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站著了,到飯桌邊坐下來,咱們邊吃邊慢慢聊!」

韋步平做了一個手勢,請何遠志坐下來,這才說道:「其實這種空中掃射,效果也就一般般……」 韋步平話音未落,何遠志噌的一聲站起來,站立得筆直昂首說道:「請恕卑職不能贊同韋總司令的話!空中掃射之下,日軍如土崩瓦解!效果之大,勝過雷擊電轟!」 「這麼厲害?」 在座眾人當中,除了沈天良、苗

韋步平做了一個手勢,請何遠志坐下來,這才說道:「其實這種空中掃射,效果也就一般般……」

韋步平話音未落,何遠志噌的一聲站起來,站立得筆直昂首說道:「請恕卑職不能贊同韋總司令的話!空中掃射之下,日軍如土崩瓦解!效果之大,勝過雷擊電轟!」

「這麼厲害?」

在座眾人當中,除了沈天良、苗玥茹等幾名軍官看過實彈演示,知道厲害,臉上沒有過多的驚異!

但是其他人面上均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臉上滿滿的不相信!

眾人的神情落在何遠志的眼裡,何遠志皺眉道:「你們不相信?」

眾人一起搖頭。

何遠志從隨身攜帶的皮革囊中拿出一疊照片,分發給眾人!

「這……」

看著日軍被掃射的慘狀,眾人瞪大了眼睛:世間真有這樣的利器?

「目前我瓊崖保衛部隊只有5架這種空中炮艇型戰機!由於時間緊迫,很多性能還達不到要求,如果日軍有高射機炮、機槍的話,我們還是不能夠太靠近!

這種戰機由於飛機體積大,靈活度不夠,防禦能力較差,參戰時必需有戰鬥力護航!還有一個缺點是太耗費子彈了!出動一次,子彈幾萬發!」

韋步平搖頭苦笑,心裡暗想:幸好勞資在瓊崖的工廠都有股份,否則子彈都供不上!

「卑職斗膽請求韋總司令,使用空中炮艇支援抗日各軍!否則我軍士氣不振,日軍驕氣日盛,恐怕熱河很快被日軍所奪!」

何遠志直著脖子看著韋步平。

急得坐在他旁邊的楊智娟使勁踏何遠志的腳背,何遠志還是一動不動,雙眼直視韋步平。

「你這個一根筋!」楊智娟咬牙切齒,小聲咕嘟道。

惡少的桃花劫 「放鬆些!您的這個要求我答應了!」韋步平笑道:「其實今天是空中炮艇戰鵬型飛機第一次上戰場!從照片上看,效果還過得去!」

「咳咳!這個……我覺得韋總司令你太謙虛了!從照片上來看,日軍至少死了幾百人,打傷無數!這已經是一個天大的功勞!」

「是啊!能打死10名小鬼子已經了不起了,一場仗打死幾百小鬼子算是破天荒了!」

「多造幾架這種飛機,我們取勝的把握就大了,最少我們可以減少傷亡!」

……

眾人議論紛紛!

「派出一個通訊小組,攜帶電台,進駐赤峰、承德、平泉、寬城、喜峰口等地方,遇到日軍入侵,攻勢猛烈,則呼叫空中支援!」

韋步平一錘定音,眾人紛紛點頭,又討論了一下當前抗日形勢,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鐘了,眾人這才散去,在勤務兵安排下,進房休息。

……

李壯平與人調換了房間,與何遠志睡在同一個房間。

半夜時分,何遠志被人搖醒了!

「誰?」

「是我!李壯平,我是戴笠的手下,我知道你是軍政部部長何應欽的侄兒。」

「你知道得這麼清楚!想幹什麼?」何遠志警惕的看著李壯平!

「我們都是藍衣社的人!」李壯平說著拿出標誌。

「有事?」

「有!」李壯平說道:「我想用錢購買你今天拍的照片!日軍死傷無數的照片!」

「你要那些照片有什麼用?」何遠志皺眉道。

「當然是邀功請賞了!」李壯平直言不諱:「我要把這些照片交給戴處長!」

何遠志說道:「我也想把這些照片交給我叔叔!」

「這個不矛盾!」李壯平說道:「我會說這些照片是你給我的。」

「好吧!我給底片你,你自己找人沖洗去!」

「太感謝兄弟你了!老哥哥我除了給錢你之外,還領了你一份情!」

李壯平大喜!

……

翌日早上7點鐘了,楊智娟和何遠志帶著一個3人通訊小組來到赤峰縣城,面見第九軍團司令官孫殿英。

孫殿英名義上是什麼「軍團司令官」,實際兵力只有5700多人,跟小鬼子在縣城18公裡外的紅廟子鎮打了幾仗,損失了幾百人!

「什麼用電台呼叫空中支援?什麼空中炮艇戰鵬3、戰鵬4?真是瞎扯蛋!幾位請回吧!我不相信這些東西!」

「這……」何遠志驚呆了:他NN滴!居然有人不相信,勞資好心好意來幫助你,你還要趕我走!真是匹夫之勇犟驢子一個!

「我是東北人民義勇軍司令楊智娟,我手下有3萬人之眾,我想跟你們……」

「姑娘,請回吧!」孫殿英一揮手說道:「你年紀輕輕,還是回家去吧!打仗不適合你們這些年輕人!凈搞花里花俏那一套!俺老孫從來不信女人能打仗!」

孫殿英倆眼一翻,轉頭對何遠志說道:「你小子也是!俺老孫看你兩人沒有成婚吧?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你們先回去成親,生個胖小子留個后,再來打仗也不遲!」

……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美人持刀 你們先回去成親,生個胖小子留個后,再來打仗也不遲!」

孫殿英這話一出口,饒是楊智娟有著東北妞的潑辣、堅定的意志,也不由得面紅過耳,低下頭去!

就連何遠志也黑面泛紅!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前線報告!日軍蠢蠢欲動,看樣子要開始進攻了!」

一名通訊兵跑了進來!

「倆位請便!俺老孫要上前線了!」孫殿英對何遠志和楊智娟拱了拱手,轉身走出第九兵團司令部。

「孫司令!孫司令……」

何遠志叫著和楊智娟追出來,沒想到孫殿英矮個子,卻走得很快!

孫殿英的第九兵團司令部,設在赤峰縣城二道街鴻興號染貨鋪後院!

鴻興號染貨鋪是典型的前面店、後面住宅的建築方式。

鋪面100多平方米,後面的住宅和院子足足有300多平方米!

孫殿英剛剛走出後門翻身上馬,就看到赤峰縣縣長孫廷弼、農會會長宋子安迎面走來。

「孫司令,你這是要上前線嗎?」

「孫縣長好,宋會長好,俺正要上前線打小鬼子去!」孫殿英在同宗兄弟面前,省了「老孫」二個字。

「這是我們赤峰縣商會、農會各界群眾捐獻的清單,請孫司令過目!」孫廷弼遞上一份清單。

孫殿英看了一眼清單,捐獻物品極為豐盛,不由得感動的說:「我孫某決心抗日,誓死上報國家、下報赤峰各界群眾!若有虛假,寧願割下頭顱以謝赤峰之父老鄉親們!」

孫廷弼、宋子安看孫殿英面容黑瘦,身著一副灰布軍裝,迎著寒風卻沒有穿棉衣,打著綁腿,目光炯炯,說這番豪言壯語的時候,目光凜然,倆人就信了。

「我們都相信孫司令!」孫廷弼、宋子安看孫殿英急著上前線,寒暄幾句之後,就告別了!

孫殿英策馬飛奔前線!

何遠志和楊智娟站在一邊,剛才看孫殿英與孫廷弼、宋子安說話,沒有上前打擾!

看孫殿英慷慨激昂的樣子,不便打官他們談話。

待孫殿英走了,這才見過孫廷弼、宋子安,自報家門。

孫廷弼、宋子安聽說何遠志和楊智娟是義勇軍的首領,不由大喜!

「你們是否缺衣少糧?赤峰雖然是窮縣,但是糧食和衣物還是能湊出一批的!」

楊智娟搖搖頭說道:「我們不缺糧食和衣物! 幸福私家菜 缺少的是孫司令的支持與合作!」

「那你們是想……」

「我想請我們韋總司令過來,勸說孫司令一起合作、共同抗敵!」楊智娟說道。

「可以!那就請你們韋總司令過來!」孫廷弼、宋子安是來赤峰抗日的人越多越好!

「赤峰縣城周圍有一大塊平地嗎?用於起降飛機的!」

「有!多得很!」宋子安說道:「至少有幾十塊!」

宋子安是赤峰縣農會會長,對全縣農田了如指掌!此時是2月底3月初,春寒料峭,山頂之上還有冰雪覆蓋,春耕還沒有開始,麥田一片片,要找平地當然多了!

當下孫廷弼縣長、宋子安會長親自帶著何遠志和楊智娟選址!

何遠志有這裡詳細的地圖,心中早有打算,眾人騎馬跟著何遠志,跑到離赤峰縣西北方向、8公裡外的小龍潭。

「就這裡了!」

何遠志說道:「這裡離赤峰不遠,飛機起飛幾分鐘到達赤峰縣城上空!只要在周圍的5個山峰上設立觀測哨,有人闖入一清二楚!

不說天上的飛機,就連天空中的飛鳥進入小龍潭地段,也逃不過我們的監測!」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孫廷弼縣長、宋子安會長頻頻點頭稱是!

當下孫廷弼、宋子安2人一起來到小龍潭,找到當地村長,要求村長把兩塊麥田清空、填平!

這兩塊麥田是何遠志挑選出來的,麥田泥土乾枯干、面積夠大!最重要的是麥田附近有一片油松樹林!高達20米以上,遮天蓋地的,飛機可以退入樹林中隱匿!

孫廷弼、宋子安倆人也不說要這兩塊麥田用來幹什麼用,村長看到孫縣長、宋會長大駕光臨龍潭村,早就樂得意忘形:縣長蒞臨我村,真是莫大之光榮也!至於要清空兩塊麥田,小事一樁!

「等等!你是莫村長吧?」何遠志問道。

「對的,我就是龍潭村的莫村長!」莫村長說道。

「這是清空麥田、使用麥田的費用!」何遠志拿出一袋銀元!

「不用不用!」莫村長連連擺手!

「要的,這是1000塊銀元,請你老收下!」何遠志把一袋銀元塞到莫村長手裡。

「這這這……」莫村長眼望縣長孫廷弼、會長宋子安2人。

「收下吧!」孫廷弼點點頭。

其實清理麥田很容易,莫村長一聲令下,全村人出動,排成一排,一起向前走,把散落在田間的麥桿收拾得一乾二淨,把田裡的坑洞、低洼處填平!

下午時分,戰鵬3號、4號,還有4架戰鬥機安全降落在麥田裡!

……

韋步平等人走下戰鬥機,與前來迎接的孫廷弼、宋子安、莫村長、何遠志、楊智娟等人一一握手。

從飛機走下來40多人,有的攜帶武器、通訊器材往四周五個山頭上跑,開始擔任警戒;

有的在麥田旁邊的磨坊里安裝小發電機,安裝通訊器材,指揮中心就座落在磨坊時!

孫廷弼、宋子安、莫村長等人有些魂不守舍,眼睛一直盯著那幾架嶄新的飛機! 冷酷總裁刁蠻妻 特別是2架大飛機!

可惜那2架大飛機搬空器材之後,馬上升空返回恆河西山機場,還有防空武器等物資需要運輸過來。

韋步平一看四周環境,笑著對何遠志說道:「你做得很好!」

孫廷弼縣長再也忍不住了:「韋總司令,這飛機是我們的飛機嗎?」

「是我們的飛機!已經參加了二次戰鬥!殺得小鬼子土崩瓦解!」何遠志代韋步平回答。

「真的?」孫廷弼和宋子安對視了一眼,心裡有些懷疑!

「不信你看!」何遠志拿了一疊照片:「這是在新惠打小鬼子時,我拍的照片!」

孫廷弼、宋子安看了照片,眼睛瞪大了…… 「原來在新惠打小鬼子的是你們!」

孫廷弼說道:「我說這些天有國軍的人、有義勇軍的人,還有一些不清不楚的人來問我,新惠那邊是誰打的小鬼子?原來是你們打的啊!」

「明白了!」赤峰農會會長宋子安說道:「難怪從昨天開始,赤峰進了很多外地人!還要學說東北話!」

韋步平笑道:「這是我們的新武器第一次用在實戰中,引起了很多人的好奇!」

……

那邊楊智娟小聲對何遠起說道:「你把照片給李壯平時,不是說只有一套嗎?怎麼還有?」

何遠志小聲說道:「其實我沖洗了幾套!說只有一套是為了坑李壯平!我看到他是戴笠的手下,心裡就不舒服,就坑他一回!」

楊智娟小聲說道:「你這樣坑自己人好嗎?」

何遠志小聲說道:「戴笠大把錢!我不坑他人家也坑他,你信不信戴笠得到我的照片,收益更大!」

楊智娟看著何遠志,一陣無語!

……

南京,國民政府西花園。

民國軍事委員會下轄參謀本部。

「看看!都看看!一支地方保衛部隊居然取得了這樣的戰績!我們正規軍還有臉打仗嗎?」

蔣介石把一疊照片遞給旁邊的大佬們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