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我也這麼認為,雖然她恨我,但我依然一直還是把她當成最好的朋友,這也是我為什麼之前一直不肯對你提起她的緣故,只是這次她實在太過分了,我……我實在無法忍受……」

說著,戚美琪的眼淚又掉下來了。 林飛見狀,趕緊拔了幾塊紙巾遞過去,安慰道:「琪琪,你也不要太難過,我相信你那閨蜜也只是一時被憤怒蒙蔽而已,等她冷靜下來后,就會知道是個誤會而已。」 「唉~」 戚美琪嘆了口氣,說:「林飛,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五的閨蜜好友之所以分手,也全都是

說著,戚美琪的眼淚又掉下來了。

林飛見狀,趕緊拔了幾塊紙巾遞過去,安慰道:「琪琪,你也不要太難過,我相信你那閨蜜也只是一時被憤怒蒙蔽而已,等她冷靜下來后,就會知道是個誤會而已。」

「唉~」

戚美琪嘆了口氣,說:「林飛,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五的閨蜜好友之所以分手,也全都是因為一些小小的誤會,但最後能夠重歸於好的,幾乎沒有。」

「不會吧?還有這種統計?誰這麼無聊統計這些啊?」

「我!」

「……」

林飛又試圖安慰了幾句戚美琪,可偏偏戚美琪的心情卻怎麼也好不起來,最後更是找了個理由,提前回房間休息去了。

不過這樣也好,省的林飛還心存幻想,以為等一下戚美琪會鑽進自己被窩又或者是會叫他深夜造訪其卧室來著。

這麼一來,林飛就省去了不少功夫,待會兒可以悄然離開了。

時間飛逝,很快就來到了深夜11點。

林飛決定提前出發,他先去戚美琪房間門口,用透視眼看了一下裡面的情況,看到戚美琪已經熟睡,這才放心離開。

出了門后,林飛暗自施展真氣護體,將體能擴展到極限,瞬間如同一道閃電般,選擇了一條距離最近,但遠離鬧市的路線,朝著八達嶺長城腳下的目的地進發。

很快,在漆黑的深夜中,一些喜歡外夜遊的人,都不約而同地看到詭異的一幕:一道恍若人形的是殘影掠過,快若閃電,稍縱即逝……

這些看到的人之中,有不少是那些熱愛在網路上發帖或者本來就是職業網路水軍的人,在見到這一幕後,他們都興奮不已地在這個事實上充分發揮想象,再在網路上發表了一篇篇標題誇張的帖子,一些甚至還拍了視頻傳上去。

《京城夜空驚現外星人》、《來自外星的你》、《穿越千年,就為了看你一面!》等等,諸如此類的誇張標題一夜之間就像天女散花一樣,充斥了各大網站和論壇之上。

就這樣,林飛一不小心,又做了網紅。

幸好,這次沒人知道他就是林飛,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煩。

本來,如果這只是單一的偶然性現象,還可以質疑這純粹只是一些人想當網紅而進行的炒作罷了,但整個京城的不少人都說自己親眼目睹了,那就絕對不是單純一件憑空捏造的事情了。

後來,這件事越演越烈,竟然鬧到了國家的層面,並且迫使某個有關部門親自派人前來調查清楚后,才漸漸平息下來。

當然,作為整個事件始作俑者的林飛,壓根也沒想到僅僅是自己的一時起意,走了一回捷徑,就惹出了這麼一個事端來。

經過一路疾馳,林飛很快就趕到了京城八達嶺長城腳下。

深夜的這裡,四周一片漆黑,氣氛簡直詭異到了極點,要不是林飛眼睛自帶夜視功能,即便是在一片漆黑的情況下,也能清楚地看到四周的景物和情況,恐怕他早就被嚇死了。

「小師父,小師父,我到了,你在哪兒……」

只感到四周陰風陣陣,林飛忍不住打了幾個冷戰,接著再也忍受不住,小心翼翼地潛入識海中,召喚小童現身。

過了一會兒,林飛猛地感到後腦挨了一記爆頭,痛得他哇哇大叫。

「不是叫你凌晨12點前才到的嗎?你現在來這麼早幹嘛?豈有此理,我還在睡覺呢,你居然吵醒我?怎麼做人徒弟的?信不信我把你逐出師門?擾人清夢猶如殺人父母,知道嗎?哼~」

小童先是賞給林飛一個後腦勺,接著更是叉著肉嘟嘟的小胖腰指著林飛的鼻子,就是一頓痛罵。

林飛被罵得訕笑不已,趕緊說道:「小師父息怒,我只是覺得這附近陰森森的,怪嚇人的,所以就提前來找你了,真不是故意打擾您睡覺的……」

「你這個笨蛋!」

小童聽后,居然更加憤怒,輕輕一躍,整個人飛了起來,一把就將林飛的一邊耳朵給擰住,罵道:「枉我教了你這麼久,居然一點腦子都不用,你是豬嗎?你不是身上帶著那顆藍寶靈石來么?拿出來不就結了嗎?」

「哎喲喲,疼……師父……你、你、你輕點……」

林飛痛得哇哇叫,同時疑惑不解地問道:「就只需要拿出那藍寶靈石就好了嗎?」

「對啊!笨蛋!」

「師父,我不明白!能說清楚點嗎?」

「你……」

小童頓時一副要被氣得吐血的模樣,但旋即還是鬆開了手,瞪了林飛一眼后,伸手往後面的虛空劃了一下.

很快,虛空中便出現了一道大型屏幕,並且有了陰險在內。

「自己看吧!」

(本章完) 「原來是這樣!」

看完虛空中的影像,林飛恍然大悟,總算明白了過來。

原來,根據影像裡面所說,藍寶靈石內自帶異域空間,而且還是一處最適合修鍊和靈氣最為充盈的地方,當然,這個異域空間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打開,需要一個前提條件。

這個前提條件,就是必須在一處空曠、古老且有一定靈氣的地方,毫無疑問,八達嶺長城腳下是目前最為適合的地方,這裡地域空曠,且已經有一定年月歷史,最重要的曾是多位修仙界前輩待過的地方。

當然,今晚小童之所以叫林飛來到這裡,並不是讓他在這裡修鍊,而只是利用藍寶靈石,在此時的中心位置,將異域空間打開,在裡面進行修鍊。

這樣一來,一個晚上的修鍊效果,將會比平時林飛一個星期的都要強。

「小師父,這裡面說的都是真的?」

按耐不住內心的小激動,林飛還是忍不住問了小童。

小童回了他一個白眼,回應道:「你說呢?你再胡亂質疑,我就不教你了。」

見小童又要生氣,林飛趕緊搖頭說不要,接著更是賠著笑臉說了一番好話,小童的臉色這才又有了一些好轉。

「呼~」

林飛鬆了口氣,暗忖師父是個孩子還真是累呀,動不動就生氣,而且還要靠哄,也是醉了。

「你說什麼?我是個孩子?」

殊不知,林飛忘了小童能讀心,他才剛在心中腹誹了幾句,小童立刻就知道了,當即再度發飆:「你可知道,你們塵世間現在所有在世的人,都沒一個人比我大嗎?」

林飛正要解釋,但一聽后當即驚呆:「真的假的?小師父,恕我冒昧問一句,您到底多大了?」

小童瞪著林飛但不回答,只是伸出了七根手指頭。

林飛恍然大悟:「七歲!」

小童臉色一變,罵道:「你才七歲!」

「七十?」

「不是!」

「七……七百?」

「嗯,比七百還多八十多歲吧,確切來講,我今年七百八十歲了!」

林飛:「……」

尼瑪,七百八十歲……還是人嗎?

不過話說回來,自從小童第一次出現時,就不是人了,現在不是人也很正常,換句話說,七百八十歲,也很正常!

一些玄幻網路寫的那些修仙的人,那一個沒有一千幾百歲的了?說一兩百歲出去還覺得丟人呢!

雖然聽上去的確很扯,但林飛還是選擇了相信。

一般人說的那什麼鶴髮童顏,說白了也是指那些成年的老修仙者,但林飛第一次覺得這個成語用在小童身上其實最合適不過,只不過他的頭髮還是純黑的而已。

七百八十歲的小童,說出去誰信?

「是不是覺得我是個老妖怪?」

「有點!」

「什麼叫有點?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有點是幾個意思?」

「的確是個老妖怪!」

「林飛……你找死!」

「……」

小童旋即又將林飛給狠狠暴揍了一頓,林飛自知理虧,壓根不敢還手。

雖然只是在識海中挨揍,但林飛卻是結結實實地覺得痛,但無論如何,他連吭都沒有吭一聲,誰叫他說錯話呢?

小童當然不會真的下死手,他即便是暴揍,那也是相當留力的了。

因此,被暴揍一頓后的林飛,除了覺得痛之外,身體卻一點傷都沒有受到,他旋即明白過來,小童其實不是真的揍自己,好像是另有意圖。

「時間差不多了,你趕緊打開藍寶靈石的異域空間,今晚就先在裡面進行第一次修鍊,至於你修鍊成什麼樣,那就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正當林飛想要問小童剛才那樣暴打自己是不是有另一層意思時,小童率先說話了。

並且一說完就一腳把林飛踢出識海,讓他回歸現實。

重新看到漆黑陰森的四周后,饒是膽子不小的林飛,也忍不住打了個冷戰,暗罵一聲:「瑪德,這鬼地方也太嚇人了吧!」

發完牢騷,林飛卻不敢怠慢,立刻掏出藍寶靈石,用真氣催動,很快一道藍光射出,慢慢撕裂虛空,形成一個一米多高的大洞,相信這就是異域空間了。

林飛咬咬牙,一狠心就跳了進去。

「咻~」

虛空瞬間合攏,四周恢復如初,就好像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剩下的只有那昆蟲鳴叫了。

……

次日清晨。

剛剛從八達嶺長城趕回的林飛,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給吵醒,他揉了揉眼睛,一臉不爽地從床上趴了下來,走過去把門打開。

「啊~」

誰知,一開門就被戚美琪的一聲尖叫給嚇了一跳。

戚美琪用手捂住眼睛,別過臉去:「你……你怎麼不穿衣服?」

「我不穿衣服?」

林飛先是一愣,接著低頭一看,赫然發現自己還真的一絲不掛,一陣涼意湧起,他直接打了個噴嚏。

「哈嚏~」

「不好意思,我……我習慣裸睡……」

解釋了一句后,林飛立刻把門關上,快速穿好衣服后才重新把門打開。

戚美琪很明顯這才反應過來,雖然不再捂住眼,但俏臉卻是比剛才更紅,她嬌嗔地白了林飛一眼,說:「快去刷牙洗臉,來吃早餐。」

「就這個?」

「對啊!不然你以為還有什麼事?」

「好的,琪琪,我馬上去。」

說完,林飛一溜煙地朝浴室奔去,戚美琪怔怔地站在原地,好半天才回過神,轉身出了房間。

洗漱完后,林飛享用了戚美琪親自煮的早餐,吃飽喝足後起身問道:「琪琪,走吧!」

「嗯~」

戚美琪也是剛剛吃完,不過她的吃相明顯優雅多了,用紙巾擦了一下嘴角后,點了點頭,接著起身:「好的,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換一套衣服。」

言罷,戚美琪就小碎步地朝她房間跑去,走路姿勢直接把林飛看呆。

隨後,等戚美琪再從房間出來時,她已經換了一身嶄新的衣服,一件深V弔帶,中間袒露而出的那道深溝,讓人想入非非。

更讓林飛受不了的是,戚美琪下半身穿著一件超短牛仔褲,兩條雪白修長的美腿,就這樣任性地袒露而出,誘惑指數直接爆表。

「我好看嗎?」

戚美琪忽然滿臉溫柔地看著林飛,嬌羞不已地問道。

(本章完) 「呲啦~」

一記刺耳的剎車聲后,越野悍馬停在了林飛和木婉容兩人跟前,車門打開,李逍遙從駕駛室中跳了下來。

「林飛,你小子不是被困山洞嗎?怎麼自己跑出來了?」

一見面,李逍遙就噼里啪啦地問林飛,一邊問著一邊還不忘看向旁邊的木婉容,並且壓低聲音附到林飛耳邊說:「你這臭小子,該不會又去拈花惹草了吧?別說我不提醒你,洛雲現在可是在車的后尾座哦,你自求多福吧!」

「林飛~」

李逍遙的話剛說完,洛雲的一聲驚喜叫喊響起,接著一道倩影從車內跳下,朝林飛飛快奔來。

軟香入懷,接著傳入耳邊的是洛雲嗔怪聲:「林飛,你這個沒良心的負心漢,幹嘛老是出事?是不是一定要嚇死我才甘心啊?我恨你,討厭你討厭你……」

一邊說著,洛雲更是一邊掄起小粉拳錘林飛的胸口,只是這點力氣,林飛權當撓痒痒了。

「她是誰?」

林飛正要解釋,洛雲卻忽然語氣一變,指著一旁的木婉容質問道。

木婉容立刻反應過來,不卑不亢地朝洛雲拱手作揖,說:「弟子木婉容,參見掌門夫人!」

洛雲、林飛和李逍遙:「……」

尼瑪,拍戲呢?

掌門也就算了,還掌門夫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