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男人力氣的很,顧言馨在他的手裡簡直就是一個寵物一樣,任他拿捏。

到了總統套房以後,蕭逸晗將顧言馨扔到了軟軟的大床上面,便開始脫掉自己的外套。 「蕭逸晗,你幹嘛!」顧言馨戒備地問道。 「顧言馨,你看不出來嗎?老子想上你了。」 顧言馨臉紅耳赤,然後立馬又說道:「你自己和外國女人纏纏綿綿,我嫌臟。」 「你說什麼?」蕭逸晗眯著眼睛問道,透露出一

到了總統套房以後,蕭逸晗將顧言馨扔到了軟軟的大床上面,便開始脫掉自己的外套。

「蕭逸晗,你幹嘛!」顧言馨戒備地問道。

「顧言馨,你看不出來嗎?老子想上你了。」

顧言馨臉紅耳赤,然後立馬又說道:「你自己和外國女人纏纏綿綿,我嫌臟。」

「你說什麼?」蕭逸晗眯著眼睛問道,透露出一股危險的味道。

「我說我嫌臟,那女人碰過你!」

這時候,蕭逸晗一把抓住了顧言馨的腳,然後拖到了自己的面前,欺身而上。

「顧言馨,你給我聽著,那女人是想勾引我,並且透露出想要和我上床的心思,可是我拒絕了,我也沒想到你會出現,當看見你對她說我是你老公的時候,你知道我心裡有多高興嗎?我就是喜歡你這樣為我吃醋。」

「所以,顧言馨,老子為了你都守身如玉了,拒絕了別人,你現在是不是該好好的補償我一下?」

反穿之愛上唐朝王爺 「誰讓你守身如玉了,你若是後悔的話,你可以去找她,反正她隨時都想上你。」顧言馨酸不拉幾地說道。

「顧言馨,這是你逼我的!」 作者降臨 蕭逸晗厲聲說道。

隨後便咬住了顧言馨的嘴唇,不斷地折磨她。

「蕭逸晗,好痛啊!」顧言馨尖叫起來。

「對,知道痛就好了,以後還說這樣的話不?想要把我推倒別的女人那裡,這就是對你的懲罰。」

獨寵專屬保鏢妻 顧言馨心裡暖暖的,這個臭男人!

「蕭逸晗,我錯了……」顧言馨一臉羞澀地低聲說道。

曖昧的氣氛充斥在了整個房間裡面。

「知道錯了就好了,待會兒記得好好配合我,我想要你了。」蕭逸晗低語。

「蕭逸晗……唔……唔……」顧言馨被吻的死死的,一點說話的機會也不給。

不知不覺中,兩人之間已經毫無保留了。

雖然現在是寒冷的天氣,但是房間裡面依然激情似火。

……

許久之後,蕭逸晗才鬆開了顧言馨,然後望著她低低地笑了。

「蕭逸晗,你又在笑什麼?」

「我好開心,因為能夠和你每天呆在一起。」

「蕭逸晗,我也是,我真希望永遠也不要回去了。」

她就想這樣每天恩恩愛愛的,海城裡面的人和事都不想管了。

「會的。」蕭逸晗忽然沉思。

隨後,蕭逸晗依然將顧言馨抱去了浴室裡面,然後細心地給她擦著澡,顧言馨的體力不好,每次都被蕭逸晗折磨得累得不行。 所以洗澡過後,顧言馨一般就睡著了。

在S國呆了足足三天,顧言馨和蕭逸晗在準備回到海城了。

畢竟蕭逸晗是蕭氏集團的總裁,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回去處理。

在海城帶了三天,已經是他的極限了,顧言馨不想影響到蕭逸晗,所以兩人準備回去了。

S國到海城,沒有直接的航班,他們只能飛到A省,然後再開車回到海城。

經過幾天的時間,蕭逸晗的手也好得差不多了,現在開車是沒問題的。

來到A省,從寒冷的天氣,變為燥熱的天氣,顧言馨感覺經歷了冰火兩重天一樣。

她和蕭逸晗已經換上了薄薄的夏裝,A省現在正下著雨,蕭逸晗開著車,在前往海城的高速上面。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們今天晚上就可以到達海城了。」蕭逸晗說道。

顧言馨正在看手機裡面的照片,在S國,是她這些年來最開心的時候,她很捨不得。

「言馨,如果有時間,我真想帶你去世界各國地方,我們一起旅遊,一起吃著美食,一邊看著風景,然後一邊……」

蕭逸晗說到這裡就沒有說下去了。

「一邊怎麼樣?」顧言馨隨口問道。

「一邊做那種事情。」

顧言馨:「……」

真是不要臉!

「蕭逸晗,你能不能正經一點。」顧言馨將背後的一個靠枕朝蕭逸晗扔去。

「好了,別鬧了,我正經一點,我在開車呢,待會兒出車禍了怎麼辦。」蕭逸晗說道。

隨後,顧言馨也沒有再和蕭逸晗打鬧了,但是這時候雨越下越大了,瓢潑大雨不斷地拍打著前面的玻璃,雨勢非常的大。

「蕭逸晗,怎麼會下這麼大的雨。」顧言馨心裡有點擔憂。

「很正常,現在快進入雨季了。」蕭逸晗到顯得很淡定了。

顧言馨望著前面的雨刮器,然後心裡總是有些不安。

轟隆!!

突然間,前面高速公路上面,山體滑坡了,然後好多石頭和泥土全部落了下來。

嗤——

蕭逸晗立馬來了一個急剎車,車子才沒有被泥土和石頭掩埋。

而前面那幾輛車,因為沒有及時的躲過,被埋在了裡面了,高速公路立馬被堵住了。

顧言馨驚魂未定,感覺剛才在生死邊緣徘徊一樣。

「言馨,下車!」這時候,蕭逸晗大聲吼了一聲。

顧言馨剛剛打開車門,這時候,地面一陣的顫抖,車子隨即陷入了下去,然後朝下面翻了。

原來是他們這地方也山體滑坡了,高速公路下面的泥土垮了,他們的車子自然而然的便翻車了……

轟隆隆!!

一道驚雷從天空中霹過,瓢潑的大雨依然在不停地下。

「蕭逸晗……蕭逸晗……」顧言馨滿臉是血,然後嘴裡不斷地喊著蕭逸晗的名字。

她的手輕輕地動了動,想要去尋找蕭逸晗,可是她渾身無力,像是累壞了一樣,連眼皮也動不了了,只能在嘴裡發出一陣的輕顫。

「蕭逸晗……蕭逸晗……」

可是身邊出了嘩啦啦的下雨聲音,還有就是各種山體滑坡的轟隆聲,就再也沒有別的了。

她感覺自己被冰冷和孤獨包圍,很冷很冷。

慢慢地,她的聲音和呼吸變得越來越弱,然後失去了知覺。

……

等到顧言馨醒來的時候,看見是裝修得非常好的天花板,上面繁瑣的燈飾很漂亮。

這是哪裡……

顧言馨很想動,但是身上一陣的疼痛,讓她吃疼了一下。

怎麼會這樣……

「醒了。」這時候陰沉的聲音響起了。

顧言馨尋著聲源望去,居然又是那個男人!

那個坐在輪椅上面的男人。

「我……我怎麼會在這裡?」顧言馨虛弱地問道。

「顧言馨,我有一次救了你。」男人望著落地窗外的風景,淡淡地說道。

原來是他救了她!

顧言馨不明白,為什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居然可以再一次遇見這個男人。

而且這個男人看起來是那麼的神秘。

「那……那你知道和我一起的那個男人嗎?你看見他了嗎?他現在在哪裡?有沒有生命危險?」顧言馨這時候滿腦子都是蕭逸晗。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在和蕭逸晗開車回到海城的時候,居然會遇見山體滑坡和泥石流。

他們奪過了前面的山體滑坡,卻沒躲過後面的泥石流。

本來一場愉快的旅行,卻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她心裡實在是很愧疚。

若不是自己要看雪,蕭逸晗也不會陪她來,那麼也不會遭遇這一切了。

「看來你很關心他。」男人的話語又響起了。

「當然,他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怎麼不關心他,如果你知道他的消息的話,煩請您告訴我,我知道你是好人。」顧言馨說道。

就憑這個男人救了她兩次,雖然他看上去有些神秘,甚至殘忍,但他內心總是善良的吧。

如果說第一次是他的興趣來了,無聊的情況下救了她,那麼第二次呢?也是興趣嗎?

「呵呵……」男人笑了一下,隨後說道:「第一,我不知道他在哪裡,第二,我也不是好人。第三,你現在自身難保,還是將自己身體養好再說吧!」

男人說完,便滑動著輪椅離開了。

顧言馨看著大門給關上了,心裡更是沒底。

這個男人好奇怪。

不過他說得對,不管怎麼樣,她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將身體養好。

男人走後不久,便有醫生進來了,醫生是個男的,然後給顧言馨檢查了一遍。

顧言馨現在才知道,自己的腿受傷了,差點骨折,然後頭部受到了創傷,現在腦袋上面還圍著繃帶。

婚迷殺手妻 「醫生,能不能借你的電話給我用一下。」顧言馨說道。

她現在要打電話給蕭逸晗,看看能不能打通,如果不能的話,她就聯繫朱彬,讓朱彬去找蕭逸晗。

這個神秘的男人救了她,但也許不會救蕭逸晗的,蕭逸晗和他又沒什麼關係。

「不好意思,小姐,這個我辦不到。」醫生禮貌地回絕了,然後留下一些葯囑咐顧言馨吃下以後,便離開了。 本來這只是一個小忙而已,他卻拒絕了,肯定是那個男人交代過的。

顧言馨真是想不通,為什麼那個男人要阻止她打電話呢。

轉眼之間,顧言馨在這裡呆了一個星期了。

這期間除了有醫生進來,那個男人再也沒有來過了,她現在完全可以下床走動,身上的傷幾乎完全好了。

可是門口站著兩個保鏢,他們根本不讓顧言馨出去。

這一天,顧言馨終於忍無可忍了。

啪!!

她將屋子裡面能夠扔的東西和摔的東西全部摔到地上,現在房間裡面就是一片狼藉。

「叫那個姓王的男人給我進來!」顧言馨大聲地吼道。

醫生嚇得不敢進來了。

顧言馨想要朝門口走去,但是門口的保鏢將她給攔下了,她現在就像個被囚禁的犯人一樣。

鬧了大半天以後,下午的時候,門再次被打開了。

是那個男人身邊叫阿九的保鏢,非常厲害的那個。

「顧小姐,請問您有什麼事情?」阿九問道。

「你們老闆呢?我要見他!」顧言馨不客氣地說道。

「我們老闆在外面。」

「帶我去見他。」

阿九沒有說什麼,便出去了,顧言馨跟在了他後面,門口的保鏢沒有攔。

「顧小姐,我們老闆在那邊。」男人指著那邊說道。

隨後,阿九沒有過去了,顧言馨一個人走了過去。

「啊!!」這時候,傳來了一個女人尖叫的聲音。

顧言馨嚇得停住了腳步,發生什麼事情了?

「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女人求饒的聲音不斷傳來。

顧言馨走到門口,然後小心地看了看,她吃了一驚,她居然看見那個男人掐著一個女人的脖子,表情非常的憤怒。

關鍵那個女人身上什麼也沒有穿,就這樣被男掐在了手裡,像一隻小貓一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