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巨獸頂著原子護盾凝成的力場,龐大的身軀看似笨拙速度卻絕然不慢,邁動著粗壯的四肢大步蹚著水,向著香港所在的方向迎面奔了過來!

糟糕! 科斯特抓住衣角的手指驟然一緊!指關節在大力的捏壓之下,顏色變作了一片慘白! 他心中最為擔心的事情發生了!這頭巨獸想要強行登陸! 因體內的血液中含有劇毒物質的緣故,迄今為止,每一頭被殺死的巨獸除了在戰鬥過程中將城市設施毀滅殆盡之外,更是對周圍的環境產生了極大的破壞!巨獸身死

糟糕!

科斯特抓住衣角的手指驟然一緊!指關節在大力的捏壓之下,顏色變作了一片慘白!

他心中最為擔心的事情發生了!這頭巨獸想要強行登陸!

因體內的血液中含有劇毒物質的緣故,迄今為止,每一頭被殺死的巨獸除了在戰鬥過程中將城市設施毀滅殆盡之外,更是對周圍的環境產生了極大的破壞!巨獸身死之地,無疑列外都化作了無人區!

如果放任這頭合體巨獸登陸,以它如此大的身軀,即便最終被那位天使殺死,香港也將徹底完了!在今後的數十年之內,毒素被自然環境中和之前,這裡將不再適合人類生存!

情況若風雲突變,沒曾想,時隔僅僅不足一分鐘!剛有所緩解的形勢瞬間惡化,變得更加嚴峻!

與此同時!

窺見巨獸的舉動,龍首之上,周啟的臉上亦不禁驟然色變!

看這傢伙的意思是打算放棄在海面上與自個兒作戰?

不對!不單純是這樣!

城市中除了那些個高樓大廈,還有大量的市民!這傢伙趕著去投胎似的急於去登陸,不但是想讓自個兒心生顧忌!更可以藉助吞噬大量的活人得以治療傷勢!

驚了!

居然還特么根據環境而轉換戰鬥思路,和自個兒玩起了戰術!

喵了個咪的!說好了建國之後不許成精的!

想走?給老子留下!

獅子撲兔尚盡全力!這頭合體巨獸所表現出來的高度智慧不容小覷!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它靠近陸地!

周啟目光一凝,當即催動符龍飛身撲下!百丈龍身在高亢的龍吟聲中毅然衝進了原子護盾凝成的立場,隨身姿一陣逶迤,若巨蟒吞牛,頓時將巨獸纏了個瓷實!

「吼!」

符龍纏身,合體巨獸揚天一聲咆哮!碩大的雙目中凶光閃現!於此同時周身上下一道道豎起的尖刺之上,刺耳的滋滋聲中,明亮的電弧氤氳,密集的電荷霎時覆蓋了周身上下所有的地方!

先前周啟飛身斬擊時便是著了這巨獸的道,以他如今法則化后的強悍身軀依舊在這高壓電荷的攻擊之下受了傷!

符龍雖然強大,卻是天地元氣聚合而成!驟然受到這強大的電擊,龍身一陣明滅變換,漸漸變得虛幻!

果然是這樣!算計我?休想!

電荷突生之際!龍首之上周啟兩眼寒芒閃現!

「豈曰無衣!修我甲兵,與子偕行!五行逆轉!磐石甲!給我凝!」

隨他神念催動,符龍張口厲嘯!

龐大的龍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縮小了一半!與此同時一片片鮮艷的鱗甲瞬間變做了厚重的深黑色!與先前相比,整個身軀顯得更加的凝練!戊土之精驟顯!五爪神龍霎時變作了一條通體黝黑的石龍!

小畜生!有種你電穿石頭給哥看看!

「豈曰無衣!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符龍二次長吟!四隻利爪之上西方庚金之力驟然迸發!指端隨白光氤氳,亮出二十道數米長的寒芒!

抓!咬!撕!

符龍身軀縮小,靈動性卻大增!肢體纏卷之際,龍首一口咬在巨獸的脖頸之上,於此同時利爪入體沒命地抓撓!無情地撕咬!

庚金之力無堅不摧!天地元氣灌注之下,符龍力大無窮!

隨厚實的角質層被扒開,一根根鋒銳的巨刺被拔下!巨獸周身大片皮肉隨著湛藍色的血液四下飛濺,毫不講理地被撕扯下來!眨眼已是遍體鱗傷!

糾纏!撕咬!

繼續糾纏!反覆撕咬!

片刻之後,周啟分出神念,一瞥受罰寶石。連番攻擊之下,疊加的層數已然超過了300!

就是現在!

身處龍首,周啟霍然一抬頭!刀鋒般銳利的目光冰冷地注視著巨獸幽光湛然,碩大的雙眼!

無論你還有什麼招,哥要屈死你,相擋都擋不住!

隨周啟身上技能白光一閃!

劍仙歌訣第四式——浩氣存胸攬聖賢!

心中劍意催動!劍鳴聲響徹識海!

一柄由意志凝成的滅神之劍自眉心百匯噴薄而出!

誅滅心識!毀滅神魂!

他目光觸及之所,即是劍光抵達之處!

「斬!」

清越的嘯聲伴隨聲聲龍吟,響徹四方!噴薄的殺意令整個海面彷彿為之一顫!

「嘶!」

空氣中只聞利刃切割的聲響,卻空空不見一物!

尖銳的切割聲過後!

巨獸龐大的身軀頓時變得僵硬!兀自揮舞的巨爪也凝在了半空!片刻之後,它碩大的鼻孔和口中,濁白的腦液混合著腥臭的湛藍色鮮血,若噴泉般流淌而出!

「契約者編號5106殺死合體虛空巨獸,等級未知。警告!本次使徒試煉任務,編號5106將無法獲取血腥點和任務道具。」

終於!周啟長長吁了口氣。只感渾身一陣癱軟,頭痛欲裂!全力一記心劍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心神。

在精神屬性提升到一定的數值前,此招不可輕用!收到擊殺提示的瞬間,周啟腦海中猶然生出了這一念頭。

不過幸好是成了!

也唯有這能破開皮囊直接斬殺神魂的心劍才能一舉將這頭成精的巨獸殺死!

「收!」

喘息待定,周啟心念一動,隨眼前一層蒙蒙幽光閃過,彈指剎那,巨獸龐大的屍身業已消失不見!

下一秒!一聲高亢清越的龍吟聲起處!海面上浪濤翻湧,龍歸大海,須臾間消失不見!

注視著數秒鐘前剛歸附平靜,空無一物的海面,地下基地的控制大廳內一片寂然!

「贏了!我們贏了!」

不知是誰帶頭呼喊!轉眼,震天的歡呼令整個大廳瞬間為之沸騰!

這份激動和喜悅彷彿風暴般隨之擴散!

基地之外,在目睹了整個經過之後,整個香港都變成了歡樂的海洋!

巨獸湮滅!東方之珠依舊閃亮!

華夏之靈護佑!此地可稱奇迹之城! 而就在香港正面的危機隨著合體巨獸倒下而解除的同時。

東北方海域。

中國空軍對於變異的四級巨獸憎惡進行的大規模空襲仍在繼續!

正所謂量變引起質變。數百架戰機的輪番襲擊之下,儘管無法對憎惡形成致命的威脅,卻依舊對他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最為關鍵的是,在切爾諾阿爾法被重創,危險流浪者主武器I-19等離子能量炮系統出現故障的情況下,翱翔在南海上空的戰鷹們有效地牽制了憎惡的行動。將這頭兇惡的四級變異巨獸死死固定在了原地,無法對陸地造成進一步的威脅!

透過駕駛艙的舷窗,注視著那一枚枚形成集束打擊的導彈自天際呼嘯而下!森麻子和羅利兩人在激動之餘,不由為之深深震撼!

唯有崛起於東方的巨龍,那個神秘而古老的國度擁有這樣的底蘊!擁有數量多到令人咋舌的強大空軍來實施這樣的打擊!

肉眼可見,覆蓋於憎惡皮膚之上的猩紅色光芒正隨著導彈集群的狂轟爛炸,顏色逐漸的變淡!

如果情況照這樣一直發展下去。無疑是非常有利的。

先前的戰鬥中正是因為巨獸皮膚表面這層防禦能量的緣故,就連離子光刃和鏈鋸劍都無法對它造成有效的傷害。一旦憎惡失去這層有效的防護層,到時只需危險流浪者同暴風赤紅聯手,必然可以將它終結!

「危險流浪者,收到請回答!」

就在森麻子為之失神之際,隨著一陣滋嗡的電流聲過後,通訊器中突然響起了科斯特將軍的聲音。

父親?

聽到科斯特的聲音,森麻子身軀不由微微一顫。美眸中眼神一陣變換,臉上的神色喜憂參半!

戰鬥時緊急傳訊!難道是香港正前方海域的戰鬥出現了變故?

一旦戰局惡化,同時也意味著,「他」出了事情!

隨著那道背生黑翼的修長身姿,以及那張略顯瘦削的英俊面龐在腦海中閃過,森麻子微一猶豫,急忙伸手摁下了接聽的按鈕。

「危險流浪者收到,我是森麻子!」

「麻子,我已經派出運載直升機前來救援切爾諾阿爾法,在此之前,你和羅利必須保證它的安全!」

「是!」森麻子肅聲回應的同時心緒卻是更加起伏。

「科斯特將軍!我是羅利。正前方海域怎麼樣了?」就在這時,彷彿洞悉了森麻子心中的擔憂。羅利突然開口,問出了她正要說出口的問題。

「天使消滅了所有巨獸!香港安全!」

通話器中,科斯特的聲音依舊如平常那樣堅定而有力,然而卻不妨礙森麻子和羅利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一絲罕見的歡喜和輕鬆!

天使消滅了所有巨獸!香港安全!

森麻子和羅利情不自禁地對望了一眼,科斯特的回答異常的精鍊,然而落在兩人的耳中卻宛若一道驚雷,令人驚訝的同時卻又如此的振奮人心!

「你們幹得不錯,不過在殺死那頭畜生之前務必要保持警惕。我和所有人將會在基地門前等待你們凱旋。」說罷,科斯特結束了通訊。

原來他已經消滅了所有的三頭巨獸!森麻子輕吁一口氣,目視著舷窗之外,眸中情不自禁湧起了一絲神往。

「我說麻子,你不會是喜歡上那個長翅膀的傢伙了吧?」

聽到羅利語氣古怪的問話,森麻子沒由地心中一慌。

「哪有!我才沒喜歡上那個長翅膀的,嗯,天使呢。」

「哇喔,解釋就是掩飾。這可真是個令人傷心的消息。」

「羅利上尉,別忘了我們還沒脫離戰鬥,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森麻子一臉羞怒地偏頭瞪了羅利一眼。強行綳著臉,語氣嚴肅的說道。

「好吧,好吧,你贏了麻子。讓我們儘快搞定這大傢伙,很快你就能見到你的天使了。」

羅利正帶著些許吃味喋喋不休地說著。這時,卻看到森麻子絕美的側臉上浮現出一抹驚訝的神情。循著她注視著舷窗外的目光望望去。

待看到舷窗外的情形,羅利的眼神不由一凝,臉上浮現出了一抹驚訝的神色!

「見鬼!是尤里卡突襲者!它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位於左側的海面上,只見一個龐大的身影蹚著海水高速向著戰場靠近!正是失蹤之後,於早些時候突然出現的尤里卡突襲者!

「查克!斯泰克!我是羅利,聽到請回答!」羅利一呆之下,當即開啟了通話器進行呼喚。私下裡雖然和查克.漢森不對付,不過眼下是戰鬥時間。無論個人交情如何,亦或是有什麼恩怨矛盾。在戰鬥時他們永遠都屬於一個團隊。

通話器里一片沉寂,沒有傳來任何的回應。

「查克?聽到請回答!見鬼,他們的通訊器一定出了故障!那頭畜生非常危險,必須提醒他們!」羅利有些懊惱地一捶手臂。三台機甲聯手都在變異的憎惡手下吃了癟。尤里卡突襲者貿然衝上去,難保步了切爾諾阿爾法的後塵!

「鮑威爾!我是森麻子。尤里卡突襲者出現在戰場!它的通訊系統似乎出了問題,我們無法和查克他們取得聯繫!」

眼見情況如此,森麻子當即聯繫基地。

「麻子,我是科斯特。保護切爾諾阿爾法的安全!密切注意尤里卡的動向!」

「是!」森麻子收到命令,當即開啟了同步攝像模式。危險流浪者巨大的身軀微微偏轉,將視野牢牢鎖定在了尤里卡突襲者的身上!

「該死的!查克這個白痴到底想要幹嘛!」

羅利恨聲罵了一句。卻在這時,只見尤里卡突襲者在進入戰機的攻擊範圍之前,腳步一頓,險險停了下來!

「呼!總算這傢伙還沒白痴到家。」羅利長長吁了口氣,然而還沒等他的話音落下,只見位於尤里卡突襲者頭部的駕駛艙突然開啟,緊接著從中飛出了兩道身影,遠遠望去依稀便是緊緊挨在一起的一對男女。正如漫威電影中呈現的那樣,這兩人彷彿脫離了地心的引力懸浮於半空!

「見鬼!這是什麼!」羅利張大了嘴,偏頭一看,只見森麻子也是一臉的震驚,眸中皆是滿滿的不可思議!

這麼說駕駛尤里卡突襲者的不是漢森父子!天哪!這些搶劫者竟然懂得駕駛機甲!他們竟然也能完成意識融合!

懸浮於尤里卡突襲者頭頂,依偎在一起的正是董協和素錦。

透過小武截取的衛星信號,在趕來的路上,董協一行人對戰場的形式已然瞭若指掌。一面驚訝於自己的祖國竟然派出如此多的戰機參戰,等切身來到戰場,在親眼目睹了退守兩旁的暴風赤紅和危險流浪者,以及一眼望去便是遭受了重創的切爾諾阿爾法之後。六人更是為巨獸的戰力所震撼!

沒想到三台獵人機甲加上如此多的戰機,竟然都無法幹掉這頭巨獸!

照這樣看來,即便眼下尤里卡突襲者因被自己等人劫走的緣故,現在保持著全盛的狀態,恐怕也無法對巨獸形成有效的傷害!

難不成這一趟又是白來?

「頭兒,導彈正在消磨憎惡身上的護甲,看起來暴風赤紅和危險流浪者應該是在等待機會。」駕駛艙內下午手指飛快低操控著戰術電腦。通過畫面捕捉到的信息,前後對比著憎惡身上的能量變化。一面透過團隊頻道向董協彙報適時分析的結果。

「嗯,應該是這樣沒錯小武。怪不得如此強的火力都拿不下它。看來咱們要偷機只能和那兩台機甲一樣等待機會。」

「董郎,遲則生變!若想得到這頭巨獸身上的好處,我們恐怕無法再等。」

「錦,你有辦法。」聽到耳畔傳來的話語。董協微一偏頭,望向緊貼著自己站立在飛劍上的素錦,目中帶著一絲詢問。

「嗯,可以試試看。雖然無法直接消除這巨獸身上的防禦,不過我卻有一法,可令其防禦被儘快瓦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