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時,藉着朦朧的月光,在靠近前面的岸邊出現了一道水的波紋,緊接着蒼無惑就看到一個影子跳上了岸。

它扭動着身軀似乎在水裏撈着什麼,蒼無惑直接遊了過去,還沒有靠近,就看到那怪物一把將孫洛給提出了溫泉,抗在身上就向前跑去。 “不好,它要幹什麼!” 水裏傳來嘩嘩的水聲,蒼無惑一躍就跳上了岸,一刻也沒有停留,追了過去。 …… biliA妹整理了自己的着裝,不一會兒就完全露出了她

它扭動着身軀似乎在水裏撈着什麼,蒼無惑直接遊了過去,還沒有靠近,就看到那怪物一把將孫洛給提出了溫泉,抗在身上就向前跑去。

“不好,它要幹什麼!”

水裏傳來嘩嘩的水聲,蒼無惑一躍就跳上了岸,一刻也沒有停留,追了過去。

……

biliA妹整理了自己的着裝,不一會兒就完全露出了她本來的面容,是個很清純的姑娘。留着很長的頭髮,身材修長,很是勻稱,但是那A杯卻是影響了她整個人的氣質,也難怪她打扮一下就完全是個男人的形象了。

她睜着那牛眼般大的眼睛,看着香兒走向了溫泉,連忙過去把香兒拉着,不讓她跳下溫泉。

“你要去哪,那個變態那麼壞,你還追他幹嘛?”

香兒的眼裏臻滿了淚水,道:“不要啊,是他把我從那無底深淵解救出來的,哥哥雖然很壞,但是也從來沒有對我做過什麼……”

“……雖然聽着挺矛盾的,不過你都說他壞了,沒有了他你又不是不能活下來。”

聽她們那樣說道,陳遠山等人也勸說香兒,說蒼無惑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特別是蘇瑩,在這裏說得最是賣力,她必須奪取這羣人的主導權。

本是安靜的溫泉,這裏突然就吵鬧了起來,那幽暗的地方卻是傳來了啪嗒啪嗒的走路聲,很清脆,就像全身都被打溼了一般。

“噓,好像有什麼東西過來了。”

biliA妹頓時就不樂意了,走過去氣急敗壞的喊着:

“蒼無惑,你,你還有臉回來……”

ωwш◆ тт kΛn◆ ¢ ○

他們這裏是有手電和棚燈的,不多時那傳出聲音的東西就出現在了她們眼前。

“啊……變態呀!”

……

這東西跑得太快了,扛着孫洛那一百八的體重還如履平地一般,讓蒼無惑瞠目結舌。

“放開那個胖子!”

不知什麼時候,蒼無惑發現自己的體能已經在慢慢的恢復了,他的巔峯狀態,那可是常人的六倍!

或許是這個世界的原因,或許是長期面對危險的原因,不過無論如何,恢復了對他而言是好事。

本來以爲黑夜是很黑的,現在他還是能夠看清楚很多了。

那東西一路上都留下了帶着水痕的腳印,看着形狀它應該有三根腳趾,而且還有蹼,應該是水裏的某種變異怪。

蒼無惑從來沒有遇到這樣麻利的對手,那身手極度的靈活,而且力量極大。每次在他要抓住它的時候,它都能來個九十度直角轉彎,大地被它踩出了數個深坑,看得蒼無惑愣了不下一次。

“有意思,這怎麼做到的?”

蒼無惑眼裏燃起了興奮的火焰,看着它的雙眼冒着光,如同野獸看到美女一樣……

很快,它又要使出它的小伎倆,蒼無惑哪裏還會讓它得逞,估摸着它要轉彎了,早早的就斜着跑。

這一次,它被攔了下來。

蒼無惑嘲諷的看着它,一臉的鄙夷道:“小樣,你們老師沒告訴你直角三角形斜邊小於兩直角邊之和嗎?”

它也停了下來,乾脆就把孫洛給扔在了地上,對蒼無惑怒目而視着。

這時候蒼無惑也纔看清了它的本來面貌。

一張娃娃魚的臉,有着類似於人的身體,不過都被那銀白色的鱗片給覆蓋着,只露出光滑的雙肩。那魚鱗下面有着兩坨凸起,看起來像只母的。雙腿很強壯,都是鼓起的肌肉。

它擺出了一副進攻的樣子,用那沒有蹼的手掌捂着腰間的一把魚叉,無形的氣勢在它身邊蔓延,宛如一個伶俐的鬥士。

【人魚】e級,它們是天生的鬥士,每個族人都有強大的戰力。有些特殊的愛好,喜歡強壯的生物,特別是沒有毛的。注:人魚一族,對性的慾望極強。不管男女,只要落去它們的手中,那……

(那個毛啊,然後呢!)

這系統沒有下限了,蒼無惑被怔得說不出來話來,儘管心裏有千萬句想吐槽,此刻也得嚥了去——那魚人要進攻了。

它舔了舔嘴脣,眼前的這個男人追了它大半天,現在它對蒼無惑更加感興趣了。

“……”

那魚叉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打造的,同體幽黑,上面還有些水草。看着那魚叉,蒼無惑心裏起了絲警戒,有種莫名的危險感。

魚人把那魚叉插到了地面,在他奇怪的目光下,地面很快就起了一層霜,接着就是冰塊凍結的聲音。

感覺腳底板瞬間一寒,蒼無惑連忙跳了起來,落地時地面已經變成了一塊冰地。

蒼無惑的稱號是“健康專家”,這能力免疫一切非強迫的負面狀態。比如說他走到一極寒的冰川之地,他會感覺到冷,但肌肉絕不會被凍僵,也不會因爲寒冷而昏迷。

可如果有人對他刻意的針對性的使毒,用冰,那他就不能免疫了,和常人一樣。

看着地面那厚厚的冰層,這凍結的力量竟然比羅兵還要強悍幾分。蒼無惑已經感覺到腿上有些麻木了,就這短短的幾秒鐘。 這魚人滑着冰一樣的就過來了,魚叉上帶着一股徹人的寒意,這被來一下估計就成冰雕了。

蒼無惑瞳孔一縮,心道來得好,一劍就把那魚叉給撩了起來,不過卻是沒想到腳下一滑,摔在了冰面上。

“這耍賴吧!”

魚人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雙手握住魚叉就要跳上來叉他。

沒想到這冰面這麼滑,縱使有力那也用不出。蒼無惑感到一陣鬱悶,一劍插到了冰裏,藉助那劍便上移了身子,險些他的二弟就交代在這了。

那魚人也是一愣,沒想到蒼無惑會用這種方法躲開,嘴裏吐出了奇怪的泡沫,一口就噴向了蒼無惑。

“這又是什麼?”

蒼無惑哪裏會讓它碰到自己,腳下一跺直接藉助那股反震之力抓住了上面的樹幹,翻身一躍就跳了上去。回頭看時,那冰面自己被腐蝕了一個大洞,讓蒼無惑一陣後怕。

魚人夠不住蒼無惑,便又吐出了幾口泡沫,不過卻是一個都沒有中。

蒼無惑略帶笑意的看着它,想着這槍法也太不準了,正得意之時,樹幹突然傳來了斷裂之聲,蒼無惑慘叫摔到了冰上,爬起來使勁的揉着屁股,這一下可把他摔得疼了。

“看來不能低估這個世界上怪物的智商呀,怎麼感覺一個個的都和人精一樣。”

冰面太滑,蒼無惑施展不開,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他握緊了無冤,心裏已經是暗道“負面強化”,無形的光澤出現在了那劍上,給人一種莫名的危險感。

“給我開!”

無冤被他插進了冰面,如同切豆腐一樣,那厚厚的冰層一塊接一塊的直接就被掀了起來。魚人氣得又噴出幾口泡沫,不過沒有了冰面的蒼無惑躲這吐口水一樣的速度實在是太容易了。

距離很快就和它拉進,它握着魚叉,上面已經瀰漫出了一層冰寒,對着蒼無惑捅了過去。

蒼無惑正想試一試負面強化後無冤的鋒利度,也不躲閃,直接和它撞到了一起。

史上最強王妃 叮~

很清脆的聲音響起,在魚人驚訝的目光中,那魚叉直接就被削斷,掉在了地上。

“遊戲結束了!”

蒼無惑突然爆發了比之前還要快的速度,一閃身就來到了它的身後,怪異的鮮血噴涌而出,那魚人的腦袋直接被砍了下來。

“這e級的魚人力量和速度大概都在四到五倍常人的身體素質,不過目前我大概已經過了五倍,對付它綽綽有餘。不過這……”

看着手上的一層寒霜,蒼無惑皺了皺眉頭,在武器瞬間交接之時,那寒氣還是侵入了他的手掌。看來得花點時間處理下了,否則會被凍傷。

……

“哥,這是哪呀?”孫洛醒了過來,疑惑的看着周圍,除了蒼無惑一個人也沒有,不過不遠處的那具無頭屍體卻是很悚然的躺在那,讓他一陣慶幸。

“你差點就被它給上了,不過我不喜歡別人在我眼前幹這事,就一劍砍死了它。”

“……上,上了?”

孫洛大叫着,連忙扒開了自己的褲襠,渾身都鬆了下來。

“還好,應該沒事!”他喘了口氣。

“沒事,就差那麼一點點,就一點點,沒問題的。”

孫洛被他這麼一說反而還懷疑了起來,跑過去看了看那頭顱,又看了看那身體。一副絕望的樣子就回來了。

“哥,一點點是多少?”

“一點點就是一點點啦,還能是多少?”蒼無惑嘆了一口氣,沒有再去看他,那眼神還故意躲着他。

孫洛看他這樣子,頓時就慌了神,連忙道:“哥,你給我個確切的距離。”

看着他都快哭了的樣子,臉色一陣發青,蒼無惑終於快憋不住了,強忍着笑意,身體已經開始抽搐了。

“哥?你是不是受傷了?”

孫洛懊悔着,看着蒼無惑的手,那裏變青了。沒想到蒼無惑又救了他一次,又想到自己居然被那怪物給……

“我們走吧,去看看他們怎麼樣了,我感覺魚人不止一個。”

蒼無惑走到了前面,眼淚花都流出來了。

孫洛以爲他那是疼痛的,不由得又更加感動了。

“哥,你等等我,那一點點到底是多少呀?”孫洛連忙追了上去。

……

露天溫泉這裏已經全部都亂了,各種東西散亂的倒在地上,地面還有幾具魚人屍體,血液灑滿了岸邊,不過卻是沒有紅色的血液。有的屍體已經變成了焦糊,看來是biliA妹動了手。

“看來他們應該還活着,就是不知道是被抓走了還是逃掉了。”

孫洛搖了搖頭道:“在水裏我被麻痹了不能動彈,不過還是看到他們的所作所爲了。我太不明白,他們這樣對你,你爲什麼還想着要去幫他們。”

孫洛算是這羣人中和蒼無惑走的最近的一個人了。蒼無惑的人品他還是看得出來的,雖然嘴上有些煩人,而且還喜歡自誇,極度的自戀,但這都不是事。

蒼無惑是個可以依戀且依靠的男人,路上雖然像個話嘮,但所有他們能注意和不能注意到的,他都能注意到,每次都是他提醒了大家,才安穩的躲過了無數的陷阱,猛獸。可以說,沒有蒼無惑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會栽在路上。

他目前給蒼無惑的評價是:

內心孤獨的爛好人,自戀無下限。

“幫他們?我只是去找我的香兒,還有契約在呢,我能感受到她的存在。我要向她問明白,既然不是自願的,那幹嘛不對我說。”

香兒好多天前就能自由說話了,蒼無惑可不信她無法說出那樣的話,就算是咒,那也不可能,白皙少年不可能騙他,他沒有理由這麼做。

蒼無惑去意已決,孫洛阻止不了他,只好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就在那個方向,我能感受到她在那邊,跟我來。”蒼無惑在前面喊着,他跑動的速度很快,一步就是三米。

“……這什麼速度,我覺醒後力量速度也提升不少,但和他相比也差太多了吧。” 歌武新紀元 孫洛只有兩倍常人的素質,他的身軀本就龐大,跑起來很吃力。

因爲急切的想知道香兒他們的情況,蒼無惑並沒有注意到後面有幾個矯健身影快速的跟隨着,後面傳來輕微的啪嗒聲,帶着水的腳底板踩在地面的聲音。 依靠着那若有若無的感應,蒼無惑和孫洛很快就追了上去。

“他們帶着幾個病號,應該走不遠。”

“那我們再加快速度。”

“嗯,那些魚人不知道有多少,若是一大羣那就糟糕了。”

天很快就要明瞭,已經矇矇亮。清晨很是涼爽,露水打溼了蒼無惑的頭髮,它們全都黏在了頭皮上,又因爲跑動的關係,那些髮絲又被甩了起來。孫洛在旁邊看着,竟不知覺的有些迷了。

那種堅毅的眼神,冷峻的面孔,還有那恰到好處的手臂擺動姿勢,整個人給人一副如獵豹捕獵一樣迅猛,逼人的氣勢。

啪嗒啪嗒~

後面突然傳來無數的那腳步聲,蒼無惑和孫洛停了下來。

後面的灌木叢不停的顫動着,有什麼在裏面快速奔跑。不多時,一隻魚人就跳了出來。

“小樣,這隻交給我,我要報仇!”孫洛站了出來,讓蒼無惑不要出手,顯然還惦記着那一點點的事。

蒼無惑拉住了要過去的孫洛,道:“別去了,現在報不了仇了……”

後面的一顆巨大的樹木突然就倒塌了,一隻嬌小的金色魚人在空中翻轉720度,一把將一個巨大的魚叉給插在了地面,然後華麗麗的踩在了上面。

這魚人沒有胸部,上半身幾乎全部都是金色的,雙腿很細,但給人一種流線型的美感。它的雙脣呈現着乳白色,露出一排潔白如雪的牙齒。

完美的身材,完美的比例,完美的力量。

後面的樹就是它發力給蹬倒的。

“這傢伙好強!”蒼無惑皺了皺眉頭,金色的魚人給他一種壓迫感。

“我……我們怎麼辦?”

“數量這麼多,三十六計,逃爲上策!”

前面不遠處已經可以看到一座巨大的山了,它聳立在那裏,生人勿近。蔥鬱的樹木花草在上面叢生着,遠遠的就能聞到那清新之味,不過又混雜了鮮血之意。強烈的壓迫迎面而來,那山彷彿要壓倒下來,它太高了,鳥停雲止。

陳遠山愕然的看着biliA妹又一次把一個魚人直接轟成了焦炭,那閃電具有無窮的威力,在這新手區幾乎是無敵一樣的存在。

biliA妹胸口起伏着,她不停的喘着粗氣,額頭的發已經被汗水溼透了,不時還有幾滴滴落下來。連續幾個小時的追趕她本就消耗了不少的體力,再一次將前面的一隻魚人擊退後,她終於支撐不住了,被香兒給扶着,再也用不出絲毫的力氣。

“biliA?你沒事吧!”餘杭等人也快不行了,這每隻魚人都有e級的實力,他們殺了五六隻了,不過biliA妹旁邊已經躺了一地,差距如此巨大。

最鬱悶的還是羅兵,本來他覺醒的就是冰的力量,這些魚人把地面全都給凍住了,這寒冷的程度比他還厲害兩分。它們在冰塊上面滑行着,一直拖着他們幾個人,也不進攻,只是包圍着,寧願城活靶子也不過來。

即便是這樣,他們還是沒有什麼辦法,這些魚人在冰塊上面滑行着,速度比在地面還要快。

“沒事。”聲音有些虛弱。

“它們到底要幹什麼,活活的把我們凍死嗎?”

“不對,它們好像在等待着什麼。”

biliA妹也說話了。

“還是節約下力氣吧,殺了這麼多,它們數量幾乎都沒有減少。”

在這冰面上,他們想要移動實在是太難了,陳遠山不信邪,現在臉都還是青的。

“哎,腳上包裹着布還是滑的,這都是什麼呀,我就不明白了!”陳遠山無奈,看着腳上的布,又把它們扯掉,所有能防滑的他都想過了,也試過了,可還是沒有用。

“都說了叫你不要白費力氣了,這東西應該是專屬的‘場’,不是它們族類在上面都會摔倒的。”蘇瑩對着他白眼,這陳遠山也太執着了。

幾個人乾脆墊着幾件衣服,在上面坐着。

這時候,那些魚人突然都激動了起來,嘴裏哇哇的說着不懂的語言。 風水大師 很快,在爲首的一隻帶領下,它們一部分滑到了山坡下,以一個奇怪的姿勢站立着,組成了奇怪的隊列。

蘇瑩等人疑惑的看着它們,不知這些魚人又要玩什麼花樣,紛紛都警戒了起來。

很快,那矮小的山坡上傳來一聲慘叫。

“孫洛?”陳遠山驚喜的道。

接着,孫洛那龐大的身軀就匍匐在山坡上滑了下來。

在他們怪異的眼神下,蒼無惑也跟着跑了下來,他似乎看到了前面巨大的冰地,一躍就上了孫洛的背,顯然把他當踏板了。

“哎喲!”孫洛再一次慘叫一聲,滑到了冰面上。

“哥哥!”

“蒼無惑!”

“你還回來幹嘛?”

“死變態,這裏不歡迎你!”

“喲!好久不見!”蒼無惑笑了笑,對他們的話不以爲意,又招了招手,道:“我又不是來找你們的,我來拿我的香兒。”

香兒一喜,歡叫着“哥哥”就手腳並用的爬了過來,跳上了孫洛的背,直接投入蒼無惑的懷抱。蒼無惑沒有說話,露出那個迷人的微笑,揉了揉她的頭。

“哎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