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魔猿已然離開,沐青青自然要在它的洞府之中找尋一下它的秘密,如若沒有好東西,它又怎麼會將洞府修建的如此隱秘。

想到此,沐青青便提著屠靈棍向那洞穴的深處走去。 這個洞穴居然如此之長,若不是沐青青手中有塊夜光石可以在黑暗的環境中發光的話,怕是她決不能走出這麼遠。 「難道這裡並不是那白色魔猿所建?而是天然形成的?」沐青青越走越覺得奇怪,單憑那白色魔猿自己,怕是不能建成如此大規模的地下洞穴。 「

想到此,沐青青便提著屠靈棍向那洞穴的深處走去。

這個洞穴居然如此之長,若不是沐青青手中有塊夜光石可以在黑暗的環境中發光的話,怕是她決不能走出這麼遠。

「難道這裡並不是那白色魔猿所建?而是天然形成的?」沐青青越走越覺得奇怪,單憑那白色魔猿自己,怕是不能建成如此大規模的地下洞穴。

「也不是沒有可能,或許它跟著我們下來不是為了什麼寶貝,而是為了它的孩子!」王絡在屠靈棍,單手托腮,跟著沐青青的思路分析著。

整個山洞之內,十分的安靜,只有沐青青落在石路上的腳步聲,聽起來格外的清晰。

「絡哥哥,前面有光!」在洞穴中走了將近半個時辰之後,沐青青終於看到了光亮,而她的一張俏臉之上,也滿是驚喜的笑容。

於是,沐青青當下加快了腳步,沖著光亮快速的飛掠而去。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了,沐青青終於看清了那道光亮的來源。

她本以為那光亮是山洞通往外界的光亮,可走的近了才發現,那光亮居然是一顆碩大無比的夜明珠中所散發出來的。

而在那夜明珠的下面,竟然是一棵棵即為珍貴的藥材,每一种放在外面,絕對是價值百萬金幣。

「絡哥哥,這次我們發啦!」沐青青拍著小手,望著眼前這此發散著五顏六色光芒的藥材,高興的叫道。

王絡也是頗為高興,見那些草藥中,有兩種是王絡以後重塑肉身所需要,當下便讓沐青青動手,將這些草藥一株不落的盡數採下。

沐青青只顧著低頭採藥,卻是沒有發現那土地之內好似有什麼東西在聳動著,漸漸的,那地表之下突然緩緩多起了一道土丘。

「沐青青小心!」王絡在屠靈棍內用精神力感知著外面的一切,突然之間,他感覺到了危險的臨近,不由得大喝出聲。

沐青青聽到王絡的叫聲,當下身形一滯。

她自然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出於對王絡的絕對信任,當下她還是身形一閃,瞬間從那片草藥地內回到了石路之上。

而後,沐青青只感覺身後一道巨大的身影,以遮天蔽日之象,緩緩的浮現在了半空之中。

那洞頂夜明珠所散發出來的光亮霎時間被什麼東西所遮擋,繼而消失不見。

沐青青連忙從乾坤袋中掏出那塊夜光石,而後凝目向前望去,頓時呼吸一滯——

只見那前方居然是一條長達數丈的黑色巨蟒,它那脊背上的黑色鱗片在夜光石的照耀下閃爍著一抹青灰色的毫光。

穿到古代繼續嗨之穿無界限 此時的它,並不是匍匐在地,而是如人一般,直立而站,正因為如此,那半空之中的夜明珠才被它那巨大的身影所擋,再難發出一點光亮。

嘶嘶!

巨蟒吐著猩紅的舌芯,一臉漠然的看著沐青青這個渺小的生物,沒想它清修這麼隱秘的地方都被她發現了。

看來那隻白色魔猿是被她除掉了吧!

「沐青青,這可真是個寶貝!」王絡那興奮的聲音突然在沐青青的腦海之中響起。

「什麼?」沐青青不明所以,一面戒備的看著眼前的直立巨蟒,另一方面在意念之中與王絡做著勾通。

「沐青青,你給我聽好了,一會兒不管你我用盡什麼方法,必須要除掉此條巨蟒,它可不是一般的蟒,它是一條將要化蛟的蟒!」

王絡強壓著內心的激動,為沐青青開口解釋道。 「化蛟的蟒?」沐青青還是有些不明白。

自古以來,便是蟒化蛟,蛟化龍!一隻蟒要想飛身成龍,必然是要先從化蛟這一步開始。

但是化蛟之時必然也會引來天雷鳴劫,想來這處好地方,也是那巨蟒為自己化蛟所選的上佳之地。

聽到王絡的解翻,沐青青再次凝神望去,那巨蟒的頭頂之上,似是已經生出了兩隻小小的犄角。

但現在,應該還不能算是犄角,最多只能算是個突起而已。

「沐青青,你若是能將它殺死,而後取出它的內丹,煉化之後,你的修為必然暴漲!」王絡滿是得意的開口,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不是人人都可以遇見的。

「可?我怕?」 龍鳳寶寶買二送一 沐青青自然是怕自己不是那巨大生物的對手,一個不小心,絕對變成萬劫不復。

「放心,有我在,就算拼個重傷,也划算!」王絡咬著一口鐵牙,沉聲說道。

他又何嘗不知這隻要化蛟的巨蟒最少也有五品魔獸的修為,只不過它因為化蛟在即,所有許多能量不能太過使用,強大的能量動用,說不好會提前引來天雷,它絕對不敢冒險。

沐青青聞言,一張俏臉略有些慘白的點了點頭。

可就在她還沒來及反應的同時,那前方巨蟒的身體,如同那離弦的箭一般,猛的向沐青青爆砸而來,可以說,它幾乎沒有動用任何的能量,只是單純憑藉自己肉體上的力量,也能硬生生將沐青青砸成一灘肉泥。

嘭!

龐大無比的身體只是一瞬,便已經砸落在地,如果不是沐青青反應快,怕是此時她真的已經被砸在了那巨蟒的身下,便變這裡草藥的肥料。

但儘管如此,那巨蟒所帶起的能量依舊震得沐青青胸腹之間一陣翻湧,若非是自己此前在那練功塔中得以進級,肉身的力量上有所增強的話,此時怕是已經昏死過去了。

那巨蟒一看自己此擊未中,氣得七竅生煙,隨後便是猛的一甩巨尾,再次沖著沐青青爆沖而來。

因為那巨蟒身形變幻,所以山洞頂部的夜明珠再散出發微微光亮,照耀著整個地下空間。

沐青青這一次看得清楚,那隻巨蟒的尾部都已經開始長出了碩大的龍鱗,但也只是黑光一閃,那龍尾也已經近在眼前。

「絡哥哥,我們一起!」

沐青青大喝,小臉之上一片決然,而後雙手高舉屠靈棍,將身體內的能量發揮到了極致,快速的注入到了屠靈棍之中,而在屠靈棍中的王絡,也同時釋放出了屠靈棍中強大的氣息,兩者合二為一,其中的威壓頓時驟增。

面對著五絡與沐青青的合力之功,巨蟒兩隻燈籠般的巨眼微眯,而後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詫,它沒有想到這個螻蟻一般的人類,也會釋放出如此之高的靈力。

但無論怎樣,它今天必然不會讓他們二人全身而退,打擾到它的清修,必然只有死路一條!

叮!

蟒尾與屠靈棍轟然相撞,竟然發出了金屬相交之聲。

狂暴的能量四散而去,整個山洞變得搖搖欲墜,似乎馬上就要坍塌了。

沐青青強壓下喉間那一抹腥甜的氣息,而此時她的虎口已被那強大的撞擊力所震災,殷紅的血液緩緩的向下流淌,最後滴落到地面之上。

之前在蒼炎國之時,為了賺錢給大爹爹,沐青青沒少與二品魔獸以命相拼,那時的險境與此時相比,也相差無幾,如今這翻模樣,倒也至於讓她慌了心神。

而那巨蟒此時也不比沐青青好上多少,因為怕引來天雷鳴劫,它不得不壓制著體力內靈力的涌動,剛剛那一下,沐青青已經讓它受傷不輕,它的整個尾部幾乎已經動彈不得,若是它所料不差,怕是那尾部的骨頭也已經有所斷裂。

吼!

憤怒的嘶吼,充斥著整片地下空間,巨蟒再次高昂頭顱,沖著沐青青的身體怒砸而去。

「沐青青!」王絡大喝,因為他發現沐青青如同是傻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只是那樣獃獃的看著口吐腥風的巨蟒,沖著她的頭頂砸落而下。

「呵!」巨蟒那碩大無比的頭顱近在眼前,沐青青突然詭異的一笑。

隨後,她猛的彈跳而起,迎著巨蟒高高躍起!

而那巨蟒只感覺眼前白影一閃,沐青青猶如那謫仙一般,從它的眼前閃過。

可是下一秒,巨蟒只感覺自己眼中傳來一陣巨痛!

沐青青的手中,握著那隻當初從赤裂地鼠身上卸下來的爪子,而那最為尖細的一側,已經深深的刺入到了巨蟒的左眼之中。

自己與那巨蟒,就如同螻蟻與人類一般,幾乎毫無勝算,而它的全身上下,也就只有這裡才是最為柔弱的部分。

所以,沐青青才冒險,在巨蟒即將擊中自己的一瞬間,全力一刺!

巨蟒吃痛,狂躁的甩動著自己龐大的身體,想要將沐青青甩落在地。

可讓它沒有想到的是,沐青青不止沒有被它甩落在地,反而借著它狂甩的力量,手腕再次翻轉,那赤裂地鼠的爪子在它的眼眶之中,攪了個天翻地覆!

而此時沐青青潔白的衣裙之上,已經分不清到底是巨蟒的鮮血還是自己的流出的血跡,斑斑點點,倒像是一朵朵盛k的梅花一般,煞是耀眼。

巨蟒的眼眶之上,帶著一隻尖刺,尖刺之上,又帶著一襲雪白衣衫的沐青青。

本就清冷的容顏之上,此時更是多了一抹堅韌。

「沐青青,你小心!」看著潔白如玉的俏臉之上,早已經被鮮血與灰塵所掩蓋,王絡的心,猛然像被什麼揪住了一般。

而後,王絡控制著屠靈棍,從沐青青的乾坤袋中爆沖而出,其目標正是那巨蟒的另一隻眼睛。

巨蟒此時的心思全在沐青青的身影只上,又怎會注意到那猶如黑色邪龍一般的屠靈棍,正翻滾著濃郁的黑色能量,嘶吼著向自己衝來!

嘭!

而就在此時,沐青青終於體力不支,被巨蟒狠狠的甩落在地。 落在地上的沐青青,在地上翻滾了不下十幾圈,最後才緩緩停住,而此時的她,已是滿身凌亂,頭髮也是散落而下,遠遠的望去,如同那乞兒一般!

但是唯一未變的,依舊是她那清亮的眼眸!

她喘著粗氣,剛剛的力量消耗不少,如果不是自己強撐,怕是早已經被巨蟒甩下,又如何能夠重創巨蟒!

噗嗤!

與此同時,屠靈棍的一端也正中巨蟒的另一隻眼睛,發出了令人牙酸的撞擊之聲。

只不過是幾息之間,巨蟒的雙眼盡盲,讓它如何能接受得了。

巨大的疼痛以及內心的憤怒,已經讓它不顧不一切的想要除掉如同螻蟻一般的沐青青。

吼!

巨蟒仰天長嘯,隨後從它的口中射出一道九彩的能量光束,托著一道長長的亮尾,對著山洞中爆射而去。

既然它雙眼已瞎,看不到東西,那麼就算將這山洞震得坍塌,也要讓她活埋在內!

轟隆隆!

被能量撞中的山洞牆壁,發出了巨大的轟鳴之聲,山洞內的石塊霎時間滾落在地,隨後,整個山洞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

沐青青顧不得其他,連忙將屠靈棍收乾坤袋中,向著來時的路的狂奔而去。

但那巨蟒似乎並不想就此罷休,從它的口中不斷的向四向八方噴射出狂躁的能量,只是一瞬便將沐青青前方的路堵死。

既然前方的路已經被堵死,沐青青只有調轉方向,向回跑去。

此時巨蟒那龐大的身軀之上,已有無數塊碎石掉落其上,怎耐它的肉身實在強橫,加之又有堅固的鱗片,所以倒也沒受太重的傷。

只是它那似龍似蟒的臉上,倒是有些駭人,血肉與灰土凝結在其上,給人一種猙獰般的感覺。

哐啷!

重物落地的聲音,隨後沐青青便感覺山洞內的光亮似是亮了許多,而後凝神一看,原來那半空之中鑲嵌的夜明珠也深受其害,直接掉了下來。

但那夜明珠掉下之後,在其身後的石塊也跟著撲簌簌掉下許多,一道如籃球般大小的石洞,透出一道陽光亮,照耀到了這山洞之中。

也正好照到了那一片奇珍草藥之上。

刺啦!

那些草藥在見到陽光的一剎那,全部都在瞬間化為了灰燼。

「哎呀可惜了!」沐青青眼見還有三分之一的草藥並未被自己全部採下,不禁懊惱不已。

轟隆隆!

原本陽光明媚的洞口,突然變得烏雲密布,偶爾還傳來了陣陣的轟鳴之聲。

「沐青青,真是天助我也,快些找個地方躲起來,一會兒便等著收那巨蟒的內丹吧!」王絡略有些興奮的聲音從沐青青的腦海之中傳出。

沐青青沒有說話,美目流轉,在山洞之內尋找著可以藏身的地方。

只是那巨蟒的能量太過狂躁,整個山洞幾乎已經已無下腳之地。

咔嚓!

沐青青剛剛找到一塊碩大無比的巨石,它與那山體正好形成一道三角形的孔洞,既不怕那頭頂的碎石散落,也不怕巨蟒那龐大的身軀將自己掃射到。

與此同時,天空之上一道驚雷閃過,閃電的光亮透過那處孔洞照射到了山洞之中,將此時昏暗無比的山洞晃得亮如白晝。

那正在發瘋的巨蟒好似發現了什麼,驟然停止了自己發瘋的形為,開始小心翼翼的向山體邊退去。

轟!

閃電透過孔洞準確無誤的射到山洞之中,其目標赫然是那正在緩緩蠕動的大蟒。

感受到了閃電之威的大蟒,突然加快的速度,拚命的向前蠕動而去。

只是可惜它的雙眼具瞎,已然分不清方向,在狂奔的過程之中,不慎撞到掉落的碎石之上,又使得本就猙獰的臉上,又添無數新傷,鮮血瞬著它的臉滴落而下,在它所爬過的地方,印出了一道清晰無比的血痕。

咔嚓!

又是一聲驚雷,那巨蟒的速度猛然加快,所到之處碎石紛亂而起,撞向山壁,使得山洞之中響起一陣乒乒乓乓的響聲。

可是即便是它再快,但依舊沒能逃過那道驚雷之威,閃電拖著長長的亮尾划進洞中,正中巨蟒的長尾,那無比堅固的巨尾,只是這一下,便變得血肉模糊漆黑一片。

日久必婚:總裁寵妻一百式 嗷!

巨蟒發出一聲痛苦的嘶鳴,但它並沒有做出任何的停留,依舊努力的擺動著身體,其目標赫然便是那片奇珍異草的地下。

「不能讓它回去,快,沐青青,將那洞口打得更大一些!」王絡焦急的開口。

沐青青聽后,連忙將屠靈棍拿出,體內蓄積的力量全部灌入到其中后,沖著那籃球大小的孔洞用力揮出。

嘭!

能量驟然撞在牆壁之上,那個本有籃球大小的孔洞周圍頓時被撞的四分五裂,看樣子馬上就要坍塌了。

「好,讓就讓我再助你一臂之力!」沐青青輕聲低喃,而後,再次揮動屠靈棍,那棍中的黑色能量夾雜著沐青青銀色的能量,呈現斑駁之態,煞是好看!

再兩人的合力一擊之下,那本就搖搖欲墜的洞口,嘩啦啦的一聲,徹底碎裂開來,而那洞中也終於擴大到一人高矮。

與此同時,天空之中銀蛇舞動,蓄積了一定雷電之力的銀色電弧,在這一瞬穿牆而過,轟然砸落到了正在向土下鑽進的巨蟒身上。

可憐那巨蟒剛剛鑽進去一個頭部,身上便被那強大的電弧炸個焦黑一片。

隱隱的似還傳出了一道焦肉的味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