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老爺爺,人家說什麼你就信什麼,怎麼這麼傻呢!這麼大了,還這麼天真!」

唐時在心中想,肯定是真的,老爺爺根本沒必要編故事騙他。 局中局:甜蜜陷阱 而他信他,他望見了他眼中的痛苦與悔恨,那麼深那麼濃,讓他的心都跟著痛了。 唐時沒再爭辯,揉了揉太陽穴。 「怎麼頭痛,沒事吧!」 「沒事!」 「哦,對了媽,是誰送我來醫院的?」 「啊,你們班一個同

唐時在心中想,肯定是真的,老爺爺根本沒必要編故事騙他。 局中局:甜蜜陷阱 而他信他,他望見了他眼中的痛苦與悔恨,那麼深那麼濃,讓他的心都跟著痛了。

唐時沒再爭辯,揉了揉太陽穴。

「怎麼頭痛,沒事吧!」

「沒事!」

「哦,對了媽,是誰送我來醫院的?」 「啊,你們班一個同學,好像叫什麼來著,叫什麼來著……」

唐媽媽正說著,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唐媽媽一邊起身開門,一邊說道:「請進。」

唐媽媽打開門,蘇粒笑語吟吟地說道:「阿姨好!」

蘇粒散著頭髮,直劉海,就像個鄰家的小妹妹。她的眼睛笑起來眯成一條縫,兩邊還有著小酒窩,顯地十分乖巧可愛。

唐媽媽驚喜說道:「啊,是你啊,這次真是謝謝你了小姑娘!」

唐媽媽親切地拉過蘇粒的手,走到唐時的病床前,對唐時說道:「來,這就是你救命恩人,我剛剛想和你說的人,快謝謝人家!」

唐時看著眼前十分的乖巧可愛的女孩,腦子反映了會,心中大驚道:這不就是開學那天看到的女孩嗎?

他沒想到竟然是她,他剛開學那會,天天有事沒事就在學校里打轉,希望能再看到她。後來轉了幾個禮拜也沒看到,他也就放棄了,還以為自己做了個夢。

但沒想到今天會在這樣的情況下相見。

但同時唐時也感到十分疑惑,他根本就不認識她,她怎麼會說是他同學呢?

蘇粒看著一臉困惑的唐時,不敢相信的拿起手在他前前揮了揮,說道:「唐時,你怎麼了?不認識我了嗎?我是蘇粒啊,你過個年過傻了吧!」

蘇粒是知道自己現在的形象和她在學校里形象相差挺大的,但還不至於認不出來吧!她摸了摸自己的臉,心道:難道我變胖了嗎?

「啊,你是蘇粒?」唐時驚訝地從床上跳了起來,頓時又痛地呲牙咧嘴起來。「嘶~」

唐媽媽連忙過來扶住唐時,責罵道:「你瞧你這孩子,連自己同學都不認識,這病是越來越重了嗎?」

蘇粒也不能接受了,難道自己和以前差別真的那麼大嗎?

唐媽媽輕輕地把唐時放在床上后,又十分抱歉地對蘇粒說道:「小粒啊,不好意思,這孩子從小就有臉盲症,分不清人,你別介意。」

蘇粒一邊尷尬而不失禮貌地微笑,一邊連忙擺手道:「沒事沒事,阿姨,沒事的。」

唐媽媽摸了摸蘇粒的頭,溫柔的笑道:「那阿姨給你們倒杯水,洗點水果吃,你倆先聊著。」

「嗯嗯,謝謝阿姨!」蘇粒仰面笑道。

待唐媽媽走出病房,蘇粒立刻就端不住端莊的架子了。湊進到唐時的眼前好奇地說道:「咦,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你還有這毛病,真好玩。」

那邊唐時還沒有從眼前這個女孩就是蘇粒,開學那會他心心念念的女孩就是蘇粒的陰影中走出來呢!

在他心中,他從來就沒把兩人連聯在一起過。

根本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好吧!

「我記你以前不是雙眼皮嗎?」

「啊,這你都知道。以前那是雙眼皮貼,是假的。」

「假的?」

「對啊,假的。」

那年的唐時,第一次見識到了化妝的厲害。

唐時看著眼前清秀嬌艷又帶點英氣的女孩,這顏值可比平時那濃墨重彩的樣子順眼了不少,好看了不少。

「那你平時怎麼化成那個樣子?」

「那樣子不好看嗎?」蘇粒故作疑惑的問。

唐時倒是一本正經的說道:「還是現在看著比較舒服。」

「那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丑嘍?」

唐時看著一臉威脅的蘇粒,連忙搖頭道:「沒有沒有,都挺好,都挺好。」

蘇粒哼了一聲,抱胸抬頭地看著他說道:「敷衍。」

「唐哥,我們來看你了!」只見左小樂,左小歡二人魚貫而入。

左小樂看到床前站著的女孩,一臉驚疑不定。一邊繞著蘇粒轉,一邊發出「咦咦咦」的疑惑聲。

蘇粒挑眉,彎了彎了唇角道:「怎麼,不認識了?」

左小樂一聽這熟悉的聲音,不可置信地跳起來驚訝道:「你是蘇粒,你真的是蘇粒?」

蘇粒莞爾道:「叫姐。」

「姐,蘇姐!」左小樂搞笑地做了一個立正的姿勢!成功地逗笑了一屋子的人。

左小歡穿著喜慶的紅襖子,下面是個小裙子,扎著兩個小辮子,一看就是走在時尚前端的女孩子。

她眨巴著大眼睛,從左小樂身後探出了一個頭。

望著蘇粒脆生生地問道:「你就是蘇粒姐姐嗎?」

蘇粒低頭一看,原是個可愛的小姑娘。

看著左小歡肉乎乎的小臉,她瞬間被萌化了。

蘇粒彎下腰,一臉溫柔地看著左小歡說道:「是啊,我就是你蘇粒姐姐啊!」

左小歡一聽樂了,從左小樂身後跳了出來。抬起頭天真的笑著道:「姐姐好,我們以前見過哦!」

蘇粒頭腦風暴了會說道:「真的嗎?姐姐都不記得了。」

左小歡擺手道:「不打緊不打緊,那時候姐姐在遊樂園門口教訓幾個小屁孩,可帥了呢!」

蘇粒回想了下,好像是有那回事,她親昵地摸了摸左小歡的頭,心下笑道:自己還是個小屁孩,就叫人家小屁孩。這小姑娘真可愛,對她味口。

「那就謝謝小妹妹了,以後姐姐帶你一起去行俠仗義好不好啊?」

左小歡聽了興奮地鼓起掌來,原地轉圈圈激動地說道:「好啊,好啊,太棒了,太棒了……」

左小歡年齡小,聲音響亮,興奮起來還有點尖銳,十分有穿透力。左小樂就經常吐槽左小歡的聲音比唐僧念的經還可怕。

以前唐時不信,現在終於見識到了。

唐時被左小歡的女高音刺的耳膜有點疼。有點無奈,帶點控訴地對左小樂說道:「你們是來看我的,還是看蘇粒的啊?」

左小歡聽到唐時略帶控訴地聲音,連忙調過頭。一把撲到唐時的懷裡,膩歪地說道:「唐時哥哥,我們當然是來看你的啦?」

唐時被撞地一驚,「撕」了一聲,左小歡連忙起身,緊張地說道:「唐時哥哥你沒事吧?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要不要幫你叫醫生啊?」

唐時笑著點了點她的眉心說道:「沒事,別緊張。」

「左小歡你少說兩句話,你家唐時哥哥就好了。」左小樂在一旁揶揄道。

這時唐媽媽終於回來了,看到左小樂和左小歡,一邊放下熱水瓶,一邊高興地說道:「小樂小歡來了啊!」

「唐阿姨好。」

「唐阿姨,唐時哥哥病怎麼樣了?」

唐媽媽摸了摸小歡的頭,笑說道:「謝謝小歡嘍,沒什麼大事,剛醫生和阿姨說過兩天就能回家了。」 確實,唐時在醫院躺了兩天,就回家養著了。其實倒沒什麼大事,卻把唐媽媽忙活壞了。

天天上街買這買那,說要給唐時多補補,把血都補回來。

鑒於唐媽媽對自己兒子的寶貝程度,唐時幾乎在床上待著過了一個年。

其間左小樂陪著余點點來過幾次,因為算是半個病人,唐媽媽對此也不便再多說點什麼。

余點點一上來就向唐時抱怨,一臉哭喪著臉說:「她可能進不了一班了。」

後來乘左小樂不在,偷偷私下問唐時:「蘇粒你知道吧?」

「知道啊,怎麼了?」

「左小樂和她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 星橋明月夜 同學朋友啊!」

「就是普通的同學朋友嗎?」

「是啊,怎麼了?」唐時看余點點一臉緊張兮兮地樣子,也被弄的很緊張,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了吧!

「如果是普通朋友,怎麼我一說蘇粒這不好那不好,他就和我吵?」

余點點不服氣地說道。

「嗯,對個比方。如果有人說周潤發壞話,你會怎麼辦?」

「我會打死他。」

「那不就結了,蘇粒是小樂天天掛在嘴邊的偶像。」

「哼,那不一樣。」

「有啥不一樣?」唐時想不清了,自己難道說的不夠清嗎?

「就是不一樣,哼,反正你也不懂。」說完就不理唐時。

唐時在一旁無奈地攤了攤手,說了也不信,還問我。

——

唐時的寒假作業早就寫完了,天天沒辦法只有閑的看書了。

唐時是極喜歡冬日午後的陽光,暖暖的。

只要天氣好,唐時就搬個倚子,抱個枕頭,坐在陽台上一邊看書,一邊享受著昏昏欲睡的感覺。儘管唐媽媽總是在他耳邊嘮叨在陽光下看書對眼睛不好,但唐時還是不管不顧。

外人總說唐時是個聽話的好孩子,但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骨子的固執與犟。

陽台上擺著一盆弔蘭,大冬天的還綠油油。

樓下的雪被連日的晴天已曬的差不多了,小區里的小河也早已解凍,沒有了冰渣子,偶爾還會泛起一圈圈漣漪。

一隻白貓墊著腳不著聲的突然爬上了陽台,唐時認得,這是樓下王爺爺王奶奶家的貓,就叫小白。

這隻貓,全身都是白的,唯有額間有一塊黑,大家都說這是三隻眼。小時候,左小樂還和唐時打賭,這小白一定是二朗神轉世。

等哪天,天上打個雷,就把它接回天宮了。

唐時笑了:「那你家的小金毛就是哮天犬了。」因為左小樂家恰好養了只小金毛犬,袖珍又可愛。

每次左小樂帶著狗出來散步時,散著散著就走到了唐時家樓下。小金毛平時愛威風,一本正經的小樣子,它不樂意還不給人摸,傲嬌的很。

但第一次看到小白就馬不停蹄跑過去,本來左小樂還以為小金毛要咬小白,沒想到是苦哈哈地給小白作揖,逗極了。

後來小金毛就經常給小白當曬太陽的墊子,一片和諧的氣氛。

小白的身材看著很胖,但動作卻十分輕盈,靈活。它著一雙綠眼睛,平時在晚上有點嚇人;但在陽光下,卻分外的好看。

小白平時很懶,唐時根本就沒見它抓過老鼠什麼的。但小白也喜歡曬太陽,一到冬天恨不得就在太陽下冬眠。這點倒與唐時很像,所以有時小白會爬到唐時家的陽台,選個好位置,和唐時一起曬太陽。

一人一貓,也算志同道合了。

但最近兩年小白是越來越懶了,常常從上午到下午,連個曬太陽的窩都懶的換。

唐媽媽說:這貓怕是活不了幾年了,畢竟,是老了。

小白與唐時他們的年齡應該都是差不多大小的。唐時上幼兒園的時候,就對小白有點印象了。

這麼多年來,不是它陪伴著樓下的兩個老人,就是樓下老人陪伴著它。

王爺爺腿腳不便,便愛經常抱著小白,輕輕撫摸。

儘管小白是個既慵懶,又奇怪的貓,但它的追求者絕對是可以排幾條街了。

每次一到春天,就到小白展現的時候。因為相親。胖的,瘦的,高的,矮的,黑的,白的……

偏偏它沒一次看的上的,哦,忘了說了,小白是只公貓。

唐時對死亡沒什麼概念,因為他自己的爺爺奶奶在他還不懂事的時候去世。

那時的他不懂得傷心,如今的他也不知從何傷起。

年前準備年貨的時候,唐媽媽讓唐時送了點自己家腌的鴨子,還有買的牛肉給王奶奶王爺爺。

從小到大,王爺爺王奶奶對唐時都是極好的,平時有什麼吃的,都往樓上送。

唐時進門時,王奶奶正在打掃房間,王爺爺坐在輪椅上聽戲曲。偶爾哼那麼一兩句,也是有模有樣的。

咿咿呀呀地,唐時對戲曲不懂,但聽那好久才唱一個字的調,唐時猜就猜到了是磨人的崑曲。

唐時以前聽唐媽媽說王奶奶年輕時可是唱戲的,辦的還是貼旦,也是通常說的青衣一角。人長的美,曲唱地還很好。

人長的美,唐時倒是信。哪怕如今的王奶奶老了,記性也不好了,但從那五觀依稀可以看出年輕時定是個美人,但戲唱的好,反正唐時也沒真正聽過,唐爸爸也沒真正聽過,唐媽媽說自己也沒聽過,但有朋友聽過,還是買的票聽的呢!

唐時和唐爸爸對唐媽媽那些不知道從那聽來的傳言,表示懷疑,而且兩人對唐媽媽總喜歡誇大其詞的性格一清兩楚。

為此,唐時小時候還特意下樓問王奶奶:「王奶奶,媽媽說你唱戲可好聽了,是真的嗎?」

王奶奶摸著唐時毛絨絨的頭髮慈祥地笑道說:「奶奶就是一粗人,嗓子還啞啞的,哪會唱什麼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