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卿則恰恰相反,是個有書卷氣息的老頭,滿臉笑容,可笑裡藏刀,城府極深,不好惹的很。

「葉老弟,後天宴請百姓告知天下,七日之後大婚,您可有意見?」 莫卿笑語盈盈的問道。 葉刑兩手抱拳,假意恭敬的說道:「一切都聽從莫兄的安排,小弟對此十分信任。」 莫卿仰天長笑,舉起一杯酒一口暢飲,道:「好酒!」 這時葉薰沖了進來,怒氣沖沖的將凌辰所有的一切事情添油加醋告訴了在

「葉老弟,後天宴請百姓告知天下,七日之後大婚,您可有意見?」

莫卿笑語盈盈的問道。

葉刑兩手抱拳,假意恭敬的說道:「一切都聽從莫兄的安排,小弟對此十分信任。」

莫卿仰天長笑,舉起一杯酒一口暢飲,道:「好酒!」

這時葉薰沖了進來,怒氣沖沖的將凌辰所有的一切事情添油加醋告訴了在座所有人。

聽完后,葉刑有點尷尬,也不好說什麼。

莫卿知道凌辰和葉薰指腹為婚的事情,他心裡早有盤算,笑眯眯的看著葉刑說道:「此子如此惡劣不堪,葉老弟難道沒什麼打算嗎?」

葉刑愣了愣,想開口說話卻也沒說。

「既然葉老弟不想背負罵名,那就由我來做決定吧,將凌辰逐出葉家,葉老弟意下如何?」

莫卿站了起來,低頭看著滿面愁苦的葉刑問道。

騎虎難下,葉刑只能點頭答應。

隨即,還沒有滿一刻鐘的時間,凌辰就連同他的被褥被扔出了葉家後門,就此流落街頭。

期間,凌辰怎麼找也找不到葉曉月,心中焦急萬分,生怕葉曉月出了什麼事情。

皓月當空,凌辰背著弓箭和被褥走到了驍龍城第一大高山——驍龍山,上到半山腰,看見一間破廟,便留宿於此。

驍龍山氣純靜心,十分適合修鍊,凌辰打算今晚便要突破晉陞第四重天。

山巔之上,凌辰盤膝而坐、入定、瞬間進入了心辰元地。

望著遠處九顆本命星辰,凌辰心中暗暗欣喜,抬頭看了看虎圖騰,自己離突破第四衝天不遠了,元魄出竅,進入星辰紋路,開始演練。

由於縱橫天林的實戰再加上修鍊了中級和高級武籍,凌辰的勢力有了很明顯的提升,他演練啊星辰紋路的速度也越發的快,他能感受到星辰元力正源源不斷的朝自己湧來,這種被充實的感覺很舒服。

一修鍊便是兩個多時辰,凌辰能隱隱約約感受到第四重天的召喚……

「唬~」

一聲響徹天地的虎嘯震破山河,是的,凌辰輕輕鬆鬆便沖入了第四重天,比他預計的早太久了,主要原因還是在於凌辰無窮無盡的天賦以及縱橫雲林的修鍊。

沖入第四重天後,凌辰感覺到全身上下酥軟酥軟的,即使元魄歸體充實了身軀,可那種感覺依舊揮之不去。

一般修鍊者初入會以為是走火入魔,急的個半死,但凌辰卻很淡定的拿出了一株血靈芝放在嘴裡嚼碎,咽了下去。

忽然之間,一股源源不斷的力量強化了凌辰的身體,那酥軟酥軟的感覺揮之而去,全身上下強壯有力,勁根本使不完。

這服下去的血靈芝不禁幫助凌辰強勁有力,還鞏固了凌辰第四重天的境界,一舉雙得。

但這還遠遠不夠,葉曉月現在什麼情況還不知道,危急關頭,凌辰只有強大自己才能更好的保護想保護的人,所以凌辰給自己制定了新的目標,今夜進入第四重天巔峰!

凌辰記得以前自己從第四重天到巔峰足足花了半年時間,因為要練就最最純凈的四重天巔峰,不能有任何藥力輔助,畢竟是葯三分毒,否則不純凈的四重天巔峰威力無法發揮極致。

但現在不同,現在凌辰的心臟很特別,尤其是剛剛凌辰服下血靈芝后,他能清晰的感覺到絲毫沒有副作用,根本沒有影響修鍊純度。

原本是葯三分毒可現在對於他來說是葯沒有毒,真是逆天的存在!

更可怕的是血靈芝的消化期要三個時辰,可凌辰才剛剛服下便全部消化掉了,大大降低了藥物免疫,原本服用三株血靈芝後身體對它就已經免疫,再吃也起不來什麼作用,可凌辰卻不同,就算十株血靈芝后照樣沒有免疫,效果不會有差異。

如此妖孽,真是嚇破世人膽!

隨即,凌辰拿起了雪靈芝服下,瞬間凌辰感覺周身舒暢,元魄出竅。

元魄帶隨著雪靈芝演練著星辰紋路,有了雪靈芝的幫助,修鍊變得更加簡單,就這樣,凌辰真的就在兩個時辰後晉升到了四重天巔峰!

這修鍊速度驚世駭俗,就算是驍龍城一等一的天才也只能望洋興嘆! 葉家平靜了下來,大廳也只有寥寥數人,莫家的人基本上都走了,葉刑一個人為了凌辰的事頗感頭疼。

自己就去都城辦了點事,順便拜訪了好友,回來之後便發生了如此多的巨變。

先是葉曉月戰勝葉薰成為葉家第一,葉刑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

再則凌辰完虐葉盾,本該喜悅的葉刑心裡卻有些堵的慌,尤其是把凌辰趕出葉家后,他開始有點惴惴不安。

最後就是莫家上門提親,這聯親是想吞併葉家還是想扶持葉家呢?葉邢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一切只有莫卿自己心裡清楚。

「熏兒,你小妹還好吧?」

大清四福晉 「沒問題,小妹好得很。」

葉薰回答道。

「誒,月兒就是脾氣太倔了,都是我慣出來了,嫁給莫家二少爺有什麼不好,值得她以死抗拒嗎?」

葉刑搖了搖頭,

「父親,您不知道嗎?小妹和凌辰那臭小子有一腿呢,八成是要為凌辰那臭小子守身如玉。」

葉薰說這話的時候酸溜溜的,聽著讓人很不舒服。

葉刑一驚,問道:「原來如此,那小妹超越你是不是凌辰的緣故?」

萌妻好甜,吻慢點! 說到了她的傷心處,葉薰心事重重的說道:「是的,這凌辰怪異的很,一天便可以讓小妹超越我,一天便可以逆襲完虐葉盾,有點詭異。」

說到這,葉刑心裡惴惴不安的感覺越發清晰,他知道凌辰不除說不定哪天他就來敵對葉家,到時候後果不敢想象,只有殺之而後快!

想到這裡,葉刑排出了葉家大批殺手前往刺殺凌辰,確保萬無一失。

驍龍山巔之上。

對於自己的修鍊速度,凌辰非常滿意,更加重要的是四重天巔峰的凌辰居然能爆發出五重天巔峰的戰鬥威力,此等跨境界爆發就算是天才也很少有,而對於凌辰這個妖孽來說輕輕鬆鬆、簡簡單單。

元魄歸體,凌辰退出了心辰元地。

這時天邊已經隱隱變亮,凌辰在修鍊之中度過夜晚,沒有任何疲憊之感反而異常的有勁。

凌辰回到了破廟門口,他要救出葉曉月,他沒有忘記自己的誓言,他一定要成為驍龍城第一,可如今疑難重重,這還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

突然間,凌辰敏感的心臟衝出一股力量,衝上了眼球,眼球掃視著四周環境,凌辰隱隱覺得周圍有些不對頭。

猛地,一把尖刀從破廟之中飛了出來,狠狠的朝凌辰砍去,幸虧凌辰事先對強化了眼睛,尖刀的軌跡凌辰一眼便記在心裡,他僅僅只是偏了偏頭便躲了開來。

但是從尖刀上的星辰元力來看,使用者至少是七重天高手,凌辰對戰七重天高手毫無勝算。

凌辰打算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卻沒想到被一大幫人圍了個水泄不通,各個都是蒙著面,手裡拿著兩把刀的殺手,而且各個勢力都不低於四重天,甚至有些還是四重天巔峰。

葉刑知道凌辰當初沒有被趕出葉家的時候是三重天巔峰,才一夜之間怎麼可能突破三重天,所以搞點四重天的殺手便想打發凌辰的命了,卻沒想到凌辰這個妖孽,能在一夜之間晉陞四重天,而且強化至四重天巔峰。

此等速度,無人匹敵。

若是被葉刑知道凌辰如此逆天,八成他要親自出馬才能放心了。

凌辰用腳趾頭想想就知道他們是誰。

「葉家也算驍龍城不弱的勢力,沒想到派個殺手還那麼寒酸,真是笑死人了。」

凌辰一臉冷笑的望著將自己團團圍住的殺手,毫不在意。

「事到臨頭還敢嘴硬,收拾你這種小癟三,我們綽綽有餘。」

其中一個殺手早就感知到凌辰四重天巔峰的等級,他有那麼一刻是懷疑葉刑家主就是讓自己來送死的,可氣勢不能輸,只能硬著頭皮喊道。

凌辰的感知能力強的可怕,他冷笑道:「應該是我收拾你們幾個小癟三,綽綽有餘吧。」

說完,凌辰一躍而起輕鬆的跳出了包圍圈,殺手本以為凌辰只是在等級上高出了自己那麼一點點,卻沒想到他的武籍和其他素質都不是自己能夠匹敵的,一下子所有殺手都慌了。

帝少大人愛妻成癮 「殺!」殺手們齊聲吶喊,增加士氣。

凌辰站在原地,一臉冷漠道:「不自量力」

說罷,望著步步緊逼的殺手,凌辰右手輕輕抬起、右腳輕輕點地、匯聚星辰元力……

「星韻拳」

「哄~」的一聲,一拳橫霸天下,沖在最前面的七八個殺手在毫無反抗能力的情況下被秒殺,中間的兩三位殺手被氣浪震飛了出去,而躲在最後面的兩位殺手嚇的腿都在發軟。

七零之農婦逆襲手冊 凌辰以絕對的優勢壓制全場,就憑他葉刑、莫卿城府神算卻也比不上凌辰修鍊速度來的神速。

「砰~」

正當局勢已定之時,破廟突然炸了開來,一個身影從漫天廢墟之中沖了出來,可以見得他手裡拿著一把扇子,看上去倒像是個文文弱弱的書生。

可書生炸破廟有點不可思議,而且凌辰已經清晰的感覺到他帶來的星紋境七重天的巨大壓力,幸虧凌辰心臟不同,對於這種等級上的壓力甚至可以不屑。

「一群飯桶。」

說罷,輕輕甩出手中的扇子,那扇子在空中極速飛轉,在接近第一位殺手時,扇葉上突然出現了尖刀,一眨眼的功夫,殺手全部倒地,致命傷就是那割喉一刀。

「葉家殺手真是沒用,非得要我出手。」

那文文弱弱的書生一席白衣,落在凌辰對面,氣宇軒昂,對於生命不屑一顧。

凌辰有點緊張,此人看似文文弱弱實則殺人不眨眼,而且等級高出自己兩重天,就算爆發也不足以抗衡,難道今天凌辰便要葬身於此嗎?

「莫家人吧。」

凌辰輕蔑的一笑,這世上除了葉家最想除自己而後快還有莫家,這人敢如此隨意的殺掉葉家殺手,可見一斑。

「你小子有點腦子,居然隱藏實力,但你要知道今天我站在這裡,你就決不可能站著離開。」

書生笑語盈盈,卻笑裡藏刀。

凌辰有些哭笑不得,他根本沒有隱藏實力,因為根本沒有什麼實力可以隱藏,若是書生知道凌辰的四重天巔峰是剛剛修鍊出來的,那他一定想拜凌辰為師了,如此神速修鍊,唯獨妖孽凌辰了。

「來吧。」

凌辰不想浪費口舌,這一戰不可避免,他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心臟上,希望呆會爆發能給力再給力。

「不知死活。」

書生滿臉不屑,他根本不想走動,站在原地將扇子再次飛了出去。

凌辰清楚,自己不能浪費星辰元力,只能跟這扇子硬碰硬,說吧,一躍而起,退居到山崖巨石之上,居高臨下,凌辰拿起了星靈弓。

「嗖~嗖~嗖~」

凌辰催動《萬箭齊發》,憑藉超人天賦,第一次便使出了成功的三箭齊發,那三箭都蘊含了強大的星辰元力。

第一箭被扇子擊開,面對第二箭的攻擊,扇子亮出了尖刀,凌辰的箭直接被攔腰砍斷,而第三箭也是最強的一箭和扇子抗衡了幾息,也不低其巨大威力敗下陣來。

但三箭很明顯的削弱了扇子的威力,扇子直逼凌辰,凌辰舉起星靈弓朝它砸了過去。

抗衡幾息后,扇子最終不低,摔落在了凌辰的腳下,而凌辰也幸免於難。

凌辰低頭表情古怪的看著地上的扇子,得意的笑道:「這破扇子,髒了我的腳。」

說罷,便抬起腳踩在了扇子上,然後像踩螞蟻一樣狠狠的蹂躪扇子,直到扇子破碎才肯罷休。

書生惱羞成怒,他長這麼大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對待自己的心愛的扇子,今日卻毀在了凌辰手裡,此仇不報難為人。

書生憤然一躍,聚合所有星辰元力,爆發出最強絕招,誓要將凌辰一擊秒殺!

「星隕落空」

高級武籍,這一招就算是八重天巔峰的高手也不敢輕敵,何況是四重天巔峰的凌辰,看來凌辰必死無疑。

死的威脅步步緊逼,凌辰的心臟劇烈跳動,他能感受到一股熱流湧上腦門,隨之湧入雙拳,越來越強大,他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雙拳……

「星韻拳,第二式——雙星破」

雙拳猛的硬撼星隕落空,心臟極速運轉,星辰元力源源不斷的提供,雙拳擁有使不完的力量,可凌辰還是在一步一步的往後退,而再有三步之遙便是懸崖。

凌辰再次爆發,狠狠的抵擋書生的攻擊,可絲毫起不到作用。

「啊!」

凌辰雙拳散開,被書生的高級武籍正中心臟,摔入懸崖……

書生仰天長笑,解氣道:「找死的東西。」

就在書生即將離去之時,山谷之中傳來了一陣悠遠的聲音:「你必死無疑。」

書生看著一位慈眉善目的老頭,扶著凌辰再次回到了半山腰。

書生哈哈大笑道:「一個毫無等級的老頭居然還敢來我這兒逞能,勸你早早回家安度晚年吧,不然可會慘死在這裡。」

隨後,書生把注意放在了凌辰的身上,被自己的絕招擊中心臟,凌辰居然毫髮無傷的站在老頭旁邊,真是見鬼了。

凌辰腳有點軟,強忍一笑道:「老頭子你可算是來了,這書獃子怎麼解決呀?」

書生笑的差點沒喘過氣道:「你們是在說笑嗎?要死就說一聲,要好大發慈悲成全你們。」

老頭子咧嘴一笑,輕聲說道:「殺」

隨即,老頭子似箭一般直射書生,還沒等書生反應過來,老頭子左手拿著書生血淋淋的心臟站在他後面說道:「穿那麼白有什麼用,心還是那麼黑。」

書生應聲倒下…… 面前這老頭便是兩年前消失的老頭子,凌辰的指導老師。

他慈眉善目,很和藹很親切,沒人知道他的等級,就好像書生以為他毫無等級一樣,可當他出招時,驍龍城無人能抵擋他一招,更沒有人見過他使出絕招。

就是這樣一個神秘可怕的老頭卻對凌辰好之又好,比對待親身兒子還要親。

兩人坐在山巔之上,望著雲霧繚繞的景色。

「老頭子,你這兩年去哪裡了?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居然跑了,還說對我視如己出呢。」

凌辰慶幸老頭子的出現,雖說自己由於心臟的異變,即使是中了書生的絕招,也毫髮無傷,可從這驍龍山摔下去,就算是元魄境大神也萬萬不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