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場證明?出什麼事了么?」男子疑惑的問道。

「前天本市發生了一起極其惡劣的兇殺案,死者正是不久前參與錦繡珠寶搶案的一名劫匪須明亮。」洛凡解釋道。 「是那伙人?不過和我們有什麼關係,他們本就該死。」男子惡狠狠的罵道。 「因為你們是受害者家屬,所以不排除有報復的可能性,所以來調查一下你們的不在場證明,還望配合。」 「好的警官,

「前天本市發生了一起極其惡劣的兇殺案,死者正是不久前參與錦繡珠寶搶案的一名劫匪須明亮。」洛凡解釋道。

「是那伙人?不過和我們有什麼關係,他們本就該死。」男子惡狠狠的罵道。

「因為你們是受害者家屬,所以不排除有報復的可能性,所以來調查一下你們的不在場證明,還望配合。」

「好的警官,你問吧。」

「請問你們夫婦在前天早晨五點到九點之間都做了什麼?」洛川開口問道。

沈聽雨也急忙拿出了自己的小筆記本準備做起了記錄。

「早上五點我們應該還在睡覺,我記得咱們那天是幾點醒來著?」趙軍看向了自己身旁的妻子。

「七點二十,當時我起床給你做早餐,不小心把你吵醒了。」劉芸答道。

「對對對,七點二十那陣起的床,之後七點四十左右我們夫婦就去上班了,孩子有她小姨過來帶,我們大約八點左右到公司,八點之後一直到下午四點就一直在公司里了。」趙軍答道。

「最近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嗎?」

「沒有什麼奇怪的吧。」

「我也沒留意,應該是沒有。」

「雖然很遺憾,不過還是要冒昧的問一句,令尊的事,二位有沒有想過報復的念頭?」洛川開口問道。

「恨肯定是會恨的,不過並沒有想過報復,現在我們兩口子也有了孩子,也才剛剛回國,家裡的事也剛剛穩定下來,現在只想讓警方將兇手繩之以法,之後也好踏踏實實的過完餘生了。」趙軍嘆了口氣說道。

「那好,抱歉來打擾這麼久。」洛川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之後禮貌的朝兩夫婦點了點頭。

「沒關係,小兄弟一起來吃點?我看你年紀也不太大,這麼年輕就當上了組長,前途不可限量啊。」趙軍微微一笑說道。

「不了,還有很多資料要查,早日破案就能讓兇手早日伏法。」洛川拒絕了趙軍的好意。

「那好吧,辛苦你們了。」

「不辛苦,應該的。」

洛川帶著沈聽雨離開了趙元正的住所,這回嫌疑人就只剩下最後一個了。

「你覺得趙軍一家有可能會犯案嗎?」沈聽雨好奇的問道。

「有可能,不過概率不大,就像他們自己說的,生活剛剛穩定,從國外返回到國內,家境也不錯,而且兩口子也有了孩子,而且也過了衝動的年紀,再去犯案的話的確不值得。」洛川想了想說道。

「嗯,都是孩子是一個家最大的牽挂,他們就算不考慮自己的未來也會考慮考慮孩子的未來吧。」沈聽雨點了點頭。

「不過這依舊不能排除趙軍一家的嫌疑,畢竟這只是你我的推斷,構不成證據,況且他們確實沒有明確的不在場證明,具體還需要進一步的調查才是。」

「這是自然,那咱們現在去哪,去李學林家嗎?」

「不了,李學林的家留明天在去調查,現在需要證實一下宋湘雲兩姐妹和趙軍一家所說的在早上八點時間段的不在場證明是否為真話,咱們也不能人家說什麼就信什麼,還是要實地取證一下比較穩妥。」洛川解釋道。

「有道理,那咱們分頭行動吧,這樣能節約點時間。」沈聽雨提議著說道。

「好,那你想去哪邊?宋湘雲說自己八點前後帶著妹妹去附近的超市購物買了很多零食,想要調查的話去那家超市調取一下監控攝像頭就好了,而趙軍一家就是去公司訪問了。」洛川看向了沈聽雨道。

「那我去超市那邊吧。」沈聽雨想了想答道。

「也好,公司那邊有點繁瑣,你去超市那邊調查吧,我的警官證給你,必要的時候可以亮出來。」洛川說完,便從衣兜里拿出了自己的警官證遞給了沈聽雨。

「那你怎麼辦,去公司那邊沒有警官證的話他們能讓你調查嘛?」

「有什麼不能的,我又不是調取監控,我去前台看一下趙軍一家來公司簽到的時間,或者問一問他的同事不就好了。」 媽咪九塊九:總裁爹地快娶走 洛川白了沈聽雨一眼。

「好吧,那我就拿走了。」

「嗯,完事電話聯繫。」

「好的……」在場的私四人,誰都不知道,林清琬到底在笑什麼!

蕭穆寧也沒覺得自己剛剛說得話有這麼好笑。

林清琬的笑點確實有點低,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平復了一會兒,給大家解釋道,「剛剛王爺說,捉只猛獸回來當寵物。我突然想起,之前看過一場戲,叫武松打虎。」

若影突然在一旁驚嘆,「天吶!

《紅妝盡染》第98章賀榕 許是君逸宸也發現了自己用了很大的力氣,他猛地放開了蘇淺,蘇淺的手腕上頓時留下一圈指印。

「真是笨。」君逸宸氣急,都疼了還不說話。他猛地甩了下衣袖,衣袖裡是緊緊握起的拳頭。

蘇淺一陣無語,笨,難道是說他的? 我本港島電影人 蘇淺心底有些鬱悶,真是伴君如伴虎呀。這個君逸宸的心思同樣難猜的緊。

二人出了密室之後,便直奔前院而去,君逸宸命人把守了內院,便與蘇淺匆匆去了府衙。

另一邊的密道中,肖俊豪正帶著林萍兒沿著密道往外走。緩緩轉醒的林萍兒輕輕喚了一聲「俊豪」。肖俊豪頓了一下腳步。

「娘親可是有哪裡不適?」肖俊豪焦急問道。

「俊豪」林萍兒抬手給肖俊豪擦了擦臉上的汗珠,眼睛里滿是心疼。「俊豪,你把為娘放下吧。帶著為娘只會拖累你的。」

「不」肖俊豪忍住眼淚,用力地搖頭,腳上依舊飛快。他知道,他不能停下腳步。他更知道,他不能把娘親放下。

「俊豪,我兒。」林萍兒眼睛里充滿淚水,看著肖俊豪決絕的樣子,林萍兒覺得自己心疼的無法呼吸。「我兒長大了。以後的路要靠你自己了。若不是為娘貪戀著你爹的好,若不是為娘想看著你長大,你爹也就不會犯下如此大過。」林萍兒說完,便又開始咳嗽了起來。「如今你也長大了,為娘也該走了。」

「娘,孩兒還沒有長大,您還沒有看著孩兒結婚生子,您還要和爹爹長命百歲。」肖俊豪聽著林萍兒越來越重的咳嗽聲,眼淚開始止不住的往下掉。

等不到了。林萍兒心裡默默說道,她已經偷了上天半生的時間,她知足了。

「俊豪」林萍兒又輕輕喚了一聲。

肖俊豪終於停下了腳步,他把林萍兒放下,然後去轉動牆上的機關,頓時有光亮照了進來。肖俊豪轉身抱起地上的林萍兒。

「俊豪,聽為娘說。」林萍兒用力說道「俊豪,為娘大限將至,如今你爹入獄,為娘希望能再見見他。」

肖俊豪將林萍兒放在了屋內的床上。

「娘,孩兒肯定會救爹出來的。」肖俊豪眼中滿是確定。就算是拼個你死我活,也定要救爹爹出來,是此時肖俊豪決絕的心聲。

「俊豪,為娘和你爹希望你能長大,可如今長大卻再也不聽話了,是嗎?」林萍兒見肖俊豪絲毫不為所動的樣子,終是嚴厲說道。奈何太過用力,林萍兒猛地吐出一口鮮血。林萍兒知道,若是放任肖俊豪就肖建遠,那就是和朝廷作對,胳膊又怎會扭得過大腿。別說到時候救不救得出肖建遠,弄不好連肖俊豪的命也會丟掉。她絕不會讓肖俊豪冒此風險。

林萍兒的鮮血讓肖俊豪手足無措,他跪了下來。他又怎會不知林萍兒的苦心。肖俊豪內心燃起了無限的自責,若不是自己混蛋沒有發現這一切,若不是自己混賬,每天日日笙歌,又怎麼會讓爹娘陷入如此境地。

「孩子,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娘這一生身體不濟,只為你爹留下你這唯一一條血脈,若是你出了事,為娘該怎麼向你爹交代,向死去的列祖列宗交代。」林萍兒看著跪在地上的肖俊豪,滿眼的不舍。「為娘連累了你爹半生,為娘不想再繼續連累你。況且,能死在你爹的身旁,是為娘最大的心愿了。」

「娘,您別說了,我是不會丟下您的。」肖俊豪說完就站起身來,忽然聽到院外傳來很多的腳步聲。

「俊豪,你趕緊走。他們肯定是找到這裡來了。」林萍兒又是一陣著急,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娘,我帶您一起走。」肖俊豪急的哭了出來。「娘,爹爹在這還留了一條密道。咱們肯定能逃走的。」

「俊豪,你走,不要管我了。」聽著越來越近的聲音,林萍兒更是著急了,見勸不動肖俊豪,直接威脅道:「你若執意帶為娘走,為娘現在就死在你的面前。」

院外

「大人,到了。」

蘇淺看了看周圍,確實是個不易被發現的好地方。蘇淺揮手,蘇浩便帶人沖了進去。蘇淺緊隨其後。

蘇淺進入屋內,就看見林萍兒一人躺在床上。被子上已經沾滿了鮮血。蘇淺喚了一聲白容,白容將手搭在了林萍兒的手腕上,隨後很快站起了身,淡淡說道:「已經是油盡燈枯,回天乏術了。」

「易秋生,你進的密道在哪裡?」沒有看到肖俊豪,蘇淺還是有些詫異的,如果密道是連通的,此時沒有看見肖俊豪,不排除肖俊豪躲在密道之中。

易秋生很快轉動機關,地上出現一處密道。

「蘇浩,你帶幾個人跟著易秋生,看看密道是否通向侯府。另外留幾個人檢查一下這裡是否還有密道。」蘇淺一一安排后,便帶著林萍兒離開了。

翌日

朝堂之上,鴉雀無聲。任他們誰都沒有想到,將軍府竟然突然被抄家。此時此刻,人人都收斂了氣息。

「真是荒唐,沒想到守國大將軍竟然成了殺害國人的大將軍,朕竟然還被蒙在鼓裡,一直不知。咳,…咳…」君夜修猛地將摺子摔落在地上,手也因為怒氣止不住的顫抖,同時伴隨怒氣的還有止不住的咳嗽聲。

「父皇還請保重龍體。」

「請皇上保重龍體。」

君甫盛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父皇,舅舅肯定也是無心之過,還請父皇看在舅舅保家衛國多年的份上,從輕發落。」

君夜修看著地上顫抖的君甫盛,氣更是不打一處來,這個大兒子真是不帶腦子的嗎?如此情形之下,非但不避嫌,反而請求從輕發落。君夜修越看是越來氣。

「無心之過?從輕發落?你讓朕如何給天下的黎民百姓一個交代?」君夜修說完,就讓常德擬旨,著大理寺督辦此事,三日後斬首。另,全力追查肖俊豪的下落。

將軍府一夜之間變了模樣,禹都城內到處是議論紛紛。

下了朝堂之後,由於肖建遠的案子太過於特殊,已經由京兆尹轉交大理寺,由於不接此案,蘇淺沒有辦法見到肖建遠,君逸宸也是好奇蘇淺為何要找魂軒堂,便帶著蘇淺來了大理寺。 水神殿前,那片巨大的廣場,此刻已經被石柱等人徵用,用來關押十惡不赦的天神。

一個個露天地囚牢之中,關押著從水神殿附近抓不出來的天神。

此刻左青冥和許多水神殿弟子,也都被關押起來。

每過半個月,便會有魔神上前將他們身上的血抽取一遍,以供應大家修鍊只用。

此方法,之前在十八層地獄的時候,石柱就已經想過了,只不過當時沒有試驗而已。

如今在這兒,倒是用上了。

「啪、啪、啪、啪、啪」

囚牢外邊,一個個魔兵手指長鞭,抽打在裡面的天神身上。

囚牢不遠處,有天神被提出來,前面坐著一個個魔將、魔神正在審訊。

「說!」

「說不說!」

「啪」

「啪、啪、啪」

………………

…………

……

一個魔將審訊的地方,前面一根柱子上幫著一個魔神,旁邊站著一個手下。

挽明 那手下每問一句,便用手上的長鞭抽打在對方身上。

如此抽打了幾十下、上百下之後,這魔兵臉上居然洋溢出一種興奮地樣子。

看起來,這是抽打天神抽出癮來了!

「你倒是說,讓我說什麼啊!」

柱子上,那天神有些受不了這種折磨,看向前面坐著的魔將問道。

「喂,你想讓他說什麼啊!」那魔將看向手下問道。

「這個…」

「屬下也不知道啊!」那手下眼中露出一絲迷茫。

這種事情,不是大人您該問的嗎?

「哼!」

「居然敢蔑視本大人,給我繼續抽!」那魔將看向柱子上的天神眼中一冷,朝手下吩咐道。

「是!」

「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



「快說,把你知道的所有有關水神殿殿主、長老、弟子等等有關的醜聞、壞事全部給我一字不差的說出來!」

「不然,我就將你身上的血一點點抽乾淨。然後將你身上的皮、骨頭等等全部拔下,將你魂魄放入九幽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一個審訊前,那魔將看向前面綁著的天神喝道。

「我說、我說!」

那天神似乎是受夠了這種折磨,願意將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說出來。

後方囚牢中,許多天神看著這一幕,臉色都是難看無比。

什麼時候,這群魔人能夠如此肆無忌憚地鞭撻天神了?

就算我等犯下滔天殺戮,自有神獄抓捕和處置,何時輪到你們這群魔神來管了,你們管得著嗎?

可是現在,偏偏就被一群魔兵、魔將給管上了。

「左殿主,我這心裡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一處關押左青冥和客卿長老的囚牢內,一個客卿看著面前的審訊小聲說道。

「我知道!」左青冥冷冷得看著這一切,並沒有發表任何看法。

兩年之後,水神殿主殿內,石柱分身和九嬰面前就擺放了一堆天神殿所犯下的罪孽。

上至殿主天河、左右副殿主、一群長老,下到客卿長老和弟子等等,所有的罪孽全都事無巨細地擺放在二人面前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