的看著這些修士不顧形象的在那裡吆喝招人,心中有些奇怪。

這個影帝我不要了 沈鈺倒是目不斜視,在有人詢問到他們要不要組隊的時候,直接拒絕了。

等兩個人到了城外,石柳言才問:「你剛才為什麼拒絕啊?難道那些小隊有什麼貓膩?」

沈鈺搖搖頭,「貓膩倒不至於。只是那些小隊大多都是缺一兩個人的,所以萬一有什麼事情發生的話一定會丟下你逃跑。又或者更加狠辣一點的直接將你作為誘餌。我們只是過來獵殺海獸,還可以順便熟悉一下海獸的攻擊方式,沒必要和他們一起。萬一出什麼事就不好了。」

石柳言點頭,「看來在海邊還是水靈根的修士更受歡迎啊。」

沈鈺:「這是自然。海邊的水那麼多,修士只要使用一點點的靈力就可以驅動一大團的水,簡直可以說是得天獨厚。有戰鬥力的加持的。很多火靈根金靈根的在這裡也比不過一個水靈根的。走吧,我們先從簡單的試一下。」

兩個人就提著劍上前了。沈鈺放出一隻小舟,這是她在靈寶閣買的,為的就是在水上的時候有一個立身之所。

往前開了一點,就有海獸開始撞擊他們的小船了。

石柳言的火球在這裡不管用了,他乾脆使用金系的法術。一道金光閃過,一隻海獸就割掉了腦袋。

沈鈺也不甘示弱,直接招手就是一片浪涌,將那些海獸全部都託了上來,然*著劍就把那些海獸給咔擦了。

石柳言苦笑,看來在這海上,自己的戰鬥力還真的比不過木雲道友啊。 一連兩個時辰,沈鈺和石柳言都在打著源源不斷的海獸。礁石旁的屍體已經圍了一圈了。途中也有幾隻靈獸混在裡面,沈鈺眼尖的看到了,直接將他們招到礁石上來,然後殘忍的殺害了。

兩個時辰不斷的掐訣揮劍,兩個人的體力和靈力也快到了盡頭。殺完這一批的最後一隻,石柳言拿出一枚丹藥,捏碎灑在周圍。

「這是去除味道的去味丹,灑在這裡就不會有人發現我們了。休息一下吧。」

聽到休息兩個字,沈鈺才算是鬆懈下來,然後整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她取出法陣,先給他們擺上,然後才坐下開始打坐。

靈氣在體內不斷的循環,一點一點的滲透著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漸漸的,酸痛感就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種舒暢的感覺。

等到她從入定中醒過來,發現自己的修為又提升了一點點,距離築基又進了一步。

開心!

她抓上來的幾隻海獸不知道名字,但是看樣子和現代的龍蝦還有螃蟹非常的相似,還有一隻好像是大號的皮皮蝦。

沈鈺將它們抓起來,用清水仔細的洗乾淨,然後開始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太大了不好煮啊。

鍋里放大蒜,姜,辣椒,醬油,爆炒,再放上一些醬,很快的,一盆麻辣龍蝦就做好了。螃蟹的話沈鈺採用的是之前想嘗試的鹽煮。

往鍋里放了大半的鹽,將切好的螃蟹塊放在上面,鍋里加上一點點的水,用小火一點一點的煨熟。

至於皮皮蝦,那就清水放點大蒜蔥姜煮熟就好了。原滋原味。

石柳言在一旁給沈鈺打下手。看到這些的時候他本來是很猶豫的,但是在沈鈺做好之後聞到那個味道,立馬倒戈了。

兩個人坐在礁石上,先開始解決那一盆紅彤彤的麻辣龍蝦。

介於石柳言之前吃的可能比較清淡,沈鈺並沒有放很多的辣椒。她還準備一大壺的靈果汁呢。

吃第一口的時候,石柳言先是被那辣椒的滋味給辣到了,舌頭上就像是起火了一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嘴巴已經辣的很難受了,他卻依舊不想放下手裡的龍蝦。

沈鈺對這個辣度適應良好。她更多的是關注這個龍蝦的味道。肉質緊實,但是又很細嫩。一口吃下去,龍蝦的美味盡在嘴裡面。更重要的是,肉超級大塊,剝殼也很輕鬆,一口一塊的肉,簡直不能更舒爽。吃到後面,再來一口靈果汁,爽!

一大盆的龍蝦很快就被兩個人聯手幹掉了。石柳言的嘴唇微微腫起,泛著嬌艷欲滴的紅色。

沈鈺的嘴唇雖然沒有腫,但是也帶著油亮的光。她舔了一下手上的紅油,將皮皮蝦拿了出來。

皮皮蝦只要水煮就能夠充分發揮出它的美味。剛才的龍蝦雖然好吃,但是石柳言的嘴巴並沒有那麼敏感,能吃出龍蝦肉質的美味。他只是被調料折服了。但是現在,皮皮蝦才真正讓他感覺到了海獸的美味。

皮皮蝦的個頭也是十分的巨大,身長大概有一米左右,寬也有三四十厘米。沈鈺將它去頭去尾,剁成小塊。盛出來之後也是滿滿一大盆。

吃皮皮蝦只要蘸姜醋汁就好了。沈鈺早就準備好了。兩個人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海鮮大餐。之後就是螃蟹了。

石柳言還是第一次吃螃蟹這樣的東西,一時間不知道從哪裡下手。還是看了沈鈺的樣子才學會怎麼吃螃蟹的。

吃完這頓海鮮大餐,他就徹底喜歡上了海獸的味道。這下子,不用沈鈺催促,他就自動的決定要去打海獸了。

過了三天,兩個人滿載而歸。

之後的日子就重複這樣的生活。畫符,煉丹,出去打海獸。一直持續了兩個月。海獸潮來了!

海獸潮每三個月一次,是所有靠海城市都會經歷的,他們就是防衛海獸的第一戰線。一旦海獸潮爆發,所有在城內的修士全部都要上城牆抵禦海獸。一旦有不尊者,將會被立即驅逐出城市。同時,十座天字頭的城市也會發聲明,不再接受這個人進城!後果非常的嚴重!

除非你是在閉死關,否則,絕不允許有人推脫。

所以在城中響起警報的時候,城主府的上方就出現了一個人影。

「天方城的所有修士,立即到北城門集合!」

沈鈺和石柳言正在畫符煉丹,就聽到了警報聲,隨後就是天方城城主的聲音。他們手上的動作一頓,原本快要好的靈符靈丹瞬間化為灰燼。但是他們顧不上這麼多,直接將東西往儲物袋裡一塞,就奔了出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