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慶搖了搖頭,眸子里還有些疑慮。

「怪啊怪。」 「看樣子,身上似乎是沒有什麼病,但是氣色不好,神經不通,彷彿整個身體都有些冷,氣血不通,難以找到原因,我開幾個葯,你吃著,看看能不能有些用。」 名師華慶的眼眸之中,還有一絲遺憾。 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麼複雜的病情,就連他都沒有辦法查出具體的原因,更不用說是解決的辦法

「怪啊怪。」

「看樣子,身上似乎是沒有什麼病,但是氣色不好,神經不通,彷彿整個身體都有些冷,氣血不通,難以找到原因,我開幾個葯,你吃著,看看能不能有些用。」

名師華慶的眼眸之中,還有一絲遺憾。

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麼複雜的病情,就連他都沒有辦法查出具體的原因,更不用說是解決的辦法了,只能依靠著一些藥物,來勉強治療。

陳宇昂嘆了口氣,他的眸子里,也有一絲灰暗。

沒想到,

他花了大價錢請名師華慶來治療,但還是沒有任何效果。

爺爺的病,就那麼難治嗎?

怎麼會這樣?

一旁的陳冰,嘆了口氣,如果連華慶這樣的知名醫師,都沒有什麼辦法,那爺爺的病,真的就沒有什麼辦法了嗎?

..

陳天山目光之中,沒有任何波瀾。

似乎,

他早已經知道這樣的結局。

這三年以來,他看了很多的名醫,無一例外,都是這樣的結果,沒有任何的例外,所有的名醫,都是同一種結果,沒有辦法治療。

陳天山早已經心灰意冷。

「謝謝華醫生。」陳天山感謝道。

「不敢當,不敢當。」華慶在一旁說道。



就在此刻,林塵的聲音響起。

「治不好,當然不敢當。」

「你這樣的治療方法,又能夠治好誰?」

華慶的眸子里,還有些憤怒,就連他的鬍子都在顫抖,沒有想到,林塵居然敢說他的治療方法有錯?

「你說什麼?」

「難不成,你會治療?」

一旁的陳宇昂,眸子里也有些不屑,就連名醫華慶,都沒有辦法治好,更不用說是林塵,只是,他的神情,不敢表露出來。

林塵,他得罪不起。

「治療,很難么?」林塵目光平淡,道。

病床上的陳天山,眸子里還有些敬畏,甚至就連心情都有些激動。

林先生,居然說,這種病不難治!

林先生,可是宗師!

「林先生,您有什麼高見?您看這我的病,能治嗎?」陳天山恭敬的問道,唯恐得罪林塵。

「你的病,是因為根基不穩,強行突破到氣勁大成,結果收到反噬,導致全身經脈堵塞,無法運氣,一身修為,也沒有辦法施展,所以,你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林塵解釋道。

頓時,

周圍的人,神色大驚。

陳宇昂,目露驚訝。

他的眸子里,還有些驚異,難不成,林塵之前給陳天山看過病?

要不然,他怎麼可能知道的這麼清楚?

「那…能治嗎?」陳天山問道。

「這有何難?」

林塵目光淡然,他坐在沙發上,懷中摟著可心的嬌軀,似乎完全沒有起來的打算。

能治療,又如何?

他,為何要治療?

塵師從不是聖母,隨便一個人受傷,都讓他出手治療,可能嗎?

「林先生!」

「如果您能治好我的病,不論您開什麼條件,江北陳家都願意接受,以後奉您為江北第一人,林大師!」陳天山敬畏的說道,他走到林塵面前,九十度彎腰行禮。

「需要嗎?」

巨星閃耀時 林塵目光冷漠,透出了一股殺意。

整個四周,所有人都感覺到一絲毛骨悚然。

頓時,陳天山直接明白了林塵的實力!

果然是宗師!

只有宗師境界,才能夠發揮出這麼強悍的威壓!

甚至,林先生的實力,可能比宗師境界還要更高一些!

「是是是。」

「這樣的位置,林先生不需要。」陳天山說道,他此刻突然明白,林先生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又何必在乎這些名利?

但是…

怎麼樣才能夠說動林先生幫忙治療?

金錢,地位,林塵都不需要。

就連美女…陳天山看了一眼薛可心,倍感無奈,這麼漂亮的女子,恐怕整個江北都沒有幾人能與其真正比肩吧?

「陳浩,是江北陳家的人嗎?」

「如果是,一個時辰內,把他帶過來。」

「如果不帶,江北陳家,後果自負。」

林塵淡漠的目光,掃了一眼陳天山,讓後者感覺到毛骨悚然,渾身發涼,彷彿置身於森羅地獄!

難不成,

陳浩得罪了林先生?

(本章完) 周圍,有些死寂。

林塵面無表情的坐在沙發上,他的懷中是可心,兩個人依偎在一起,看著電視劇,電視裡面嘈雜的聲音傳來,一時間,氣氛都有些緊繃。

「陳浩…得罪您了嗎?」陳天山恭敬的問道,他的眸子里還有些敬畏,心裡還有一絲怒火。

沒有想到,

陳浩居然敢得罪眼前的宗師?

找死嗎?

「帶,還是不帶?」林塵淡淡道,他的眸子里儘是冷漠。

陳浩,居然敢對可心動手。

甚至,他還把可心綁架到了酒店。

如果不是林塵去的早,很有可能,可心已經被陳浩…

所以,不可饒恕。

當天,林塵沒有時間殺陳浩。

如今,林塵親自來到了江北陳家。

陳浩,又怎麼可能逃過命運?

敢得罪塵師的女人,能有什麼下場?

「帶帶帶。」陳天山連忙說道,點頭如搗蒜,他的眸子里還有些驚恐,渾身毛骨悚然,他也是修行者,但遇到了林塵這樣恐怖的人物,讓他渾身發涼。

陳天山心中有感覺,哪怕是在他巔峰的時候,也絕不可能是眼前少年的對手,他們的差距,太過於巨大。

絕不可能超越。

眼前的林塵,深不可測。

宗師….

哪裡是他們江北陳家能夠對付的?

「來人,把陳浩給我帶過來!我要看看,他是怎麼敢得罪林先生的!」陳天山冷冷下令。

如果,

這件事情一旦處理不好,甚至整個江北陳家都會非常危險,沒有人可以幫助他,眼前的林先生若是發怒,甚至整個江北陳家都會因此而滅亡!

一旁的陳冰和陳宇昂,他們已經完全怔住。

在林塵的身上,他們感受到了深深的殺意,甚至讓他們不敢動彈半分。

他們的眸子里,儘是驚恐。

這世間,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人?

光是身上釋放出來的氣勢,就讓他們的身體不能再動彈半分。

….

此刻,

豪華KTV,陳浩正坐在沙發上,嘚瑟的抖腿,在他左右兩側,有兩個濃妝艷抹的女子,腰細腿長,不斷的哼笑,讓陳浩愈加滿足。

壘巢 轟!

大門,猛地被打開。

「家主找你。」保鏢說道。

「真的?」

「家主找我有什麼事?」陳浩面不改色的問道,其實內心則是激動到了極點,莫非,爺爺要給他劃分家產?畢竟,爺爺已經上了年紀,而且常年累月的病還沒有治好。

也到了分家產的時候了,

到時候,他定然可以分一大筆錢和房產。

「這就不知了,還請您現在立馬過去。」保鏢催促。

「現在?立刻?」

陳浩眼睛一亮,莫非,爺爺病重了?

趕緊去!

去晚了,說不定家產就沒有了!

頓時,陳浩的身形暴射而出,直接上了車,連忙朝著家裡面走去。

….

陳家。

林塵坐在沙發上,偶爾弄出瓜子仁,放到可心嘴裡,可心很乖巧的坐在原地,陪在塵哥哥旁邊。

塵哥哥做事,她不打擾。

在外面的塵哥哥,很帥呢。

四周,

陳天山,陳冰,陳宇昂,全部恭恭敬敬的站在了林塵面前,他們的眸子里,都有著一絲敬畏,在宗師面前,他們不敢放肆,甚至不敢大聲喘氣。

林塵不說話,目光平淡,反而更讓周圍的人膽戰心驚。



「爺爺。」

「我回來了!」

陳浩嘴角掩笑,他的眸子里露出了一絲得意,連忙推開家門,看一看分家產的事情。

片刻之後,

陳浩嘴角的笑容,驟然凝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