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秀峰山深處… 一隊五人規模的驢友隊伍正在深山中艱難跋涉著。 山中無路,荊棘灌木叢更是到處都是,對於普通人來說,這種環境真的不是一處好去處。但這年月最不缺乏的就是一些閑得蛋疼的人,放著好好的舒適生活不過,就喜歡玩野外探險! 齊鳴是一個事業小有所成的有痔…有志青年,靠著自身能力以及一

秀峰山深處…

一隊五人規模的驢友隊伍正在深山中艱難跋涉著。

山中無路,荊棘灌木叢更是到處都是,對於普通人來說,這種環境真的不是一處好去處。但這年月最不缺乏的就是一些閑得蛋疼的人,放著好好的舒適生活不過,就喜歡玩野外探險!

齊鳴是一個事業小有所成的有痔…有志青年,靠著自身能力以及一個土豪爸爸,僅是大半年時間,就已經將新公司運營到了月盈利一千八百萬的新高度!

加上其本人長得又帥,在一些不明緣故的妹子眼裡,齊鳴無疑是一位新晉的霸道小總裁了!

同時,齊鳴還是一位酷愛野外探險的驢友愛好者!

前些天相熟的同城驢友群里,一群人感覺最近生活枯燥無趣,就準備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戶外徒步旅行了,並通過一番商議后,將地點選定在了秀峰山中,他們決定用兩三天的時間,縱穿整座秀峰山小山脈!

秀峰山綿延兩百七十多里,最大縱深差不多一百里左右,已被開發出的青龍湖景區旅遊地段路線,他們自然是不屑於去的,於是經過一番商議后,就決定從大榆村方向入山了。

並在今天一大早在附近的青龍古鎮集合后,五人就直接開車到大榆村附近后,就直接背包入山了…

「鳴哥,休息會兒吧,這都已經快中午了!」

經過半日行進后,齊鳴五人已經深入了十幾里,而山中無路難行,許多地方走著走著就直接變成懸崖峭壁了,半日行進十幾里路程,已經算是進度很快了。

「行吧!那就休息一會兒,正好也該補充一下體力了!來,小斌接著,正宗的島國進口牛肉!」

齊鳴是個很大方的人,加上又有錢,在這幾個年紀都差不多大的五人小組裡,很快就成了領頭的角色。

「謝了啊鳴哥,鳴哥就是豪氣!」那個叫小斌的年輕人,接過齊鳴拋來的一包真空包裝的進口牛肉后,就笑著說道。

「鳴哥,我跟彪子過去那邊看看,找點水去,剛才路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了個水壺…」

又一個驢友跟齊鳴打了個招呼后,就兩人一起向著附近走去了,在他們停下的地方,隱隱能聽到有流水的聲音,那麼附近應該是有一條小河或是小溪的。

「行,注意安全啊!」齊鳴就說道。

……

天近黃昏后,又是一天即將過去,從下午開始就不太高興的老天爺,在黃昏后終於是悲悲切切地痛哭了起來,第一場秋雨,降臨世間…

老宅中,陳默正在招待著好基友李聰喝酒,這貨終於捨得從江州回來老家休息幾天了,李聰回了趟家后,就直接過來陳默這裡了。

「行啊默子你,這一個多月時間不見,老宅都鳥槍換炮了啊!」跟陳默碰了一杯酒後,李聰說道。

酒是李聰回來時直接捎回來的,據說是小兩千一瓶的好酒呢!嘿!蔥哥就是局氣! 此番大概也是因為慕容俊傑在慕容家族的地位太過特殊,所以才在他的身上用玉牌封了一道結丹期高手的神識,這才在最後的關頭救了慕容俊傑一條小命。

吳賴聽了這些是滿心的沮喪,自己無意中得罪這麼一個大人物,看來得早作籌劃啊!

而這時整棟大樓都轟動了,畢竟好端端的一棟樓,臨街的牆壁上突然破了一個大洞,只是現如今總經理岳飛鴻也不知所蹤,樓內沒有了統一的指揮,到處是亂糟糟的一片,一時之間倒是沒有人來到吳賴這邊探查。

吳賴情知這裡不能久待,吩咐小黑使出蝕骨毒煙將屋內一切可疑的痕迹,包括岳飛鴻的半個屍身,都腐蝕得乾乾淨淨,然後才化成戒指回到指頭上。

吳賴準備伺機溜出去,卻是又怕人認出自己的模樣,索性將衣襟撕下一片,蒙在了臉上。

包間門外,已然是亂成了一團,一大群保安已然圍在了包間的門外,只是那名青春痘侍應生將這些保安都阻攔了下來,他告訴那些保安,如今這間包間里,有黑道上聞名喪膽的「乾哥」,還有帝豪不夜城的總經理「少爺」,都在裡面辦事,自己則是奉「乾哥」之命,在外面把守,不能放眾人進入。

眾位保安自然不會把這位青春痘侍應生放在眼裡,可是卻是懾於「乾哥」和「少爺」的威名,既然這些大亨在裡面辦事,那自己等人若是貿然闖進去,壞了這些大亨的事情,豈不是大大地糟糕了,萬一觸怒了他們,能不能保住這個飯碗尚在其次,說不定還會送了小命啊,他們身為帝豪不夜城的保安,可是絕對清楚這些大亨們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黑道老大!

而且很明顯,根據樓外那個大窟窿的位置,基本上可以確定,就是這個包間內的牆壁,這也就說明,那大窟窿就是「少爺」和「乾哥」等人弄出來的!

就在眾人僵持之下,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吳賴卻是突然拉開了包間門,猛地沖了出來。

那個青春痘侍應生離門口最近,正背朝著包間門,被吳賴一下子衝倒在地,嘴先著地,跌了一個狗啃泥。

那一眾保安卻是都大為驚奇,不知道這突然從包間內闖出來的蒙面人是何許人也,反正看體型不是「乾哥」,也不是「少爺」,不過可能是這兩人的手下!

吳賴一見外面這麼多的人,也是微微一愣,不知道何時外面有這麼多的人守著,不過看樣子都是普通的保安,自己自然不會害怕,也不說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朝著外面沖了過去。

那位青春痘侍應生剛剛爬起半個身子,有些沮喪地看著地上跌落的兩顆大門牙,心裡那個憋屈啊,這叫什麼事啊,自己一心守著這門,卻是反而被門裡出來的人撞倒,還碰掉了自己兩顆堅固的大門牙,實在是衰啊!

吳賴急切之間,也顧不得許多,一腳踏出,正好踏在一人的背上,身子一縱,已然如同一隻大鳥一般凌空掠起,朝著樓道口急撲而去。

可憐的青春痘侍應生還沒有完全爬起,便覺背後被人狠狠地踩了一腳,又是撲通一聲仆倒在地,整張臉緊緊地貼在了地面上,下面兩顆牙也應聲掉落!

吳賴此時也顧不了許多,身子如箭,倏地竄到了樓道口,卻是猛地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呃?師弟,你慌什麼嗎?」

「我靠!」吳賴聞聲不由罵了出來,毫無疑問,迎面來人正是自己的那位流氓師兄青山真人,心裡那個無比的鬱悶,自己一夜拼死拼活,差點兒沒被結丹期的大高手弄死,這廝倒好,一直風流快活到現在才完事!

「少廢話,趕緊跑,遲了就來不及了!」吳賴顧不得多解釋什麼,拉起青山真人撒腿就朝著樓下飛奔。

青山真人見吳賴語氣急促,卻是也不敢怠慢,趕緊跟在吳賴身後狂奔,只是一張嘴卻是沒有閑著:「師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怎麼還蒙著臉啊?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當採花大盜去了?然後事發之後,被人家追殺啊!師弟,真沒看出來,送上門的美女你不要,竟然喜歡這一口,師兄我鄙視你!」

吳賴顧不得聽他絮絮叨叨,埋頭狂奔。兩人都是先天武者,氣息悠長,速度飛快,一截樓梯往往兩步就到頭,驚得樓道里的人都是瞠目結舌,以為樓道裡面有兩個劉翔在練習跨欄!

沒過一分鐘的時間,兩人已經是下了十層樓,奔至了帝豪不夜城的大門口,門口處卻是已經有二三十名保安,齊齊手執警棍,嚴正以待。

吳賴和青山真人一出現在帝豪不夜城的大門口,一名保安就大喝一聲道:「那個蒙面賊人出現了,大伙兒上啊!」

那些保安立即都舉著警棍一擁而上,他們可是沒有看到吳賴和青山真人下樓時候的勇猛,以為這二人下樓這麼快,是乘坐了電梯,不然的話,縱然再給他們幾個膽子,也不敢上前,

吳賴大喝一聲:「師兄,不要傷人性命!」

「無量壽佛,師弟,你菩薩心腸,該入佛門!」青山真人嘿然一笑說道。

「啊呸!佛門你妹,老子還要娶媳婦呢!」吳賴呸了一聲說道。

就在兩人絮絮叨叨之間,那群保安已然是東倒西歪,跌落一地,一個個齜牙咧嘴地看著那兩個變態拍了拍手揚長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深處,不見了人影,偶爾有幾個行人看著這帝豪不夜城前的一幕,一個個都是圍了過來,以為這裡是拍電影!

吳賴和青山真人朝著程家的方向一路飛奔,也不走大道,專門走些偏僻小路,甚至是翻牆越屋,好在吳賴如今的記憶力非凡,倒也沒有迷路。

到了程家之後,已然是凌晨時分,東方出現了魚肚白,程家人還沒有起床,吳賴和青山真人自然又是翻牆進入,回到了卧室之後,吳賴這才將遮擋面容的面巾揭去,坐在床邊大口地喘著氣,青山真人也是上氣不接下氣,饒是二人身為先天武者高手,但是這一頓狂奔也足足有二十餘里,而且還是翻牆越屋,二人的體力也已然是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我靠,師弟,你到底是做了什麼壞事啊?媽了個巴子,我本來一夜風流,腿軟的不行,你倒好,我還沒有好好休息一下,就讓你拖著滿大街跑!」青山真人喘息微定,便朝著吳賴抱怨道。

吳賴還滿肚子的委屈呢,便忍著性子將之前在包間內發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跟青山真人敘述了一遍。

說到修理阿乾的時候,青山真人滿臉的淡然,根本就不作評論,畢竟在他的眼裡,阿干便是螻蟻一般的人物,死就死了,根本不算什麼!

說到和慕容俊傑的衝突時,青山真人一臉的欽佩:「大丈夫衝冠一怒為紅顏,不錯不錯,師弟你果然是我道中人!」

可是當說到大戰郭氏兄弟的時候,青山真人的臉色已然開始嚴肅起來,畢竟對方二人都是和自己一樣的先天武者初境,自然不可等閑視之!

「幸虧師弟你會南明離火,不然的話,師兄我可是抱憾終身了,不過你也放心,如果你真的遭遇不測,師兄我……」青山真人拍著胸脯正要表態!

「呵呵,師兄有這份心就行了,不用替我報仇!」吳賴有些感動地說道。

青山真人卻是一愣,趕緊解釋道:「誰說是要替你報仇了,師兄我是說若你遭遇不測,師兄我一定為你捉幾個漂亮的女鬼陪你,說實在話,師兄我還沒有嘗過女鬼的滋味呢!」

「去死!」吳賴一腳將青山真人從床邊踹到了地上。

「那後來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既然你已經幹掉了那郭氏兄弟,又為什麼像兔子一般逃之夭夭呢?」青山道人索性就坐在地上問道。

吳賴接著便講了那個叫做慕容長風的結丹期修者神識分身出現的事情!

青山真人一聽到「慕容長風」這個名字,頓時再也無法保持鎮靜了,而是一臉震驚地站了起來,緊張地聽吳賴講完了整個事情的經過。

「師弟,你的命太大了,竟然從結丹期修者手中逃得性命!」青山真人一聲長嘆道。

吳賴撇了撇嘴說:「那不過是一道神識分身罷了,看起來嚇人,其實沒有多厲害啊!」

青山真人卻是收起了嬉皮笑臉,一臉正色道:「師弟,你錯了,結丹期修者和先天武者有著天壤之別,正常情況之下,多少先天武者都不是結丹期修者的對手,但是能夠御空飛行,就讓先天武者望塵莫及啊,那慕容長風是慕容家族的老祖宗,一身功力深不可測,就是一道神識分身,也絕非一般先天武者所能匹敵,至於剛才你僥倖逃脫,可能一方面是為了急於救治那個慕容俊傑,一方面可能也是有些忌憚你的南明離火,不然的話,就是再加上你師兄我,也不是人家的對手!」 ?「鳴哥,那裡有個山洞,我們快進去避避雨吧!」

秀峰山中,齊鳴一行人原本是查好了天氣預報的,在得知未來一周時間內,江州地區都會是很好的天氣后,他們才會選擇的這次進山探險。

可是從半下午開始,天空就漸漸陰雲密布起來了,但他們當時已經深入了秀峰山二十多里,就算是轉身再回去,也已經根本來不及了。

齊鳴幾人就準備繼續深入,反正他們都帶著防水帳篷,大不了就直接找個地勢寬闊的高地臨時修整唄。

而一直到了天色近黃昏時,天空中也只是陰雲密布,大雨卻一直沒能下起來了…

幾人就準備找個附近有水源的地兒后再修整了,可是才沒走多一會兒,老天爺終於是再兜不住陰雲,一場大雨忽然就下了起來…

九月份的氣溫已經不比七月酷暑時,尤其是山裡的空氣本就涼爽,這大雨一下,淋成落湯雞的幾人沒多會兒就開始打哆嗦了,齊鳴就準備趕緊找個合適的地段扎帳篷!換一身乾燥衣服先。

他們的背包都是防水背包,作為資深驢友,一些裝備自然是攜帶齊全的!

他們此時正走在秀峰山深處的一座山峰山腳下,隊員之一,那個叫小斌的男生,忽然就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山洞?

重生爲小哥兒 原本像是這種深山裡的山洞,是萬不可以輕易進入的!秀峰山中雖然沒聽說過有狼,但誰知道這種山洞裡會不會有什麼危險東西啊!

但此時大雨淋身,齊鳴幾人就顧不得多思考什麼了,五人就直接小跑了進去。

逍遙醫少在都市 山洞口約莫有兩米多高,像是天然形成的樣子,齊鳴稍作查看后,也沒發現洞內有難聞的腥臭氣味。

再走那青 這就表示,這最起碼不是什麼動物的巢穴了…

山洞外大雨滂沱,撿樹枝燒火什麼的就不用想了,索性幾人都是大老爺們,也不用顧忌什麼,直接就從防水背包里找出幾件乾爽衣服換上!作為經常野外探險的驢友,一些裝備他們都是早有準備的!

「呼~,舒服,剛剛可凍死我了~!」

換上一身乾爽衣服后,一個叫董彪的青年說道。

董彪外貌如其名,大光頭,身高一米八,看上去就挺彪悍的!但其實本人性格還是很好相處的,熟悉的人也都知道…這傢伙也就是長得兇悍了些,其實…就是一隻內心裡住著小貓咪的大腦斧…

「鳴哥,這個山洞好像很深啊…」

幾人換好衣服后,那個叫小斌的青年,從背包里翻出了一把強光手電筒照亮了下山洞裡的環境,可隨著人往裡面走去,劉斌卻發現這個山洞好像很深的?

幾人本就是作死小能手的性格,此時遇上這種『探秘』環境了,又怎麼會不心生好奇一下呢?

況且山洞外正大雨滂沱,閑著也是閑著,不如作死一下,萬一在這山洞深處發現些什麼的話…回去后他們也能跟妹子們吹噓一番不是?

於是幾人短暫商量了一下后,就由齊鳴帶隊,一行五人就準備深入進去看看了!

幾人都帶有備用手機充電寶跟強光手電筒,倒也不用怕深入后環境會黑暗的…

……

「默子,你說哥們要是回來,在古鎮上開一家餐館的話怎麼樣?」

老宅中,陳默李聰兩人喝著小酒,李聰忽然說道。

「哈?回來在古鎮上?你那家店不是開的好好的嗎?附近就是大學城,多賺錢啊?」陳默就問道。

其實他對李聰如果能回來的話,還是比較贊成的,畢竟古鎮就在青龍湖東岸,距離大榆村直線距離也就三十多里左右,一腳油門就能回來了。

只是李聰那家店不是開的好好的嗎?為什麼會生出想要回來的念頭呢?要知道陳默去江州那天,跟李聰喝酒時,他可是從李聰嘴裡得知李聰是費了多少心力才把那家店盤下來的…

「唉…哥們最近走背字,諸事不順,我那家店快要干不下去了…」

李聰一杯酒一口灌入嘴中,任憑辛辣的感覺通過喉嚨灼燒而下,李聰就把最近發生的一些煩心事,跟陳默訴了訴苦。

有些事,李聰是不願意也不能跟自己老爹說的,反而是陳默,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小時候偷雞摸狗的事兒沒少做,不管是什麼事情,他都能同陳默說道說道、訴訴苦了…

原來…

通過李聰的講述中,原來是李聰開在大學城附近的那家店生意太好了!而財源廣進后,像是李聰這種沒背景的人,自然就會招惹來一些有心人的覬覦。

他那家店由於生意好,李聰也懂得經營,漸漸的就把附近的幾家小餐館全部擠下去了,這本是無可厚非的事情,做生意嘛,總不能因為你家店裡沒生意,我店裡就不好好經營的吧?

但由於他店裡太賺錢了,地段也好,大約十天前,就有人找上了門,說是想要盤下李聰那家店,連同周邊的兩家店一起盤下!

李聰一聽,想都沒想就給直接拒絕了!他店開的好好的,為什麼要盤給你?於是商談直接失敗。

然後就從十天前開始,他店裡經常就有些青皮混混、不良無賴進店裡來找事。

那些混混們也不會真的過來就直接打砸鬧事,畢竟這些年的治安環境比以前要好上許多了,但使不住那些混混們過來給你添堵啊!

今天帶幾隻死老鼠過來,明天帶幾隻臭蟑螂過來,愣說是你店裡環境不幹凈,一些不明情況的食客們看到后,自然就不願意過來了…

就算是你打電話報警都沒用,就算是人被警察抓住了,怎麼判?以擾亂公共秩序關幾天?

抓一個抓兩個還好說,但使不住背後指使的人背景深啊,李聰報警抓了幾人後,沒過兩天,照樣有一些不良過來…

李聰知道自己是得罪了人了,就花了點錢打聽了下情況,得知是那個想要盤下自己店的人指使的后,李聰還專門上門去賠罪了一趟,憋屈不!但李聰沒招啊!隔三差五的就有不良們過去給你找事添堵去,他能怎麼辦?

讓警察過去天天給你當門神站崗去?

就算是如此能防止住那些不良們暫時不過來找事,可是食客們一見店裡就見到有警察…大多數人就更不願意去了…

有些事,明道上不好辦就只能私下裡來,但人家就明說了,就是看上他店的地段環境了,並且還說過可以給李聰一筆合適的錢,絕對不強買強賣。

但李聰是真的不願意啊!

為了能盤下那家店,他當初不知操了多少的心!現在眼看著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越來越紅火起來了…卻只能把勞動成果拱手讓人?

但他也是真沒招了,在社會上混了一些年了,李聰深知道有些人是自己根本得罪不起的…

就算是後來他又報警,說是鬧事兒是有人故意指使的!但那些原本他花錢給他提供消息的那些人,卻沒人敢站出來給他作證的…

連續兩天沒營業后,李聰直接把店面一關,就準備回來幾天散散心了…

……

「鳴哥,這山洞好深啊,我們這都算是深入地底下了吧?」

秀峰山中,作死五人組在齊鳴的帶領下,沿著山洞一路深入…

他們能感覺到深入一些后,自己幾人已經在開始緩緩向下走了,山洞中的地貌環境像是天然形成的,已經不知道存世多少萬年了…

他們越走越好奇起來…

「鳴哥,要不我們還是上去吧,這山洞裡還不知道會有多深呢,萬一再迷了路…」有人就說道。

「迷路你妹夫啊!這山洞裡就這一條路,你還怕你待會兒會找不到回來的路啊!這山洞裡這麼深,萬一裡面有寶貝呢!小說里不都是這麼寫的嘛!說不定咱們就有奇遇了呢!」

劉斌平時也是個小說迷,就略帶興奮的說道。

「可是…」作死五人組之一,一個叫王磊的張了張嘴,卻沒有將嘴裡的話說出來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