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不得了?」

沐靈夕沒好氣瞪了宮佑冥一眼。 「好好說話!」 看到這一幕,宮佑冥卻是緩緩地朝沐靈夕走了過去。 輕輕的將沐靈夕那嬌軟的身軀攬進懷中,宮佑冥低頭寵溺的說道。 「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忙,你先去組隊試煉,做個秘境熱身,我處理完事情,馬上就去找你,絕不會耽誤你的秘境之旅。」 沐靈夕

沐靈夕沒好氣瞪了宮佑冥一眼。

「好好說話!」

看到這一幕,宮佑冥卻是緩緩地朝沐靈夕走了過去。

輕輕的將沐靈夕那嬌軟的身軀攬進懷中,宮佑冥低頭寵溺的說道。

「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忙,你先去組隊試煉,做個秘境熱身,我處理完事情,馬上就去找你,絕不會耽誤你的秘境之旅。」

沐靈夕聞言卻是有些狐疑的看向宮佑冥。

他這個一向閑散的供奉王爺,還能有什麼事情需要處理。

光是名頭給那裡一擺,只怕是都沒有哪個敢上來找死了。

現在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還要前去處理,難道是真的有什麼很危險的事情嗎?

想到這裡,沐靈夕不由得擔心的問道。

「是什麼事情?會有危險嗎?」

宮佑冥在看到沐靈夕那一臉擔心的神色之後,心中竟是柔軟不已。

「放心吧!不是什麼大事,只不過我得親自去一趟,我若是會有什麼危險,那供奉王爺的名頭豈不是白掛了。」

抬手寵溺的颳了下沐靈夕那小小的瓊鼻,宮佑冥被那種擔心的神色暖的簡直快要化掉了。

沐靈夕卻是揮手將那隻輕浮的大手打掉,對於宮佑冥言語里的隱瞞不滿的說道。

「誰不放心了!要走快走,一會兒別來打擾我們出發!」

說完,沐靈夕強宮佑冥給自己的那隻紫色靈蝶裝進乾坤鐲中,直接轉身進了房間。 事情就這樣決定了,三個人終於是離開了議事大堂。

接下來的時間,自然是在準備這件事情,三長老也很是積極,叫了幾個信得過的侍衛之後,便開始安排動身。

而葉濤也是時時刻刻關注著這件事,發現三長老打算在白天動身,葉濤也很是無奈,看來三長老還真的是不夠小心。

葉濤派出幾個人,當即便是對著葉氏家族的大門口行去。

而葉濤所做的這一切,三長老自然是完全不知道的。

葉天在離開了議事大堂之後,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對著霍都當值之處行去。

來到霍都當值之處,葉天也直接是開門見山的說道:「霍都,三長老此次的行動你都知道了吧?」

聞言,霍都當即便是點了點頭,而後說道:「知道,族長有什麼吩咐。」

「我需要你暗中觀察,保證此事萬無一失,如果大長老向你問起的話,你就說,是受我之命,在暗中監視三長老。」

葉天稍微思索了片刻,當即便是如此說道。

而霍都聞言,卻是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說道:「族長,為什麼要對大長老撒謊呢?」

「照我說的做就是了,你此次的任務很艱巨,如果順利完成,我會給與獎勵的。」

葉天並不想和霍都說太多,畢竟這件事也不是什麼好事,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而霍都聞言,自然也是點了點頭道:「族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一切都安頓好了之後,葉天也終於開始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

然而剛剛走到房門口,便是看到了不知何時就在此處等候自己的林軒兒。

看到林軒兒的身形,葉天也是有些意外的笑道:「軒兒,你怎麼在這兒?」

「我等你呀!你這個大忙人,想要見你一面,不就得在這裡等你嘛!要不然,什麼時候能見到你?」

林軒兒卻是有些不悅的嘟了嘟嘴,用有些嗔怪的語氣說道。

葉天尷尬一笑道:「抱歉,最近事情有點多……」

「好啦!我知道啦!怎麼?不打算請我進去喝口水嗎?」

林軒兒看著葉天那準備道歉的樣子,當即便是走了過來,而後無奈的白了葉天一眼,如此說道。

「好,進來吧!」

看到林軒兒沒放在心上的樣子,葉天也是鬆了一口氣,當即便是打開房門說道。

林軒兒和葉天一起進入房間之內,坐下之後,林軒兒也是沒有絲毫遲疑的說道:「昨晚,你去了那床榻之下,究竟見到了什麼?我當時問你,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收起了自己臉上的笑容,而後漏出一抹凝重之色,然而片刻之後,卻是再度一笑,旋即說道:「沒什麼,就是一些台階,那台階看不到盡頭,不過有些奇怪的是,越往下走,我便感覺越冷。」

「你說的不是廢話嘛!那可是地底下,怎麼可能不冷呢!除了這些,就沒有其他的了?」

林軒兒明顯對於葉天的話有些懷疑,當即便是如此說道。

而葉天聞言,也是再度無奈的攤了攤手,旋即說道:「軒兒,你看我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什麼時候能騙的了你?」

「切~你這話鬼才相信!」

林軒兒當即也是再度白了一眼葉天,毫不留情的說道。

而葉天也只好是無奈的撓了撓腦袋,旋即再度說道:「好了軒兒,如果有什麼發現,我怎麼可能不告訴你呢?放心吧,我不會騙你的。」

林軒兒依然半信半疑的看著葉天,良久之後方才是再度說道:「葉天哥哥,我之所以要帶你去那個地方,就是想要知道……他生前究竟都做了些什麼,所以,你千萬不要騙我。」

說到「他」的時候,林軒兒明顯停頓了片刻,很顯然,對於林耀,如今的林軒兒依然是有些邁不過自己心中的那道坎兒。

而葉天見狀,當即也是一臉認真的說道:「軒兒,相信我,不管到了什麼時候,我都不會做對你不好的事情。」

聞言,林軒兒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旋即站起身子,伸了一個懶腰道:「好吧!誰讓你是我葉天哥哥呢!我總是會情不自禁的選擇相信你!」

說完之後,林軒兒一雙美眸目不轉睛的盯著葉天的臉龐,收起了臉上那抹放鬆的表情,盯著葉天良久之後,方才認真道:「不管什麼事!」

葉天被林軒兒這突然深情的目光和語氣搞得有些不太適應,當即也是撓了撓腦袋,而後拍了拍林軒兒的肩膀道:「傻丫頭,那是因為你葉天哥哥我從來都沒有騙過你!對不對!」

葉天說出此話,明顯是要緩解一下此時有些尷尬的氣憤,然而林軒兒卻依然是一臉的深情,對於葉天的調侃,她沒有漏出絲毫的笑容,反而是黛眉微蹙,看著葉天認真道:「那……葉天哥哥,以後的日子,你都會陪著我嗎?」

「怎麼?難道你想甩了葉天哥哥我不成?」

葉天自然知道林軒兒心中所想,不過對於現在的葉天來說,依然不是討論這些兒女情長的時候,所以,也直接是以如此放鬆的態度回道。

林軒兒看到葉天如此放鬆,當即便是有些不悅的皺起眉頭道:「你怎麼一點都不嚴肅,我現在和你說的話,可是非常嚴肅的一件事兒。」

「好啦好啦,軒兒妹妹,你就不要胡思亂想了,葉天哥哥不會離開你的!」

葉天嘆了一口氣,看著林軒兒如此認真的樣子,也只好是如此說道。

聞言,林軒兒終於漏出一抹笑容,而後便是一臉嬌羞的垂下眼帘。

葉天看到林軒兒此時那嬌羞的樣子,還有些疑惑,只是這樣一句話而已,林軒兒怎麼還能嬌羞起來呢?

然而,林軒兒接下來的舉動,卻是讓得葉天有些嬌羞了……

片刻之後,林軒兒的俏臉之上浮現一抹緋紅,當即便是緩緩將自己的身體靠近葉天,而後腦袋依偎在葉天的胸口,雙手也僅僅環抱著葉天的腰,看起來顯然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 林軒兒這突然的舉動,搞得葉天有些反應不過來,雙手也不知道該往哪裡放,感受著胸口那股溫熱和柔軟,葉天也是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而這一吸,卻是聞到了林軒兒身體之上那股來自少女的獨特芳香。

當即,葉天也似乎是明白了一件事,為什麼女人對於男人來說,是一種致命的誘惑!看來……的確如此啊……

此時的葉天體內已經湧起一股異樣的感覺,那種感覺讓葉天感覺自己渾身燥熱,以致於想要脫掉自己的衣衫。

「葉天哥哥,希望你說的是真的,這一輩子都不要離開我……」

而就在此時,依偎在葉天懷裡的林軒兒還恰合時宜的說了一句溫柔甜美的情話。

聲音傳入葉天的耳中,更是讓葉天那股燥熱的感覺明顯,此刻葉天的手掌已經是不由得開始緩緩上升了,眼看著,就要將林軒兒那柔弱無骨的纖腰一把攬入懷中!

然而就在此時,葉天的房門卻是突然被人推開,而房門之外站立的身形,讓得葉天和林軒兒都是沒有想到!

葉天猛然抬頭看去,發現門外之人,居然是葉允!

此時的葉允一席紅衣,看起來也是一副傾國傾城之姿,然而那嬌嫩的俏臉之上,卻明顯有著一抹掩飾不住的傷心。

看到這一幕,葉天當即便是有些著急起來,而懷中的林軒兒也自然是趕緊離開葉天的懷抱,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葉允目不轉睛的看著葉天,那雙秋波美眸之中明顯有著一抹痛心,也是讓得此時的葉天如坐針氈。

林軒兒此時也是一臉緋紅,躲在一旁看起來想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顯得很是無助。

「你們……居然背著我……做這種事情……」

良久之後,葉允終於是說話了,伴隨著第一個字從葉允的嫩唇之中傳出,她那雙秋波美眸之中也是低落而下一滴晶瑩剔透的眼淚。

那淚珠劃過葉允精緻的臉頰,瞬間便是到了嘴角,粉嫩的紅唇微微一顫,淚珠便是越過嫩唇,從尖尖的下巴處低落在地面之上。

地面之上濺射起一點點晶瑩如寶珠一般的淚水,看起來甚是讓人痛心。

「葉允妹妹,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葉天此時完全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這句話也似乎完全不受葉天理智的控制,當即便是脫口而出。

然而,葉允此時自然是聽不進去任何話,葉天的話音還未落下,她便是痛苦的搖了搖頭,淚水嘩嘩落下,猶如稠密的雨點一般,低落在地面之上,更是讓得葉天心中難安。

然而就在此時,林軒兒卻是抬起目光,而後盯著葉天,開口質問道「不是她想的那樣?葉天哥哥,那是什麼樣?」

「額……」

葉天徹底凌亂了,兩個少女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然而她們兩個人的每句話,卻都是讓得葉天無言以對。

「葉允,就是你想的那樣的,你不要再打葉天哥哥的主意了,他已經跟我說過了,這輩子都不會離開我的,他是我的了!」

林軒兒此時有些站不住了,她覺得自己和葉天之間的感情受到了葉允的挑釁,作為一個少女,她當即便是義無反顧的站了出來,極為霸氣的宣示著自己的權利!

而葉天此時則是凌亂的站在一旁,想要說話,卻又完全不知道說什麼,自己向林軒兒說過的話,也只是把她當做一個妹妹而說的,完全沒有非分之想。

可葉天知道,自己此時如果這樣說的話,林軒兒豈不是也會和葉允一樣?

當即,葉天也只好是保持沉默。

而葉允此時也終於是再度抬起腦袋,而後將目光落在林軒兒的身上,從她們二人的眼神之間,葉天明顯看到一根閃電在調皮涌動,似乎能夠電到葉天自己的眼眸一般!

王的驚世廢材妃 「好!既然你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咱們就走著瞧!到最後,看我們誰才能笑到最後!」

原本傷心欲絕的葉允此時反而是擦了擦眼淚,瞬間也變得鬥志昂揚了起來,看起來,猶如是一個戰場之上的錚錚漢子一般,一股霸氣也是忍不住的側漏而出!

萬道劍尊 葉天看著這一幕,也是無奈的咧了咧嘴,在這兩個少女的心中,自己是什麼呀?就這樣的……被搶來搶去的么……彷彿自己化身成了一個物件一樣……

不過葉天也實屬無奈,這一幕可完全不是葉天想要看到的,可事情偏偏就不遂人意,非要往這個方向發展。

沉吟了良久,葉天看著兩個少女之間依然沒有要休戰的意思,葉天也終於是站了出來,當即便欲開口調和。

然而葉天剛欲開口,林軒兒和葉允不約而同的,猛然將目光轉向葉天,異口同聲道:「你別說話!」

聲音之嚴厲讓葉天渾身一顫,語氣之狠辣讓葉天內心一抖!

這兩吼,也是不得不讓葉天退居二線,無奈的攤了攤手,卻只能是無所作為。

「葉允,不要以為你是葉家的就有什麼優越感,如今的我,也是葉家的!」

林軒兒毫不退讓,目光兇狠的望著葉允,當即便是如此說道。

而葉允聞言,自然也是不甘示弱,前踏一步,厲聲喝道:「不要以為葉家好心收留了你,你就可以喧賓奪主!不管到了什麼時候,你都不是真正的葉家人!」

「你!」

葉允的話,戳到了林軒兒的痛點,也不由自主的讓林軒兒想到了林耀的事情,一時竟是無言以對。

而葉允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當即也是感覺自己的話有些過分了,而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旋即說道:「就算你是葉家的,我也不怕你!公平競爭嘛!指不定誰輸誰贏呢!」

聞言,林軒兒也是再度揚起尖尖的下巴,眼神不懷好意的看著葉允,說道:「那好啊!咱們就看看,葉天哥哥究竟會傾心我們哪一個!」

林軒兒的話音落下之後,葉允和林軒兒的目光都是不由自主的轉向了此時一臉無辜的葉天。

葉天感受到二人的目光,有些顫巍巍的抬起腦袋,旋即也只能是無奈的咧了咧嘴,默不作聲。 說完,沐靈夕強宮佑冥給自己的那隻紫色靈蝶裝進乾坤鐲中,直接轉身進了房間。

宮佑冥看著沐靈夕那氣呼呼的背影,不由得苦笑不已。

實在是不能說啊!

若是她知道,自己這一次回京,是去處理皇帝給自己亂點鴛鴦譜,預選王妃的事情的話,估計她的臉色會更難看吧!

無奈的搖了搖頭,宮佑冥身子一躍而起,直接從沐靈夕的院子中飛身離去。

希望他能儘快將那裡的事情處理妥當,早點回到她的身邊。

這才剛剛分開,他就已經開始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找她了。

沐靈夕在大廳中的窗戶旁,默默的看著宮佑冥那飛身離去的身影。

氣怒不已的哼了一聲。

「竟是就這樣走了,也不知道追進來解釋一聲!這樣的做法,要是放在二十三世紀,早被甩了八百次了!」

深深的吸了口氣,沐靈夕覺得不能就這樣,被宮佑冥的事情破壞了自己第一次組隊試煉的心情。

看了一眼時間,天色已經快要大亮了。

估計要不了多久狂戰小隊的隊員們就要來,看來長跑是不行了,但是跳支舞的時間還是有的。

身上的衣服本就簡潔,沐靈夕也懶得換了,直接就開始輕哼著那印象中的曲調,開始在露台上跳了起來。

還是上一次那女子所跳的半隻舞蹈,沐靈夕這一次跳完,簡直覺得自己神清氣爽,剛才再跳的過程中,她很明顯的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快要能騰躍起來了。

這對於沐靈夕來說無異於最大的鼓勵,若是經常練習的話,說不定自己不用等到子靈階,就能做到輕身飛躍了。

周圍還是滿地的白色花瓣,那在花瓣上繪製的鳳凰圖案,還是像上次一樣,是一副正欲展翅翱翔的狀態,也許在她看到後面的舞蹈動作之後,這鳳凰的圖案才會再次發生改變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