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掙扎得很激烈!」「就連那個可愛小姐,實力都比你厲害呢!」

紅豆心中,突然冒出了大蛇丸剛才說的兩句話! 「哼……」紅豆嘴角艱難地勾起,「區區一個下忍而已,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這也太過分了吧!這也叫掙扎得激烈嗎!」 「搞不好,這傢伙真的比我還強!」 紅豆冷笑一聲,收回了目光,繼續向前踽踽獨行! 數小時后,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 小

紅豆心中,突然冒出了大蛇丸剛才說的兩句話!

「哼……」紅豆嘴角艱難地勾起,「區區一個下忍而已,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這也太過分了吧!這也叫掙扎得激烈嗎!」

「搞不好,這傢伙真的比我還強!」

紅豆冷笑一聲,收回了目光,繼續向前踽踽獨行!

數小時后,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

小櫻被陌生的查克拉源驚醒。

她本已極度疲勞,為了照顧兩人卻不敢睡得太死,沒有進入深度睡眠,幾個小時的休息也只是讓她恢復了少許的體力,強行喚醒自己讓她的腦袋更是頭痛欲裂。

在手中凝聚出一團涼水,少女直接埋首進水團中洗臉,冰涼的觸覺讓她精神為之一振。

平平凡凡也幸福 然後安靜地站在黑暗中默默地觀察著。

三股並不強大的查克拉源以搜索隊形在向第七班的藏身之處前進。陌生的質感表明這是一支外村的三人小隊,小櫻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不是她認識的忍者,應該是在原著中被淘汰了的小隊。

這樣的話……可以一戰!早點解決敵人,比一直躲著監視他們,更有利於之後的體力恢復!

三人小隊向著小櫻的方向直線前進,恐怕是發現了之前小櫻遺留下來的痕迹。血跡,拖行的尾痕,輕重不一的腳印,這些蹤跡,向三人小隊都暗示了敵人的虛弱。他們已經認定,小櫻三人是一支剛從戰鬥中潰敗下來的小隊,狼狽逃竄至此,已經沒有多少戰鬥力。

但是出乎他們意料的是,敵人並沒有如料想中那樣,窩在藏身之處隱蔽自己。

反而是,大大方方地站在必經之路上,好整以暇地叉手望著他們。

月光下,少女粉色的短髮披上了一層銀光,隨風輕輕搖擺。她的面孔背著月光,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只有一雙如皎月般明亮的碧色眼眸,在夜影中閃亮中光彩。

「我等你們好久了……看你們的裝束,又是雨忍嗎?我已經殺到膩了……!」少女淡淡地開口,一股殺氣悄然從身上發出!

在少女冷峻的眼神和冰冷的殺氣中,雨忍三人竟被嚇住了腳步,隨後為首的那個帶著耳釘,背著比身後兩人多一柄雨傘的少年惱羞成怒地說道:

「少虛張聲勢了!你以為故意留下那些痕迹就能讓我們誤以為這是個陷阱嗎?哼,我告訴你,你的空城計要落空了!我們早就確定你們小隊遭遇了強敵,現在的戰力只有你一個人而已!別以為你能把我們嚇走,這裡根本沒有你的隊友和陷阱,你現在可是在1V3,我們有絕對的人數優勢!」

領頭的長耳釘雨忍絮絮不休地說了一大堆,想要勸服眼前的少女看清形勢,交出捲軸。

然而少女只是嘴角彎起了一個嘲諷的弧度:「你這麼會分析,怎麼不猜猜為什麼遭遇了強敵之後我還能完好無損地站在這裡呢?如果你們真的像你說的那樣佔盡了優勢了,為什麼不直接攻上來,反而在這裡浪費時間說一大堆廢話呢?」

「而且,你確定……你們真的有人數優勢?」

少女冷笑著,雙手在胸前合十,全身的查克拉開始激烈波動!

「快,衝過去近身戰!她是忍術型的忍者!」耳釘雨忍大喊著,毫不遲疑地向少女衝鋒而去!

然而,一切已經為時已晚。

晶瑩的水分身,手持冰刃,接連地出現在小櫻身後,一個,兩個……直到密密麻麻,足足有上百個!

怪異的水分身擠滿了空地,這分身一眼看上去像是粗製濫造的半成品,只有一個半透明的人形和清晰的五官,卻沒有衣服和肌膚的質感,彷彿是被術的主人嫌麻煩乾脆就不顯示了一樣!這樣一眼就能看透的分身,無疑沒有任何欺敵的作用,但是眼下,術的主人也不打算把它拿來欺敵,而是要用數不盡的分身來強攻,來正面堆死敵人!

在靠河的地方,水遁對查克拉的消耗無疑降到了最低,粗製濫造的分身也讓術消耗的體力和精神比正常分身大大降低,使得查克拉和體力極度低落的少女也能從容施展出這樣的忍術!

毫無疑問,之前的戰鬥,大蛇丸的無盡蛇海給少女好好地上了一課,使得她領悟了數量優勢有時也是絕對的優勢!當然,面對實力相差彷彿的對手,分身數量再多也只是浪費查克拉而已,然而對於與小櫻實力相距天壤之別的雨忍三人,無窮無盡的分身卻是他們的噩夢,偏偏他們還自作聰明地要近身作戰,結果一頭陷入分身海之中,讓分身海更發揮了它的威力! 戰鬥在雨忍三人組無法突破分身海的那一刻就已經提前結束了。

誠然,能到他國參加中忍的下忍都不是什麼弱雞,但是對於連中忍都能擊殺的小櫻還不算什麼,雨忍三人組這次卻是踢到了鐵板上了。縱然小櫻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現在還沒完全恢復過來,手腳更是有氣無力,真被他們近身了確實會很麻煩,但是光憑忍術,也足以收拾掉他們三個。

分身海衝散了三人的隊形,將雨忍們一一擊破。

首先被打倒的是落後於兩人的矮個子胖墩。

他粗短的四肢、矮胖的身材一看就不是體術型忍者,忍術倒是施展得挺快的,在與分身照面的瞬間就用了水替身術躲過了分身的衝鋒——然而替身後跳到河面上的他發現這裡正是小櫻用分身術製造水分身的地方。

在七八雙漠然的雙眸注視下,感受到身後數十把利刃貼近皮膚傳來的陣陣寒意,胖子毫不猶豫地舉起了雙手:「對不起,我投降!」

然後是衝到最前的黑髮高馬尾妹子。

她的速度和力量都很強,體術在下忍中算是佼佼者了,小櫻的水分身在她面前連一招都走不過,但是在分身海面前,單純算不錯的體術也只能換來「掙扎得還算激烈」的評價。高馬尾妹子縱然每秒都能解決掉四五個分身,但是接下來又會湧上七八個,短短几秒內她就被水分身們團團包圍,然後毫不意外地被一把冰刃從身後貫穿肩膀——那把冰刀是包圍圈第二排的分身以同伴的身軀為掩護,把同伴和敵人一同刺穿才傷到她的。

接著,面對水分身的利劍加身,她也絲毫不遲疑地舉起了白旗。

兩名同伴先後的無節操投降讓帶著耳釘的公雞頭忍者恨得咬牙切齒,大罵幾句后,孤軍奮戰的他趁分身們還沒把他包圍,拼著被分身砍上一刀也要跳上半空,拔出身後的雨傘就要打開上面的機關。

一道銀光劃過,堅硬的雨傘連同高高豎起的公雞頭瞬間被水刀一刀兩斷,隨風飛散。啪嗒!公雞頭落到地上,愣愣地看著手中斷柄的雨傘,又傻乎乎地摸了摸由公雞頭變成板寸的腦袋,沉默半響,啪一聲以猛虎落地式跪在地上:

「對不起,尊敬的木葉村忍者大人!請原諒我們無理的冒犯,這是我們的捲軸,作為賠禮請您笑納!」

明明你才是最沒節操的人……小櫻翻了個白眼,心裡默默吐槽道。

收下捲軸后,小櫻沒有再下殺手,而是直接把他們放了,畢竟她不是那種嗜殺的人。何況,忍者的臨死掙扎有時也是很可怕的,既然拿到了捲軸,小櫻便不想再多生枝節。

畢竟,敵人可不止他們三個。

停下水分身後,小櫻輕輕背靠在一棵大樹上,右手按在胸前默默地感受體內剩餘的體力。在對付雨忍三人組的戰鬥中,哪怕單個分身所需的查克拉已經儘可能減少了,海量的分身仍然消耗了小櫻一成的查克拉量。

少女本來就只恢復了小半的體力再次告急!

小櫻深吸了一口氣。

「出來吧!我感覺到你們了……小老鼠們!」少女望向暗處的一個角落,冷冷地說道!

「你就是那個宣稱自己最強的新人嗎?」跳出來的正是音忍三人組,他們通宵搜尋死亡森林,不久前發現了大蛇丸與第七班交戰後留下的廢墟,接著又發現了這把有戰鬥的跡象,便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親眼看到那一片狼藉的戰場,再目睹銀光斬斷雨傘的那一幕,三個音忍已經確定了眼前的少女就是之前毀掉大片森林的罪魁禍首。音忍們雖然驕傲自大,也自認做不到這麼誇張的事情!那堆成小山的蛇屍,已經超乎了他們的想象,能承受住如此蛇潮進攻,能殺死如此數量的毒蛇巨蟒的強者,不是他們能招惹的對象!

唯一的好消息是,那個強者接連遇上了幾場戰鬥,現在應該已經很疲憊了!

實力上的差距,讓他們默認了小櫻對他們的蔑稱沒敢反駁,只能謹慎地試探著小櫻。

「就算你是最強的下忍!接連的戰鬥也肯定消耗了你大部分的體力,只要我們三個一起上,肯定能打敗現在的你!」

「的確……之前的戰鬥,消耗了我很多體力!」

少女緩緩地向著音忍走過去,冷冷地說著。

「現在打倒我,的確是個好機會!」

少女的聲音平靜而冷漠,沒有一絲起伏,彷彿說的不是關乎自身性命的事情,而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少女的腳步漸漸逼近音忍們,殺氣讓人感到愈加的冰冷。

二十五米。這是大部分忍術型忍者喜歡的距離,忍術射程一般都高於這個距離。在這個位置,他們可以在敵人接近之前從容地使出忍術。少女繼續前行。

明明認定自己是優勢方,面對著少女冷厲的眼神和凝重的氣勢,音忍們卻禁不住悄悄後退了一步。

「來呀!你們不是有……人數優勢嗎?」

音忍們臉一白,剛才還叫囂有人數優勢的雨忍們被分身海差點淹死了,眼前的少女還是毫髮無傷,誰知道接下來少女會用什麼手段炮製他們?

三人忍不住又退了一步。

是虛張聲勢嗎?三個音忍一開始以為少女只是在強撐著,但是,面對少女越來越強的氣勢和愈加逼近的步伐,他們又失去了信心。

二十米。這是忍術型和體術型忍者最佳作戰距離的分野,這個距離以上,忍術型忍者有優勢,反之,則是體術型忍者佔優。少女毫不猶豫地越過這條線。

你不是已經消耗光體力了嗎?為什麼一點都看不出虛弱的樣子!

你不是忍術型的忍者嗎?為什麼還要再靠近我們!

往日總是一臉囂張的刺蝟頭音忍心裡怒吼著,卻無論如何也不敢把心裡話說出來。臉上兇惡的表情,在少女的步步逼近中變得獃滯。

一滴冷汗從他的額頭上冒了出來。

少女繼續逼近,音忍們卻又退了一步。

十五米。在這個距離,一般的高級忍術已經來不及使用,除非提前結印,不然忍術型忍者也只能像體術型忍者一樣戰鬥!

然而少女的手臂只是自然垂下,倏忽之間便能化身為殺人利器的一雙柔荑毫不受力地鬆開在大腿兩側,輕輕擺動。

天邊已經蒙蒙發亮,微光下音忍們已經看得到少女的表情。精緻的小臉漠然而冷淡,卻不見一絲疲憊,碧色雙眸中的冷意彷彿能把人凍成冰塊!

接連的大戰也沒有在她的身上留下明顯的傷口,只看到暗紅的血跡凝固在身上和衣服上——看得出那是敵人的血濺射上去的——與凝脂白皙的皮膚形成鮮明對比。

她真的已經筋疲力盡了嗎?剛才還自信滿滿地的音忍們,心裡突然冒出了這個想法。

繃帶纏得只露出眼睛的音忍少年終於承受不住壓力,怒吼一聲「別過來,我才不怕你!」便對著小櫻全力發出了衝擊波!

轟——!煙塵散去后,收回極純水的少女毫髮無損地走了出來!

十米。已經是音忍的心理底線。

「你的攻擊連搔痒痒都算不上……怎麼,你們就只有這種程度嗎?」少女的語氣甚至帶了一點失望!

「什、什麼?居然一點作用都沒有!」黑長直的音忍少女俏麗的面孔只剩下驚恐,「怪物、真是個怪物!」

少女邁進十米。手上悄然凝聚起查克拉,發出了微微的藍光!

「跑!」音忍們被查克拉的光輝嚇得亡魂大冒,一聲令下,三人齊搜搜地同時消失在少女面前,以最快速度逃離了這裡!

少女冷哼一聲,散去了手中的查克拉。

剛才如果音忍們真的一擁而上的話,以她剩餘的體力來看,說不定真的會輸!但是,疑神疑鬼的音忍面對氣勢十足的小櫻,卻被她嚇住了。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種戰術上的天賦,也算得上是天才了。

佇立了一會,確認音忍們確實已經遠去之後,小櫻轉身準備回到藏身之處繼續休息。

在身體狀態極差的情況下接連應對兩波敵人,她已經極為疲憊了,應該不會有第三波敵人了吧!

現在,她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覺。

然而,她的願望註定沒法短時間內實現了。

小櫻剛剛邁動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一道黑線,從一旁的樹影中伸出來,連到了小櫻的影子上——

「影子模仿術……成功!」

三個身影落到小櫻身後! 「……鹿丸,丁次,還有井野妹妹,早上好啊!」少女有點無奈地說道。

「哼,暴力狂!現在才想到來套交情已經太晚了!」身後傳來井野得意的聲音,「我們已經看得很清楚了,你的體力和查克拉早就用得差不多了,剛才不過是靠虛張聲勢才把別人嚇跑的,現在我們可不會像那幾個音忍那麼蠢了!現在,你的捲軸歸我們了!」

「喂喂,別說得那麼無情嘛,我們可是一個班的同學啊!」少女嘆了一口氣,「鹿丸,難道你就忍心欺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少女嗎!丁次,你也說說話啊!」

回顧了一下認識小櫻這麼多年對她的印象,鹿丸翻了一個白眼,他怎麼也想不出小櫻哪裡跟「手無縛雞之力」和「柔弱」沾得上邊了。

「抱歉,小櫻!以你們的實力,搶到捲軸是很簡單的事情,但是對我們來說,搶奪實力完整的隊伍太冒險了,處於最虛弱狀態的你們,我們才有把握拿到捲軸!」鹿丸苦笑著說,「我們拿了捲軸就走!」

「呃,這個……」丁次一邊吃著薯片一邊附和道,「我聽鹿丸的!」

「嘖嘖嘖!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少女淡淡地說道,「不過……」

清冷的聲音從井野三人身後傳來。

「你確定你們吃定我了嗎?」

被影子束縛術控制住的少女嘩一聲化作一灘清水,少女的真身,從井野身後的暗處走了出來!

「怎麼可能?被鹿丸控制住后,你應該沒法結印了才對!」

「水替身這樣的忍術,不用結印我也能發動,」少女露出淡淡的微笑,「鹿丸,聽說高端的束縛術能把查克拉也束縛住,看來你的影子束縛術還沒練到家啊!接下來,你們該怎麼辦呢?」

「可惡,別小瞧我!」井野咬了咬嘴唇,對著小櫻結印——

「秘術·身心轉換術!」

小櫻的身體晃了晃,隨即恢復了正常,倒是井野,突然一個踉蹌差點倒在地上。

臉色蒼白的井野忘了,小櫻體內,有三個精神,她的精神力強度遠超常人!

「井野,你的忍術對我不起作用,難道你又忘了嗎?」小櫻悠悠地說道。

「局勢不妙哦,鹿丸!你的影子束縛術和井野的身心轉換術,都對我不起作用,沒有你們的輔助,丁次又很難擊中我,這下,你們可是束手無策了!」

丁次和井野臉色又白了幾分。

丁次一開始就是反對與小櫻為敵的和平主義者。但他比較沒有主見,一向都是聽鹿丸的安排。而鹿丸又是怕麻煩的性格,如果井野堅持要做什麼,他也不會太過反對。這樣,明面上,井野就成了豬鹿蝶小組的隊長。

不良四人組與小櫻關係不錯,但井野和小櫻卻是不共戴天的情敵關係——反正井野是這樣想的。 醉君榻,致命狂妃 所以當鹿丸分析出小櫻的外強中乾之後,井野便提出了搶第七班捲軸的建議。

能夠在擊敗一次天才的春野櫻,這樣的誘惑即便是鹿丸也覺得非常有吸引力。

作為智商高達200以上的天才,鹿丸不可能不知道朝夕相處了六年的小櫻的真正實力。以他對小櫻的了解,她完全可以成長到卡卡西那樣的層次,甚至可能達到三忍那樣的「影級」境界。

這對於同屆的忍者來說,是一件即令人興奮又讓人悲哀的事情。悲哀的是,很多人將一輩子被一個女人的陰影籠罩著,只能看著她的背影與自己的距離拉開得越來越大。

鹿丸很快意識到,這可能是他這輩子唯一一次打敗小櫻的機會了。有點大男人主義的鹿丸可不想一輩子只能仰望著少女的身影。能搶走小櫻的捲軸的話,至少到老了,他還能跟別人吹噓,我年輕的時候,還打敗過春野櫻,從她手裡搶走過捲軸呢!

雖然趁人之危和搶朋友的捲軸有點過意不去,不過鹿丸相信小櫻會原諒他們的,嗯,實在不行就說都是井野逼著他們乾的就是了!

當然,以鹿丸的智商,既然他要動手了,那就表明他有把握了。

至少,小櫻的一番話語,雖然讓丁次和井野信心動搖了,但是鹿丸還是認為他們的勝算更大。

鹿丸知道,小櫻的感知在小範圍內非常靈敏,他現在還沒法掩飾好影子束縛術的查克拉波動,偷襲對她很難起作用。更何況,就算是偷襲成功了,她也能用水替身脫身。 妻妙無比:冷麪BOSS甜甜妻 井野的術對她不起效果,丁次的術太過笨重,沒有他們輔助也很難奏效。聽起來,他們三個確實拿小櫻沒有辦法。

但是,他們也有致勝的優勢。

首先,天還沒亮,一片漆黑的死亡森林就成了影子束縛術的天然主場,因為這裡沒有光線,到處都是影子,所以鹿丸能從森林裡的任何位置攻擊小櫻!

更重要的是,無論是用水替身逃脫影子束縛術,或是掙脫身心轉換術,又或是躲避丁次的進攻,都需要消耗最基本的體力和查克拉,而這些,恰恰是小櫻現在最缺乏的東西!

而在進攻方面,那些致命的招數小櫻也不會用來對付他們,正如丁次不會在與小櫻戰鬥時用上三色藥丸一樣。而常規的戰術,消耗的查克拉和體力卻是小櫻承受不起的!

東方已經升起了魚肚白。晨曦的微光下,鹿丸看到小櫻光潔的額頭上滲出了點滴汗珠。儘管刻意控制過,鹿丸仍然聽得出她的呼吸變重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