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算?

李沖一時間還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旁邊的王桂芝見狀,頓時笑罵道:「你這孩子,怎麼傻乎乎的,你叔叔阿姨的意思是,你和小花未來的打算。」 李沖這才恍然。 笑道:「當然打算,只不過現在是不是早了點啊。」 王桂芝沒好氣道:「早什麼早,我和你爸結婚那時候才多大,十九歲就結婚了,你現在都

李沖一時間還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旁邊的王桂芝見狀,頓時笑罵道:「你這孩子,怎麼傻乎乎的,你叔叔阿姨的意思是,你和小花未來的打算。」

李沖這才恍然。

笑道:「當然打算,只不過現在是不是早了點啊。」

王桂芝沒好氣道:「早什麼早,我和你爸結婚那時候才多大,十九歲就結婚了,你現在都二十三了,還早?」

李沖堆笑道:「你們那是啥年代啊,現在三十幾歲還有沒結婚的呢。」

王桂芝照著李沖腦袋就拍了一下,沒好氣道:「臭小子,你還想耽誤人家姑娘十幾年啊。」

王桂芝白了他一眼道:「剛才我和你爸還有你叔叔阿姨商量過了,小花也在這兒,你們現在年齡也夠了法定結婚年齡,況且,咱們現在的條件也都不錯,早結早抱孫子不是?所以啊,我們合計你們先把婚訂了,然後等小花畢業,你們再正式的結婚。」

聽到這話,李沖頓時沉默了下來。

倒不是不想和小丫頭結婚,只是這來得太突然了,他一點準備都沒有。

「咋的?你還不樂意啊?反正我不管,這兒媳婦我是要定了,你小子趕緊給個痛快話。」王桂芝顯然性子急,連忙催促道。

李沖只覺得頭都有些大了,他對小丫頭道:「你同意了?」

小丫頭臉一紅,低下了頭,雖然沒有回答,但顯然已是默認。

李沖笑了笑道:「媽,您看花都同意了,我還有什麼不同意的,我同意,雙手雙腳同意。」

「撲哧~」王桂芝被李沖氣樂了,道:「行,既然大家都同意,那親家,你們覺得這事兒啥時候辦才好?」

對於談婚論嫁這種事兒,李沖實在感覺頭疼,連忙給小丫頭使了個眼色,二人便趁著雙方父母聊天的時候,悄悄回到了樓上。

「今天他們這是咋了?怎麼還想起這事兒了?」李沖對著小丫頭問道。

小丫頭看了李沖一眼,美眸中閃過一絲緊張,道:「沖哥,你真的想娶我嗎?」

李沖點頭道:「肯定啊,只是你不覺得現在談這事兒有些早嗎?我們還都太年輕了。」

看似無意之言,在小丫頭的心中卻是掀起一絲波瀾,眼神中也掠過一絲失落。

「嗯,是啊,就算要說,等我畢業了再說也不遲。」小丫頭附和道。

李沖嘆了口氣,開口道:「算了,這事兒就讓他們折騰去吧,對了,他們是什麼時候走的?」

小丫頭知道李衝口中的他們指的是誰,點頭道:「岳飛夫婦他們回陀螺山了,走前說有事兒可以去找他們,陳廣勝他們說要去一趟魂組總部,將這次的事情彙報一下,從而展開重建工作。」

聞言,李沖點了點頭,經歷這場浩劫,新城市許多地方已經成了廢墟,也是該重建了。

「老馬他們呢,還有茅山和龍虎山那些人呢。」李沖繼續問道。

小丫頭道:「老馬他們去公司了,公司所在區域受影響不算嚴重,他們去那準備開展工作,說是研究一下籌募款項的事兒,畢竟這次浩劫,死傷無數,許多建築也都毀了,所以老馬他們想先策劃出個大體方案,然後再告訴你。」

聽到這兒,李沖很是欣慰,讓這些同學過來,還真是沒錯。

「他們的家人在這次浩劫中沒出現什麼事兒吧?」李沖追問。

小丫頭搖頭:「沒有,在你消失以後,我就將你留下的那些裝備給他們分下去了,而且,聽他們說,他們父母所在的城市受到的影響並不嚴重,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

李沖挑眉,不過轉念也就不去想了,反正事情已經過去。

小丫頭彷彿想起了什麼,走到柜子前,將一個平板電腦拿了過來。

「安妮他們走的時候,留下來的,你看看。」

說著,將平板遞給了李沖。

李沖接過,點開一個視頻。

安妮微笑著出現在視頻中。

「掌門,很高興能與您並肩作戰。」說到這兒,安妮的臉色有些失落。

拜託花少滾遠點 「這次浩劫,茅山弟子共有七百人參加,經過統計,在浩劫中死去的共有三百二十七名弟子,其中內門弟子一百二十三人,外門弟子二百人,長老死了四人。」

李沖看到這兒,心頭不由一驚,沒想到這一場浩劫,居然死了這麼多人,連長老都死了四位,這三百二十七人,可都是茅山的核心骨幹力量啊。

雖說他還沒去過茅山,但不管怎麼說,他也是擁有掌門令的正牌茅山傳人,悲痛還是有的。

視頻中,安妮顯然也很悲痛。

「掌門,這些傷亡的弟子,我們都會按照門派的規矩進行撫恤,您別過於擔心,只是希望掌門您能抽空去一趟茅山派,一來安撫這些死傷的弟子家人,二來也讓大家認識一下您。」

「如今浩劫結束了,全國各地的茅山弟子都已經向總部趕回,估計還有兩三日就陸續的回來了,屆時,希望掌門能夠蒞臨。」

對著屏幕,李沖默默的點頭,這一趟,不論如何都要去的。

關閉了視頻,他的心中有著太多的無奈和無力。

深深吐了口氣,李沖忽然想起兩個人來。

「對了,花落和馬雯晴呢?」 其實羅陽想見一見那個陌生女子,然後尋機讓她吃主僕丸,再打探她的老大是誰。

只要找出了老大,那就有可能解開一些謎團。

有時候,羅陽在想那個神秘團體的老大會不會就是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

當然,這是猜想,還沒有經過驗證。

接通了電話,只聽008說道:「我們談好了的,你要協助十使者做事!」

羅陽說道:「008小姐,你怎麼知道我沒有幫第十塊木炭?」

如果那個神秘團體有人跟蹤羅陽,那發生的事確實已泄露出去。

近來眾人忙於應對第十塊木炭,都沒有人留意周圍是什麼情況。

「別當我是瞎的!你如果還不協助十使者做事,那你的師父和師姐就沒命了。」008說道。

聽這意思,008確實已知道了一些事。

至少看到第十塊木炭走了。

或者是第十塊木炭直接告訴了008,然後讓008來處理這件事。

「008小姐,你都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羅陽冷道。

他先當陌生女子還沒跟第十塊木炭通過電話。

只聽008說道:「你還狡辯什麼?!你再耍小花招,你的師父和師姐就真的沒了!」

這種威脅的話語還嚇不倒羅陽。

雖說跟一道師太和花兒不太熟,但也不想眼睜睜看著她們被殺。

羅陽說道:「木炭兄想自己去找夜傀,我說我幫它,叫它小心些,它不高興就出去了。」

這番話也是要冒險的。

電話那頭安靜了好一會子,可知陌生女子也被蒙住了。

羅陽接著道:「我收到消息,據說十大聯盟已找到人來對付木炭兄了。我建議以後行動要小心些,木炭兄就不高興,它覺得它是無敵的。你叫我怎麼辦?現在你快幫我找出木炭兄在哪,要不,十大聯盟的人來了,那木炭兄就麻煩了。」

陌生女子還是不應聲。

由此可知,008對羅陽和第十塊木炭之間發生的事不太清楚。

這或許也能間接說明第十塊木炭跟008之間是沒什麼交流的。

羅陽想不通這是什麼情況。

從當時看到的情景來判斷,陌生女子所在的神秘團體也是為第十塊木炭服務的。

但第十塊木炭好像不怎麼接觸那個神秘團體。

如此一來,第十塊木炭平時也怎麼跟陌生女子等人有交流。

「008小姐,如果你覺得我幫不了木炭兄,那隨你了。殺了我的師父和師姐吧,我會找你算帳的。我會阻止木炭兄一切的活動!」羅陽強硬道。

適當的強硬一下,那還是有必要的。

就目前而言,008還不敢對一道師太和花兒下手,畢竟真實需要羅陽幫忙。

「十大聯盟找了誰?」陌生女子忽然問道。

「還用問?如果不是確定能對付木炭兄,會叫來?」羅陽反問道。

十大聯盟是否有好的應對之策,羅陽不曉得。

不過可以猜到的是,莫說是人,就算是一個動物都知道不能坐以待斃。

十大聯盟多半已在找對策了,是不是已找到,則還是個未知數。

只要時間足夠,那十大聯盟就能找到對付第十塊木炭的辦法。

電話那頭又沉默了片刻。

008繼續問道:「到底找了誰?」

這個羅陽怎麼知道?

看樣子,008隻是想驗證一下。

「008小姐,要不要我把那個人的詳細樣子畫出來,然後交給你?」 幻夢 羅陽冷笑道。

不說是誰,那才比較合理。

俗話說:多說多錯。

說的太多了,總是很容易露出馬腳。

「那個人已動身了?」008又問。

「008小姐,我如果知道那麼詳細,你當我是什麼人?」羅陽不屑道。

這種模稜兩可的話語讓陌生女子猜不出羅陽說的是真還是假。

只聽陌生女子冷哼了一聲,說道:「反正你要保護好十使者,否則,你的師父和師姐就沒命了,聽清楚了沒?!」

這種帶著命令的口吻讓羅陽反感。

不過為了儘快找出第十塊木炭,羅陽說道:「008小姐,不用你說,我也會幫木炭兄,我還想跟它做大事。你現在快找出它在哪裡,它不肯見我,事情很麻煩。」

只聽008說道:「我給個電話你,你打過去,他會告訴你十使者在哪!」

聽了這話,羅陽鬆了一口氣。

結束了通話,轉眼間便收到了陌生女子發來的信息,上面是一個手機號碼。

愛情九五折 羅陽撥打那個手機號碼,接通了,說道:「木炭兄在哪?」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青年的話音,說道:「他去找鷹爪雁行門的人。」

聞言,羅陽嚇了一跳。

須知鷹爪雁行門的人對夜傀的事有一點了解。

當然,要找對人。

匆匆掛了電話,羅陽叫摩的師傅趕去第十塊木炭所在的地方,那是鷹爪雁行門一個教練的家。

大約十分鐘后,終於來到了那片住宅區。

羅陽步行過去,走到那棟五層小樓房前,只聽裡面有人說話。

聽來是一位女子跟人在交談。

因第十塊木炭能隨便幻化成別人的模樣,想通過外貌來判斷是不是第十塊木炭,那挺困難的。

不過羅陽帶在身上的血煞子和魂珠能給羅陽一個判斷。

現今血煞子和魂珠發出的紅光很盛,表明屋裡有一個人是第十塊木炭。

本來想進去,不過又想聽聽裡面的人在談些什麼,便立在屋檐下靜聽。

與花共眠 只聽那女子問的無非是鷹爪雁行門興衰,間或還問了些跟羅陽有關的事。

等了大約半小時候,那女子便告辭出來了。

見了羅陽,那女子冷冷的瞪了一眼。

跟出去幾米,羅陽笑道:「木炭兄,別來無恙。」

那女子不應聲,只顧走路。

羅陽追上去,說道:「木炭兄,聽我說。你想找到夜傀就需要我幫助。」

在行走間,那女子忽然恢復成了羅陽熟悉的那個男子的模樣。

「你要幫我,那就跟我來!」第十塊木炭說道。

聽它的意思,好像已有些眉目了,這可不是好事。

若讓第十塊木炭找出了夜傀的線索,那就很麻煩。

羅陽揣著一顆心,問道:「木炭兄,你找到夜傀了?」

第十塊木炭說道:「聽說你曾接觸過夜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