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韜坐在沙發上,主動開始泡茶,狄世元直接點了下列印文件,嘟嘟嘟的幾聲過後,狄世元將紙頁放在嘴邊吹了吹潮墨,然後走到蘇韜的身前,將文件放在他的手邊,道:「你看看!」

蘇韜掃了兩眼,笑道:「恐怕讓狄院長死了不少腦細胞吧?」 錦繡福妻:我家夫君會種田 狄世元點了點頭,道:「沒錯,當然還需要你配合一下。」 蘇韜皺了皺眉,疑惑道:「配合什麼呢?」 狄世元站起身,走到辦公桌前又拿來另外一份文件,笑道:「我給你找了個學校,校長是我的師兄,雖然以你的醫術

蘇韜掃了兩眼,笑道:「恐怕讓狄院長死了不少腦細胞吧?」

錦繡福妻:我家夫君會種田 狄世元點了點頭,道:「沒錯,當然還需要你配合一下。」

蘇韜皺了皺眉,疑惑道:「配合什麼呢?」

狄世元站起身,走到辦公桌前又拿來另外一份文件,笑道:「我給你找了個學校,校長是我的師兄,雖然以你的醫術,並不需要到學校學習深造,但在華夏這個社會,學歷是敲門磚,尤其如果想要在官場上更進一步,必須要有足夠的學歷作為支撐。」

狄世元說得很委婉,其實說得直白一點,按照蘇韜的履歷,根本不具備擔任一名醫生的條件,而且狄世元很好奇,蘇韜是怎麼擁有行醫資格證的!

蘇韜沒有理由拒絕,狄世元給自己推薦的是瓊金醫科大學,學校的綜合實力比淮南中醫藥大學更強,只不過在中醫學科的專業度上,略輸於淮南中醫藥大學,能給自己安排好這麼個學校,狄世元可以說是煞費苦心。

蘇韜點了點頭,笑道:「狄院長,你這是逼著我進步啊?」

狄世元抿嘴一笑,道:「沒錯,遇到你這麼好的苗子,如果不悉心培養一下,我害怕很多年後會非常的後悔。我已經和師兄商量好,由他來幫你解決人事檔案的問題。他是一名博士后,所以你可以在他的名下,補足學歷!」

狄世元說得輕鬆,這可是個天大的人情,蘇韜能猜出,他在其中動用了不少資源。

聽狄世元這麼說,蘇韜內心還是很感動的,遇到他可以說是自己人生最大的一次轉折。狄世元雖然老奸巨猾,但對待蘇韜沒有私心,一步步地引導他步入正軌,同時不惜餘力地給他提供支持。

當然,蘇韜也沒少給狄世元隱性幫助,比如斗垮了喬德浩,這算給狄世元解決了心頭大患。

狄世元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低聲道:「喬德浩匿名準備從高鐵站逃逸,結果被跟蹤的便衣警察直接逮捕了。經過多日審訊,一五一十的交代了犯罪事實。讓人震驚啊,他藏在我的身後,這麼多年積累了一筆龐大的財富,生活極其糜爛,這對我是一個警醒,他的墮落,有一半的責任在我身上。」

蘇韜搖了搖頭,道:「這與醫療系統現有的制度有關,喬德浩歸根到底,不是一個稱職的醫療工作者,是制度上的漏洞給了他太多的空子可鑽。他的問題浮出水面,恐怕會連帶一群人吧?」

狄世元點了點頭,沉聲道:「副市長曹駿在擔任衛生局局長期間,任人唯親,買*官賣官,大肆斂財,已經由紀委介入調查。」

蘇韜對曹駿有印象,這是一個架子很高,官僚作風很強的人,恐怕給狄世元丟下不少爛攤子。蘇韜想了想,問道:「江淮醫院下一步交給誰來負責?」

狄世元笑了笑,道:「王宏,原本市人民醫院的院長,作風正派,是個雷厲風行的領導者,極有人格魅力。其實早在我離開之前,就準備讓他來接替我的職位,不過喬德浩在背後做了不少小動作,所以未能如願,如今喬德浩被繩之以法,王宏負責江淮醫院則就名正言順了。」

蘇韜在狄世元辦公室又坐了片刻,方才離開,狄世元今天找自己談話目標比較明確,就是為了讓自己同意到瓊金醫科大學深造。說是深造,其實就是混個文憑,雖然有點走了終南捷徑之嫌,但人生偶爾也得搭搭順風車,感受一下坐火箭的美妙滋味。

蘇韜能理解狄世元那句話的意思,在華夏現有的環境下,如果沒有學歷和文憑,很難順心如意地施展抱負。

喬德浩落馬,呂詩淼的停職令自然取締,蘇韜來到兒科主任室,她正在忙著審核最近的兒科的病例。

呂詩淼今天裡面傳了一件乳白色的打底衫,醫生服隨意地披在身上,給人一種極為慵懶嫵媚的感覺,圓潤飽滿的胸部高高隆起,一道並不明顯的溝壑,顯得極為誘人,她抬頭望見蘇韜,笑問:「來看瀟瀟的嗎?」

蘇韜點了點頭,笑道:「當然,也是過來看看你!」

呂詩淼粉頰微紅,簡單整理了一下略顯凌亂的辦公桌,道:「走吧,咱們去看看瀟瀟如何了。」

蘇韜跟在呂詩淼的身後,見她腳步輕快,心中分析,喬德浩被捕,呂詩淼無疑也是鬆了一口氣,以後不要提心弔膽地害怕公公的騷擾,這種心裡的坦然,必須設身處地才能體會。

瀟瀟的氣色不錯,停止化療,再經過蘇韜的針灸及湯劑調養,她原本被破壞的生理平衡正在重新構建。很多疾病不是三兩日就能解決,尤其是像白血病這種絕症,即使以蘇韜的醫術,也需要慢慢調養,除了實力之外,還需要一點運氣。

給瀟瀟治療完畢之後,蘇韜出了病房,呂詩淼嘆了口氣,道:「我停職期間,亮亮已經轉院了。」

蘇韜瞧得出來呂詩淼對此耿耿於懷,安慰道:「我能理解你,作為一個有責任心的醫生,會想盡一切辦法只好每一位病人。但事實上,人是自由的,選擇在哪裡就醫是他們的權力,所以你不需要太過介懷。」

失憶后我成了總裁掌心寶 呂詩淼輕吐了口氣,道:「喬德浩是喬家的主心骨,他現在出事了,整個家裡亂糟糟,昨天我婆婆打電話給我,央求我回去住!」

蘇韜微微一怔,道:「你打算怎麼辦?」

呂詩淼嘆了口氣,道:「我有點動搖了,畢竟和他們是一家人,雖然喬德浩和喬波父子倆,不是好東西,但我婆婆對我很好,我能感覺到她對我是真心的。」

蘇韜搖了搖頭,唏噓道:「當斷不斷,必受其亂。你需要自己想清楚,究竟能不能和喬波繼續走下去,若是不能的話,就不要給自己理由和借口。」

呂詩淼咬了咬嘴唇,嘆氣道:「我會慎重的!」

與呂詩淼分手之後,蘇韜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張超如同往常一樣,很快來到自己的辦公室,神秘兮兮地關上了門,壓低聲音笑問:「蘇主任,聽說你又要高升了啊?」

蘇韜淡淡笑道:「你又是從哪裡聽來的謠言?」

張超以為蘇韜還不知道,一本正經地說道:「不是謠言,消息可靠。喬德浩落馬,王宏即將頂替他,同時你也有機會更進一步,擔任副院長!」

蘇韜猜測,這消息恐怕是從王宏那邊傳來的,畢竟喬德浩在之前肯定與王宏接觸過,並順便將對自己的安排也一併告訴了王宏。蘇韜輕描淡寫地回答道:「在沒有正式下達文件之前,一切都算不了數。」

張超點了點頭,嘆了口氣,道:「蘇主任,如果你真能成為副院長,這可算是給咱們中醫科揚眉吐氣了。畢竟過去這麼多年,中醫科都沒有出過一個副院長。」

即使江淮醫院的柱石,唐南征也不過是以主任的位置退休,蘇韜淡淡笑道:「好好努力工作,江淮醫院中醫科的未來一片光明!」

蘇韜知道張超等人現在內心藏著一把火,前不久傳出省衛生廳特別劃撥資金,用於給江淮醫院建設中醫樓,現在又傳來中醫科主任蘇韜即將晉陞副院長,兩個消息合併在一起,無疑都是不錯的信號,江淮醫院要以中醫為特色,而作為中醫科副主任,張超未來肯定會有大發展。

張超心知肚明,如今已經對蘇韜足夠的信服,儘管他很年輕,也從來不管理中醫科的各項事務,但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讓中醫科的地位實現顛覆性的轉變,對於科室的貢獻可圈可點。

一整天的時間,蘇韜都在中醫科坐鎮,因為他已經知道必須要重新對自己的前途進行定位,除了三味堂之外,江淮醫院也成為自己不可推卸的責任,無論是狄世元、呂詩淼,還有張超等一眾中醫科的同事,他們都成為蘇韜身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蘇韜是一個善於做規劃的人,在實施規劃的過程中,會選擇不停更改計劃,讓之更符合現在的情況。數月之前,他回到三味堂,原本只打算振興家業;但數月之後,他必須要肩負起更多的東西,不僅要自己進步,還要讓身邊的人跟著自己,一起往前,闊步而行。

蘇韜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態很膨脹,這種膨脹感,促使他驕傲地昂起頭! 喬德浩的落馬,在漢州引起了不小的震蕩,尤其還牽扯到一位副市長的腐敗問題,成為漢州老百姓茶餘飯後的談資。至於徐建剛私建地下活體研究室的事情,為免引起社會群體恐慌,被政府給徹底封鎖,所以周圍只知道別墅出現了小規模的爆炸,並不知道那裡潛藏著巨大的陰謀。

天氣慢慢轉冷,運河的水位開始下降,漢州這座不算大的三四線城市,街上的行人變少,美女身上的衣服變多,失去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衛生局組織科幹部陪同省衛生廳小組來到江淮醫院考察,名義上是看一看江淮醫院的軟硬體情況,事實上是對醫院兩名核心幹部進行評估,研究這兩人是否有能力承擔新職務。官場上的考察一般而言都是走馬觀花,在考察之前就已經形成意見和結果。考察組回到瓊金之後,很快給出意見,同意委任王宏同志擔任江淮醫院院長職務,蘇韜通知擔任江淮醫院副院長職務。

「阿嚏!阿嚏!」

蘇韜揉了揉鼻子,連續打了兩個噴嚏,有點失禮,尷尬地笑著對薇拉道:「是有人在想我,還是有人在罵我呢?」

薇拉嘴角翹起好看的弧度,聳了聳肩,道:「肯定是有人在罵你,你壞事可沒少干,仇人那麼多!」

蘇韜聳了聳肩,從薇拉手中接過咖啡,唏噓道:「原來我在你心中如此不堪。」

薇拉嗯了一聲,道:「是啊,不過有句俗語,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

薇拉雖然嘴裡開著玩笑,但眉間一團陰雲鎖著,蘇韜放下咖啡杯,好奇道:「你看上不太高興?有什麼心事嗎?」

薇拉微微一怔,搖了搖頭,抿了抿嘴唇。

蘇韜沒有放棄,笑著說道:「記住我是你的醫生,你的癔症並沒有完全好得徹底,所以我有需要及時了解你的想法。」

薇拉望著蘇韜看了一眼,長舒一口氣道:「是你太敏感,真的沒什麼。」

蘇韜摸了摸下巴,試探地問道:「與你這次回國有關?」

薇拉手指點了點豐潤的嘴唇,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道:「你就不要糾纏不休,我不想說!」

「是你那個未婚夫,讓你不快了?」蘇韜步步緊逼地問道。

薇拉頓了頓,終於攤開手,道:「好吧,你猜得沒錯!那個混蛋簡直令人無語!竟然聘請了幾個槍手,在俄羅斯國內幾家媒體公布了不屬實的消息。」

蘇韜試探地問道:「你們的婚事?」

薇拉點了點頭,道:「沒錯,那傢伙太不負責任了,竟然說明年三月我們就會結婚。」

蘇韜沉默片刻,道:「看來對方很著急,害怕你會悔婚!」

薇拉翻了個白眼,道:「他還沒有那個膽子,主要是我爸在其中給他出了主意!」

蘇韜大致明白薇拉為何這麼無奈,她父親顯然很想撮合兩人的婚事。蘇韜想了想,笑道:「心情不好,我給你說個笑話吧!」

薇拉眨了眨眼睛,期待道:「是華夏特色黃段子嗎?」

蘇韜額頭布滿黑線,道:「難道俄羅斯沒有黃段子?」

薇拉笑道:「俄羅斯人都奔放熱情,說話很直接,喜歡就是喜歡,說髒話也不藏著掖著,不像華夏總喜歡咬文嚼字,嗯,用個詞來形容,那就是沒有華夏人這麼『悶騷』。」

蘇韜尷尬地笑了笑,黃段子的確是華夏的國粹之一,在西方國家,也會拿性作為幽默,但華夏的黃段子文化,卻是獨樹一幟,這與整個社會比較壓抑的氛圍有關。蘇韜一本正經地講起了黃段子,道:「公園裡有一對情侶在親熱,女孩對男孩說,老公我牙疼,男孩吻了女孩,問還疼嗎?女孩回答不疼了。又沒過多久,女孩對男孩說,老公我脖子疼,男孩吻了女孩的脖子,問還疼嗎?女孩高興地說,不疼了。旁邊有個老太太看見了,忍不住問道,小夥子你的嘴巴真神奇,能治痔瘡不?」

薇拉忍俊不禁地啐道:「真是惡俗!」

蘇韜臉皮很厚地笑著解釋道:「我這叫做接地氣!」

薇拉托著下巴,眨了眨漂亮眼睛,笑道:「再講一個,要有內涵的!」

言畢,蘇韜醞釀了下感情,暗忖此刻場景還真挺古怪的,給一個洋妞講黃段子,又繼續說道:「兩顆玉米結婚了,第二天男玉米醒來的時候發現身邊躺著爆米花,於是好奇地問道,我媳婦兒呢?爆米花害羞得說道,一炮把人家崩開,就不認識人家,真討厭!」

薇拉忍俊不禁地笑道:「你這傢伙壞透了。不過,療效明顯,讓我心情變好了。」

有人說音樂和詩歌不分國界,但蘇韜卻覺得,段子是經久不衰的一門學問,雖然中西方的文化差異很大,但只要能讓人感覺開心,都有巨大的挖掘空間和市場。

薇拉舒展身體,房間走了兩個來回,輕聲道:「漢州老巷旅遊影視文化基地即將啟動,不出意外的話,在兩年時間內會建成淮南最大的城中影視村,會將三味堂作為主要宣傳亮點,包裝推出。」

蘇韜點了點頭,笑道:「包裝?聽上去有點意思!」

薇拉抿嘴笑道:「你需要提供一些素材,我會安排專門的團隊制定品牌攻略。」

蘇韜笑道:「我是搭上順風車了嗎?」

薇拉漂亮的翻了個白眼,道:「沒錯,你的運氣不錯!」

專業的品牌戰略企劃,給五A廣告公司報價,隨隨便便都需要耗費數百萬元,薇拉為了宣傳老巷旅遊影視文化基地,順便幫三味堂做了個品牌戰略企劃,這相當於免費贈送蘇韜數百萬的廣告資源,這種隱形的利益,蘇韜看得明白。

悅耳的音樂,清幽的環境,精緻的白色瓷杯,和擦得晶亮的勺子,桌上擺著精緻的糕點,咖啡的濃香似有似無地充斥在空氣中,蘇韜發現自己變得有點墮落,開始喜歡這種歐式的小資情調。

薇拉已經將自己的風投公司搬到了三味國際的這棟寫字樓,辦公室里專門搭建了個咖啡屋,晏靜和薇拉的合作一開始並不愉快,兩人經常會發生分歧,經過慎重考慮之後,採取聘請經濟人團隊的模式,普通的決策由經紀人來進行判斷,如果事情比較重要的話,那就採取董事會聯席會議。

「有一份資料,需要給你看一下。」薇拉取出一份文件,面色凝重地放在蘇韜的手邊。

蘇韜看了一眼之後,皺眉道:「市場上這麼快就由我們的仿製品了?」

薇拉點了點頭,道:「我讓人調查過,這些仿製品根本達不到我們產品的效果,他們這是借勢銷售,希望能夠濫竽充數!」

山寨,是華夏經濟的特色,當某個產品很熱銷,就會出現大量的山寨貨。只是蘇韜沒想到速度會如此快,從薇拉的表情,能夠看出,損失比較嚴重。

蘇韜皺了皺眉,道:「殺雞儆猴,咱們還是得找個目標,讓他們停止侵權行為,然後告誡其他的從犯,不能隨意剽竊別人的產品。」

薇拉很快明白蘇韜的意思,點頭笑道:「沒錯,我等下就安排法務處理,向其中最大的幾個公司發律師函!如果有必要,那就走司法程序。」

蘇韜點了點頭,笑道:「這說不定可以讓沉魚落雁膏和閉月羞花液,再火上一火!」

薇拉怔了怔,暗忖蘇韜倒是聰明,提出了借勢營銷的理念,感慨道:「你是個合格的生意人!」

……

雲海,一家不知名的隱蔽會所內,漢斯埋著頭,臉上竟是憤怒,雪茄冒著濃煙,他將雪茄丟在煙灰缸邊,從茶几上端起一杯洋酒,一飲而盡。

對面坐著一個金髮女郎,三十歲左右,豐潤的嘴唇塗抹著紅色的唇膏,漂亮的眼睛嫵媚而迷人,身上穿著一件皮衣,胸口露出大片雪白,雙腿裹著黑色絲襪,挺翹的臀部,與纖細的腰肢,構成完美的線條。

「這個愚蠢的徐建國,太瘋狂,竟然鬧出這麼大的事情。」漢斯愁眉不展地說道。

蘭格麗低聲道:「華夏原本就是沉睡的獅子,它總有清醒的時候,既然康博製藥已經暴露,那就沒有必要再堅持,按照原來的計劃撤資吧。」

漢斯咬著牙,憤怒地說道:「再過一個月,我就可以升職了。出了這樣的事情,讓我一敗塗地,我絕不寬恕那些摧毀我夢想的人!」

蘭格麗知道漢斯的內心想法,提醒道:「漢斯,記住自己的身份,你不僅是諾伊集團的高管,還是組織安插在華夏的種子。現在你已經暴露,我不希望出現更多的損失。」

漢斯一口將玻璃杯中的冰塊全部吞入口中,慢慢咀嚼,發出卡擦卡擦的聲音,低聲道:「蘭格麗,這是我的私事,我不會動用組織的資源,並做好萬全的準備!」

言畢,漢斯突然拿起果盤上的水果刀,狠狠地插在茶几上的一張照片,那人像赫然是漢州警花江清寒! 酒不醉人,人自醉。下班之後,薇拉拖著蘇韜來到酒吧,她今天放得很開,未過多久,就露出了醉態。酒吧是一名俄羅斯人開的,所以客人以外國人居多,蘇韜坐在一群老王中間,望著舞台上洋妞性感火辣的表演,覺得有點不適應。

「嗨,許久不見!」一個身材高大的外國青年走向薇拉,用英語打招呼道。

「我們認識?」薇拉疑惑地挑了對方一眼,摸著下巴問道。

「當然,三個月之前,你坐在那邊吧台上獨自喝酒,我請你喝了一杯藍色多瑙河。不過,忘記也沒關係,現在開始互相了解,也不遲!」外國青年目光平和地望著薇拉,滿臉堆笑地說道,「我叫史蒂芬!來自英國,這是我的名片!」

對於有錢人而言,名片代表象徵,現在不僅手錶以純手工製作以顯尊貴,名片也是如此,金屬打造的名片,上面鑲嵌著幾顆璀璨的珠寶,以薇拉的眼力能瞧得出,這一張名片價值數千英鎊。

「我不感興趣!」薇拉只是掃了一眼那張名片,側臉望著蘇韜,發現他嘴角帶著一抹笑意,彷彿在看一場精彩的演出。

史蒂芬皺了皺眉,朝自己的位置望了眼,那邊傳來鬨笑聲,顯然,這其中還有故事。史蒂芬耐著性子,解釋道:「我和朋友打了個賭,如果你能過去陪我們喝一杯酒,那我就贏了!」

薇拉手指點了點雪白的面頰,搖頭笑道:「那得看我男朋友願不願意!」

史蒂芬望了一眼坐在她身邊的華夏男人,面帶笑意,紳士地用不太地道的中文,說道:「請問能借用你的女朋友一會兒嗎?」

蘇韜沒好氣地白了史蒂芬一眼,道:「我跟她其實才認識五分鐘而已,如果她願意過去的話,我絕不攔著!」

史蒂芬撓了撓頭上的金色捲髮,他並不笨,聳了聳肩,嘆氣道:「好吧,打擾了!」

等史蒂芬離開之後,薇拉瞪了蘇韜一眼,不悅地質問道:「為什麼你說咱們才只認識五分鐘,難道你想讓我跟那幫人喝酒嗎?」

蘇韜搖頭道:「我只是想給他一點挫敗感,如果我說,咱倆是男女朋友,那他過來搭訕,結果失敗,豈不是有更好的理由解釋?」

薇拉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道:「你的這點小聰明,別人會看不出來?」

言畢,薇拉提著酒杯朝史蒂芬所在的地方走了過去,蘇韜微微一怔,無奈苦笑,女人的心思很難揣摩,比如薇拉明明很討厭史蒂芬,但是為了刺激自己,她可以故意地逢場作戲。

薇拉坐在史蒂芬的身邊,笑著說道:「請我喝一杯吧!」

史蒂芬有點意外,給旁邊人使了個眼色,朋友給薇拉倒了一杯,薇拉一飲而盡,史蒂芬讚賞道:「好酒量!」

薇拉側過身,故意朝蘇韜所在的位置瞟了一眼,結果肺都氣炸了,原來自己剛剛離開,便有女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薇拉輕哼一聲,道:「再給我來一杯!」

史蒂芬自然不會攔著,整個酒吧里就屬薇拉最正點,所以他們幾人就打了個賭,由史蒂芬主動出擊,看能不能將薇拉給拿下。未曾想,薇拉的調子很高,根本不買賬,史蒂芬鎩羽而歸后,薇拉卻又主動送上門。

琥珀色的洋酒,入喉火辣,鑽入喉嚨中有種回甘的甜香,薇拉接連喝了兩杯,史蒂芬覺得時機不錯,開始將胳膊有意搭在薇拉的肩膀上。薇拉覺得有點排斥,不過她目光一直盯著蘇韜那邊,這傢伙跟那個陌生女人談得熱火朝天,女人天生的報復心理萌生,任由史蒂芬靠近自己,做出進一步的親密動作!

「我住在科沃酒店,等下有沒有興趣,過去坐一坐?」史蒂芬湊到薇拉的耳邊,低聲說道,薇拉身上有股很好聞的香氣,讓史蒂芬醉心不已。在他看來,獨身的女人來到酒吧,基本都是打算風流一夜,獨在異國他鄉,史蒂芬一直尋求刺激,像薇拉這樣的極品,卻是第一次見到,他絕對不容許自己放過這次機會。

「那就不必了,我只是過來喝酒而已。」薇拉終於忍受不了史蒂芬,他的手從肩膀開始滑落,正朝自己的腋下遊走,男人就是這樣,如果你給他一絲的機會,他就會無孔不入地鑽營,將細小的裂縫撕成大口子。

薇拉覺得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一方面史蒂芬會更加肆無忌憚,另一方面她忍受不了蘇韜跟那個陌生女人相談甚歡。所以薇拉站起身,朝史蒂芬拋了個滿是歉意地眼神,折身往蘇韜走了過去。

蘇韜遠遠地看見薇拉走了過來,笑著與那名外國女人,道:「對不起,我朋友過來了!」

那外國女人聳了聳肩,滿是不悅地離開。

薇拉雙手抱在胸口,氣呼呼地盯著蘇韜,表情非常嚴肅。

蘇韜給薇拉倒了一杯白開水,笑道:「你這樣盯著我,會讓我覺得你可愛!」

薇拉伸出玉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沉聲道:「老實交代,剛才那個女人,究竟是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