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司令遞上提前準備好的一杯溫水,安蘇晗睡得有點懵,接過來一口喝掉,才發現不對勁。

此時的慕司令太體貼。 蘇筠的眼神更加力證了她的判斷。 兩個女人默契認為,這是受兒子刺激的後遺症。 慕明武意識到什麼,正了正身姿,目不斜視看向前方。 飛行途中睡了一覺,此時精神還不錯。 安蘇晗出機場時,四五輛黑色轎車等在停車場。 正要和慕司令他們分開上車,聽到熟悉

此時的慕司令太體貼。

蘇筠的眼神更加力證了她的判斷。

兩個女人默契認為,這是受兒子刺激的後遺症。

慕明武意識到什麼,正了正身姿,目不斜視看向前方。

飛行途中睡了一覺,此時精神還不錯。

安蘇晗出機場時,四五輛黑色轎車等在停車場。

正要和慕司令他們分開上車,聽到熟悉的聲音叫了她一聲,眾人把目光落在來人身上。

葉逸恩一身筆挺的西裝,線條流暢,雙手隨意插進褲兜里,高雅的氣質中卻透著淡淡鋒利的稜角,與曾經鄰家大哥的他判若兩人。

羅八穩上前一步將他攔住。

葉逸恩沒有硬闖的意思,十分紳士:「我想和老朋友說幾句話,可以嗎?不會佔用她太多時間。」

羅八穩面露難色。

蘇筠看了葉逸恩一眼,什麼也沒說鑽進了車裡。

安蘇晗回頭時,只看到正在用力打量葉逸恩的慕司令。

「叔叔,他是曾經照顧過我和邇凡的朋友,可能有些要緊的事,我和他談談,你們先走吧。」

慕明武不是迂腐的人:「多留下一輛車保護你。」

說完也鑽進了車內。

安蘇晗也沒打算去別的地方,選了機場內的一家咖啡廳,照樣包場的形式有利於羅八穩的安保工作。

葉逸恩手指在咖啡杯上摩挲著陶瓷的輪廓,不覺淺笑:「為什麼每次和你喝咖啡總是在機場。」

回國轉機去另一個城市時,與她在機場匆匆一見彷彿是昨天的事。

安蘇晗有些餓,要了一杯泡泡奶昔,也不用吸管,喝過一口后,上嘴唇一圈白白的鬍子。

葉逸恩手指捻著紙巾,終還是沒有遞過去,只看著她笑了:「第一次見面說你是小木耳的姐姐,你怎麼還覺得我故意套近乎呢?」

安蘇晗自知這個樣子是有些童心未泯,自己用紙巾擦了擦:「被人騙怕了,對花言巧語的人有抵觸。」 葉逸恩眼皮跳了跳:「心眼太小可不好。不要總記得別人對你做過的壞事,多想想別人對你的好。」

安蘇晗清澈的褐眸看向葉逸恩,似乎要把他洗凈看穿:「小葉先生不是受人之託嗎?」

葉逸恩停下摩挲杯子的手,手指互相捏了捏:「原來你都知道。」

安蘇晗沒想和他繼續探討什麼:「給你哥哥帶句話,不該想的不要以身犯險。」

葉逸恩反而喜歡上了這樣真實的談話:「你知道也好,至少我對你不再有包袱。」

安蘇晗:「時間不早了,小葉先生說來意吧。」

葉逸恩:「其實,我還當你是朋友。」

安蘇晗喝掉面前的一杯奶昔起身要離開。

葉逸恩一步上前,從身後抱住她。

受驚嚇的安蘇晗腦子裡全是感嘆號。

正要發火,只聽到葉逸恩在她耳邊悄聲說道:「小心我哥,他是個瘋子,最好不要離開總統府。」

羅八穩被突然情況驚呆,這樣的行為算是非禮吧。

他立刻沖了上來。

葉逸恩在羅八穩走近前,在安蘇晗發間深吸一口氣后,鬆開她。

葉逸恩又回到斯文紳士的樣子,雙手放進褲兜:「但願以後我們沒什麼見面機會。」

安蘇晗清澈的眸色不在,像深秋的湖水深不見底。

葉逸恩內心一顫,大哥有時也是這樣的感覺。

羅八穩要把人扣下送去吃點苦頭。

安蘇晗沉靜的做出了制止的手勢,對葉逸恩淡淡說道:「最好是這樣。」

羅八穩頭上冒汗,這就是放他走的意思?

保護少夫人不利,讓他碰了少夫人,回去不得剝皮嗎?

葉逸恩已經從羅八穩的眼神中讀懂什麼,對他嘲諷一笑:「就算她不阻止你,你也傷不了我。」

安蘇晗討厭他欺負羅八穩的樣子:「我還是不太認識眼前這位小葉先生,從來不認識。」

重穿農家種好田 葉逸恩雙眉微擰,從此連朋友也做不了。

雖然預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但親口聽她說出來,心裡未免還是難受。

葉逸恩目不斜視的走了。

安蘇晗反而坐了回去,擦擦額頭上冒出的細汗。

被葉逸恩這麼一耽誤,飯點也過了。

最近一餓就全身發軟的毛病越來越嚴重。

吃完一塊墊肚子的披薩后才回到總統府。

芯星已經讓人給她準備一桌子菜,全是甜酸味。

安蘇晗愣了愣,番茄味盛宴?

芯星見她不是很有食慾的樣子,費力不討好的說道:「慕司令親自來讓我們給你準備的,我還以為是你想吃呢。」

既然是慕司令的盛情,那怎麼也要吃一些吧。

她不是討厭番茄,只是覺得加在菜里有些膩。

所以為了照顧在場眾人的心情,她還是吃了些。

比起她在橡城的戰鬥力差遠了。

沒有吃飽的她半夜時分起床煮速食麵時,想起機場的事,這個點慕景沛因為忙完了吧。

也不用微信了,直接電話過去。

異常魔獸見聞錄 幾聲后,電話接通。

慕景沛的聲音沒有一點被吵醒的慵懶感,證明他一直未入睡。

安蘇晗:「還沒忙完?」

慕景沛不應。 安蘇晗:「按時吃飯了嗎?」

除了緩緩的呼吸聲,沒有隻字片語給他。

安蘇晗:「葉逸恩的事他們都告訴你了吧?」

慕景沛終於出聲:「為什麼要讓別人告訴我?」

安蘇晗:「抱歉,回來吃過晚飯後太困了,於是睡了一會兒,現在親口告訴你算遲嗎?」

慕景沛:「我已經在別人口中得知了,你覺得呢?」

安蘇晗:「給你道歉不行嗎?」

慕景沛:「告訴你要小心葉家人,為什麼要見他?」

東西十二宮 安蘇晗:「為那段被欺瞞的友誼畫上句號不可以嗎?」

慕景沛:「你也說是被欺瞞的,那還有什麼友誼可言。見面,就更沒必要了。」

如果拒絕和他見面,就不會有葉逸恩無禮的一個擁抱。

她也知道應該拒絕的,但葉逸恩會特意找到機場來,她認為他有很重要的事,所以才答應聊一聊。

慕景沛:「如果連我對你說的話都不重要,我不知道你心裡到底有沒有……在意我。」

事情拔高到這樣的嚴重程度,安蘇晗覺得很有必要說明白:「為什麼要這樣說呢,我單獨見了葉逸恩,但是你的人也在不遠處,我們光明磊落,我只是不小心被他抱了一下,我也很驚訝他為什麼有這樣的舉動。」

慕景沛感覺她還沒有抓到他生氣的重點:「你覺得我只是簡單在意他碰了你?不,安蘇晗,我介意你明明可以拒絕,為什麼還要見他?難道你還對過去的五年念念不忘?」

安蘇晗突然不想和他說什麼了,平靜問道:「你覺得那五年裡我過得快樂?」

慕景沛沒有說話。

安蘇晗調整一下呼吸:「說吧,你要怎麼才不生氣?」

慕景沛頓了許久,才低沉出聲:「不需要你做什麼,我們冷靜幾天。」

安蘇晗沒有回應,直接掛斷電話。

餓著肚子不適合太激烈的腦力活動。

他需要冷靜,就讓他自己冷靜去吧。

眼前煮好的麵條溫度適中,吃飯事大。

書桌前慕景沛沒想到她會先掛電話,放下手機,看向電腦里的照片。

葉逸恩從身後抱著她,閉上眼睛很投入的樣子。

慕景沛不會傻到因為一張挑釁的照片就覺得她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何況一個小時前羅八穩也發來了陳訴報告。

這張匿名發來的照片其實有另一種提示意義。

他生氣的是她根本沒把葉家兄弟很危險這件事放心上。

葉逸恩在她心裡也不是完全沒有分量,如若不然她可以選擇拒絕他的談話邀請。

直到現在她也沒重視自身安全這個問題。

白儲寧婚禮上,婁夢菲受人指使針對安蘇晗,結果自食惡果昏迷不醒。

對方的目的越來越清晰,慕景沛覺得兩個人都需要時間仔細想想,用什麼心態面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澤園,葉逸恩唇角血跡未乾,雙手被綁在十字架上。

氣定神閑的兄長葉逸澤滿意的看著他嘴角上的殷紅,十分悅目:「想好再說,畢竟你只剩下一次讓我相信你的機會。」

葉逸恩並無懼色,似乎早意料到哥哥會知道他見安蘇晗的事:「我對你而言,只是一件能幫你辦事的工具吧。」 葉逸澤嘆息搖頭:「阿恩,你還是不了解我的苦心。你不是我兄弟,我怎麼可能放心的讓你去帝都政治學院做老師。我需要你為我們將來的體系培養幕僚。這麼重要的事都交給你,你還覺得我不是你親哥哥?」

妙姿曼舞俏麗妻 葉逸恩狠笑道:「那就是我誤解你的真心了?哥哥。」

葉逸澤倒是很有耐心:「看來我們同父異母的成見還真是難以逾越的鴻溝。」

葉逸恩眸色一厲:「我出賣了你很危險這件事,但抱了她。她很香,抱上的感覺很好,哥哥有這樣的機會嗎?」

葉逸澤臉上的偽善慢慢退卻,橫眉立目看向再無還手力的葉逸恩,似乎眼前的人就算是親弟弟,他也要把他送去做實驗小白鼠的樣子。

但是,許久之後,葉逸澤凶神惡煞的氣息漸漸收斂,隨即唇角上揚,和顏悅色的對綁著雙手的弟弟說道:「你真行。」

葉逸恩冷笑道:「過獎。」

葉逸澤臉上笑容猶在,但又一次狠狠的給了他一拳:「你以為把照片發給慕景沛,我會認為你是在挑釁他?你不過是在向他傳遞有人要對安蘇晗不利的信號。怎麼樣,作為你的哥哥,我夠了解你吧?」

葉逸恩吐了一口血:「謝謝哥把我想得這麼機智。如果我是男人,見到這樣的照片,不管真假,也會對自己的女人產生隔閡。你明天大可以問問蘇筠,我說得對不對。」

葉逸澤眸色幽深的看了他半響,一邊往外走一邊向手下吩咐道:「扶二少回房,讓醫生給他看看。」

葉逸恩笑了,紅紅的牙齒讓笑得咧開的嘴看起來像墮落的傷口。

婁夢菲在婚禮上暈倒本是件不算打眼的事,誰知竟被一些媒體報道成了一樁懸疑新聞,才幾個小時就引起了多方關注。

甚至激起網友們強大的斷案心,各大論壇都在討論案情。

一時間連她的哥哥、男友身份全部被挖。

一旦到了全民人肉的地步,是連祖宗十八代的事也要被挖出來的。

婁夢菲親哥和郝銳的上位史也未能逃過大眾的法眼。

很快有人開始質疑他們官路不正。

甚至有人猜測婁夢菲的無端昏迷是因為知道了太多隱晦的事,而這個兩人都是她的親人,對她下不了殺手,所以用些陰謀讓她昏迷不醒。

僅僅一天時間,網上關於徹查婁夢菲在財政部上班的哥哥,和即將成為州長的男友郝銳的呼聲越來越高。

而總統府一直保持沉默。

鬧得這麼沸沸揚揚,蘇嘯瑾早已讓洛熠去查這兩個人。

而洛熠發現這個兩個人有問題后,合法審問,反饋回來的結果令總統氣結。

沒查出婁夢菲服用什麼藥物而暈倒,倒是查出了這兩位賄賂的事。

而受賄的不是別人,正是時而替代總統夫人角色拋頭露面的蘇筠。

這件醜聞,蘇嘯瑾當然會秘而不發。

但是蘇筠已經不適合在替他做些分憂的事。

如今有了安蘇晗,蘇筠大可以在竹雲齋好好休息,安安靜靜做她的筠夫人。 一天時間,看似平靜的總統府,水面下激流涌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