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琪兒穿著兔毛的斗篷,小臉紅撲撲的,反倒是比做姑娘時氣色更好了,見著她來,李昊立馬迎了上去,小心的攙扶著她,這一派呵護模樣,還真是讓人牙酸的緊!

喜兒雖說為姐姐高興,可每當她想起那個曾經呵護她的人,心裡還是一抽一抽的疼! 「趕緊進屋吧!我準備了紅糖姜水,等會兒一人喝上一碗發發汗,免得招了寒!」 對於自己大妹,三郎還是疼愛的,「你自個兒雙身子多注意這些,前些日子送來的那兩個丫鬟,若是用著不得手,就送回家裡讓娘親調教!切不可再自己事

喜兒雖說為姐姐高興,可每當她想起那個曾經呵護她的人,心裡還是一抽一抽的疼!

「趕緊進屋吧!我準備了紅糖姜水,等會兒一人喝上一碗發發汗,免得招了寒!」

對於自己大妹,三郎還是疼愛的,「你自個兒雙身子多注意這些,前些日子送來的那兩個丫鬟,若是用著不得手,就送回家裡讓娘親調教!切不可再自己事事親力親為!」

被全家人捧在手心呵護,蘇琪兒心裡暖暖,他如今只求家人平安和睦,肚子里這個小的也能安安穩穩的生下來,至於其他的,他目光不自覺的看向了自己二妹,想起一身是血的被送回來,她如今心裡還忍不住發顫!

「他們幾個男的也就算了,你的身子才好沒多久,可不能再這樣著了涼,走跟姐姐回屋子裡,今兒個早上就留在這兒吃吧!有你最喜歡的疙瘩湯!」

喜兒不忍拒絕姐姐的好意,點了點頭,笑盈盈的說道:「早就想念姐姐做的疙瘩湯了!只是姐姐如今是雙身子,我可不敢勞累姐姐!那豈不是讓姐夫心疼壞了!」

一句話就讓蘇琪兒臉頰發燙,嬌羞的瞪了自家口無遮攔的妹子一眼,卻也沒有反駁,婚後她才知道,夫君雖然少言寡語,可卻是個體貼靠得住的,她娘說的對,嫁給這樣的男人,他能為自己擋風遮雨!

吃過早飯,喜兒看到扣兒一蹦一跳的過來,剛想笑他兩句,就見他快步跑到跟前說道:「今兒個小梅姐回門,咱們也去湊個熱鬧吧!」

想起那是小梅出嫁,自己雖說去了,可因為大病初癒,怕給新人帶去晦氣,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今日她回門,正好再聊上兩句,如今這女子出嫁可不比現代時候,想回家抽個空就能回來,女子一旦嫁了就是人家家的人了,不管父母的生恩養恩,都要一門心思操持夫家的事了!回娘家那也只是逢年過節才有的!

今日小梅穿了件粉色的襖子,看起來喜氣盈盈,她身邊的大壯也是一臉憨厚的笑著,村子里相熟的,都前來與之相見,當她看到喜兒和扣兒時,立馬起身迎了過,「可見著你們了!那是成親也沒說上兩句話,如今嫁過去了想在如果去那樣,已是不能!咱們姐幾個好好坐下說說話!」

這時就聽門外傳來小桃的呵呵笑聲,「小梅姐人逢喜事精神爽,如今有了姐夫,哪裡還記得咱們小姐妹呀!」

聽到她的打趣,小梅只是臉頰帶紅,可神情卻沒有絲毫的羞怯,反倒坦坦蕩蕩的反打趣小桃,「你可甭說我!你自個兒也是待嫁的了,等你出嫁了,看我怎麼笑你!」

小桃臉上依舊帶著笑,可只有喜兒發現那笑裡帶著的苦澀與糾葛。想必她還是無法忘記那人吧!

對此喜兒也沒有好的建議,她自己也是為情所困,她和小桃最大的區別在於,小桃願意聽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給合適的人!而她若不是兩情相悅,若不是心心相惜,就是孤獨終老,她也不願意湊合!

看到小梅過的幸福,喜兒也很為她開心,臨別時候,小桃一直跟在喜兒身旁,久久沒有說話,直到走到村口的路,小桃才幽幽開口道:「前幾日那人來找我了!」

喜兒稍一愣神,就知道他說的那人是誰!微一挑眉頭,問道:「你後悔了?」

誰知小桃卻搖了搖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沒什不好!最起碼日子過得安穩,不像他整日刀口舔血,沒有好日子過!還要事事為他擔憂!」

聽出她話里的傷感,喜兒安慰的拍了拍他的手,「人這一生總會碰見這樣那樣的人,有的人能與你齊頭並進,而有的人卻在半途消失不見,

「他送了我銀三飾!我沒要!」

這答案也在喜兒預料之中,雖說小桃沒有為了自己心儀之人和父母對著干,也沒想要逃離現在生活!可他還是個極有分寸的女孩!自打定親后,他就很少上自家的門!想來也是為了避免與那人見面的尷尬吧!

「只要你想開了!今後安生過日子,想必也能過得很好!」

小桃嘴角勾起個淡笑,「借你吉言了!」

兩人分開,一直跟著他們的扣兒一臉的茫然,看堂姐走遠,才低聲詢問喜兒:「我聽說今年多遭難!可誰知一個個的全都趕在今年成親,說起來小桃姐姐跟二姐的年齡相仿,就是在家裡留上一留,也沒什麼!這樣急匆匆的嫁出去,真不知道堂二伯和二大娘是怎麼想的!

等到了晚上,將這些事告訴了母親,喜兒才知道,遇事還真不能只看表面!原來,二大娘早就知道小桃的心思,她也冷眼旁觀的觀察許久,作為母親她自是希望女兒平安順遂,只是為了女兒將來考慮,他必然不會讓女兒嫁給一個臭當兵的!

既然女兒大了,那就找個婆家早早嫁人,也省得鬧出什麼醜聞,大傢伙臉上都無光! 收穫季節總是最疲累的,喜兒家今年特意多找了幾個幫工,家裡的田地越來越多,吃飯的人也越來越多,女人們就不再下地,只管家裡的事。

穆久倒是想派些士兵來幫忙,只可惜全被蘇浩昌拒絕了。在他眼裡,兵士就是保衛國土的,這些農活,自家找人也就是了!

喜兒倒也沒覺得什麼,只是讓她納悶,自從昏迷被帶出地宮,所有人都刻意的迴避地宮裡的消息,也不知這其中是否有隱情?自從那之後,她更是沒再見過郭家兄弟和李然他們,也知不知他們如今身在何方?

「二姐你怎麼又出神了?咱們還得趕快些,不然一會兒人回來飯還沒熟呢!」

扣兒動作麻利的將洗乾淨的菜放在籮筐里,之後又拿起刀利落的切肉,喜兒看她這樣,又看看自己手裡的茄子豆角,抬了抬眉,真是讓人說不清道不明的擔憂啊!

「你是不知,村裡小蘭她們還問我呢,說咱家外祖家也有人幫忙,幹嘛還得自個兒做飯?」

看她利落的揮動著菜刀,喜兒好笑的搖頭,順著她的話問道:「你是怎麼回答的呀?」

扣兒得意的拋了個媚眼:「我可給她說了,我外祖家那是官眷,有奴才不奇怪,可我們家只是普通農戶,敢明兒等我哥考中了,再請人不遲!」

喜兒撲哧一聲笑出聲:「你這個小滑頭!她們本身就嫉妒咱們,你這樣說,趕明兒咱家的門檻兒都要被人給踩爛了!」

站起身接過扣兒手裡的菜刀,咚咚咚的又開始剁了起來。今兒個中午除了大鍋燉菜,再有就是這肉龍!將肉餡拌好,層層抹在麵餅里捲起,上鍋蒸成肉龍,好吃又抗餓,正是此時補充能量最好的食物!

三郎此時從外面進來,她今天也跟著下地,一身的短打服飾,看起來精神奕奕。扣兒接過籃子一看,頓時就笑開了花,「哥這是從哪兒淘換來的,可是個稀罕物呢!」

喜兒笑眯眯的朝那邊看了一眼,只以為是什麼稀罕的吃食,也就沒有過多的關注,只是當她看到扣兒手裡抱著的小奶狗時,眼睛瞪得老大不可置信的看著三郎,

「你還真把大黑的兒子給偷來了!」

三郎笑眯眯的洗過手,看自家妹妹那一臉驚愕的模樣,就覺得一切都值得。

「這不能算是偷!原本馬大娘就說了送咱們一隻,一直等著小狗滿月了,這不今兒個正好路過,我就挑了一隻白色的,原來的小白不是丟了嗎,這隻正好陪著你!」

喜兒知道哥哥這是好心,可小白那是未來世界的高科技產物,可以和她精神交流,而這麼只小東西,還真是讓人不知所措了!

倒是扣兒十分的喜歡,只說要將這隻小白狗留在自個屋裡養,上一次沒輪到她,這次總該是她的了吧!

喜兒也不跟她爭,繼續忙活手裡的東西,三郎見她興趣缺缺,就暗嘆一口氣。 湖人有個孫大圣 按他想的,李然就很不錯,只可惜大姐嫁進了他們家,本就有親了,若是再嫁進去一個,難免會有人說閑話。

更何況二妹對於李然多是手足之情,有道是強扭的瓜不甜,他們也就聽之任之了!只是誰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

「過些日子我要去縣城,一來咱們半年一查賬,二來還需去學政那裡備案!」

一聽說要去縣城,喜兒扣兒立馬來了精神,扣兒更是拉著三郎的衣袖,強烈要求自己跟去。喜兒也是一臉的期待,總在家裡呆著,家裡人對她太過小心翼翼,這讓他覺得渾身不舒服,倒不如離開家裡去外面逛逛,心情也能好些!

「你這丫頭可是好了!別在搖晃了!自然是要帶著你們去的!有二妹跟著,我查賬也能鬆快些!」

對於喜兒查賬的速度,他們是甘拜下風的,木氏這會兒也忙活完外面的事兒,看到兄妹三人有說有笑的,嘴角也不自覺的舒展開。

等收過了莊稼,喜兒兄妹三人帶著兩名護衛就朝縣城出發。這條路走的也是輕車熟路了,兩個丫頭坐在車廂里有說有笑,拿出準備的果乾兒和點心,一時間倒是悠閑萬分。一直跟在外面的洛九心裡苦不堪言,主子爺情況不見好轉,而尋找的那個女人一直沒有消息,這讓他們陷入了死局,自己跟著蘇小姐,心裡也少了踏實!

坐在馬車裡的喜兒,此時眼睛微眯靠在抱枕上,扣兒只以為她是累了,就自個兒一個人看著外面的風景。

喜兒的精神力在地宮裡得到了深一步的升華,如今的精神力更加的磅礴,雖然洛九隱藏的十分巧妙隱秘,可還是被喜兒抓住了蹤跡!

她本以為這麼久不聯繫,那人已經放棄了這段感情,可誰知事隔半年,他又派人來,究竟還想怎樣?

喜兒心裡矛盾,本想找來洛九問個清楚,可又怕得到的答案,不是自己所期待的!她從不知自己是個如此猶豫不決的人,彷彿所有的勇氣在地宮裡都用完了!也許這就是情之一字,讓人不知所措吧!

天剛剛擦黑,一行人就到達了縣城。孩子被富財一家收拾的極為妥帖,等他們到了宅子就有熱水熱飯等著,而這一家人也最有規矩,主人家不傳喚就在旁伺候,讓喜兒極為滿意。

「今日晚了,明日再去鋪子里!你們也下去休息吧!」

富財和他兒子跟著三郎去了東廂屋裡,喜兒和扣兒則和小雲回了西廂屋裡。這一夜也許是因為換了床鋪,喜兒竟翻騰著睡不著!自家小妹打著小呼嚕,喜兒心裡別提有多羨慕了!

跟那隻小青鳥互動一番,並沒有發現其不同之處。她到如今也不知道,這個匿名給他打賞的人是誰!只可惜這次打賞只有這隻小青鳥,並沒有劇情相關的內容,而這小青鳥,還是個不知道屬性的,看著呆萌,等著溜圓眼睛的小傢伙,喜兒心隨意動,竟將它從直播間里放了出來!

本以為這小東西級別不高,在外面沒辦法與她交流,可誰知當它一接觸到外界空間,立馬就有信息傳到了喜兒腦海。喜兒一臉驚愕的盯著這小東西,怎麼也沒想到就這麼個小傢伙,竟然能有這麼厲害的技能! 第二日一早,當精神奕奕的扣兒看到蔫頭耷臉的姐姐時,整個都不好了!還以為是昨晚自己睡覺不老實,惹得姐姐也睡不踏實了!

於是殷勤的為姐姐盛上了肉粥,笑盈盈的讓姐姐用飯。喜兒雖不知這小妮子的想法,可卻也十分受用的接過調羹,細細品嘗起這碗肉粥。

三郎也看出喜兒精神狀態不對,還以為她是舟車勞頓,來查賬本來就是借口,最終目的就是為了讓她散心,於是就說道:「若是精神不好,那今日就在家歇歇,明兒個去也是一樣的!」

喜兒放下手裡的調羹,嘴角勾起一個淡笑,「只是換了新地方,有些睡的不踏實罷了!今日我還是跟著一起吧!總這麼在家裡悶著,好好的人也悶出病了!」

見她雖精神不好,可態度堅決,於是也沒跟她打別,畢竟自家趕著馬車,也累不著人!只是眼裡的擔憂,喜兒卻看得正著。

不是她非要逞能跟著一起去,實在是昨晚上知道了小青鳥的本事,就打算今個實驗實驗。

看了眼自己的左肩膀上的小傢伙,又看了看哥哥和妹妹,看他們並沒發現異樣,這才確定小青鳥就是精神體,普通人壓根看不著!

馬車在大街上行駛,喜兒這會兒斜依在抱枕上,扣兒和小雲嘰嘰喳喳的說著話。喜兒催動小青鳥,輸入自己的指令,那小傢伙立馬飛了起來穿過馬車,朝某個方向而去。

閉著眼的喜兒,通過小青鳥的眼睛,看到了外面世界,更讓人驚奇的是,這小青鳥還能找到特定的人,這一神技,讓喜兒覺得,老天還是給她開了金手指的!

當看到鋪子里關掌柜和於先生已早早準備好了,喜兒心裡忍不住激動,是不是有了小青鳥,她就能找到魅樓要找的女人?是不是就能完成那人的心愿!?

冥海蓮 想到這裡,她立馬輸入了自己知道的消息,可這一次小青鳥卻沒有像剛剛那樣動作迅猛,反而有些迷惑的靜止不動。喜兒心裡盤算,是不是因為自己不知道對方的姓名,這才無從查起?若是這樣,豈不是還要大海撈針!

可就在此時,小青鳥竟然動了,只是它活動的方向很奇特,竟然是圍著褲子不停的旋轉。喜兒心裡納悶莫不是這青鳥暈了頭?那鋪子里可只有關掌柜於先生和一個小二,壓根兒沒有女子呀?

正當她不知所措時,卻看到轉讓鋪子的陸秀才和他的娘子,兩人相互攙扶著,看起來極為親密。那陸夫人臉上的笑容如暖陽般,一看便知是個幸福女子!

等等,陸夫人,好像,她會用毒!喜兒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忍不住有些激動。難道陸夫人就是他要找的人!?

心裡有了目標,眼睛也變得亮晶晶的。身體里每個細胞都在雀躍沸騰,畢竟人海茫茫,只憑著那些少的可憐的消息,就要找到對方想找之人,著實是太難了!可為了那人,也為了邑洛郡的將來,她不得不去試試!

讓青鳥跟著那對夫妻,而他們也來到了自家鋪子門口。關掌柜和於先生迎了出來,有三郎在,又知道自家妹妹身體不舒服,就沒有讓她跟著,反倒是讓她去樓上的小包間里休息。

扣兒耐不住這查賬的枯燥,帶著小雲就蹦蹦跳跳的去周邊的鋪子閑逛。

直到這時,只剩下喜兒一人,她才拿出了一枚短哨,放在嘴邊輕輕吹氣,卻不見發出任何聲音。本以為是這哨子有問題,可誰知不多時,就有一黑衣人翻窗進了屋子。

「給大小姐請安!」

看著來人,喜兒只是淡然的囑咐著事情,「……有了結論第一時間告知我!」那人領命離開,喜兒則靠在軟榻上閉目養神。

那黑衣人雖說武功了得,可還是被一直警惕著的洛九發現,他一個心慌就進了屋子,當看到閉目養神的喜兒時,才舒了口氣!

可看到喜兒緩緩睜開的眼睛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真是蠢到家了!吞咽了下口水就想轉身離開,就聽到身後少女清冷的說道:「若是你走了,今後就不用留在我身邊兒了!」

一句話成功制止了洛九離開的腳步,他面露尷尬的轉身看著喜兒,「蘇姑娘何必為難我呢!我這也是聽命行事!還不是主子擔心您的安全,這才派我小心這些!」

喜兒面目依舊無喜無波,說的起勁的洛九,只覺得尷尬異常,可又不知說些什麼,這室內的氣氛一時就冷了下來!

「說說吧!究竟是怎麼回事兒!不許瞞著我!若是有一句隱瞞或是假話,你就回答那人身邊吧!」

一時間洛九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這可謂是進退兩難!喜兒也不去看他只是半眯著眼,可她心裡卻十分煎熬,不知這中間究竟出了什麼事,就算是自個兒被他誤傷,可自己卻從未曾怨恨過他,知道他當時情況特殊,只是擔心他的身體現如今怎樣了!可大家都瞞著她,反倒是讓她心裡隱隱不安!

「這,屬下真的沒什麼說的! 萬欲妙體 蘇姑娘若都知道了,就是您知道的那樣!」

喜兒挑眉睜開了眼睛,坐起了身,嘴角掛著一絲冷笑,「這會兒倒是開竅了,反倒是將問題又拋給了我!你甭管我知道什麼!我現在只想知道,你知道的!」

被她的話噎了一下的洛九,鼻頭和手心都慢慢滲出了汗水,怎麼也沒想到蘇姑娘年紀不大,卻有如此氣勢!

他艱難的吞咽了下口水,「真的沒什麼了!主子近來事務繁忙,大小姐又要出嫁了,這事兒府城的人都知道,屬下萬不敢欺瞞!」

喜兒面無表情的看著洛九,分析他哪句說的真哪句說的假,說謊的最高境界就是半真半假,真假參半,甚至真真假假,還好她如今精神力十分敏銳,能察覺到對方那不大的情緒波動,晏姐姐大婚這是真的,可晏洛事務繁忙,可就不見得那麼真了?!

「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了,本有了那人的消息,還想著告知你們,看來是我多管閑事了!」

洛九噌的一下抬起頭,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喜兒,隨即臉上帶上了無法掩飾的雀躍,「蘇姑娘有了消息!太好了!太好了!主子有救了!」

說完他才驚覺自己說錯了話,只是這會兒要改,卻已為時晚矣! 喜兒嘴角的笑慢慢擴大,可眼睛里卻帶著冷光,「怎麼,還不說實話嗎?」

洛九從沒有想過,自己會被個少女逼到這種地步!他艱難的吞咽了下口水,額頭的汗也隨著他呼吸急促越流越多,可想起蘇小姐剛剛說的事情,還是咬了咬牙,就算主子怪罪下來,他也願一併承擔!

洛九說話簡潔明了,將府城晏王府這段時間發生的事,說的一清二楚。悄悄打量蘇姑娘的神色,見她神色依舊,洛九的心反而提了起來。他可不是第一日認識蘇姑娘,這姑娘別看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可遇到事情,越是重大的事越冷靜,這可能就是主子曾說過的,泰山崩於面前而不變色!

「一會兒就會有消息回來!那個女人善用毒藥,你們若是沒有懂毒的,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忐忑不安的洛九,終於聽到蘇姑娘提起那個女人的消息,一臉期盼,忙回道:「姑娘放心,洛字部有專門的藥師,醫毒雙修,雖不敢和陳老大夫與風先生相比,在江湖上也有些名氣!」

喜兒點點頭,晏洛為人怎樣,處事怎樣,她心裡都清楚,自然知道她有那個底氣!可那個女人可不簡單,又事關晏王爺和晏洛兩人的蠱毒,就怕他們出師不利,反倒是打草驚蛇!

「我的人在暗中盯著他,你儘快派人將那名醫師找來,咱們能智取就不要蠻幹!」

洛九自然應允,告辭離開,快速將這個消息傳遞到府城。

房中只剩喜兒一人時,她半眯著眼睛,思考著剛剛得到的情報。晏洛果然出事了!很可能比洛九說的還要嚴重!心中焦急萬分,卻也知自己能力有限,本是她金手指的直播間,卻沒有任何能幫忙的藥劑!只能寄希望於找到那個女人,把她帶到地宮之中!也希望那個魅樓的老闆,能夠信守承諾!

三郎這一忙活就到了中午,兄妹三人倒也不急於回宅子,反倒決定在外頭吃些稀罕的。

而這縣城中最好的酒樓,莫過於滿香樓!

這會兒到了飯點,滿香樓里自是一位難求,聞著從裡面傳來的飯香味兒,扣兒的小嘴巴可疑的濕潤了。見她如此,喜兒既好笑又心疼,自己這一病大半年的,勞累扣兒在家中陪伴。

「幾位客官,這會兒客滿!您看是改明兒再來,還是等會兒!」

小二一看就是個機靈的,見著他們先是行了一禮,說話也是極為利索,三郎笑著點了點頭,「是這大廳沒有位置了?還是樓上的包間沒有位置了?」

小二本還有些拿不準,畢竟這縣城裡有錢人家太多,而這幾位又眼生的緊,就想糊弄人,把人打發走了!沒承想竟是老顧客!於是臉上的笑容又加深幾分,態度也更加的殷勤。

「樓上的包間自是有的!梅蘭竹菊中的蘭!我看二位姑娘氣質不凡,就如同那四君子中的蘭,那是百花之英,美麗有氣質!」

小二的嘴,騙人的鬼,喜兒對著滿香樓的老闆可真是佩服不已,這麼個能說會道的小夥計,若是一般人早就沒有招架之力了!

喜兒對此從不在意,扣兒又是個膽大心細的,對於他這一通誇讚只是禮貌的笑了笑,這反倒讓那小二態度更加恭敬,畢竟能來這裡的,哪個不是富貴人家,可他剛剛那一番誇讚,兩個姑娘連臉皮都沒紅上一紅,可見不是那臉皮子淺的!

「您腳下小心!這台階兒剛剛清理乾淨,難免有水漬,別髒了姑娘的裙子!」

這細緻周到的服務,還沒有吃到飯就讓人心情舒暢,也難怪這裡的生意那麼好!

這滿香樓的裝修也不比普通的酒樓,這裝修的風格不但素凈雅緻,還給人一種安全感和隱私感,想必那些有錢有權的最是喜歡來此處談事情了!

而這小二說的房間,也著實好!不但窗戶通透光亮好,裡面的擺設也更加的細緻淡雅,旁邊的裝飾擺件也是用了心的,讓人坐在裡頭就是一種享受!

三郎對此地的招牌菜還是知道的,報出幾道最好的,就讓小二去準備。小二喜笑顏開,這些招牌菜哪一道都不便宜,今天他的荷包又要有進賬了!

看著興沖沖離開的小二,三郎笑著看下兩個妹妹,「你們平日里不常來此處,不知道此處的位置有多難定!樓下的大廳沒有最低消費,可這包間里最少五兩銀子!」

扣兒一聽,大眼睛透露著不可思議,噌的一下站起身就打算離開,嘴裡還嘟囔著:「這不是搶錢嗎?多金貴的菜能貴成這樣!」

三郎連忙拉住這個牛脾氣的妹妹,安撫道:「一會兒你多嘗嘗,就知道此處為何這麼貴了!」

喜兒反倒是若有所思,想起袁府三姑娘,又想起那穿越女的套路,這滿香樓該不會又是他的手段吧?

有了思量,就站起身在這房間里打量。在外人眼裡,不過是小女子對這房中的擺件甚感興趣!

可實際,喜兒卻是一寸一寸的將這房屋查了一遍,果然在一副畫作后發現了一處暗孔。更經典的是,這間包房與隔壁之間,竟做了一個狹道!那裡只要有人,就能看到兩個房間里的情況!這袁三姑娘真不愧是穿越女的楷模啊!

「二姐,趕明兒咱們也開個酒樓!這酒樓生意也忒好了!豈不是日進斗金!」

想回身看著扣兒,無奈的搖搖頭道:「咱們家不比別家,最終還是要走科舉之路的!士農工商,如今咱們能戰的農耕之家,也是為哥哥創造個好的條件和背景!萬不可為了那些黃白之物,而毀了哥哥的前途!」

扣兒也是個知道事兒的,點了點頭盯著桌上的茶點就喃喃自語:「也不知咱們家做的點心,能不能給這個酒樓?若是能談得下來,也是一筆固定收入啊!」

見小丫頭又陷入了生意經里,喜兒和三郎對視一眼即使無奈又心疼,也知道是自小窮怕了,她如今才對錢財如此執著,總覺得有銀子傍身,才不會餓肚子,才不會被人欺負!

「我說了,今兒個我一定要在這雅蘭房間招呼客人!讓裡面的人趕緊離開,可別耽誤了我們!」 外面傳來這道驕縱的聲音,讓屋裡三人對視一眼,今日他們只是想出來吃個飯,並不想惹事,怎麼還有這種狗血情節!

就聽那女子依舊頤指氣揚,指揮著小二把門打開,將裡面的人趕出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