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司寒冷眼看著申徽浩,申徽浩真的做錯很多事情,像他這種罪行,就算槍斃一百次都是應該的。

最後陸司寒是強忍著,命令秦凌予給他拷上手銬,將他帶往醫院醫治。 就讓申徽浩死在這裡,實在便宜他,應該讓他受到法律制裁,受到群眾唾棄,然後槍斃! 解決申徽浩以後,祝林就在瘋人院處理事宜,陸司寒則帶著秦凌予,前往東郊別墅尋找楊英姿和夏寒。 「二哥,這次的事,謝謝。」秦凌予年紀略大陸司

最後陸司寒是強忍著,命令秦凌予給他拷上手銬,將他帶往醫院醫治。

就讓申徽浩死在這裡,實在便宜他,應該讓他受到法律制裁,受到群眾唾棄,然後槍斃!

解決申徽浩以後,祝林就在瘋人院處理事宜,陸司寒則帶著秦凌予,前往東郊別墅尋找楊英姿和夏寒。

「二哥,這次的事,謝謝。」秦凌予年紀略大陸司寒一歲,所以陸司寒一向稱他二哥。

「我們之間說謝謝,就是見外。」

「其實還是不夠早,不然你們不用過得這樣艱難,甚至因為闖入那裡,導致四名警員死亡。」秦凌予長嘆口氣說道。

「說起來二哥怎麼還有議長印章,難道離亭也在濱城?」陸司寒不解的問。

「是離亭將印章交給易醒醒,易醒醒再交給我的,離亭那邊情況非常糟糕。」

「一切都是我們戰家惹出來的,卻要你們受累,真是抱歉。」

「不過一切終於快要結束。」陸司寒看著窗外呼嘯而過風景說道。

說話間,陸司寒與秦凌予抵達東郊別墅。

夏寒一直都在門外等著,看到陸司寒回來,激動跑過來。

「陸先生,就知道你們這樣神通廣大,一定不會出事!」

「楊英姿過來沒有?」

「在的,在的,就在客廳休息!」夏寒領著他們來到客廳。

「陸先生,剛剛從瘋人院出來,我就將半本賬本取來,現在已經可以湊成一本。」楊英姿看到陸司寒連忙說道。

「謝謝你們做的所有,接下來到收尾時刻,你們安心住在這裡,而我要去錦都。」取過賬本,陸司寒粗略翻看兩頁,確定沒有問題,準備前往機場。

南初抵達錦都是在與戰材昱約定好的第三天,一路不敢有任何停留,直接朝著琉璃別院趕去。

從前的琉璃別院時不時的傳來歡聲笑語,但是現在好像一座死宅,沒有半點熱鬧氛圍。

南初進入琉璃別院時候,沒有見到傅自橫,沒有見到陸儲,只有江靈仙被綁住雙手雙腳坐在椅子上面。

江靈仙看到南初過來,想要說話,但是他的嘴巴,正被膠布封住。

「師父,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你!」南初上前,幫他解開膠布。

媽咪有毒:爹地吃上癮 江靈仙年紀近百,但是現在還要因為她的事情,遭受這種待遇,南初心中格外不是滋味。

「來這做什麼,好不容易跑出去的,就該躲得遠遠的!」

「趁著現在,戰材昱沒有出來,趕緊逃吧!」

「還有傅自橫和蘋果沒有被抓起來,他們都被盼夏保護好好的!」江靈仙將自己所知道的事,一一和南初說的。

「可是讓我離開,師父應該怎麼辦?」

「不重要,我這一把年紀,死就死掉,反正活著這麼長的時間,早沒意思。」江靈仙慈愛的說。

「不行,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放棄,要走我們一起走!」南初堅定的說。

「啪啪啪!」二樓樓梯處,傳來鼓掌聲音。

「真是讓我感動,哥哥真是找到一個好老婆,這樣有情有義。」

「放心吧,既然你們想要一起走,現在就能滿足你們,但是不是走出琉璃別院,而是送你們走到陰曹地府。」

戰材昱慢悠悠的從二樓下來,他的手中拿著一把銀色手槍。

南初起身張開雙臂,擋在江靈仙面前,目光堅定看著戰材昱。

「知道嗎,南初,其實我啊非常欣賞你的,因為你有心,你的血是熱的,非常溫暖。」

「但是沒有辦法,我的一個朋友非常非常討厭你,甚至一再要求,必須將你殺死。」說著,戰材昱將子彈上膛,對準南初眉心。 郝健低頭看了看時間,中午11點半,郝健左右擺弄了一下他的法國男士金錶,臉上勾出一抹戲謔,心裏暗自思忖道:是時候約那張小柔出來喝喝茶了。

郝健掏出蘋果妞妞放在桌上,對着手機輕輕下達指令——給我撥通張小柔的電話號碼。

嘟嘟!蘋果手機自動撥通了張小柔的電話。電話雖然撥通了,但是卻沒有人接。郝健也沒在意,反正待會兒有的是時間好好去戲弄她一番,不急於一時。

此時此刻的張小柔,剛被炒了魷魚,關鍵是她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而被炒了魷魚。莫名其妙的被老闆開除,一個人委屈地流着眼淚,漫無目的的走在冷冷清清的街道上,手機響了好幾次也沒心情接。

張小柔找了個安靜沒人的地方,也就是餐廳東邊的公園大橋下,這裏光線比較暗,沒人發覺她的窘態,忍淚掛斷家裏人的電話以後,她就放心大膽的坐在公園大橋下的木椅上哭得稀里嘩啦的,手紙扔了一地,不知不覺的就躺在長椅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郝健打算晚上的時候再給她打一個電話過去,給她一個驚喜,這樣她就會被自己感動咯!感動以後計劃纔可以實施嘛。

可連郝健也沒預想到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叮咚!叮咚!

這時,門鈴突然響了。

“胖子,你們終於回來”郝健還以爲是王胖子和苟蛋子回來了,驚喜的打開門一看,門外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靠,大白天的,居然有人搞惡作劇?”

“誰?誰敲了我的門!”郝健從樓梯望了望,大吼了幾聲,連一點腳步聲都沒有聽見,他真懷疑該不會是撞鬼了?

結果他剛想關上門,就發現門口放着一個快遞,上面寫着寄給郝健先生的禮物!也沒有署名落款。

“難不成是哪個暗戀我的萌妹子送我的驚喜?”郝健在心裏自戀的想到,又搖搖頭否定了。“鬼才會知道我現在住在哪裏?”

“總該不會是炸彈包吧?”他還驚恐的胡思亂想道:“我大概沒和什麼人結仇結怨吧!?”

看吧,郝健真是貴人多忘事。哈哈。

“算了,管他什麼,先帶進去打開看看再說。”郝健有點納悶,進門時也不死心,再向樓下吼了兩聲,仍不見有人。

他就把禮物包帶進了房間,放在沙發桌上躡手躡腳的打開,居然是一顆臭燻燻的榴蓮!不過從榴蓮被他帶進房間的那一刻,他總感覺有一點不對勁,卻一時又沒想起來是哪裏不對勁。

榴蓮旁邊放着一個卡片,他拿起一看。上面寫着這樣一段小字:

——嗨,尊敬的郝健先生,surprise!哈哈,我們又見面了。你現在肯定特別納悶,我是誰,我又爲什麼要送你榴蓮?

——現在就讓我來提醒你這個糊塗蟲吧!

——首先我是誰?我是你的債主。難道你忘了丁家客棧的1000兩銀子嗎?

——其次,我爲什麼要送你榴蓮?兄弟我送你這個榴蓮就是來提醒你,你該還債了!

——現在你心裏肯定在想,哈哈哈,就一個榴蓮就想嚇唬你,你也不是吃素的主,對不?

嘿,他還真說對了,郝健心裏還就是這麼想的。“哈哈,這麼個臭榴蓮,誰怕誰呀!?不過,他居然都找到這裏來了。也太牛b了!”

——那你可就想錯了!這玩意兒可不是普通的榴蓮,是地府最新型的高級遙控炸彈!保證能夠把你的住宅瞬間夷爲平地!而且保證就連你的一根頭髮絲兒都沒人會找到!若是敢不還錢,你小子想不想試一下?

難怪剛纔一進門,郝健就覺得不對勁,原來是因爲這榴蓮發出一串滴滴滴的聲音,他們這裏的定時炸彈的聲音是一樣的。

衰~~~

“你到底想怎麼樣?你要我還錢,總要給我一個還錢的方法。”郝健對着白紙咆哮道:“更何況1000兩銀子,我現在身上根本沒有。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白紙果然自動浮現出下一段話:

——小子還錢的方法很容易,你只要指名道姓的把那些錢燒給我就可以了。還有,你別想糊弄我,你小子最近不是從吳老九的鐵匣子裏面翻出來一箱金銀財寶嗎?你把剩下的全給我,這炸彈我自然會想辦法幫你解決,不然!

——不然後果很嚴重,哈哈哈!

“我要是把這榴蓮炸彈扔到荒郊野外去,不就可以了嗎?”郝健盯着那隻榴蓮炸彈,頓了頓,心裏這樣僥倖的想着。

——臭小子,我提醒你,最好不要胡思亂想,不要做那些無謂的掙扎。所謂的地府新型榴蓮定時炸彈,就是指你一旦把它放在一個地方,移動了三次以後,就不能再移動了,否則後果很嚴重,你懂的。哈哈哈!

郝健只好打消了念頭,最後只得無奈的,瞥過那顆榴蓮,垂頭喪氣地走到王胖子房間裏面,把那箱剩下的金銀財寶全用鐵盆子燒給了那個丁家客棧!

看着火盆子裏的金銀財寶,燒得郝健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這可是他們最後的積蓄呀!把它們全燒了,他們就可真的成了一貧如洗了!在王胖子和苟蛋子回來不得掐死自己!

果然,金銀珠寶全燒完了以後,郝健回到客廳,沙發上的榴蓮炸彈也不見了。警報解除,他輕拍了幾下胸脯,長吐了一口氣,緩緩道:“媽的,嚇死我了。看來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沒辦法,郝健後悔的捶了捶自己的小胸口,看來自己的計劃得提前了,早點工作纔是,幸虧今晚上就工作了,一個月下來,不僅月薪2萬,還可以領兩份工資,足夠了。

閒下來以後,他又給那張小柔打了個電話去,結果還是沒人接。這小丫頭,該不會是沒了工作想不開吧!?不過看她也不像那種性格的人。

上次那麼伶牙俐齒的,擠兌得自己都快說不出話來。

這時,手機系統突然傳來了一陣提示音:

——恭喜蘋果妞妞再升一級,機齡五歲。恭喜蘋果妞妞獲得裂波斬技能。 獨家霸愛:誘寵呆萌甜妻 (技能攻擊值100,技能防守值10。目的是減弱敵人的攻擊和技能。)

——恭喜主人郝健獲得喬布斯精品大禮包,叮!

禮包?郝健掩藏不住眼底的興奮,在腦海裏點開禮包一看。

——恭喜主人,您收到一顆幻變精靈種子。

一顆幻變的精靈種子麼?驚喜和意外總是處處存在啊! 第905章深愛可抵歲月漫長

南初微微閉上雙眼,等待致命一擊。

但是只要心中想著陸司寒,南初並不害怕,她能肯定,陸司寒一定可以為自己報仇。

「三少爺,等等!」就在戰材昱準備射擊時候,一道身影急匆匆跑到客廳,喊道。

「該死,戴禮,想做什麼?想要把我嚇死嗎?」戰材昱心神一慌,不滿的說。

專職妖孽保鏢 「三少爺,屬下有個更好主意,想要說說。」

「什麼更好主意,殺人還有更好主意?」

「明天這個時候易醒醒應該能夠琉璃別院,到時候易醒醒拿著印章過來,三少爺再殺他們,就當是慶祝。」

「這樣不是更好?」戴禮諂媚的說。

「戴禮你個叛徒,走狗!」

「怎麼從前看不出來,居然還有做太監這種潛質!」

「你就不是一個男人!」南初一邊罵,一邊還想試圖踹戴禮幾腳。

不過戴禮輕而易舉就將南初制服,南初氣的感覺血管都要爆炸。

「說的倒是有幾分道理,你們都是朋友,死在一塊還能有個照應。」

「既然這樣,戴禮將她給我關到監獄裡面。」

「是的,三少爺!」戴禮拿出手銬,直接將南初拷住。

由警員開車,押著南初來到監獄,直接一把將她推進裡面。

「南初和我可是老相識,明天就要死,有些話我們需要說說,你們都在外面等著。」

「是的,戴禮警員!」一名警員連忙應下,然後跑到監獄外面等著。

「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

「等我死後,變成厲鬼,第一個一定把你帶走!」

「真是伶牙俐齒,真不知道先生喜歡你什麼。」戴禮蹲下身,笑著說道。

「你的臭嘴裡面,不配說出先生兩字,不配提起陸司寒!」南初話音剛剛落下,感覺手中有股涼意,手中多出一個硬硬東西。

「這是鑰匙,明天在琉璃別院,到時由我幫你,找准機會逃出去。」戴禮微笑說完,朝著外面走去。

南初一愣,什麼情況!

戴禮是站在他們這的!

整整一夜時間,南初終於消化這件事情。

翌日清晨,南初就被其他警員帶到琉璃別院,和她一起被帶去的時候還有權離亭。

南初與權離亭短短一個月沒有見面,感覺權離亭瘦的只剩一把骨頭,身體與精神通通已經到達極限。

他們跪在琉璃別院門口,而戰材昱則坐在紅木椅上喝著紅酒,靜靜等待易醒醒到來。

只要易醒醒帶著印章過來,將印章交到他的手中,從此以後,自己就是名正言順議長閣下。

正想著,一輛計程車抵達琉璃別院,從車內出來一個女人,長發飄飄,穿著漂亮的旗袍,赫然就是易醒醒。

權離亭看到易醒醒,眸光一亮,轉而就是失望,生氣。

等到易醒醒一步一步靠近戰材昱,權離亭出聲說道:「易醒醒,誰准你來的,幹嘛回來!?」

「嘖嘖,權少這樣生氣做什麼?」

「易小姐,可是因為你的生命安全,特地過來,應該感動的。」戰材昱笑著說道,然後朝著易醒醒伸出雙手,很明顯是討要印章。

易醒醒不接戰材昱的話,只是看著權離亭,眼底透出濃濃心疼,笑著沖他說道:「權離亭,答應你的事情,已經做到,印章不在我的身上。」

「白痴,那你更加不能過來,過來做什麼,趕緊走,走啊!」權離亭崩潰的說。

戰材昱聽到易醒醒的話,臉色陡然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在耍我?」

異瞳臨世:穆少之霸寵甜妻 「沒有印章,跑來這裡拖延時間?」

「還是想和權離亭一起去死,既然這樣,現在就滿足你!」

戰材昱拿出手槍,對準易醒醒額頭。

易醒醒抿抿唇瓣,嚇得不敢亂動。

「砰!」手槍發出響聲時候,南初解開手銬,一把撞向戰材昱。

槍口一偏,緊緊只差五公分,易醒醒躲過一劫。

「趕緊跑,趕緊跑!」南初沖著權離亭,沖著易醒醒說道。

「該死什麼情況,傅南初怎麼可能解開手銬的?」戰材昱氣極,南初已經飛快的跑起來。

戰材昱不急,仔細瞄準南初胸口處,打移動靶的確更加刺激一些。

「砰!」又是一道槍響,南初感覺身後出現一道身影,將她推到。

南初轉頭看去,戴禮胸口處已經一片血紅。

「戴禮,戴禮!」南初忘記逃跑,一把將他扶起,喊道。

「夫人,快跑,快跑!」

「不不不,醫生!醫生在哪裡!」

「戰材昱,救救他!」南初跪在地上,乞求戰材昱。

知道自己逃跑,將會造成戴禮中槍,南初肯定從一開始拒絕。

「這個雜種,居然敢背叛我,死一萬次都是輕的!」

「砰!」戰材昱話音落下,再是一槍,直接打在戴禮左腿。

「不要,不要!」南初哭著喊。

「夫人,逃啊。」

「不要等我,不要管我,戴禮答應過先生,一定要護住您的。」

戴禮說話間,戰材昱已經一步一步來到他們面前,正拿槍抵著南初。

「遊戲結束,剛剛那場小吵小鬧根本無法改變結局。」

「傅南初,去死吧。」

戰材昱準備扣下扳機時候,動作一僵。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