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天族大帝滿心苦澀的離去,繼續收集資源。

而在原地許辰看了看手中的資源,微微搖頭,鱷天族第一次給他收集來的資源,只夠他需要的一成,雖然量也很龐大,但終歸是不盡人意。 功法運轉,他繼續修行。 …… 人族之內。 諸多大帝神色終日惶恐,每天都會找到人道化身詢問:「許辰還活著嗎?」 只有人道化身能夠感受到大帝神座的存

而在原地許辰看了看手中的資源,微微搖頭,鱷天族第一次給他收集來的資源,只夠他需要的一成,雖然量也很龐大,但終歸是不盡人意。

功法運轉,他繼續修行。

……

人族之內。

諸多大帝神色終日惶恐,每天都會找到人道化身詢問:「許辰還活著嗎?」

只有人道化身能夠感受到大帝神座的存在是否完好。

老者點頭:「現在看來許辰的大帝神座依舊健全,沒有什麼問題。」

「兩個月過去了,怕是許辰在鱷皇的手中吃了不少苦頭啊。」

「只要他不把鱷皇想要的東西交出去,他應該能活下去,但……就怕鱷皇失去耐心。」

「希望許辰會沒事吧。」

眾人神色難看。

人道化身嘆息:「沒事是妄想了,入了敵人的巢穴,許辰一個人又如何能夠歸還,他的結局,怕是已經註定,我們需要另想辦法才行。」

「……怎麼想辦法,我們人族之內除了他再沒有別的人能夠成就人皇了,而沒有人皇,誰又能拯救我們,只有等死。」

無盡的陰霾籠罩著所有人族。

每個人都彷彿是在等死的行屍走肉,在皇者的威迫下,根本沒有任何的活路可言。

鱷天族內。

許辰修為不斷提升。

同時在他的威脅之下,鱷天族大帝也不斷給他找來資源。

半年之後……

許辰目光之中綻放出金色神光,緩緩站了起來,目光之中綻放著一絲銳利:「耗盡兩族資源,現在終於是修為圓滿到了突破的臨界點。」

修為到了這個地步,距離突破就不遠了,只要得到正確的突破方法,走出那最後一步他就能成就人皇。

「是該回歸人族了。」

他念頭轉動間,抬頭看向天穹,露出冷笑:「鱷天族的道之化身,我知道你一直都在看著我,現身吧。」

他聲音落下,天地寂寥,並沒有任何動靜。

許辰神色不變,自顧自繼續開口:「我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要麼你現在就幫我打開回歸的通道,要麼,我現在就屠殺你的種族,你選擇吧。」

他聲音落下。

天地沉默良久之後,一聲嘆息從天際傳來:「你給我的選擇都是死路,你讓我如何選。」

一個雙頭人身八腿的身影出現在許辰面前,目光中彷彿看透了一切。

許辰如果回歸人族,那很大可能就會成皇,到時候他在返回來不亞於是滅頂之災……所以,還不如把許辰困在這裡讓他無法成皇。

「最起碼你現在讓我回歸,你們能擁有一段苟延殘喘的機會,不然我現在就大開殺戒,同時,你就不怕在這期間我找到你族的皇者?」許辰冷漠開口。 鱷天族皇者重傷沉睡,許辰如果將其找出來自然會對其造成威脅,他現在修為圓滿對付一個重傷的皇者也頗具自信,就算他對付不了,他相信金鼎應該也會出手。

這麼長時間以來他對金鼎也算了解,對於實力比他強,並且有戰力的強者金鼎一般不會出手,但是對於那些殘魂一類的存在金鼎很樂意出手。

現在鱷天族皇者就處於這種狀態,他一旦找到對方,有一定把握能夠讓金鼎出手,如果金鼎把鱷皇煉化了,那這所謂的鱷天一族就算是徹底完了。

「你考慮好了沒有,怎麼選擇?」

許辰看向鱷天族的道之化身,威脅之意十分濃厚。

鱷族的道之化身沉吟,他和人道化身一樣,只具備一定程度的庇護能力,想要完美保護他的種族他是做不到的,許辰如果真的大開殺戒,那必然會是一場災劫。

不過這樣的結果比起讓種族滅亡來說,還是可以接受的。

至於許辰找到他族的皇者,這一點他並不擔心,皇者實力之強大哪怕陷入沉睡也不是隨隨便便的人能夠殺死的,而且他也有能力保護他這一族的皇者……

很快。

鱷族的道之化身冷眼看向許辰:「抱歉,我不能把你送回去。」

「很好!」

許辰神色驟冷:「那就休怪我無情了。」

雖然對於這個結果他有所預料,但面對不能回歸的現實他依舊惱怒。

不能回歸,那就不能成皇,而對許辰來說成皇才是最重要的。

「嗖!」

許辰身形一動,離開原地朝天際飛去,神念掃視八方,認準一處方向如流星一般降臨。

「不用逼我,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將你放回去的。」鱷族的道之化身緊隨許辰而動。

許辰無視掉對方,漸漸看向一片巨型木樁。

鱷天族的生存方式與人不同,人族都在城池中生活,但鱷天一族的人則在森林中生存,而他們特有的聚集地便是以巨大木樁為中心的森林湖泊。

這半年來許辰也有過觀察,這些巨大的木樁像是通天之木,其中被掏空,形成一層一層的住所,平日里鱷天族的生靈就在這木樁之內居住,或者在木樁下面的巨大湖泊之中浸泡,保持著一份鱷魚的特性。

「斬!」

飛速逼近這處鱷族聚集之所,許辰拔劍出鞘,一柄萬丈巨大的劍芒從天而降,籠罩整個森林。

「吼!」

「發生了什麼!」

無數鱷天族生靈從內部跑了出來,看到天上的劍芒,他們紛紛變色,有多數鱷天族的生靈衝天而起:「誰敢襲擊我等!」

他們抵擋。

「砰!」

劍鋒銳利,所有出手阻攔的鱷天族生靈全部死亡。

而劍芒威力不降,繼續朝著他們整個聚集地斬下,恐怖的劍威還未降臨就讓整片湖泊的水動蕩,木樁搖晃。

「我豈會讓你得逞!」

鱷族的道之化身出手,一道血光遮蔽天穹,擋住了許辰的劍芒,咔嚓一聲,劍芒破碎。

許辰對此不無意外,直接衝進湖泊之中:「我看你能救多少。」

他出手無情,劍氣分化萬千,朝著無數鱷天族生靈襲擊。

「嗡。」

一片血光降臨,擋在了一個又一個生靈面前。

許辰冷笑,化為閃電極速穿梭,手起劍落,在沒有血光的地方斬殺一個又一個生靈。

道之化身可以出手庇護,但這裡有無數的生靈他哪怕再有心又怎麼能全部保護,拯救永遠比不過毀滅的速度。

嗖嗖嗖!

許辰的身形彷彿疾風暴雨,一個眨眼間后衝天而起,下面的生靈足足有一半噴血死亡,湖泊被染成了血色。

「剩下的我留著。」

許辰聲音傳出,朝著下一個鱷天族聚集飛馳。

「豈有此理!」

鱷天族的道之化身震怒,哪怕知道結果會是這樣,但看著他族的生靈死傷如此慘重,他依舊怒不可遏。

「這是你自己的選擇。」

許辰聲音傳出,絲毫沒有留情的打算。

現在他只有這樣才能逼迫對方將其送回去,不然……他也沒有別的辦法,但他必須回到人族。

「我絕不會放你回去,你會一輩子都留在這裡,直到我族皇者蘇醒,然後殺死你!」

道之化身憤怒吼道,跟隨許辰。

接下來兩人一前一後,一個毀滅,一個庇護,然而畢竟是許辰佔據主動,每到一個地方終是能帶來一片腥風血雨。

也不知道殺了多少之後,許辰停下了殺機。

他殺了很多的鱷天族生靈,但這並沒有作用,道之化身絲毫沒有要放他離去的想法,是絕了心要把他困在這裡。

「看來這個辦法行不通了。」

他沉吟,隨後目光忽然變冷,繼續飛馳,朝被他種下烙印的鱷天族大帝飛去。

很快他降臨。

鱷天族大帝頓時驚恐,似乎知道將會發生什麼,直接轉身就逃。

許辰沒有動身,神色冷漠道:「不用逃了,你體內早已被我種下劍氣,我隨時都能殺了你。」

鱷天族大帝並不理會,只是逃跑,下一刻他身形忽然一顫,砰的一聲摔倒在地上,整個人抱著腦袋嘶吼,彷彿遭遇到了巨大的痛苦。

「我說了隨時能殺死你。」許辰冷眼看他。

鱷天族大帝憤怒咆哮:「你不是說只給我種下一個普通的烙印嗎?!」

「你太天真了,你是這一族的唯一大帝,我怎麼可能不在你體內留下控制你的手段。」許辰沒有絲毫感情的開口:「我的劍氣紮根在你的體內,哪怕你們的道之化身也救不了你。」

「你找我想幹什麼?」鱷天族大帝面色難看的盯著許辰。

許辰點頭:「還算不笨,給你一個機會,不想死就帶我去找你族皇者的藏身之地。」

「這……我不知道他在哪。」

鱷天族大帝頓時猶豫。

「沒關係,我可以等,我給你一個月時間,發動你們整個種族的人去找,如果一個月後找不到,那我就殺了你,接著再屠殺你的族人,最後我會自己去找,哪怕翻遍這片天地也會把他找出來。」許辰語氣不容置疑的說道。

「……」鱷天族大帝頓時惶恐不安起來。

「唉。」

鱷天族的道之化身出現,看向鱷天族大帝道:「既然他執意要找到皇者,那就不要再有不必要的傷亡了,你帶他去找皇者吧,有我在他傷不了皇者……而我,也想看看他究竟想做什麼。」

說著他冷漠、仇視的看向許辰。

許辰報以冷笑。 「帶路吧。」

許辰看向道之化身,皇者的藏身之處別人可能不知道,但這個道之化身一定知道。

「走吧。」

道之化身冷笑,他的能力庇護不了所有族人,但如果只是保護皇者一個人的話那是綽綽有餘。

他們在空中疾馳。

許辰神色一直很凝重,能不能回歸人族,這是最後的辦法了。

許久之後,在一處深山之下,穿行過一條幽長的隧道,一片暗無天日的洞***許辰看到了鱷皇。

「到了,說吧,你找我們皇者想做什麼。」道之化身開口。

許辰沒有理會,只是眼神冷漠的盯著前面。

只見鱷皇此刻形如枯石,整個人一點氣息也沒有如同一座雕像,雙目閉合,兩顆頭顱低垂,看起來情況很不好。

「唰!」

道之化身將一片白光籠罩在鱷皇身上,將對方牢牢庇護,隨即冷冷道:「皇者沉睡中是不會有任何回應的,你究竟想做什麼就和我說吧,你如果不說,那我大可以猜測……你如果是想通過皇者來得到成皇的法門,就想的太簡單了。」

許辰聞言冷笑:「你們連放我回去都不敢,生怕我成皇,我又怎麼會天真的認為你們能給我成皇之法,不用猜了,我過來找你們的皇者是讓你做出最後一個選擇。」

「哦?」道之化身目光微冷。

許辰在原地平靜道:「選擇依舊是送我回到人族,或者……我殺了你們的皇者,再繼續屠殺你們的族人!」

道之化身聞言就要大笑。

但不等他如何反應,許辰背後忽然有一片金光綻放,那金光之璀璨照亮來了整個漆黑的洞穴,下一刻裹挾住鱷皇的身體,唰的一聲,鱷皇消失不見。

「什麼!你怎麼可能無視我的防護!你把我們皇者弄到哪去了!」道之化身當即驚呼,

許辰冷冷看著他,神色之中浮現出了一絲猙獰:「做出你的選擇!」

「……」道之化身驚顫不已,對情況一度感覺迷茫和惶恐。

「你應該也知道在我被你族皇者帶到這裡的一開始,我就毀掉了他的皇器,所以不用覺得疑惑,我現在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能殺了你族的皇者!你怎麼選,我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

許辰話音落下,低喝道:「金鼎,煉化它!」

嗡。

在他體內金鼎頓時開始運作,金光綻放。

外面的道之化身依舊惶恐不敢相信,臉上的猶豫達到了極致。

「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